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四章:文曲招魂术

残生娘娘 第四章:文曲招魂术

        安魂楼,名为安魂,实为冰窖藏尸之楼。

        只因降魔司有个规矩,因魑魅魍魉而死的无辜之人,在经得家中亲眷的同意之后,会暂时封存于冰棺之内,乃为警示降魔卫不可懈怠自身重责。

        而这个规矩,正是降魔司开创之初,由太宗皇帝李世民亲自定下。

        此时,位于降魔司后方的安魂楼前,李尚京取出皮袄,递给梁九难和玉琅琊两人。

        “穿上吧,现在这时令,本就天寒地冻的,又入安魂楼,可别冻伤了身体。”

        说着,李尚京推开大门。

        “吱嘎……”

        略有刺耳的开门声下,门缝中一阵森冷蚀骨的寒气扑面而来,冻得梁九难直接打了个喷嚏,连忙将皮袄套在身上。

        映入眼帘的,是布置一切正常的阁楼。

        但细细观察,便能发现这阁楼似乎并无放置尸体之处。

        但是,那一整面墙壁上,却是以桃木镶嵌出一个个方格。

        每一个方格之内,都放着一尊牌位。

        每次看到这些牌位,梁九难和玉琅琊都不免轻叹一声。

        因为这些牌位的主人,都是超过一年没有结案的受害人。

        至于他们的身体,自然也是被封存在了冰窖的最深处。

        虽然每天都会有降魔卫来这里焚烧纸钱香烛,以作祭奠。

        但牌位越多,对于降魔司来说……也就越发沉重。

        扬州城作为人杰地灵之处,魑魅魍魉本就较少,因此在降魔司整体战力的安排上,也就比周遭一些穷山恶水之地要弱上一些。

        为此,李尚京三十多岁的年纪,却愁得两鬓已然隐隐有些斑白。

        随着房间尽头前的屏风被微微扭了一下,安魂楼的机关也开始启动。

        “轰隆!”

        伴随机关转动之声,地面缓缓出现一条地下密道。

        三人先后踏入密道,踩在有些湿滑的石梯上。

        前方一眼看去,黑暗深邃,看不到尽头。

        满是冰霜的墙壁上,虽然镶嵌着很多油灯,但应该是湿气和寒气太重的缘故,油灯内的火苗着实微弱。

        约莫一炷香时间后:

        “啪!”

        双脚碰到了地面。

        “司主,那妾室被放在何处了?”玉琅琊不禁问道。

        “不远了。”李尚京解释道:“跟我来。”

        片刻后,两人跟着李尚京来到了放置小妾尸体的冰棺前。

        随着棺盖被打开,梁九难和玉琅琊也大致检查了一下。

        首先,那些黑色的婴儿手印依旧存在,并未消退。

        其次,就是破开的肚子里,五脏六腑都有被啃噬的迹象,十分凄惨。

        再者就是……全身不见血腥气,反倒是有一阵诡异的香油味道。

        “这种情况,不太像是单纯的恶鬼伤人。”玉琅琊眉心一蹙:“尤其是五脏六腑的惨状,这太反常了!”

        梁九难也附和道:“没错,看上去……倒有几分厌胜之术的手段?”

        李尚京微微点头:

        “情况你们也看到了。”

        “尸体也已经由降魔司的仵作检查过,你们待会儿可以翻阅一下记录档案。”

        “我先大概说说,昨天从裴府那里得知的情报。”

        “此女本名翠环,乃是裴司马正室夫人身边的丫鬟,因正妻有孕,先是做了通房,而后抬了位置,也就是正儿八经的妾室了。”

        “翠环乃是贱籍,本身又签的死契,已无亲眷在世。”

        “为人的话,平日里乖巧听话,对当家主母也是十分恭敬,在丫鬟仆人的口中,名声也算不错。”

        梁九难眉头紧锁:

        “从翠环的肚子开始隆起,然后出现黑色婴儿手印,再到肚子破开,婴鬼伤人,整个过程不过三十个呼吸左右。”

        “而且,几乎是同一时间,傩戏师纷纷暴毙身亡!显然是驱邪仪式失败,遭受反噬之后,被婴鬼诅咒而死。”

        一旁,玉琅琊补充道:

        “但是,这五脏六腑啃食得如此严重,短短三十个呼吸,恐怕难以做到吧。”

        “所以,更有可能是婴鬼神不知鬼不觉进入腹中,在时机成熟之前,哪怕吃掉了宿主的身体,也不会让宿主有半分察觉。”

        “要是以这一点为佐证,厌胜之术的概率恐怕就更大了。”

        说到这里,玉琅琊却又露出一抹头疼之色:

        “婴鬼之案,最麻烦之处在于线索太少。”

        “一方面牵扯裴家,一方面要找婴鬼之来源,免不了费些功夫。”

        “如今年关刚过,大多同僚还未回来,人手也是不足。”

        “这……”

        梁九难却是心有成算:“既然无法问活人,那就问死人吧。”

        李尚京却是一脸无奈:

        “招魂秘术?”

        “这的确是个妙招!”

        “可是,扬州城内会招魂秘法的,只剩一个连路都走不动的打更人了,这个想法不太现实。”

        梁九难笑道:“我可以!”

        话音落,玉琅琊和李尚京齐刷刷地看向了他。

        玉琅琊似乎反应过来,眼神飘忽,仿佛在想一个说辞。

        李尚京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故意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

        “唉,孩子大了,都开始有小秘密了!”

        “好歹我也是你们的义父,竟然瞒着我!”

        梁九难撇了撇嘴:“谁知道你喝醉了会不会乱说什么。”

        李尚京眉心一挑:

        “听裴司马说,你先前被婴鬼穿透了心脏,但现在却活蹦乱跳地站在我面前……”

        “看来是有奇遇了。”

        “挺好,琅琊这些年为了修炼秘术《三色狮舞》,我让她故意压着境界。”

        “如今,你既然也有了些手段,以后你们再办案,我也就放心了。”

        梁九难笑嘻嘻地摸了摸鼻子:“嘿嘿,你们就瞧好吧。”

        却见梁九难盘膝坐在翠环尸体旁边,双手结印之下,内元蒸腾,竟是化作点点星光萦绕周身。

        顷刻,偌大的冰窖竟如浩瀚星空。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李尚京先是一愣,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不由露出一抹震惊之色。

        “文曲招魂术,启!”

        刹那,梁九难一指轻点自身眉心。

        又一指点在翠环眉心之上。

        霎时间,星光璀璨而起,随着一阵刺眼的光芒闪烁之下,梁九难只觉得天旋地转。

        再睁眼时,耳边却传来一阵水花之声。

        梁九难发现自己置身在了一个有些狭小的船篷之中。

        推开船篷的窗户,映入眼帘的竟是夜色下静谧的湖泊。

        而这片湖,梁九难并不陌生。

        正是……裴家码头的那片湖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