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四十四章:前尘过往

残生娘娘 第四十四章:前尘过往

        裴老夫人这番言语,反倒是让梁九难和玉琅琊有些措手不及。

        那院外的尸骨成山,不用多想,必然是裴老夫人的所作所为。

        可此时的她,却如同一个日常求神拜佛的和蔼老妇人,满脸爱意地看着四周的婴鬼,仿佛……这些婴儿,都是她的孩子。

        这种极致的反差,让梁九难一时间有些吃不准裴老夫人的意图。

        思索片刻后,梁九难拱了拱手:“既如此,晚辈恭敬不如从命了。”

        “九难!”玉琅琊似有些不赞同,抓住梁九难的袖子,摇了摇头。

        梁九难眼神锐利,却道:

        “姐,不用担心。”

        “老夫人白日里就发现了我们,如果真的要下杀手,恐怕早就动了。也不必大张旗鼓的让婴鬼引我们前来。”

        “姑且,就先听听老夫人说什么吧。”

        玉琅琊见状,无奈之下,也只能和梁九难进入房间。

        两人谨慎地看了四周一眼。

        这些婴鬼当中,大部分依旧不入品级,九品有数十个,八品也有二十来个!

        但正如裴老夫人所言,这些婴鬼只是飞在半空,就如同贪玩的娃娃,并没有对着梁九难和玉琅琊露出杀意。

        “坐吧。”裴老夫人放下了那串能够增幅自身修为的流珠。

        梁九难和玉琅琊见状,也只能坐在裴老夫人对面的蒲团上。

        他们的眼中有疑惑,有诧异,有震惊。

        疑惑的是,在玉琅琊的望气术下,裴老夫人可以说是孽债缠身,可她本人的心境却还能如此平和。

        诧异的是,明明身份被道破,为何没有拼死反击,反倒是邀请他们对谈。

        震惊的是,那些几乎没有理智的婴鬼,在环绕在裴老夫人身边的时候,竟是露出一丝亲昵之色,甚至还会扮个鬼脸,逗得裴老夫人咯咯直笑。

        裴老夫人给两人倒了杯热茶:“喝喝茶,暖暖身子吧。”

        说着,又或许是担心两人以为她下了毒,更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老夫人,为什么?”梁九难没有喝茶,而是率先开口发问。

        “为什么?”裴老夫人喃喃道:“这一路调查下来,你们应该也知道裴家所做的一些勾当了吧。”

        梁九难眉心一动:

        “老夫人是说……瓮中仙的布置。”

        “还有从乞丐手中购买孩子,将其剥皮制作成供品。”

        “以及……对家族内的妾室所生之女的处置。”

        裴老夫人点了点头,言语之中似有些感慨:

        “我啊,是裴家出来的女儿。”

        “裴家出来的女子,苦啊……”

        “我母亲,乃是我那一房的正头大娘子,我算是嫡长女。”

        “所以,不曾像那些妾室所生之女一样,落个被活祭的结局。”

        “可就算如此,我从小到大,也不曾得到父亲半点关爱。”

        “而且,我身体不好,从小几乎是抱着药罐子长大的。”

        “从前,我一直很奇怪,为何我身体如此孱弱。”

        “可每每问起,我母亲只是眼含泪水,不作言语。”

        “后来,母亲死了,难产而死。”

        “在得知生下的孩子是个男孩时,我那父亲啊……竟是没有为我死去的母亲流下一滴泪水,而是开开心心地抱着他的儿子!”

        梁九难和玉琅琊呼吸一滞。

        一时间,两人只觉得从老夫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悲凉之感。

        “你们别误会,他不是宠妾灭妻,他是真的……只在乎儿子罢了。”老夫人的笑容很平和,仿佛一切都看淡了一般。

        “从那时候,我就开始隐隐明白,裴家……是男人的裴家,是女人的地狱。”

        “尤其,当我被安排嫁给族内夫君之时,我心里本想着夫君会与我恩爱白头,却被带到了祠堂,见到了瓮中仙!”

        “从那时候开始,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母亲的痛苦在这里!”

