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十七章:再现凶案

残生娘娘 第十七章:再现凶案

        玉琅琊对于梁九难提出的推测,表示赞同:

        “的确。”

        “先前裴氏和你战斗的时候,曾经说过,那些妾室都该死。”

        “杨氏的这封信里,也恰恰有‘契约’、‘妾室’的字眼。”

        “这么看来,裴司马、杨氏应该和这些妾室、通房以孩子做了什么交易。”

        “但是,正室夫人裴氏不仅厌恶,更是憎恨,这才有了裴氏后面的行为。”

        “如此推断,杨氏就脱不了干系了。”

        “更不用说,她还从采生折割的人手中买卖婴儿,这是重罪!”

        “杨氏不会那么蠢,将这么大一个把柄,如此匆忙地放在一个未上锁的盒子里,还没有送出去!”

        说着说着,玉琅琊忽然发现梁九难没声了。

        她一愣,抬头看去,却见梁九难给自己抛了一个得意的眼神:“怎么样,你贤弟我是不是天生机智聪慧、勇武过人?”

        玉琅琊直接给气乐了,一巴掌拍在梁九难脑门上:“勇武过人?我倒是可以教教你怎么做人!”

        梁九难翻了个白眼,继续道:

        “现在,我们只需要确认两件事情。”

        “第一,这是不是杨氏的笔迹。”

        “第二,询问看看,那些丫鬟仆人对杨氏有没有什么了解。”

        ……

        半个时辰以后,两人将杨氏的手书,以及丫鬟仆人的一些供词全部带回到了降魔司。

        此时,陈刺史已经离开。

        李尚京似乎因为长生天的事情,愁眉不展。

        “司主,在裴府有发现!”梁九难将搜集到的人证、物证全部递交了上去,并说出了自己和玉琅琊的看法。

        听完两人的汇报后,李尚京仔细斟酌了一番手书和供词,点了点头。

        “所以,丫鬟仆人都证明,这就是杨氏的亲笔手书。”

        “而且他们也证明,二夫人杨氏和主母裴氏之间,的确有所嫌隙?”

        梁九难点了点头:

        “裴氏其实和裴季一样,都来自于裴姓门阀。”

        “这位杨氏,虽然也算是个小门阀之女,但门第上来说,和裴氏相差太远。”

        “再加上,杨氏平日里得宠,作风也张扬,虽说裴季很受用,但……主母裴氏也好,亦或者是伺候的丫鬟仆人也罢,都比较厌恶她。”

        “哦,他们还提到了一点。”

        “杨氏因为一直无所出,所以……对有了身孕的女眷非常恶劣。”

        “更甚者,主母裴氏临盆前一个月,似乎杨氏闹出过什么风波。”

        “但知情的人,却都被裴季打死了。”

        李尚京听了眉心一皱,虽说是签了契的下人。

        但无端打死,也是违背法律的,更会影响家族名声。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裴季如此灭口?

        玉琅琊此时回应道:

        “不过……话说回来。”

        “司主,我和九难回来的途中还在猜测,杨氏口中的上师,会不会和背后相助裴氏的人本身有怨?”

        “不然的话,两个旁门左道同时盯上了裴家的两位夫人,那可太巧了一点。”

        李尚京微微靠在椅子上,双眼微阖,沉默半晌之后才开口道:

        “我倒是认为……裴氏和杨氏背后的人,恐怕是一个人!”

        “你们没有经历过长生天之乱,所以不太清楚。”

        “长生天的布局,有的时候匪夷所思,违背常理。”

        “如果按照一般人的逻辑,既然和裴氏合作,就不会与杨氏有所牵扯。”

        “但是在长生天,不能用这种常理揣摩。”

        说着,李尚京站起身来:

        “这样吧,我让情报部门的兄弟先调查杨氏的行动轨迹,以及杨氏的娘家位置。”

        “你们两人身上有伤,今天且先好好休息休息。”

        对于李尚京的建议,两人自然不会拒绝。

        难得的半天假期,姐弟两人商量了一下,便决定在集市上转转。

        玉琅琊到底是女子,对于胭脂水粉类的物件还是有着天然的兴趣。

        “这位娘子还真是好眼光!”摆摊的小贩露出热情的笑容:“您手里这盒胭脂,是我们最新的货品,味道好,颜色也好,涂抹在脸上的舒适感也还不错。”

        玉琅琊点了点头,可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一抹遗憾的放了下来。

        那小贩一愣,不由道:

        “娘子可是不喜欢这颜色?”

