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四十二章:意外之人

残生娘娘 第四十二章:意外之人

        “什么?”

        梁九难和玉琅琊着实没想到是这个答案。

        “道长,听你这意思……残生娘娘的玉牌,最早不是千枯观供奉的吗?”梁九难连忙问道。

        云鹤道长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早些年,贫道在此地布置了残生娘娘庙,也是为了让那些孩童夭折的可怜人家,能够有个慰藉心灵的地方。”

        “而且,孩童夭折,大多数是因为无钱治病,几乎是穷苦门户。”

        “两位想想,贫道怎会无缘无故的弄出如此昂贵的残生娘娘玉牌?”

        “最初,在残生娘娘庙建立之后,约莫半年时间吧。”

        “那会儿,裴老夫人还是会在扬州城内走动的。”

        “她寻上我之后,便跟我说,日夜梦到这扬州城的婴儿,夭折之数太多,因而在梦中,那些冤死的孩童,纷纷啼哭不止。”

        “所以,她心思难安,便想着为这些孩子做些什么。”

        “说话间,就给了贫道了一块玉牌。”

        “那玉牌雕刻的正是残生娘娘,手艺极好。”

        “而且最让贫道诧异的是,那玉牌的材质,并非普通玉石,而是可供修行人祈福、祝祷、铸造法器之用的灵玉。”

        梁九难不由道:“道长,裴老夫人应是个普通人吧,她给到你数量众多的灵玉,难道……你没有心生过疑虑吗?”

        云鹤道长摇摇头:

        “贫道先是修道之人,再然后才是修行之人。”

        “老夫人花了大价钱,买了那么多灵玉,雕刻成残生娘娘的造像,只是希望留在贫道这里,开光祝祷,并兜售给愿意购买之人。”

        “其价格,比起市场上的灵玉来说,已然低了很多。”

        “贫道自问……这也算是功德一件,便不曾太过询问。”

        “当然了,售卖之后的银两,千枯观不曾沾染分毫,而是原封不动,送还给老夫人,这也是一开始就确定好的。”

        “至于这流珠……”云鹤道长皱了皱眉,接过流珠仔细端详之后,点了点头:

        “这流珠法器的质地,的确和残生娘娘玉牌的灵玉一致。”

        “若论功效……也的确是另辟蹊径。”

        “不过是外物,却可以让凡人使用之时,发挥修行者的力量。”

        “但……有利有弊。此物用多了,内中的法力消耗殆尽,以至于修为丧失这也就罢了。”

        “更甚者,还会吸取他人的精气神,实则邪物!”

        “至于,这件事情是否和裴老夫人有关系,说实话,贫道也无法保证。”

        “灵玉这东西,要购买并不困难,所以……”

        梁九难点了点头,转念一想,又问了一个问题:

        “对了,道长。”

        “先前你也说过,那裴季大人的小妾翠环,会单独来购买残生娘娘的玉牌。”

        “还有,裴家每年都会购买大量玉牌。”

        “可如果……这些玉牌就是裴老夫人做的,为何会……”

        云鹤道长露出一抹无奈之色:

        “这件事情,贫道曾经问过裴老夫人。”

        “可老夫人的意思是……他们是他们,她是她,正所谓亲兄弟还明算账。”

        “这话里话外,老夫人和裴季大人的关系……似乎有些微妙。”

        “也正因为如此,此番老夫人突然来做法事,贫道还觉得有些奇怪的很。”

        ……

        一盏茶时间之后,梁九难和玉琅琊离开了千枯观。

        他们仔细复盘了云鹤道长说的话,脉络清楚,逻辑清晰,应该不是假话。

        如此一来,关键点便是在裴老夫人身上?

        毕竟,一个普通的妇道人家,因为一个梦,就大散钱财,做残生娘娘玉牌。

        怎么想,似乎都有些奇怪。

        “看来,现在也只能调出裴老夫人的情报来看看了。”玉琅琊沉声道:“这件事情,要告诉司主大人吗?”

        梁九难摇了摇头:

        “他这些天一直都没睡好,也让他休息一下吧。”

        “现在只是猜测,也不用让司主太过紧张。”

        “毕竟牵扯到门阀家族,我们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等查到实质性的证据,再上报不迟!”

        两人商议之后,直接前往降魔司的情报部,在寻了一处静室之后,情报部门的同僚将一枚储物戒指放在了两人面前,嘱咐道:

        “这里头记载的,就是你们需要的情报,有不少情报并非扬州降魔司内储存的,所以是复刻本。”

        “你们看完之后,记得还我。”

        两人也不废话,从储物戒指当中将一摞摞的卷宗取了出来。

        几乎是连吃饭都顾不上,两人从白天看到夜晚。

        终于:

        “琅琊姐,你看这个!”梁九难似乎发现了什么,指了指卷宗上的某处内容:

        “这上面说了,裴老夫人有四个孩子。”

        “其中,属于她的亲生孩子,是三个女儿!”

        “裴季大人……只是当时过继在裴老夫人名下的养子,裴季大人的亲生母亲,应该是已经病逝的妾室!”

        玉琅琊眉心一跳,接过一看,不由拧紧了眉头。

        一般来说,爹娘尚在是不允许分家的。

        也正因为如此,裴季当初来到扬州城时,若没有裴老夫人坐镇,倒是免不得闲言碎语。

        可裴老夫人……又为何要和自己的夫君分开,陪着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来到扬州城?

        她的三个女儿呢?

        这一瞬,玉琅琊瞳孔一缩:“九难,裴老夫人的女儿,该不会……”

        梁九难也是脸色一变:“瓮中仙?不应该吧,在杨莲的记忆当中,作为供品供奉给瓮中仙的,可都是买回来的孩子!”

        “如果不是瓮中仙,而是……长房洗女术呢?”玉琅琊眉心一跳:“说起来,如果裴老夫人真的和长生天有什么牵扯。”

        “那么,教导裴氏长房洗女术,来让婴儿有一线生机的……不就可以推测为是裴老夫人吗?”

        梁九难瞳孔一缩,当即道:

        “琅琊姐,我们恐怕要再去一趟裴府,才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事不宜迟!”

        “如果我的推论没错的话,我大概明白,杨芸和杨莲,为什么要吸引降魔司的人前往杨家山庄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