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六章:千枯观

残生娘娘 第六章:千枯观

        再次面对翠环的攻击,梁九难已经没有了担忧之色。

        既然《破军雷法》甚至可以凝聚成器物,那么对付这种范围攻击,也就绰绰有余了。

        此时,梁九难双手紧握雷刀,眼神锐利如鹰。

        “斩!”

        毫无花哨的一击。

        漆黑一片的湖中心,此时骤然被雷光点亮!

        “轰隆!”

        雷光崩裂至天际,又转瞬如流星坠落而下。

        翠环的头发在雷光中瞬间化作齑粉,身体也被雷光穿透数个窟窿,顿时发出一阵凄惨的哀嚎声。

        梁九难顺势俯冲向前,刀刃划过之处,翠环满身怨恨和执念,似乎终于支撑不住,魂灵上的戾气刹那消散。

        “呼……”梁九难松了口气。

        戾气能消散就好。

        按照《文曲招魂术》的记载,只要戾气消散,魂灵便会重新沉眠在躯体中,施术者就能离开执念幻境,也不用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斩杀善魂脱身。

        梁九难散去雷刀,意识也在一阵天旋地转中,重新回归到自己躯体之内。

        ……

        睁眼之际,随着视线逐渐清晰,映入眼帘的,却是玉琅琊凑得极近的脸,甚至于要碰到自己的鼻子了!

        “醒了?感觉怎么样?”玉琅琊的语气满是担心。

        梁九难眨了眨眼睛,忽然道:“琅琊姐,你今天是换了海棠香味的胭脂水粉吗?”

        “……”玉琅琊眼角抽抽,缓缓直起身子时,一巴掌给梁九难拍了个七荤八素。

        一旁,李尚京不由地缩了缩脖子,对着梁九难露出一个“后生可畏”的表情。

        玉琅琊冷笑:“我看你这些年,本事没长进,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三番两次对我口花花?”

        “咳咳,琅琊啊,息怒,正事要紧。”李尚京轻咳了两声,看向梁九难:

        “刚才,你浑身突然爆发雷法,翠环的尸体更是隐隐出现尸变。”

        “我们还担心,你在招魂中出现问题。”

        “话说……你这是招魂失败了吗?”

        梁九难却有些得意地蹦了起来,将自己招魂术的发现告知了两人。

        听完之后,两人啧啧称奇之余,李尚京解释道:

        “残生娘娘?”

        “这我倒是听过。”

        “那是你们还没有加入降魔司之前的事情了。”

        “传闻,大唐开国之前,扬州城有一女子,她的夫君因为修运河死去之后,便独自一人,孤苦伶仃地带着孩子。”

        “后来,战争爆发,扬州城受到波及,兵荒马乱中,她的屋子因火灾而倒塌。”

        “那时,为了护住自己的孩子,残生娘娘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着火的房梁。”

        “等到士兵们将废墟清理出来之后,便看到母亲焦黑的尸体,以及平安无事的孩子。”

        “正因她这一生太多孤苦,却又以死护住自己的血脉。”

        “因此,太平之后,当地百姓为了纪念她,就给她起了一个残生娘娘的称号,烧香供奉。”

        “家家户户,但凡是孩子意外夭折的,都会祈求残生娘娘,庇护死去的孩子。”

        “这些年,随着道教兴盛,如残生娘娘这样的本地信仰,的确有所削弱。”

        “难道,千枯观这段时间,又开始给这些本地信仰建造神殿了?”

        玉琅琊却似乎有不同的想法:

        “司主,我倒觉得,重心应该放在裴家!”

        “这翠环既然在多年前已经有过一个孩子,只有可能是裴司马的!”

        “或许事情没那么复杂,就是裴司马意外死亡的那个孩子,变成了婴鬼呢?”

        三人正推论时,上头忽然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不多时,便有降魔卫来到冰窖内。

        “司主!哎?琅琊,九难,你们也在。”那降魔卫打了个招呼:“司主,刺史大人派人前来,说是关于昨夜裴府之事,要找大人详商。”

        李尚京露出一丝头疼之色: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九难,琅琊,我先去刺史府通禀,你们两个……”

        梁九难看出李尚京顾忌,立刻说道:

        “司主,我和琅琊姐先去千枯观调查吧!”

