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二十八章:洗女真相

残生娘娘 第二十八章:洗女真相

        杨莲被这句话吓了一跳:“夫君,生男生女,本是老天注定,怎的还能由它决定?”

        忽然,瓮中仙旁边站着的那两名老人,却突然阴沉沉地开口:“上……供品!”

        旋即,两名家丁,便将事先准备好的盒子拿了过来。

        梁九难注意着两人的表情,他们的眼神带着一种麻木和冷漠。

        似乎……这盒子里的东西,也有古怪!

        当盒子打开时,内中放置的,竟然是一些绣工精美的布料!

        这些布料的色彩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但花纹却做得十分精致,乃是床头婆婆怀抱孩子的图案。

        裴季笑道:

        “这些是《床头婆婆百子图》。”

        “每一次供奉瓮中仙的时候,我们都会选择上佳的布料,让仆人们日益赶工。”

        “供奉瓮中仙,也只有这些,才是最好的供品。”

        此时,杨莲的情绪已经稍稍有些平复。

        想来,她到底也是门阀官宦人家的女儿,也沉得住气。又或许,是因为她并不知道,瓮中仙要如何制作,只当是一种特殊的庙会仪式了。

        杨莲轻轻抚摸着料子,眼中露出一丝赞许之色:

        “这布匹的质地……的确是上佳。”

        “夫君,我对绣品也算有些研究。可是……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细腻质地的布料。”

        “夫君,这是怎么做到的?”

        梁九难此时也凑了上去。

        可仅仅看了一眼,一股凉意便直冲天灵盖而去!

        这哪里是什么布料,这明明是……

        此时,裴季缓缓开口道:“这个啊……是人皮,而且是新生婴儿的皮。”

        话音落,正逢屋外竟是响起一声惊雷。

        杨莲尖叫一声,“扑通”一声瘫坐在地上,浑身颤抖。

        裴季似乎也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微笑着安抚道。

        “娘子莫要害怕。”

        “瓮中仙,在我裴家已经供奉很多年了。”

        “这些女婴呢,也都是裴氏一些妾室、通房所生。”

        “这些孩子呢,在没生下来之前,就会被特殊的风水师辨别男女。”

        “若是女胎,便会以术法祭祀。”

        “等到孕妇生子那一天,孩子一身的血肉精华,就会全部都在皮肤之上。”

        “他们的生命力,也仅仅会维持一天时间。”

        “而后,再将她们的皮肤剥下,以母亲的头发作为丝线,便能制作出瓮中仙最喜欢的供品。”

        “也就是……这《床头婆婆百子图》。”

        杨莲听完之后,捂着嘴巴下意识地干呕起来。

        梁九难更是一脸骇然。

        裴季在诉说这一切的时候,还挂着大婚当日那种喜悦的笑容!

        换句话说,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

        偌大的一个裴氏宗族,竟然也靠这种邪术!

        这一刻,梁九难猛地想起裴季的第二位正妻——裴氏说过的话。

        她说过,裴季的妾室和通房都该死!

        她同样说过,那些孩子生下来便是活生生受罪的!

        如果结合眼前这一幕,梁九难哪里还不明白,为何当日的裴氏会那么说!又为何会对裴季恨之入骨!以至于要让对方魂飞魄散!

        显然,在裴季分家之后,为了让自己这一脉男丁兴旺,也是动用了培养瓮中仙的打算!

        但是,瓮中仙的供品,需要女婴!

        所以,裴季便将目光放在了妾室和通房!

        横竖这些人不过只是一些奴婢,就算是自己的孩子,裴季也不会心疼。

        当然,这么点数量肯定是不够的。

        所以,在长生天伪造的那封杨芸手书当中,提到的“采生折割”,自然也是存在的。

        女婴不够,自然也就是通过旁门左道,购买女婴了!

        而且,这件事情要做成,必然是需要妾室和通房同意的。

        因此,她们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女孩。她们同样也知道,这个女儿降生之后,将会是什么下场!

        但她们还是这么做了!

        为了在裴府当中,给自己搏一个前程!

        一个孩子……换一生的荣华富贵!

        难怪裴氏说那些妾室也是该死!

        难怪裴氏会在孩子出生之后,将其溺死!

        横竖……一身血肉精华都已经在皮肤上,与其让孩子被剥皮,凄惨而死,还不如溺死来得痛快一些!

        而且,如果真的是被剥皮再加上上供,那些孩子的神魂大概率是承受不住的!

        极有可能,因为瓮中仙这种邪术而灰飞烟灭!

        但如果只是长房洗女术……好歹还能变成鬼!

        所以,裴氏才说,她是在救那些个孩子!

        至于那些妾室的哭声,哪里哭的是自己的孩子,这哭的分明是自己的前程!

        自然,长生天接触裴氏之后,裴氏也许猜到,自己是被利用的。

        可是,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作为一个普通人,她也只能选择长房洗女术这种对女婴来说,“退而求其次”的方法!

        畜生!

        这裴家……当真是畜生!

        梁九难努力平复着心情。

        却在此时,属于杨莲的记忆世界,开始产生变化。

        刹那间,扑鼻的血腥味传来。

        “夫人,用力啊!”

        眼前,产婆正在帮怀孕的杨莲接生。

        床榻上的杨莲痛苦哀嚎着,产婆们的表情却也是越发焦急。

        梁九难细细看去,却见杨莲的身上,有着一些古怪的淤痕!

        这些淤痕。正在其皮肤周遭一点点晕染开来。

        但怪异的是,其他人似乎都看不见。

        这是……诅咒!

        梁九难瞳孔一缩。

        是了,此时此刻,已经是杨家的爹娘施展瓮中仙的法子的最后一日了!

        产婆满头大汗,焦急地看向身旁的人:

        “这可不好啊!”

        “夫人不知为何,竟然难产!”

        “快,快请示主君!”

        梁九难看着丫鬟匆匆忙忙地推开门。

        门口,裴季脸色阴沉地站在那里,听着丫鬟的诉说。

        而后,裴季的口中吐出了两个冰冷的字:“保小!”

        此言一落,床榻上的杨莲,眼神满是绝望。

        产婆得了指令,虽心有不忍,却也只能照做。

        片刻后,一阵啼哭之声响起。

        产婆将满身血的孩子举起来,颤颤巍巍地说道:“夫人,是个女孩……”

        这一刻,梁九难无比清楚地看见,杨莲露出一丝痛心之色,眼角流淌的泪水和血迹混合,化作两行血泪,徐徐流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