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十五章:长生天

残生娘娘 第十五章:长生天

        当梁九难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降魔司的卧房之中。

        窗口的阳光有些刺眼,显然是已经过了一晚上。

        “呃……”梁九难撑起身子,脑袋却像是被凿子穿透一样疼,头晕反胃的感觉,让梁九难瞬间回忆起了上一世的痛苦回忆。

        “唉,跟上一世做社畜的时候……加班过多偏头疼一样一样的!”

        “啧,这个年代又没有止疼药,要死!”

        兀自嘟囔的时候,房门被轻轻推开。

        玉琅琊在看到起身的梁九难时,松了口气,连忙将餐食放在桌上:

        “老天保佑,你算是没事了!”

        “司主担心的一宿没睡,又怕打扰你,一个人在大堂坐着呢!”

        说着,玉琅琊快步走到梁九难面前,左看右看,关切地问道:

        “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大夫说了,被宝珠穿透的地方,有可能会伤到经脉!”

        梁九难扭了扭脖子,眼珠一转,嬉皮笑脸地说道:

        “其实……倒还好。”

        “不过,琅琊姐,我现在光着膀子没穿衣服的话,你不避讳?”

        玉琅琊一愣,旋即带着一丝恼怒的,给梁九难的后脑勺来了一巴掌。

        被拍得眼冒金星的梁九难,疼得龇牙咧嘴。

        得了!

        这下子不单单脑袋里面疼,脑袋外面也疼了!

        “行了,看你还有心思口花花,应该没什么大毛病!”玉琅琊没好气地指了指端来的毕罗和汤药:“赶紧吃了,司主还等着回话呢!”

        梁九难挠了挠头,披了件衣服坐到玉琅琊对面:

        “我刚才没说完呢,皮肉伤没什么,内伤的话有刺史大人昨晚给的丹药,其实也还好。”

        “就是脑子里还是昏昏沉沉的,难受得很。”

        玉琅琊眼中掠过一丝担忧:“司主说了,如果你有这种情况,可能就是神魂受到了损伤。”

        梁九难点了点头。

        这一点,他也不例外。

        说起来,此番也是他自己轻敌了。

        以为有了奇遇,得了《太岁降魔图》,便能利用里面的招魂术,在别人的意识之中横行无忌。

        可他却偏偏忘记了,有些人会在自己的神魂和他人的神魂中做手脚。

        《文曲招魂术》虽然比起一般的招魂手段玄妙百倍,但自己的九品战力是个致命伤。

        念及至此,梁九难倒是有些着急了,慌慌张张地穿着衣服,咬着毕罗就要去大堂。

        “哎呦,你慢一点。”玉琅琊不由道:“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

        梁九难却摆了摆手:“的确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赶紧汇报才行!”

        ……

        一夜未睡的李尚京,此时眼睛布满了血丝。

        不过和他一样熬着的,还有陈刺史。

        梁九难以招魂秘术被反噬,他们是看在眼里的。

        让两位七品武者心惊的是,能够在裴氏一个普通人的神魂当中做手脚,还给到对方一串提升实力的玄品法器。

        这件事情背后牵扯的,恐怕不单单是他们原本预想当中的洗女邪术了。

        甚至……不单单是那数百婴儿之命!

        此时,随着一阵匆匆的脚步声,梁九难快步来到大厅,拱手行礼:“下官参见刺史大人,参见司主。”

        陈刺史点点头:

        “九难,都是自己人,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你受伤未愈,且坐下说话吧。”

        梁九难也没有客气,落座以后,便将在裴氏记忆中见到的部分和盘托出。

        “哦?杨氏?”李尚京仿佛想到了什么:“裴季那些侧室里……似乎没见到杨氏?”