        “没关系,我这里还有些别的。”

        玉琅琊却苦笑着摆了摆手:“算了,我平日里也没什么时间弄这些。”

        正欲离开,梁九难却一把拉住了她,然后看向了小贩:“就这盒吧,多少钱?”

        小贩连忙应承:

        “回禀这位郎君,不贵,十五文钱!”

        梁九难痛快地给了铜板,小贩则喜滋滋地给胭脂包了起来。

        “琅琊姐,胭脂水粉,既然喜欢,买就是了,何必想太多呢?”梁九难将胭脂塞到玉琅琊的手中:

        “你还真准备在降魔司这样打打杀杀的行当里,摸爬滚打一辈子吗?”

        “等攒够了钱,自己做个营生,亦或者找个如意郎君,又或者逍遥山水,那才是上上之选!”

        “还是说……琅琊姐还真的怕打扮得太漂亮了,被我天天口花花?”

        玉琅琊无奈一笑,眼中有些感动。

        她当然知道,梁九难是为了让自己开心才这么说。

        女人嘛,自然是爱美的。

        只是自己的脸……

        玉琅琊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右侧的位置。

        梁九难心知这是玉琅琊的心结,刚要开口安慰,不远处却忽然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同时:

        “鬼啊!”

        “有婴儿,会飞啊!”

        “天爷啊,婴儿吃人啦!”

        梁九难和玉琅琊对视一眼,立刻朝着出声之处冲了过去。

        此时,街道上已经混乱不堪,满脸恐惧的老百姓们,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的逃窜着。

        “不好,来迟一步!”

        梁九难和玉琅琊猛地停了下来。

        这里是一间医馆。

        瞧病的大夫,脸色惨白地瘫坐在门槛上,看着梁九难和玉琅琊,哆哆嗦嗦地开口:“孩子……吃……吃娘亲了……”

        眼前,一个浑身青紫的婴鬼,正撕咬着一个扮相艳丽的女人。

        仿佛是察觉到了梁九难和玉琅琊的存在,那婴鬼猛地转过脑袋,漆黑的眼睛里满是警告的意味!

        两人对视一眼,梁九难腰间佩刀已损,便从怀中摸出两张符咒。

        符咒化作流光,朝着婴鬼疾射而出!

        “起驾!”玉琅琊双手一拍,醒狮头法器也朝着婴鬼沉沉抽去!

        “砰!”

        婴鬼被打翻了一个跟头的同时,梁九难凝聚雷法,两把雷刀在玉琅琊震惊的目光中汇聚交叉,并朝婴鬼重重斩去!

        明明是八品的婴鬼,但是在面对这雷光之时,却依旧露出一丝畏惧之色。

        另一边,玉琅琊又取出两道符咒,化作两道光幕直接堵死了婴鬼的退路。

        能得手!

        梁九难和玉琅琊的眼中各自露出一抹锐利。

        突然:

        “嗖!”

        远处竟是传来一道破空声!

        那是带着破魔之力的箭矢!

        不等梁九难和玉琅琊反应过来,婴鬼被箭矢直接穿透身体,当即发出一阵惨叫,化作一阵青烟灰飞烟灭!

        这一幕,看的两人脸色一沉。

        却见不远处,三名八品修为的降魔卫匆匆赶来。

        为首之人,面容有着一丝阴厉之感,右眼的位置,更是有一道狰狞的刀疤。

        此人在看到梁九难和玉琅琊时,不由咧嘴一笑,将弓箭收回:“我道是谁,这不是司主身边的两个九品废物吗?”

        玉琅琊怒声道:“杨影!你干什么!”

        杨影耸了耸肩,嗤笑道:“干什么?自然是将杀了百姓的恶鬼杀死!”

        玉琅琊却听的更加火大:

        “司主大人说过,鬼怪之事,错处也并非全在鬼怪,需先了解事情始末,再行屠戮!”

        “因而平日作战,我降魔司虽可诛鬼,却只需散其魂,灭其势,要保留对方轮回之机!”

        “而不是如你一般,一出手,就让其灰飞烟灭!至此不存!”

        “婴儿化鬼,一般来说多是冤屈所致,背后更是牵扯复杂!”

        “这点道理,你不懂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