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四十章:蛛丝马迹

残生娘娘 第四十章:蛛丝马迹

        半个时辰之后,李尚京看着脸上多了两个黑眼圈的梁九难,一脸无奈:

        “所以,你就这么挨了琅琊两拳头。”

        “你这不是活该吗?还搞得人尽皆知的。”

        “还不害臊?”

        梁九难有些委屈地嘟囔道:“我也没想到,她正好要洗澡啊。”

        一旁,玉琅琊冷冷一笑,显然是余怒未消的样子。

        李尚京头疼地摆了摆手:“谁让你平时口花花,要说你不是故意的,估计还真没多少人相信。”

        “……”梁九难翻了个白眼,冷笑:

        “也不知道是哪位神仙,得空就去林秀坊,连林秀坊里那些女子的来历身份,都一清二楚!”

        “还有,更是不知道哪位神仙,在林秀坊一喝酒就开始吹嘘自己英姿勃发、勇武过人,到头来没钱了,还逼着下属跟你赌一场……”

        “停停停!”李尚京老脸一红,轻咳了两声,立刻岔开话题:“行了,说回正题吧。那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九难耸了耸肩,取出了先前杨芸所用的流珠:

        “我正要休息的时候,便想着这证物忘记上交了。”

        “但拿到手上观察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其质地、色泽各方面,和残生娘娘的玉牌,几乎完全一致。”

        “玉石这种东西,原料根本不可能一模一样。”

        “更不用说,一个是护身符,一个是法器。”

        “我这种外行人都感觉两者完全一样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流珠也好,残生娘娘玉牌也罢,同出一人之手!”

        李尚京听了,当即正色起来。

        在将流珠放在手中,又取出被自己封印的残生娘娘玉牌之后,两相对比,就连一旁的玉琅琊也察觉到了问题,不由惊呼。

        “这……这当真是有着九成九的相似!”

        “司主,这么说来,嫌疑最大的,岂不是千枯观了?”

        李尚京眉心紧锁,下意识地把玩着手里的玉佩,抬眼看向梁九难:“九难,你是怎么想的,你也觉得……和云鹤道长有关系吗?”

        然而,梁九难却是摇了摇头:

        “司主,我不认为和道长前辈有关系。”

        “千枯观虽然是道教宫观,也有云鹤道长这样的七品高手,但千枯观在扬州城内这么多年,入了品级的道士却是不多。”

        “让他们念经、祝祷、做法事,他们肯定在行。”

        “但若说……让他们炼制法器,开采原石,雕刻玉牌,我估计不太可能。”

        “我和琅琊姐拜过残生娘娘,那里的玉牌数量相当可观,就算是顶好的工匠,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雕琢出来的。”

        “若是这样的人出入多了,上香的百姓们,没道理不知道的。”

        李尚京思索道:“所以,你是怀疑……千枯观进货的渠道,和锻造流珠法器的背后之人,有所牵扯?”

        梁九难点点头:

        “我们可以找云鹤道长问清楚,残生娘娘的玉牌,是从哪里定制。”

        “如此一来,我们就能知道玉石的源头货商。”

        “从这货商口中,也许可以倒推出长生天的人,再不济,也能挑选出形迹、身份可以的人。”

        李尚京想了想,也认同了李尚京的推测:

        “这样吧,你们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去千枯观一趟。”

        “但记住,无论如何,不要掉以轻心。”

        ……

        离开李尚京的房间之后,眼见梁九难沉默不语,玉琅琊轻哼了一声:“怎么,就是揍了你两拳,就让你心情郁结,郁郁寡欢了吗?”

        梁九难苦笑道:

        “琅琊姐也不必挖苦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我在想的,是杨莲的事情。”

        玉琅琊脚步一停,满脸疑惑:

        “杨莲已死。”

        “而且,关于杨莲身上的事情,只要稍加询问,要弄清楚是相当容易的。”

        “那裴季虽然死了,但裴季的娘亲,裴老夫人,可还在裴府里操办丧事呢。”

        “这有什么可思索的。”

        梁九难摇摇头:

        “你可还记得,杨莲在死之前说过一句……‘我们……会为了这滔天仇怨’。”

        “当时,其妹妹,也就是裴家的二夫人杨芸,已经死了。”

        “杨莲作为这个计划当中唯一生还的人,为何开口要用‘我们’。”

        “还有,我仔细想了想,杨莲既然是从长生天那里的人,知道了这种‘以人化神’的方法,难道……长生天还给不出一个雷法的修炼方式?”

        玉琅琊眉心一动:“你的意思是……”

        “我在想,杨芸、杨莲,会不会并不是要吸引我们两个前往杨家山庄,而是……吸引降魔司前往杨家山庄呢?”梁九难喃喃道。

        玉琅琊有些不解:“这两者……有区别吗?”

        梁九难顺势靠在旁边的柱子上:

        “如果是引我们前往,大概率不是为了灭口,就是为了雷法。”

        “但是,根据我现在的推测,这种可能性太过巧合。”

        “就算是知道我掌握雷法,然后引我前往,长生天怎么能够保证,我们刚好查到二夫人杨芸的头上?”

        “如果说……是单纯吸引降魔司前往的话,那就说明……”

        玉琅琊瞳孔一缩,失声道:“你是担心,他们这样做是调虎离山!”

        梁九难点点头: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

        “杨芸和杨莲的计划,从根本上来说,就是先利用瓮中仙凝聚一部分信仰的力量。”

        “然后,通过五福宝地、杨家的孽债因果、机关术、扎彩手艺,塑造一个‘假金身’。”

        “等到杨莲、杨芸的意识进入这个金身之后,就成了一个人为创造的‘鬼子母神’。”

        “虽然这样做只是模仿,但谁也不知道,当信仰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究竟可以带来怎样的变化。”

        “只是……既然是从信仰入手,最起码鬼子母神的姿态应该是正确的。”

        “先前,我们在密室里找到的那张图纸上,鬼子母神也是三头六臂。”

        “怎的到了杨莲和杨芸这里,就变成了双头四臂?”

        “佛教中,鬼子母神不管是作为饿鬼道鬼王的姿态,还是作为佛教护法神的二十诸天之一,可都没有双头四臂的概念!”

        “所以,这是不是也意味着,在这个计划当中,原本……应该还有一位?”

        “只有当三者组合的时候,才是真正的鬼子母神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