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二十九章:经咒渡化

残生娘娘 第二十九章:经咒渡化

        讽刺的是,杨莲以命换来的宝贝女儿,落在裴季眼里,却什么都不是,换来的只是一个冷漠无比的眼神。

        对此,梁九难并不觉得意外。

        从裴氏门阀私下豢养这种瓮中仙,就能看出他们家族大概的想法。

        果然,裴季只是挥了挥手,脸上带着不满:

        “如果当初多去瓮中仙那里拜一拜,说不定就不会如此!”

        “不争气啊!”

        起初拜堂之时,那份眼里的浓浓爱意。

        落到现在,却变成了对难产丧命不闻不问的冷漠。

        而这一刻,杨莲仿佛是想到了,女儿会在自己离世之后孤苦无依,最终带着不甘和怨恨,死不瞑目!

        梁九难眉目阴沉地看着这一切。

        因为从太宗皇帝登基以来,就明令禁止过,官宦人家,不管品级大小,绝对不可以使用巫蛊邪术。

        这瓮中仙乃是邪术中的邪术,其背后几乎要用令人发指的人命去填,加之又是四大姓之一,这是重罪!

        梁九难深吸口气,努力平复着心绪。

        忽然:

        “你说……他该死吗?”

        “扪心自问,我从来没有做错过什么!”

        “可是……他们为什么都要这样对我呢?”

        骤然响起的质询声,使得梁九难心中一紧。

        别说《文曲招魂术》本身就有这样的概率。

        加上被自己爹娘制作成瓮中仙,还有裴家的那些过往,对于杨莲意识深处的厉鬼变化,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杨莲,我是降魔司的降魔卫梁九难。”

        “此番以招魂之术进入你意识当中,就是想要调查清楚当年之事。”

        “甚至于……你妹妹现在也被牵扯其中。”

        “我需要知道这一切的前因后果,才能帮你们讨回公道!”

        然而,这冥冥之中的声音,却没有回答梁九难,而是带着一丝凄楚和哀怨,继续自言自语:

        “自从加入裴家,我孝顺公婆、体贴丈夫。”

        “可就算如此,我依旧被嘲讽是小门小户出身。”

        “我更是被责骂,因为我不愿意跪拜瓮中仙,就等于是不愿意给裴家添男丁。”

        “在裴家,女子的地位,连仆人都不如!”

        “就算是嫡长女……也不例外……”

        “呵呵……哈哈哈哈……”

        “可笑的是,我的难产,竟然还是我爹娘一手促成。”

        “他们疯了!”

        “他们完全疯了!”

        “他们一边内疚于这么做,一边却清清楚楚的知道我会死亡!”

        “我被抬回杨家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入殓,就被塞入了那个大瓮之中!”

        “我痛恨那一切!”

        “我厌恶瓮中仙!”

        “到头来,我却成了瓮中仙!”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永不超生啊!”

        哀怨之声越发的凄厉。

        同时,四周的记忆世界也再度开始扭曲。

        “咕嘟咕嘟……”

        从房梁上,浓稠的鲜血开始不断流窜,如同瀑布一样从上方垂落下来!

        地面也开始龟裂,化作干涸的黑色土地,如同老坟土一样,散发着一种让人作呕的味道。

        “呵呵……”

        “哈哈哈哈……”

        阴风阵阵,笑声凄凄,眼前已然化作一片血液世界!

        一张张婴儿的脸,浮现在瀑布之中,咿咿呀呀地张着嘴巴。

        梁九难心中一惊:“杨莲,你冷静,我真的是来帮你的!”

        “帮我?”杨莲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不信有人能帮我!也不会有人帮我!在这个压迫女人的世道,能帮我的……只有我自己……”

        顷刻,梁九难猛地察觉背后一阵杀气。

        转身顷刻,却见一张七孔流血的死灰色面孔,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背后,正死死盯着自己!

        “死!”

        “你们都该死!”

