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十二章:斗法

残生娘娘 第十二章:斗法

        玉琅琊也懵了。

        她几乎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望气术错了。

        可又看了一圈之后,玉琅琊满腹疑惑:“我看得没错呀,真就那个地方没有半点煞气!”

        梁九难眉心一皱。

        裴氏作为长房洗女术的执行人,不管她背后是不是有裴季指使,她害死婴儿,沾染煞气和孽债,这是必然的结果。

        “难道……是裴氏有修行在身,亦或者请了什么符咒神像之类的,镇压了邪气?”梁九难不禁道:“我在婴鬼的执念当中,见到裴氏拿着一串道门流珠,或许……”

        面对这样的情况,两人都有些困惑。

        此时,正逢周遭没有丫鬟和仆人,两人对视一眼,纵身一跃,腾挪到了裴氏住处的房顶之上。

        在小心翼翼揭开几块瓦片之后,一阵有些刺鼻的焚香味道直冲而上,呛的梁九难便要打个喷嚏。

        玉琅琊一把捂住梁九难的口鼻,低声警告:“别出声!不然就露馅了!”

        梁九难翻着白眼,胡乱比划地拍了拍玉琅琊的手:“我……我喘不过气来!”

        玉琅琊一愣,连忙松手,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梁九难喘着粗气,不由无语。

        这要是办案的时候,被同僚一不留神捂死了,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浓重的香雾也正好散去了一些,让两人得以看清楚下方的布局。

        只见偌大的房间,不见奢侈器物也就罢了,正中间的位置竟然是一座香案,一方神龛。

        神龛中放的是什么,因为角度问题看不清楚。在神龛旁边,还有一座牌位。

        其它的,便是一些常见的祭祀之物。

        香烛、纸钱、香炉等一应俱全。

        整个房间,竟是被布置的如同道观修行的静室一般。

        恰逢裴氏推门而入,她的衣服似乎不如婴鬼执念当中时那般华丽,但手中的流珠却是熠熠生辉。

        “哎哎!”玉琅琊激动地捅了捅梁九难的腰部,低声说道:“那串流珠,已经不是寻常器物了吧!那得是法器了吧!”

        梁九难也十分意外。

        在大唐,修行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别说降魔司了,就连一些有天赋的世家大族,亦或者是朝堂之上的官宦之流,甚至是江湖之中,都有各种修行之法。

        但是法器,却是个稀罕物。

        就说扬州降魔司,正儿八经有法器傍身的,除了司主李尚京和一些老前辈之外,也就只有玉琅琊手中的醒狮头算得上是一件法器了。

        但是,玉琅琊的法器可不是降魔司赏赐的,而是来自于其家传的舞狮人一脉。

        想到这里,梁九难不由地看了看自己的横刀,心酸得咧了咧嘴。

        哪怕是自己的兵器,也不过是寻常铁矿加入了一些驱魔镇邪的材料锻造而成,远远算不得法器之流。

        梁九难喃喃道:

        “灵光自生,这法器看样子品级还不低。”

        “天地玄黄四品……这流珠最起码是第三阶的玄品法器了!”

        “只是……裴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怎么会……”

        正在两人疑惑之际,裴氏却从香案下方取出了一个小坛子。

        梁九难微眯着双眼,惊觉那小坛子上的符咒,竟是和婴鬼执念记忆当中的木桶符咒一模一样!

        眼前,裴氏将符咒摘下之后,缓缓打开了坛子。

        内中,是满满的血水!

        旋即,裴氏双手成道家阴阳印,缠绕流珠法器,口中似乎念诵着什么经咒。

        玉琅琊见状,当即便要破开瓦片,却被梁九难拦住。

        “琅琊姐,再等等。裴氏现在念经,算不了什么证据。”

        “且看清楚,她是不是要用厌胜之术。”

        “这种邪术,大唐律令说得很清楚,若是官宦人家施术,轻则板子重则发配,且先看看!”

        两人说话的功夫,裴氏念经的同时,那坛子里的血水开始“咕嘟咕嘟”地冒起了泡。

        紧接着,一阵婴儿的嬉笑之声贯入耳中,让屋顶上的两人眉心一凛。

        却见:

        “哗啦!”

        血水中,一只小婴鬼,就这么从坛子当中挣脱了出来。

        婴鬼微微歪着头,漆黑的大眼睛却不带有一丝凶性,反倒是伸出手指,轻轻勾了勾裴氏的手腕。

        眼见婴鬼出现,梁九难和玉琅琊当即拔出兵器,顷刻便踩碎瓦片,落入房屋之中。

        那刚刚诞生的婴鬼,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声,重新钻回到坛子里。

        裴氏看着突然造访的两人,昏暗的烛光中,映照着一张有些阴霾的脸。

        “你们是……降魔司的人!”裴氏缓缓起身,凝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闯入我裴家!”

        梁九难举起横刀指向裴氏,冷冷说道:“裴氏,你以洗女邪术饲养婴鬼,如今证据确凿,束手就擒坦白事实,还有活命的机会!”

        裴氏眉宇之中掠过一丝怒意:“高人说的当真没错,果然会有闹事之人!”

        高人?

        梁九难和玉琅琊眉心一皱。

        却见裴氏竟占据先手,法器流珠一抛,带着一道碧色流光,如匹练一般横扫而落!

        两人眼神一凝,惊觉裴氏竟是修行之人,而且还是八品术士,立刻抽身闪避。

        几乎一前一后,流光将两人身后的木门炸了个粉碎。

        梁九难和玉琅琊对视一眼,纷纷冲出房间。

        裴氏紧随其后,只见其双手结印,数道符咒从袖袍之中翻飞而出,化作流光数缕,尽数贴在了前院到后院的必经之路上。

        刹那,一道光幕笼罩整个内院周遭。

        将闻讯而来的丫鬟仆人们,纷纷挡在了外面!

        “这是……结界之法?”梁九难惊疑之中,却忽然感觉一阵无形压力笼罩全身!

        两人闷哼一声,同时感觉体内元功流窜受阻。

        “这结界,竟还能压制我们的修为!”梁九难惊怒之中,破军雷法融于横刀之上,一击刀罡扫落,带着摧枯拉朽的力量,朝着裴氏斩去!

        “手段不差,但对付我,还不够!”裴氏冷然一语,却见其身如鬼魅,流珠如鞭轻轻一甩,举手投足便将刀罡震散!

        但雷法却不曾受阻,刹那洞穿了裴氏的肩膀。

        鲜血染地,裴氏闷哼一声,惊觉梁九难雷法凶戾,眼中露出一抹杀意,当即双手凝聚一缕气刃,朝着梁九难心口刺来!

        “起驾!”只闻旁边怒声扬起,玉琅琊撑着醒狮头,整个人如下山雄狮,朝着裴氏重重一撞。

        “砰!”

        玉琅琊和裴氏同时抽身后退。

        “嗯?”玉琅琊擦了擦嘴角鲜血,眉心一跳:“好古怪的气息,境界上应该是八品,但是……从出手来看又远远不如?”

        “琅琊姐,多谢了!”梁九难沉声道:“时间越久对我们越不利,速战速决!”

        然而就在这时,整个裴家竟是一阵震颤。

        婴鬼啼哭之声再度笼罩而下。

        一时间,不管是察觉到裴氏动静的,还是没有察觉到的,不管是前院的李尚京等人,亦或者在后院忙活的丫鬟仆人,一个个都震惊的发现,整个裴家上空笼罩上了一层阴霾!

        紧接着,十数道臂粗的黑色光柱,从裴家后院炸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