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八章:裴家码头

残生娘娘 第八章:裴家码头

        让尖酸圆滑的吴管事如此失态,梁九难和玉琅琊对视一眼,心中已经有了成算。

        玉琅琊上前一步,眼神锐利,带着九品术士的压迫感:

        “吴管家,根据大唐律法,降魔司办案之时,旁人需无条件服从!”

        “你这表情,莫不是要推脱?”

        吴管事浑身一颤,连连摆手:“不是的,我……”

        “琅琊姐。”梁九难也笑眯眯地走近,并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

        “管事的,我们也不让你吃亏。”

        “一锭银子,只是跟你借条船,我们去湖中心看看,应该足够了吧。”

        说着,不等吴管事拒绝,梁九难便带着一丝强制性的,将银两放在了吴管事手中。

        这样做,等于也是暗示吴管事,继续推脱,那就是不识抬举了。

        吴管家玲珑心肠,如何不明白梁九难和玉琅琊,不过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罢了。

        但现在的情况,根本由不得他拒绝。

        思来想去,吴管家一咬牙:

        “两位大人,借船给你们……可以!”

        “但是有一点,我们得先说好了!”

        “那湖中心……闹鬼!”

        “你们得写个条子给我!”

        “如果真的……真的有什么危险,这件事情和我可没有关系!”

        闹鬼?

        梁九难和玉琅琊面面相觑。

        莫非……是婴鬼?

        “吴管家,你是知道些什么?”梁九难微眯着双眼,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条子我们可以写,但是你也要将你知道的,和盘托出才行!”

        玉琅琊怒目而视:“说!”

        吴管家“扑通”一声瘫坐在地上,脸色惨白、抖如筛糠。

        在将四周的工人呵斥离开之后,吴管家才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裴家码头存在的怪事。

        “约莫……是三年前开始的。”

        “那会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当中元节之后,工人们正常在码头开始劳作的时候,几艘货船,莫名其妙地就在湖中心沉了下去!”

        “我们裴家的货船,向来都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但事已至此,大家也只能先救人!”

        “一些水性好的,当即便去救人。”

        “不曾想,站在岸上的人,忽然发现湖中心的位置,莫名其妙出现了很多水泡,就好像……好像有人在水下呼吸一样!”

        梁九难皱了皱眉,示意吴管家继续说。

        后者咽了口唾沫,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之后,哆哆嗦嗦地继续说道:

        “有水性好的,已经察觉不对,便想着赶紧撤回来。”

        “但也就在此时,他们……他们竟是被一个个地拽入水中!”

        “所有人都慌了!”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也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东西导致的!”

        “越来越多的人下水去救他们,越来越多的人莫名其妙地沉入水底!”

        “最终,只有三成下水的工人活着上了岸!”

        “他们……他们都说,在水下看到了鬼!”

        吴管事在说话的时候,玉琅琊一直盯着他的眼神。

        在发现吴管事似乎不像说谎之后,玉琅琊朝着梁九难点了点头。

        梁九难眉心一皱,却想到了吴管事刚才口中的一个时间点。

        中元节!

        在千枯观的时候,云鹤道长也说过,翠环连续三年,每年中元节当天,会求一个残生娘娘的玉佩。

        吴管事口中,湖中心闹鬼也是从三年前开始的,并且也是在中元节第二天,出现了第一次的伤亡。

        这个时间点,似乎不能用巧合来形容。

        难道……真的是翠环那位死去的女儿在作祟?

        她那死去的女儿,和除夕法会上出现的婴鬼又有什么联系呢?

        思来想去,梁九难还是先给吴管事写了个条子,而后从他手里要了一艘船。

        当那些搬货的工人们,看到梁九难和玉琅琊要往湖中心去的时候,一个个都是露出一抹震惊和恐惧。

        船上,将码头上工人们的眼神尽收眼底,梁九难开口道:“看来……吴管事没有说谎。这湖中心当真有古怪。”

        玉琅琊眉头一蹙:

        “可问题是……三年前就出现的事情,降魔司难道没有记录?”

        “三年前,你我也已经任职了。”

        “虽然还不能独立办案,但当时也没听说,这裴家码头闹鬼啊!”

        梁九难手指轻轻叩着船身,看着略有些浑浊的湖水,沉默不语。

        很快,他们来到了湖中心的位置。

        船也在这时停了下来。

        再看岸边,几乎已经听不到嘈杂之声。

        可以说,这一刻哪怕是白昼,但是这扬州湖中心,却是寂静和深邃交织,让人有种莫名不寒而栗的感觉。

        “琅琊姐,你在船上看着点,我下水看看。”梁九难提议道。

        玉琅琊当即反对:“不行!我是你姐,而且水性上我比你要好一些,理应是我下去查探才是!”

        梁九难却突然不正经起来,笑嘻嘻地说道:“你现在下水,再上来,衣服可就湿透了哦。”

        “你这臭小子,又给我口花花,你……”玉琅琊又羞又怒,巴掌还没落下,梁九难却先一步直接跳入湖中。

        “九难!”玉琅琊脸色微变:“这臭小子!”

        无奈,玉琅琊召唤出醒狮头护在身前,站在船头仔细地凝视着四周。

        与此同时,梁九难已经潜到了下方,依靠自身九品的修为,短时间闭气自然是不难。

        只是让梁九难有些头疼的是,这约莫两丈的湖底,空空如也,除了淤泥也没有什么了。

        但是,若按照吴管事所言,这里最起码应该有一些人的尸骨,或者是货船的残骸才对。

        突然:

        “呜……哇哇……”

        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啼哭之声。

        是婴鬼!

        梁九难脸色一变,当即拔出横刀,转身看去。

        骤然:

        “嘶啦!”

        脚下淤泥之中,一双双漆黑的小手竟是骤然探出,直接抓住了梁九难的双腿。

        不及反应之下,梁九难整个身体便被向下拽去。

        危机之时,梁九难拔出横刀,《破军雷法》附着在刀身之上,朝着下方重重一斩。

        顷刻间,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中,脚下的淤泥被彻底掀翻。

        梁九难顿时被迷了双眼。

        但那阴冷的感觉,却开始遍布全身。

        危机之时,梁九难本能地施展雷法,包裹全身。

        “嘶啦!”

        雷光中,淤泥被打散,梁九难也终于看清了眼前。

        这一刻,他的眼中满是骇然。

        因为这里密密麻麻漂浮的婴鬼,粗略一看,竟是有上百之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