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三十二章:羊皮图纸

残生娘娘 第三十二章:羊皮图纸

        “这是……尸臭?”玉琅琊脸色一变,一脚将玄铁门彻底踹开。

        映入眼帘的一幕,在昏暗的灯火之下,让人不由得头皮发麻。

        一条条残缺的胳膊、腿部等肢体部位,就这么用铁钩挂在了密室顶部。

        地上,还有一些血迹干涸直流,留下的黏腻黑红色。

        顺着方向看去,和祠堂差不多大小的密室房间里,一张桌子上趴着两个骷髅,墙壁四周便是各种柜子和瓶瓶罐罐。

        两人进入密室之中,发现柜子上的那些器皿内,都浸泡着一些内脏和血肉!这液体似乎也有防腐的效果,竟还保持着鲜活的状态。

        “这里……这里怎么这么多……”玉琅琊瞳孔一缩,惊诧道:“难道,那些变成了机关人的佃农,他们被替换的血肉,全都在这里了?”

        梁九难则是看向杨莲。

        杨莲在最开始清醒的时候,还有些活人的感觉。

        但现在,似乎自身的意识也开始有些问题,面对这样惨烈的场面,竟是面无表情,一声不吭。

        “杨莲,在你印象里,密室里可有过这样的情景?”梁九难问道。

        杨莲缓缓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仅剩一点意识的时候,已经无法看清楚四周到底有什么了。”

        梁九难点点头,又来到了那两具骷髅前。

        “这两位死者的着装,倒像是太宗皇帝刚刚登基之初的款式。”

        “看来,要么是这两位死者的死亡时间太过久远,要么就是……这两位是年长之人。”

        “毕竟,只有年长之人,才不会轻易更换衣服。”

        玉琅琊也走上前来,看着从脊骨往肋骨的位置已然是一片黑色,不由惊疑道:

        “下毒吗?”

        “难不成,这两人是帮着杨家老爷、杨夫人做了什么事,而后事情差不多了,所以下毒灭他们的口?”

        梁九难却感觉两具尸骨趴着的感觉有些奇怪。

        “得罪了。”说着,梁九难将尸骨小心翼翼地拨开,映入眼帘的却是两张被他们藏在身下的羊皮卷。

        这羊皮卷并没有受到尸体腐烂的影响而破损,而且从撕裂的切口来看,这似乎是一张图。

        梁九难和玉琅琊对视一眼,将羊皮卷拼凑在一起,徐徐打开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血红色袍子,浑身黑色皮肤的女子!

        这女子额头有一颗金色的眼睛,拢共三目,凶神恶煞,状若恶鬼。

        而在她那些枯瘦的手臂中,却环抱着一个个婴儿。

        “这是……”梁九难露出一抹诧异之色:“佛教的鬼子母神?”

        两人又看向下面的内容,有一些图纸,也有一些零件的图案,也有密密麻麻的文字。

        在将这些内容密密麻麻地看清之后,两人心中一颤。

        “原来如此!”

        “这瓮中仙的布局,竟然只是‘心脏’的部分?”

        玉琅琊惊疑之余,看向了旁边的杨莲。

        却见,杨莲依旧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沉默不语。

        梁九难也是无比骇然。

        严格来说,这更像是一张施工图纸。

        只是这图纸要制作的机关,却是以传闻中的鬼子母神为范本。

        这鬼子母神乃是传闻里,守护婴儿的神明,也是佛教记载当中,由鬼王化身为护法神的代表人物之一。

        “以墨家的机关术,制作鬼子母神的身体。”

        “以扎彩匠的手段,制作鬼子母神的皮肤、面貌和经络。”

        “再……以瓮中仙作为核心的脏器,也就变相成为了这鬼子母神的魂魄。”

        “至于那些上供的婴儿,自然也就成了佛教记载的……属于鬼子母神的孩子!”

        “再以此地的五福宝地为根基,凝聚广大愿力,让鬼子母神通过瓮中仙……活过来?”

        “这个计划太疯狂了!可是……为何要这么做呢?”

        “而且……”

        梁九难看着杨莲,神情复杂。

        这样的计划,显然不可能是杨老爷和杨老夫人想出来的。

        所以,十有八九是长生天唆使。

        老两口只是觉得,这样做可以有儿子,因此在牺牲杨莲之后,便满心欢喜地做着恶事,并天天给瓮中仙上供。

        殊不知,他们以女儿为祭品制作的瓮中仙,不过只是长生天塑造鬼子母神这庞大机关的其中一个环节。

        当然,为了掩人耳目,杨家山庄必须铁板一块。

        所以就有了变成机关人的佃农,也有了莫名其妙出现的扎彩纸人。

        让机关佃农和扎彩纸人表现出“敌对”的状态,也是为了迷惑外来者,让他们不至于想到机关师和扎彩匠是一伙儿的!

        这等同于就是构造了两重防线!

        而第三重防线,便是被瓮中仙污染的杨夫人、杨家老爷。

        虽然不知长生天为何要这么做,但如此推论,显然是最合理的。

        只是……

        “怪事!”玉琅琊忽然道:“如果这一切,真的都是长生天的谋算,那他们更应该‘闷声发大财’才是。”

        “又为何要借着杨芸在裴家之事,将我们引来?”

        “这样做,不是打草惊蛇了吗?”

        梁九难一愣。

        是啊!

        故意暴露此地,对长生天能有什么好处?

        而且还要灭口此地的扎彩匠和机关师。

        嗯?

        灭口?

        “不对!”梁九难脸色一沉:

        “我们插手这件事情,拢共三四天的时间!”

        “但是,这两人既然已经成了白骨,那死去的时间必定已经很久了!”

        “长生天也不可能在那么长的时间之前,就布局好今日之事!”

        “这种情况下,对方被灭口,只有一个可能!”

        “东西已经造出来了!”

        话音刚落,却见整个密室开始震动起来。

        原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瓮中仙杨莲,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紧接着,一阵磅礴的阴气,带着罡风竟是直接卷起了杨莲,死死压在了墙壁上。

        而后,一阵牙酸般的声响里,墙皮内竟发出一阵“扑通”的心跳声。

        这一瞬,梁九难终于反应过来:

        “琅琊姐,赶紧上去!”

        “长生天这是计算好的!”

        “他就是要我们来,让我们破解此地的机关术!破了这里的阴阳桥!”

        “这个祠堂!”

        “这个祠堂就是鬼子母神本身!”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