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二十七章:意识未尽

残生娘娘 第二十七章:意识未尽

        来不及多想,梁九难和玉琅琊从行囊中取出十数张符咒。

        “急急如律令!”

        两人异口同声,符咒金光灿璨,疾射如雨,在婴鬼之中纷纷炸开。

        婴鬼被掀翻的同时,发出气急败坏的尖叫声

        玉琅琊双手结印,以《三色狮舞》之招,化身巨大的黑色醒狮。

        “吼!”

        咆哮之中,罡风四起,玉琅琊抬起双足,朝着地面重重一拍!

        “轰隆!”

        大地震裂,四周草木、假山尽皆碎裂成齑粉。

        婴鬼也被这无形气浪再次掀飞,多受重创。

        却见瓮中仙掩面一笑,做女儿娇羞姿态,双目之中却是猩红一闪,那宽大臃肿的衣服下,竟是骤然出现无数红绳!

        红绳串着铜钱和符咒,密密麻麻,在瞬间将庭院四周化作一片天罗地网。

        紧接着,红绳开始渗出鲜血。

        隐隐约约,耳畔更是听到一阵凄厉哭嚎之声。

        “主君,求求你,再让我看一眼我的孩子!”

        “你们怎么可以如此草菅人命!”

        “我的孩子,怎么能作为祭祀的牲畜!”

        “主君,我把银两还给你,我三倍奉还!不!我十倍奉还!求求你将女儿还给我啊!”

        声声凄厉,仿佛是当初无知之下,便迷迷糊糊签了契约的那群佃农的怨恨。

        梁九难和玉琅琊首当其冲,在这样的怨恨之声下,不由得头疼欲裂,就连视线也开始天旋地转。

        “这是……直攻魂魄的手段!”玉琅琊艰难地开口:“原来如此,这瓮中仙不单单以女婴作为供品,恐怕那些佃农也……”

        梁九难同样是头疼难当,刹那怒吼一声,浑身雷霆爆冲,直贯天际。

        “嘶啦!”

        红绳根根断裂的同时,那些佃农的怨恨之声也骤然一停。

        梁九难一脚踩在醒狮之身,往空中一跃。

        顷刻,雷光汇聚成羽翼,朝着瓮中仙的脑袋重重斩去!

        玉琅琊见状,周身宝光流窜,也朝着前方冲锋!

        “砰!”

        “砰!”

        “砰!”

        婴鬼在降魔雷光和醒狮宝光的融合冲击下,一个个倒飞出去。

        就连那些已经到了八品的婴鬼,在这样的气势之中,也是露出一抹畏惧之色。

        所过之处,烧灼般的牙酸声,逼得婴鬼本能后撤。

        “咚!”

        雷光在瞬间斩在瓮中仙的身上!

        然而,让梁九难震惊的是,雷光竟无法伤害其分毫!

        瓮中仙身体再度发出一阵颤抖和僵硬,旋即脑袋一扭,朝着梁九难“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其七窍之中,血雾喷涌,弥漫四周。

        梁九难首当其冲,面部和手臂被迅速腐蚀,疼得龇牙咧嘴!

        “嗯?这血雾是怨气凝聚,可腐人血肉!九难,退避!”玉琅琊不退反进,黑色醒狮之身刹那化作耀眼金色:“三色狮舞,金狮镇邪!”

        金光灿烂如烈阳,血雾在触碰血雾的刹那,如同遇到了天敌一般。

        瓮中仙仿佛是受到了金光的影响,身体突然一滞,就连操纵的婴鬼,也露出迷茫之态。

        正当二人疑惑时,便听到一阵抽泣声隐隐传来:

        “谁来救救我……”

        “我不想这样的……”

        “拜托,谁都好,让我解脱吧……”

        “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我已经受够了……”

        声声哀求,声音和杨芸也有着七八分的相似。

        梁九难眉心一动:“琅琊姐,杨莲的意识似乎还存在,我想做个尝试,你替我掩护!”

        玉琅琊仿佛猜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九难,不行!”