        此时,裴老夫人凝视着梁九难和玉琅琊,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们恐怕不能体会。”

        “看着那一张张婴儿的人皮被当成供品,求的却是自己肚子里生一个儿子。”

        “那种感觉,让人恐惧!”

        “而且,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体弱多病!”

        梁九难沉默片刻,旋即说道:

        “婴儿虽不是你所杀,却是因你而死。”

        “所以,这份孽债,自然会算到你的头上。”

        “瓮中仙的手段,严格来说,是一种巫蛊邪术,对人的身体自然会有折损。”

        “你母亲叩拜了多年,所以出生的你,体弱多病,是因为承担了孽障和诅咒。”

        “而你也要继续承担这种邪术,直到……生出儿子!”

        “如此看来,裴季大人续弦的主母裴氏,她的孩子会死,当真不是二夫人杨芸的错。”

        “老夫人你痛恨害死孩子的人,杨芸若真的是这种蛇蝎心肠,你只会杀了它。”

        “所以……裴氏的孩子,也是因为瓮中仙的缘故!”

        裴老夫人点点头:

        “我一连生了三个女儿,全都因为跪拜瓮中仙,最终夭折。”

        “毕竟,这瓮中仙的秘术,并非十成十可以保证成功,亦或者是……供品不够吧。”

        “我的夫君,对我的恩爱也彻底消失,转而和妾室生了一个儿子,过继在我名下,也就是裴季。”

        “我悉心教导,本想着让裴季不至于成长成那模样!”

        “我甚至要求裴季分家,并为他前来扬州城担任官职时,上下打点,为的……就是可以让我这位名义上的儿子,可以不用像他的父亲一样苛待女儿。”

        “只是……我失败了!”

        裴老夫人露出一丝凄楚的笑容:

        “杨莲这个媳妇,我本是很满意的,那会儿是她的混账爹娘的缘故,以至于我以为,这件事情和裴季无关。”

        “直到……续弦裴氏的孩子死亡时,裴季的那样的神态,我才终于明白,这一切……是我的一厢情愿。”

        梁九难和玉琅琊沉默下来。

        所以,从一开始,就是裴老夫人在布局。

        她恨透了裴家,恨透了自己的无能,恨透了自己那同样冷血的儿子。

        所以,她同步联络了裴氏和二夫人杨芸。

        裴氏这边,利用长房洗女术,将孩子制作成婴鬼,免得她们承受灰飞烟灭的痛苦。

        这样做,也让裴季无话可说,从而对裴氏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对于裴季来说,女婴无非就是花费些银两就能买来的货品。

        杨芸那边,则同步开始布置化身鬼子母神的计划。

        当然,从目前来看,那也并非鬼子母神,而是残生娘娘的一部分!

        自然,杨芸和杨莲费尽心思,要吸引的是整个降魔司的大部队!

        因为大部队被牵制在杨家山庄,才能够让裴老夫人更加放得开手脚。

        而今日的法事,表面是为了祈祷裴季,实则……不过是裴老夫人为了自己的布局,所作出的最后一个环节。

        这一切,始于残生娘娘的玉牌,也始于裴家对女子、对那些亡故女婴的亏欠!

        “老夫人,你的苦楚,我明白了。可是,丫鬟仆人,为何要杀?妾室通房,为何要死?”梁九难不禁问道。

        老夫人却是下意识的捏紧了茶杯:

        “妾室通房,因为地位的缘故,心甘情愿送出自己的女儿,该死!”

        “丫鬟仆人,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却无动于衷,该死!”

        “所以,这裴家上下,除了裴氏,除了杨芸,其他人都该死!”

        “但是,这两个丫头,为了能够让我的计划成功,却也心甘情愿付出了生命。”

        “我感激她们。”

        “我们这几个失去了女儿的可怜女人,被瓮中仙折磨的可怜女人,也将会在今日,终于……能够做一些可以弥补之事!”

        说罢,老夫人笑容微敛,抬头的刹那,眼神锐利且坚定:

        “从一开始,以人化神便不是为了我们!”

        “而是为了……让这些孩子得以起死回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