        “啊啊啊啊啊啊……”

        鲜红色的指甲,如同匕首一把划破梁九难的脸庞。

        不得已,梁九难怒吼一声,雷光崩裂而起,逼迫杨莲退开!

        眼见话术是安付不了对方了,梁九难心一横,怒喝一声,雷光双刀重重一斩。四周血水顿时被掀起数丈之高!

        杨莲视线受阻,刚要做出反应,却见雷光从血水中爆冲而出,速度极快,眼睁睁看着雷电在眼前越来越大,最终洞穿自己身体!

        烧灼的疼痛,让杨莲放出凄厉的尖叫声,其魂魄意识,竟隐隐有灰飞烟灭之相。

        梁九难瞳孔一缩。

        这情况……怎么和在翠环意识里出现的不一样?

        当时,翠环虽然也厉鬼化,但纵然发生争斗,翠环本身的魂魄不会受到影响。被摧毁的,只是翠环记忆和怨恨的凝聚产物。

        可这里……

        难道是因为,严格来说,杨莲还有一线生机?

        惊疑之中,杨莲也因为吃痛,更加暴怒:

        “死!”

        “全都要死!”

        “啊啊啊啊啊!”

        血液瀑布之中,四面八方的婴鬼也淅淅索索的冲了出来。

        梁九难躲闪这些婴鬼攻击的时候,忽然发现这些婴鬼身上的阴气,竟是和杨莲是同步。

        这一幕,更是让梁九难察觉到了不对。

        就像是每个人的气味不同一样,鬼和鬼之间散发的阴气,也不会完全相同。

        但如果单单以感知阴气来看,这里的婴鬼和杨莲仿佛一体!

        一瞬间,梁九难忽然想到,瓮中仙的上供方式。

        血食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床头婆婆百子图》,也就是那些女婴的人皮!

        也就是说……某种意义上来讲,杨莲和这些孩子,是一体的?

        换句话说,杨莲没有死透,那仅剩的一口气和魂魄,凝聚了这个世界,并保护着枉死的婴鬼?

        若是如此,自己就不能单纯以武力击退他们!

        念及至此,梁九难一刀刺入脚下的血水之中。

        “嘶啦!”

        四周的血液在瞬间蒸发出一个诡异的龟裂空地!

        雷光形成了一个护罩,让婴鬼暂时无法进入!

        梁九难双手结印,口诵经咒:

        “茫茫酆都中,重重金刚山。灵宝无量光,洞照炎池烦。九幽诸罪魂……”

        随着经咒响起,本还要攻击的婴鬼却纷纷发出一阵痛苦的嘶吼声。

        他们身上的凶煞之气,犹如夏日冰雪被迅速消融。

        而身处于血液中心的杨莲,似乎在此地无法使用瓮中仙的手段,在经咒之下,虽然不断试图攻击,但自身戾气也在不断消弭!

        “……千灵重元和,常居十二楼。急宣灵宝旨。自在天堂游。寒庭多悲苦……”

        杨莲似乎受不了,咆哮大怒:“住口,给我住口啊!”

        梁九难眼神锐利,双手变化印诀:“一念昇太清,再念皈虛無。功德九幽下,旋旋生紫微!”

        随着梁九难吟诵《破地狱咒》,咒文在这片血色世界,竟是纷纷化作一个个立体的文字!

        这些经文带着玄玄宝光,朝着四周大放光华!

        霎时间:

        “啊啊啊啊啊啊!”

        光芒吞没了杨莲,也吞没了婴鬼。

        转瞬之下,血色世界完全消失!

        梁九难的意识,也在这一刻回归本体。

        同时,脑海中,《太岁降魔图》竟在此时轰隆作响。

        “敕令,梁九难!”

        “道心至诚,以经咒化解一地婴鬼之凶煞,奖功德铜钱一贯!”

        不曾发布任务,但是却给了奖励?

        梁九难心中虽疑,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眼前,瓮中仙的身体忽然停止下来,而后发出一阵属于杨莲的痛苦叫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