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四十三章:摊牌

残生娘娘 第四十三章:摊牌

        子夜时分,梁九难和玉琅琊匆匆离开降魔司,穿着一身黑衣,便朝着裴家赶去。

        偌大的裴府,先前因为裴季的缘故,每日拜访之人不计其数。

        可现在,许是大家都听到了风声,知道了裴季的死状,也知道了裴府的风波并非寻常怪力乱神之事导致。

        因而,门口冷冷清清,上门拜访吊唁的,更是少之又少。

        在一阵寒风吹过下,时不时从裴府里吹出一些纸钱灰烬,又吹得那两盏大门上的惨白灯笼哗哗作响,不免看着更加阴诡。

        放眼望去,就连守门的家仆、丫鬟也不见踪影。

        也不知是连日来的风波,以至于他们心神俱疲。

        亦或者是见主君过世,所以怠慢了一些。

        “虽说树倒猢狲散,但这裴府一夜凋敝,还真是令人唏嘘。”玉琅琊不由地露出一丝感叹之色。

        梁九难却道:“姐,别在这长吁短叹了,人少才好呢,我们潜入进去也不花什么力气。”

        在屋檐上不断翻走的两人,很快便到了内院。

        可偌大的内院,竟也不见半个人影。

        别说仆从了,甚至连妾室、通房这些人,竟是也毫无踪迹。

        至于裴氏和裴季的棺木,倒是一眼就看到了,就那么孤零零地放在院子里,虽说有一个放着纸钱灰烬的铜盆,却不见半个守灵之人。

        如此怪异,不免让两人警觉起来。

        玉琅琊的眼中隐隐有些不安:

        “怎么回事,就算裴府再如何萧条,也不至于连守灵的人都没有啊。”

        “会不会,和杨家山庄……”

        梁九难瞳孔一缩:“走,下去看看!”

        两人轻身而落,周遭的宅子内却是不见半个人影。

        玉琅琊拿出风水卦盘,又配合望气术,忽然指了指主母裴氏的房间:“那里头,有一缕怨气!”

        梁九难一愣,连忙推开房门,和玉琅琊一前一后冲了进去。

        定睛一看,这屋子却已经开始隐隐落灰,显然是无人打扫了。

        四周的一切,似乎也和上次来的时候没有半点区别。

        玉琅琊以望气术再度探查,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供桌的位置。

        “说起来,上一次冲入裴氏房间时,倒是没有看得清楚。”

        梁九难快步上前,却见那牌位上,赫然写着——吾长女之位。

        想到裴氏记忆当中,她抱着一个浑身青紫的孩子,梁九难心中了然。

        再看神龛时,那内中供奉的……竟然是一尊残生娘娘。

        玉琅琊忽然道:“九难,那神像似乎有些不对劲,我怎么觉得……比一般的神像和神龛,要宽敞了不少?”

        梁九难眉心一动,拱了拱手,道了一声得罪之后,便从神龛里将神像取了出来。

        眼前,正是一个怀抱婴儿的女子形象,和残生娘娘没有出入。

        可是……和一般神像不同,却多了一个反面!

        反面,赫然是一尊双头四臂、黑面红袍的女神!

        玉琅琊见状,不禁愕然:“这是……鬼子母神?不对吧!”

        梁九难眉头紧锁:

        “仔细想来,我们似乎从来没有询问过云鹤道长,残生娘娘到底是什么样的姿态,什么样的化身。”

        “若是以这神像来看,这背面的黑身、红袍、四臂双手,不就是杨芸和杨莲结合之时的模样吗?”

        “至于神像之事,我记得司主曾经说过,很多佛道的神明,早就出现了尊神融合的情况。”

        “鬼子母神本是天竺那边的神明,但细细想来,其职能,倒是也和我们大唐的一些民俗神明相差无几。”

        玉琅琊不禁道:

        “你的意思是……送子娘娘、床头婆婆这一类的?”

        “所以,你认为……融合某个神明的外观来获取信仰,只是一种障眼法。”

        “实则,只要核心的部分是一致的,那不管是什么姿态,都可以凝聚信仰之力。”

        梁九难点点头,沉声道:

        “很明显,不管是鬼子母神、送子娘娘、床头婆婆,还是扬州城的残生娘娘,都是为了保护婴儿而生的神明!”

        “如果按照这个方向推论,杨芸和杨莲对应的是这神像背面,面目狰狞,应该是为了惩罚那些对婴儿不好之人。”

        “但这正面的残生娘娘,应该还有一个相对面容慈爱、以庇护为主的尊荣!”

        下意识的,两人异口同声:“裴老夫人!”

        突然,一阵孩童笑声贯入耳中。

        定睛一看,那裴氏供奉的牌位之上,竟突然钻出一个婴鬼。婴鬼也不跟他们缠斗,直接化作一道阴风,朝着宅院后方飞舞而去!

        “故意引我们前往吗?”梁九难眉心一沉:“琅琊姐,我们走!”

        当两人追着婴鬼,来到了裴府最后方的时候,刚刚推开那扇木门,扑鼻而来的便是一阵浓浓的血腥味!

        眼前,血红色的灯笼高高挂起,满地却是书写着经文的纸钱!

        以及……那一具具死不瞑目的尸体!

        两人俱是变了脸色。

        这些尸体当中,有裴季的妾室、通房,还有府邸里的丫鬟仆人。

        甚至,梁九难还在其中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就是那个被自己屡次调侃的小丫鬟!

        此时,那丫头也是七孔流血、死不瞑目地倒在血泊之中!

        梁九难和玉琅琊下意识的便要动手,却见眼前的小屋“砰”的一声,自行打开了木门。

        眼前,一尊偌大的残生娘娘的雕像屹立在那里。

        周遭的墙壁,则是挖出了一个又一个凹槽,供奉着密密麻麻的牌位!

        裴老夫人坐在蒲团上,背对着两人,苍老的声音带着一丝诡异的平和:

        “年轻人,进来吧。”

        “你们以为藏得很好?”

        “其实在白天做法事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们了。”

        梁九难和玉琅琊对视一眼,两人都是紧绷着身体,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裴老夫人缓缓转过头,苍老的面孔下,一双眸子透着一股和蔼的眼神:“不必害怕,这些牌位,都是我给扬州城那些可怜的孩子供奉的。”

        说话的功夫,耳边传来一阵淅淅索索的窃笑声。

        紧接着,每一尊牌位中,都钻出了数个婴鬼。

        这些婴鬼咿咿呀呀,围在老夫人的面前,尽显亲昵之态。

        而后,那一双双黑漆漆的眼睛,缓缓盯住了梁九难和玉琅琊两人。

        梁九难顺势一看,却见裴老夫人的手中,正把玩着那一串……和裴氏手中一模一样的流珠。

        裴老夫人笑呵呵地伸出枯槁的手,招了招:

        “进来坐吧。我不想和你们动手,只想……和你们好好谈谈。”

        “说起来,杨芸和杨莲两个丫头做得实在是不错了。”

        “他们为老婆子我拖延了足够的时间。”

        “只是……我实在没想到,你们竟然会想着通过残生娘娘玉牌和流珠的材质,来找寻线索。”

        “这倒是让我有些乱了手脚。”

        “不过还好,总算……来得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