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七章:一团迷雾

残生娘娘 第七章:一团迷雾

        梁九难和玉琅琊的表情有些阴沉。

        裴季的府邸上,只有他这一脉。

        换句话说,死掉的女人和孩子,多多少少,应该都和裴季有点关系。

        一年,十个孩子没了?

        哪怕是妻妾成群,也是相当骇人听闻了。

        而且更让人疑心的是,裴季一年夭折十个孩子,连同翠环在内,还死去了七个妾室和通房。

        可在除夕法会上见到他时,他的脸上也只有恐惧,半点不见悲伤之态。

        这似乎……说不通!

        两人默不作声的样子,也终于让这位小道士意识到,梁九难和玉琅琊的身份可能不一般。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两人,询问道:“两位……不是来给自己夭折的孩子祈福的吗?”

        不等两人解释什么,随着一阵脚步声,一道苍老的声音自门口响起。

        “梁大人,玉大人,许久不见了。”

        “只是,两位尚未婚配,更不谈子嗣之说,怎的好端端地要来残生娘娘殿里呢?”

        这道声音,对于梁九难、玉琅琊来说并不陌生。

        两人转身之下,拱了拱手,带着一丝恭敬之色:“见过云鹤道长!”

        眼前,是一位骨瘦如柴,但双目炯炯用神的白发老道,拂尘一挥,颇有些仙风道骨的韵味。

        “两位大人不必如此客气,贫道只是个修行人,两位是官场人士,尊卑有别,不可失了礼数。”说着,云鹤道长看向那小道士:“你且去完成自己的课业,为师自会招待他们。”

        小道士心虚地吐了吐舌头,一溜烟地跑了。

        眼见玉琅琊就这么站在那里,梁九难心里暗叹,自家这位义姐,当真是情商堪忧。

        当即,梁九难堆起笑容,继续道:

        “道长这么说可是折煞我们了。”

        “您可是这扬州城为数不多的七品术士,官场的身份算什么呢?”

        “只是……刺史大人和司主大人,都已经焦头烂额了,只能差遣我们两个小辈来一趟,没和道长禀报,还请恕罪。”

        云鹤道长摇了摇头,跨入神殿中,给残生娘娘上了一炷香:“两位匆忙前来,必然是为了裴家之事。”

        “道长慧眼。”梁九难叹了口气:“这件事情闹得太大,刺史大人也在密切关注,又牵扯到裴司马,降魔司也是没辙了。”

        说着,梁九难突然话锋一转:

        “不过……敢问道长,这残生娘娘,是什么时候供奉在千枯观地呢?”

        “先前几次前来,似乎都不曾听闻。”

        云鹤道长点点头:

        “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吧。”

        “其实,千枯观一直保留着一些当地的民俗信仰。”

        “只不过,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拜残生娘娘,多多少少有些……”

        “因此,若发现有施主因孩子夭折前来祈福,我们才会悄悄告知。”

        玉琅琊着实是个急性子,眼见两人一连串下来,似乎都到不了正题,不禁问道:“道长,那裴家一年买了十块玉佩,你不觉得奇怪吗?”

        梁九难咧了咧嘴,悄悄拉了拉玉琅琊的袖口。

        云鹤道长一把岁数,倒是没有计较之心,只是笑了笑:

        “贫道是个修行人。”

        “裴司马,是官场之人,还是四大门阀之一的裴氏族人。”

        “他若要买,贫道还能不卖吗?”

        “至于……他的孩子为何夭折,夭折的数量又为何如此之多,这也不是贫道能够置喙的。”

        “那么……裴司马的妾室翠环,应该有单独来祈福过吧。”梁九难又道。

        云鹤道长皱了皱眉,站在那里细细回忆了片刻:

        “如此说来,的确是。”

        “想来,应该有三年了,每年中元节当天,她都会来求一块。”

        “关于这件事情,贫道所知也不多,只是在她求取玉牌的时候,听到过一些,说是要去扬州湖心祭奠。”

        “当时贫道还奇怪,孩子莫非是在扬州湖溺亡不成?怎的祭奠要去那里。”

        显然,云鹤道长对于这一切,所知也并不多。

        梁九难心念一转,便拉着玉琅琊离开了千枯观。

        大街上,玉琅琊有些苦恼:“这么看,我们只能再去码头一探究竟了。”

        梁九难点点头:

        “我隐隐觉得,千枯观可能和这次的事情脱不了干系。”

        “他突兀地来到残生娘娘殿,本质上就很奇怪。”

        “但云鹤道长是七品高手,也就司主大人和刺史大人和少数几位前辈,能稳稳压制他,只能先作罢了。”

        ……

        思来想去,目前能够方便调查的方向,也就只有裴家码头了。

        作为四大姓之一的门阀贵族,哪怕扬州城只有裴季这一脉,但其裴家涵盖的产业,也是相当恐怖了。

        裴家码头,作为河道的枢纽位置,每年给裴季带来的利润,恐怕都有上万两黄金。

        “虽然我知道裴家码头大概很忙碌,但是这光景,还真是没想到。”玉琅琊看着几乎将码头边停靠得满满当当的货船,不由瞠目。

        “是啊,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司主不让你我轻易调查裴府的原因。”梁九难沉声道:“别看裴季自己不修炼,但裴氏宗族,要弄死你我,实在是易如反掌。”

        “那现在怎么办?”玉琅琊反问道:“码头这么忙,我们想要借条船调查一二,肯定是行不通的。”

        梁九难也是为这件事情头疼。

        翠环祭奠之处在湖中心,那就只能去那里看看。

        如今……似乎也只能找码头的负责人了。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之后,梁九难和玉琅琊找到了负责码头运货的吴管事。

        这吴管事肥肥胖胖的,已然过了不惑之年,哪怕是天寒地冻的光景,他站在那里指挥工人搬货,竟已经累得直喘粗气,不断用一只锦帕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渍。

        “你们轻点,这可是今年的新茶,要是磕了碰了,把你们卖了都赔不起!”

        吴管事说话时颇有些尖酸刻薄。

        梁九难和玉琅琊上前,给出自己的腰牌信物之后,拱手道:

        “扬州降魔司降魔卫,梁九难(玉琅琊),想要和管事你借一艘船。”

        一听是降魔司,吴管事一愣,顿时挤出一丝殷勤的笑容:“应该的!不过……敢问两位大人,你们借船是要去哪儿呢?”

        梁九难指了指远处:“湖中心。”

        瞬间,吴管事的脸色“唰”的一下,惨白如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