        陈刺史拈须皱眉:

        “昨日也简单询问过,这杨氏是二夫人,说是恰好回娘家探亲。”

        “既如此……倒是可以先从杨氏房内的物品着手,看有没有线索。”

        “毕竟,裴氏如果真的信了那个莫名出现的术士之言,没有道理不报复的。”

        “还有裴氏口中说的,她是为了保护那些孩子。”

        “其中缘由,恐怕也就这位二夫人,还能知道的多一些。”

        梁九难有些疑惑:

        “属下虽然受了伤,但是还可以支撑。”

        “不如……让属下探一探裴司马的魂魄?”

        然而话音落,梁九难却发现在场众人皆是一阵苦笑。

        “我……说错什么话了吗?”梁九难挠挠头道。

        “九难。”玉琅琊低声说道:“昨日检查时,刺史大人和司主发现……裴司马……魂魄已散,裴氏那同归于尽之招,直接让裴司马灰飞烟灭了!”

        梁九难瞳孔一缩,有些不敢置信。

        什么样的手段,将人千刀万剐不说,还让人直接散了魂魄!

        一旁,李尚京岔开了这个话题:“九难,还有其它的线索吗?”

        梁九难仔细想了想,忽然道:

        “说起来,就是让我遭受反噬的那个人,在出现之前,曾经说过两句话。”

        “叫……‘赞扬长生天,回首知彼岸。’。”

        话音落,李尚京“噌”的一声站了起来,表情骇然。

        就连陈刺史也是面色凝重:“九难,你确定吗?”

        梁九难一愣,旋即点头:“下官确定。就是这两句话!”

        一旁,玉琅琊眼见气氛有些不对,不由问道:“两位大人,请问……这两句话有什么用意吗?”

        李尚京喃喃道:“这件事情……怎么会牵扯到长生天?”

        陈刺史却似乎看得更多:

        “现在的问题,不是长生天为什么会在扬州城。”

        “而是,长生天仅仅是利用了裴季呢?还是……和裴家门阀有所牵扯!”

        梁九难越听越糊涂:“刺史大人,司主,这长生天到底是什么,不曾听你们说过啊。”

        李尚京语气凝重:“陛下登基之前,于玄武门的一场兄弟阋墙,你们可知道?”

        梁九难心里咯噔了一下。

        玄武门之变?

        他自然是知道的!

        却见李尚京继续道:

        “当年,陛下麾下势力,不弱于废太子李建成。”

        “双方一开始虽然斗得如火如荼,却也不过是皇权之争。”

        “他们兄弟二人,谁也没想要了对方的命!”

        “可就是此时,齐王李元吉的助力,却是招招狠辣,逼得废太子李建成和当今陛下,最终在玄武门和陛下刀剑相向。”

        “陛下登基以后,便让人密查此事。结果发现,李元吉竟是早早被一种邪术控制。”

        “随后顺藤摸瓜,便找到了长生天这样一个秘密组织!”

        一旁,陈刺史也凝声道:

        “这长生天十分神秘,听闻……组织里的人都是为求长生而不择手段之辈!”

        “谁也不知道,为了长生之术,他们能谋算到什么程度。”

        “后来,镇魂司加上不良人,联手对长生天做过一次围剿,以至于对方元气大伤,远遁西域。”

        “太平了这么些年,竟然再度听到这句话,让人不寒而栗啊。”

        李尚京和陈刺史对视一眼,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梁九难看出两人为难,当即起身:

        “刺史大人,司主。属下和琅琊姐,不如还是先从裴家入手。”

        “既然还有一个杨氏存在嫌疑,我们就再去裴府看看。”

        说完,在得到两人同意之后,梁九难便拉着一脸懵的玉琅琊离开的大堂。

        “不是,说得好好的,我们出来做什么?”玉琅琊不禁道。

        梁九难无奈一笑:

        “琅琊姐,长生天涉及到当年玄武门之事,更是陛下的心结,你觉得我们两个知道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处吗?”

        “还不如去裴家看看情况。”

        “若真是长生天从中作梗,那该头疼的可不是我们,而是刺史大人!”

        两人说话的功夫,已然来到了被降魔司封锁的裴府。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