        “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杨莲已经死了!”

        “但此时的杨莲,已经是瓮中仙这样的妖物!”

        “她如果还有自主意识,你以招魂术的秘法探查她记忆的话,很大概率会遭到反噬的!”

        “但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梁九难看了一眼旁边一动不动的杨老爷、杨老夫人,总觉得这件事情还有一些古怪之处,当即便心一横。

        “文曲招魂!”梁九难掐灵官指,重重点在瓮中仙的眉心之处。

        顷刻,瓮中仙眉心仿佛被火焰烧焦一般,发出牙酸的腐蚀声。

        “啊啊啊啊啊啊!”瓮中仙发出凄厉尖叫声,本能地想要躲开,却被梁九难另一只手死死捏住肩膀。

        扑面罡风中,梁九难眼前逐渐开始扭曲、发黑,而后……来到了一个莫名之地。

        ……

        眼前,是个陌生的祠堂。

        而且从规模上来说,比起裴季裴司马的府邸,还有杨家山庄,要奢华很多。

        同时,自房梁之上,挂着许许多多的红绳,这些红绳串着的铜钱叮铃作响。

        而最醒目的,则是祠堂牌位上头,一块巨大的红布似乎遮盖着什么。

        时不时的,那红布下,有一个宛若脑袋的东西,正微微左右摇晃。

        梁九难眉心一跳。

        这布局……怎么和杨家山庄的祠堂有些相似!

        “哒哒哒……”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有些急促的脚步声。

        梁九难回头之余,朝着侧面退开。

        映入眼帘的,是身着嫁衣的杨莲。

        其身旁,是年轻不少的裴季。

        看两人的着装,这应该是大婚当日。

        杨莲面露疑惑:“夫君,大婚之日,怎的带我来祠堂?”

        裴季却笑着摆了摆手:“我们裴家每一个进门的,都是需要拜祠堂的,这是规矩。”

        杨莲点点头,也并未太多惊讶。

        但是,当她准备就这么跪下来的时候,却被裴季拦住。

        “等等,娘子,还没到时候。”裴季的表情带着一丝神秘。

        眼前,忽然走来两个老态龙钟的老者,正巧也是一个老翁和一个老妪。

        杨莲似乎以为,这两人是族老,刚要开口,却被裴季阻止。

        “嘘,拜是要拜他们的,但不是现在。”

        裴季说话的功夫,却见这两名老人,一左一右,颤颤巍巍地拉动一条带子。

        瞬间,祠堂上的红布被掀开。

        一阵阴风,更是在刹那间直接吹灭了祖宗祠堂上的烛火,更是将香炉中的香吹断成两短一长。

        杨莲浑身一颤,面露恐惧地后退数步。

        可身后的祠堂大门,却在此时“砰”的一声关闭了。

        梁九难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眼前,是一个瓮中仙!

        但是,和杨家山庄的,略有不同。

        首先,那瓮中仙的瓮,约莫大了一倍不止,别说一个人了,恐怕同时塞进去三个人都是绰绰有余!

        其次,这瓮中仙的瓮并非白骨一般的颜色,而是呈现斑驳的黑灰色。

        甚至于……哪怕是在杨莲的记忆当中,梁九难也能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尸臭味!

        而这股臭味,哪怕是大量的香烛味道,也盖不住了!

        梁九难这才反应过来,难怪杨家山庄的祠堂也要十二个时辰不间断地燃烧香烛,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只见一个脸色惨白,却涂抹着艳丽胭脂水粉的少女,就这么坐在瓮中,露出一口发黄的牙齿,咧嘴一笑,朝着杨莲和裴季摇头晃脑。

        而那古怪的老翁、老妪,则是一左一右站在瓮中仙旁边,就那么阴恻恻地笑着。

        杨莲下意识地就要跑,却被裴季拉住。

        这一刻,裴季那充满爱意的笑容,却带着一丝让人心惊胆寒的感觉:

        “娘子,别怕,他们是瓮中仙。”

        “她啊,会保佑我们,子孙满堂,男丁兴旺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