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十一章:洗女邪术

残生娘娘 第十一章:洗女邪术

        意识回归的顷刻,梁九难看着被符咒束缚的婴鬼,叹了口气,眼中露出一抹怜悯之色。

        李尚京看出问题,手一扬,将婴鬼重新收到镇魔袋中之后:“九难,你以招魂术看到了什么?”

        “是啊,你的脸色很不好。”玉琅琊露出一抹担心的表情。

        梁九难露出一抹苦笑,将招魂术内见到的一切和盘托出。

        玉琅琊是个火爆脾气,当即怒上眉梢:

        “好歹毒的妇人!”

        “堂堂裴司马的正妻,怎能将刚刚出生的婴儿就这么溺死!”

        “荒唐!可恨!”

        李尚京脸色阴沉,反问道:“九难,你的意思是……死去的婴鬼,很有可能都是被裴家的那位正妻溺死的?”

        梁九难眉头紧皱:

        “这也是我疑惑之处!”

        “虽然目前可以朝着这个方向推论,但是……若说死去的婴儿,都是这位正妻一人溺死,这合理吗?”

        “居于此地的裴氏只有裴季一脉,就算他龙精虎猛,也生不来上百孩子吧!”

        李尚京却话锋一转:“九难,你还能将贴在木桶上的符咒画下来吗?”

        梁九难一愣,旋即提出可以试试。

        他取来笔墨,细细回想了一番后,便依葫芦画瓢,在白纸上仿了一个大概。

        玉琅琊凑近一看,却是不由头大:“这符咒……似乎不像是道教经文?和地方性的方术,也有很大出入。”

        李尚京却是死死盯着那咒文,阴沉半晌后,一字一顿地说道:“这是……长房洗女术!”

        梁九难和玉琅琊面面相觑,显然是不曾听闻这种术法。

        李尚京坐在一旁,凝声解释道:

        “这是一种从商周时期流传而下的厌胜之术。”

        “后来在百濮部落和安西四镇等地区演变之后,形成的一种邪门的风水祭祀之法。”

        “说的简单一些,就是将刚出生的女婴,溺死在水中。”

        “婴儿、新娘、老人,一旦横死,怨气将远超旁人。”

        “只要运作得当,便能将这种怨气转化成福泽,转嫁于家族风水要穴之中。”

        “如此一来,诸事顺遂!财源广进!”

        梁九难和玉琅琊,闻言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玉琅琊声音颤抖:“就……就为了家族风水,就能牺牲自己的亲生女儿?”

        李尚京无奈摇头:

        “死的是女儿,又不是儿子,对于那些世家大族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九难,你所见到的,用血水代替清水,还有在木桶周围张贴的符咒,应该是改良过的方法,是为了进一步激发婴鬼的煞气。”

        “煞气越深,经过符咒转化,演变成的福泽之气也就越深。”

        “裴家做这种事情,恐怕不是从裴季这一代开始的。”

        “难怪了,裴季作为裴氏家族当中并不算出众的一支,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做好扬州司马这样的官职。看来……”

        语未全,但意思很明显了。

        长房洗女术带来的“福泽”,让裴季官运亨通!

        玉琅琊压下怒气,凝声道:

        “现在证据确凿,司主大人,以降魔司包围裴府,才能确保要犯不会逃脱!”

        “毕竟,我们在裴家码头之事,断然瞒不过裴司马和那位正室夫人!”

        梁九难一脸难色:

        “琅琊姐,夜探恐怕更为稳妥!”

        “首先,我们没有证据证明,裴家有杀死除了家族以外的孩子。”

        “说句不中听的,根据如今法律,如果裴司马杀死的都是自己的孩子,最多……也就是名声臭了而已。”

        “其次,招魂之术,只有我能看到。要说证据确凿,恐怕有些牵强。”

        玉琅琊呼吸一滞,恼怒地坐在一旁。

        李尚京显然也赞同梁九难:

        “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会带着同僚和刺史大人,前往裴府给你们掩护。”

        “你们趁机进入后院之中。”

        “只要能够找到更有效的证据,我便能说服刺史大人,当即对裴司马逮捕归案!”

        “但记住一条,万万不可在证据未明之前,伤了裴家之人!”

        梁九难和玉琅琊当即起身:“诺!”

        ……

        酉时,李尚京也按照计划,带着扬州刺史梁大人,以及其余官员来到了裴家府邸。

        陈刺史是一个身形纤瘦的男人,因为七品修为的关系,周身有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在马车停靠于裴府之时,裴季已经穿戴规整,在门口守候多时。

        眼见陈刺史下了马车,裴季连忙行礼:“下官裴季,参见刺史大人。”

        陈刺史摆了摆手:

        “行了,正月初一,有司衙门内诸多同僚还在休假,就不要拘泥于这些了。”

        “裴司马,请吧。关于裴家昨日之事,本官也想亲自听听你的说辞。”

        一旁,李尚京看了看裴季身边出现的几个陌生面孔,心中冷笑。

        这些人形体内敛,虽然穿的是仆从的衣服,但修行人的气息是无法轻易隐藏的。

        但反过来说,裴府隐藏的高手都在身边,梁九难和玉琅琊潜入的成功率也才更大。

        ……

        此时,看着李尚京等人已经入了外院,潜伏在围墙附近的两人对视一眼,纷纷借着夜色,悄然来到了裴府内院之中。

        许是因为知道刺史大人要来,整个裴府再度忙碌起来。

        哪怕这些丫鬟和小厮,眉宇之间都是忧心忡忡,但手中的活儿却半点不敢怠慢。

        梁九难看向玉琅琊:“姐,怎么样?”

        玉琅琊双手结印,双目流光一转,俯视四周。

        片刻之后,玉琅琊神情凝重:

        “九难,这里的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煞气!”

        “这种情况,要么是所有人都参与了溺死婴儿的举动。”

        “要么,就是煞气已经太重!哪怕是无辜之人,自身的命数也已经抵挡不住这种煞气的侵蚀!”

        “这样下去,裴季他们几个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这些丫鬟仆人,没有裴家的气运护持,只有惨死的结果!”

        “不过……”

        玉琅琊顺着煞气横走的方向,指向了其中一座屋子:“那座屋子周遭,竟是不曾有丝毫煞气!整个裴府,哪怕是前院和丫鬟仆人居住的地方,都是杀气腾腾,唯独此地毫无影响!”

        梁九难眼神一扫,不由愕然:“按照情报部门的兄弟提供的线索来看,那里应该就是裴家主母——裴氏的住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