        李尚京松了口气:“就这么定了。”

        “司主,可是……”玉琅琊还想说什么,李尚京却已经和同僚匆匆离开。

        梁九难咂了咂嘴:

        “琅琊姐,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现在两个线索,先查裴府?”

        “万一最后的问题是在千枯观,咱们两个、司主大人,都要受到牵连。”

        “走啦,一步步来,别着急嘞!”

        ……

        千枯观,在大唐还未建国之前,就已经屹立于扬州城。

        后来在道家大兴之后,千枯观更是一跃而起,成为此地香火最旺的宫观。

        每日去观中祈福的人,可以用络绎不绝来形容。

        此时,正逢正月初一。

        再加上裴府之事,实在过于轰动,以至于今日前往千枯观上香的人,竟是比平日里还要多上数倍。

        梁九难和玉琅琊,穿梭在这些香客之中。

        约莫一炷香之后,两人来到了目的地。

        观门前,负责洒扫的道童们,已经将积雪铲除,留下了一条给香客安全入观的路径。

        进入观中之后,梁九难扫了一圈,看到了不远处一个正在擦拭香炉的年轻道士。

        梁九难快步上前,拱手笑道:

        “这位小道长,福生无量天尊。”

        许是因为两人并未穿着官服,再加上那小道士应是新来的,不曾认出梁九难两人的身份,当即笑着回礼:

        “福生无量天尊。”

        “两位施主是要祈求姻缘,亦或者是财运,还是祈求平安。”

        “小道可为几位指引一二。”

        梁九难和玉琅琊对视一眼,旋即道:“我想求一求残生娘娘。”

        那小道士微微一愣,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敛:“原来如此,两位施主请节哀。娘娘殿有些偏僻,请跟我来。”

        一路上,小道士不禁说道:

        “两位施主倒是来得早。”

        “平日里,来残生娘娘殿的,数量也不少呢。”

        “唉,这年头,想要儿女平安长大,实在不易。”

        “也只能祈祷娘娘在九泉之下,可以庇护这些可怜的孩童了。”

        说话的功夫,小道士将两人带到了一处相对僻静之处。

        这里距离香客们日常参拜的神殿,已经有些远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明显规模要小上不少的神殿。

        小道士恭敬地行了个礼之后,这才道:”“施主,就是这里了。”

        殿门被推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尊抱着孩子,穿着朴素的妇人神像。

        梁九难扫了一眼,这残生娘娘,果然和玉牌上的造型如出一辙。

        “小道长。”梁九难旁敲侧击地问道:“请问……这里可有平安符,或者是玉牌之类的物件?”

        小道士点了点头:“自然是有的,两位请稍等。”

        说着,小道士走到残生娘娘神像的侧面,从香案上取下一块玉牌,放到了梁九难手中。

        “这便是残生娘娘的玉牌。”

        “在孩子忌日时,将玉牌埋在孩子夭折之处,便能为孩子祈福了。”

        “不过,玉牌有些贵,一两银子。”

        “如果是符咒的话,则是十文钱。”

        梁九难眉心一动。

        当即付了银两,买了一块。

        一旁,玉琅琊顺势问道:

        “小道长,有些事情,我们倒是想和你打听一下。”

        “我听闻,裴府也曾经来求过残生娘娘的玉牌,可有此事?”

        哪知话音刚落,那小道长顿时变了脸色,露出一丝怜悯之态:“唉,说起这个,这裴家也是造孽。”

        梁九难眉心一动:“哦,怎么说?”

        小道士叹了口气:“单单是今年,裴家从我们这里买走的残生娘娘玉牌,就多达十块!”

        两人听了眉心一跳。

        残生娘娘的玉牌是超度死去的孩子的。

        一年十块?

        就是说……裴家这一年里,就死去了十个孩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