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二十章:山庄脚下,雪中阴影

残生娘娘 第二十章:山庄脚下,雪中阴影

        “如此……便有劳郎君了。”梁九难笑着拱手道:“还不知郎君名讳。”

        壮汉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

        “叫我阿牛就行。”

        “我们这些穷苦人,都是贱名,好养活。”

        “郎君、娘子,请随我来。”

        阿牛带着两人穿过一座座佃农的屋子。

        此时,正好赶上落雪。

        两人观察四周,却见这些佃农屋内点烛的极少,绝大多数都是黑漆漆的,就仿佛无人居住一样。

        忽然间,玉琅琊似乎发现了什么问题,眉心一蹙。

        梁九难则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阿牛的身上,通过对话,得到了一些基础的情报。

        这个阿牛,从祖父一辈开始,就已经是杨家的佃农,可以说三代都是生活在这里。

        只不过,约莫半年之前,他的祖父、爹娘,都因为一场意外而死,所以现在是孤身一人。

        梁九难试探性地想要询问死因,阿牛却有些含糊其辞,只说是做活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意外。

        那眉宇之中的一抹心虚惶恐,让梁九难心中起了疑心。

        至于杨氏回山庄的消息,阿牛表示,大约是在半个月之前。

        这一点,倒是和降魔司调查出来的讯息没什么不同。

        可当询问起对主家的印象和风评时,阿牛却只是摇头,一言不发。

        如此,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他们也终于来到了阿牛的住处。

        一处小屋,拢共两个房间。

        整间屋子在佃农门户里,已然略有些偏远。

        放眼四周,除了农田,便是紧挨着房子的三个坟包。

        坟包前,巴掌大的石头,压着一些纸钱和元宝,似乎是刚刚供奉过一般,还不至于被雪水给泡烂。

        “两位先在这里稍作休息,我去准备些吃的。”阿牛腾出了西边的房间后,微微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房间内,玉琅琊立刻合上了窗户,更将房门关闭。

        梁九难眼珠子一转,没皮没脸地坐在床榻前,露出十分夸张的笑容:“琅琊姐这是要做什么,我喊人了!”

        “滚!”玉琅琊剜了梁九难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没看出问题吗?”

        梁九难撇了撇嘴:

        “阿牛身上的确有古怪,或者说这里的佃农都挺古怪的。”

        “看上去死气沉沉,就好像……体内之精气神被抽离了一般。”

        “总之不太对劲。”

        玉琅琊却抓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我不是说的这个。”

        “我舞狮人一脉,是要修习家宅风水之术的。”

        “刚才,我大概看了一下此地佃农门户的布局,这里的屋子很奇怪!”

        “屋子和屋子之间的排布过于规律,而且每二十户之间,就会有一个明显的距离。”

        “若将二十户当成是一块区域,那么区域和区域之间,似乎又有所不同。”

        “我认为,在山庄下这种相对崎岖的环境中,屋子布置成这样绝对不是无心之举!”

        “更有可能……是暗合风水之阵!”

        梁九难眉头紧皱:“琅琊姐,你的意思是……这里的佃农骨瘦如柴、精气不足,很有可能和风水有关?”

        玉琅琊点点头:

        “暂时,我还没办法看出全貌。”

        “我的建议是……等这个阿牛休息了,我们偷偷出门看个究竟。”

        说话间,房门被猛地推开。

        玉琅琊转身顷刻,下意识的摸向了袖口的符咒,却被梁九难不动声色地按住了手腕。

        门口,阿牛一愣,依旧是有气无力的状态:

        “哦,抱歉。”

        “这房门有些老旧,一旦关闭,就容易卡住。”

        “要推开就要花大力气,可能吓到两位了。”

        “吃食已经准备好了,来。”

        说着,阿牛便将一盘毕罗,放在了房间内。

        “我就不打扰两位了。”阿牛走到门口,又似乎想到什么,一点点转过身:“哦,忘记提醒两位了。请睡觉之时,务必关好窗户。”

        梁九难眉心一动:“哦?这是为何?”

        阿牛沉默片刻,摇了摇头:“总之,关好窗户就行。”

        说罢,阿牛便转身离开。

        但在其踏出房门的那一刻,梁九难从阿牛眼中察觉到了一闪而逝的恐惧。

        “莫非……夜间有什么古怪?”梁九难眉心一皱:“亦或者,其家人去世,也和这夜间之事有关?”

        玉琅琊走上前重新关好门,这次更干脆上了锁。

        两人也没有食用阿牛准备的毕罗。

        作为将脑袋放在裤腰带上的降魔卫,早就习惯将一切风险降到最低。

        从行囊中取了一点干粮,两人随意地吃了起来。

        看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风雪,玉琅琊喃喃道:“今天晚上,恐怕不太平了。”

        这里头……夜间莫非有什么古怪不成?

        梁九难和玉琅琊略作收拾之后,便锁上门窗。

        屋外,许是因为刚刚下过雪的缘故,一片皑皑白雪之下,只有刺骨的寒风。

        ……

        确定门窗反锁之后,梁九难让玉琅琊躺在床榻上休息,自己则坐在一旁小憩。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

        梁九难猛地睁开双眼。

        声音在窗户边上不远!

        是脚步声?

        但是特别轻!

        梁九难微微捅破窗户纸,透着手指大小的窟窿向外看去。

        许是因风雪太大,加上黑灯瞎火,隐隐约约虽能看到一些阴影,却难以辨别其具体形貌。

        另一边,玉琅琊也醒了过来:“九难,有动静了?”

        “嗯!”梁九难点点头:“琅琊姐,你过来看看!”

        玉琅琊站在窗口,以望气术探了探四周,脸色一沉:“这气息不对劲,不似活人,不似恶鬼,更不似妖魔魍魉。我估计……还是和此地风水有所牵扯!”

        梁九难点点头,从怀中摸出一枚铜钱:“那就试一试他们!”

        说着,一弹指,一枚铜钱顺着窗户纸的窟窿,落到了不远处的雪地里。

        似乎是听到了动静,四周的阴影发出一阵低沉怪异的窃笑声。

        而后,他们朝着铜钱落地的位置一点点走来!

        借着昏沉的月光,当那阴影走到光线下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两人皆是一愣。

        “这……这是……”玉琅琊瞪大了双眼:“怎么会是扎彩纸人!”

        眼前,这一个个在雪地里行走的,无一例外,都是纸人!

        这些惨白的纸人,周身密密麻麻挂着一串符咒。

        而且,这些纸人的双目,更是带着一丝暗红色。

        “血色点睛!”玉琅琊眉心一沉:

        “扎彩人一脉,乃是旁门左道中十分有名的门户。”

        “据说……他们这一脉的修炼手法,就是以内元加之各种材料,制作扎彩傀儡,为己所用。”

        “但是……门中也有规矩,不管做什么,都不能点上眼睛!”

        “点了眼睛……就等于是赋予了扎彩纸人一丝灵智。”

        “久而久之,纸人就会失控!”

        “莫非,让阿牛等村民如此害怕,以至于身消形瘦的,就是这些扎彩娃娃?”

        梁九难沉声道:

        “扎彩娃娃附近必有扎彩匠!”

        “而且……我更好奇这些扎彩纸人上的符咒!你不觉得……这符咒透出的灵气,和裴氏用出的符咒,有些相似吗?”

        玉琅琊脸色一变。

        两人对视一眼,迅速打开窗户,跳了出去。

        就在将窗户关好之时,四周的扎彩纸人们纷纷一颤。

        紧接着,带着竹藤扭转的声响,一双双血色目光,便死死盯了过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