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一章:除夕法会,婴鬼屠命

残生娘娘 第一章:除夕法会,婴鬼屠命

        贞观十五年除夕夜,扬州城,裴府。

        “这位阿姊,且慢些。”梁九难笑嘻嘻地从对方的果盘里拿走一颗梨:“多谢了!阿姊倒生的明艳,可得多笑笑才是。”

        这丫鬟许是见过些世面,看出梁九难乃是降魔司的官宦人户,当即有些轻嗔的微微行礼,便匆匆忙活去了。

        梁九难走到个偏僻角落啃着梨,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

        “啧啧,到底是唐朝的小丫头,真不经逗。”

        “不过那身材……倒是恰到好处,嘿嘿……”

        正傻笑着,后脑勺突然迎上一个巴掌。

        梁九难一口梨肉呛在喉咙里,差点喘不上来气。

        在看清来人之后,梁九难没好气地看着眼前这位眉目飒爽的女子:“虎姑婆,同僚一场,你要弄死我吗?”

        女子冷冷一笑,拧着梁九难的耳朵:

        “告诉过你了,不准叫我诨号!好歹我也长你两岁,叫我玉琅琊,或者叫琅琊姐!”

        “你也是及冠的人了,不要脑子里总想些风月之事,和司主一个德行!”

        梁九难龇牙咧嘴地求饶:“疼疼疼!琅琊姐行了吧!快松手!”

        轻哼了一声,玉琅琊松手之余,也正色起来:

        “我方才转了一圈,果然和坊间传闻一样,裴府闹鬼!”

        “刚才听仆从说起,这半月来,裴府已经陆续死了五位女子,都是妾室和通房。”

        “还有,裴大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告知降魔司,而是请了千枯观的法师。”

        “听闻那法师也已然快要褪去凡俗,跨入九品行列,不曾想,最后却吐血而亡!”

        梁九难不由露出一丝头疼之色:

        “妾室莫名身亡吗?”

        “还死了快九品的道门法师?”

        “不好搞啊……”

        玉琅琊冷哼一声:“你姑且守着,我再去其它地方看看。”

        看着同僚的背影,梁九难无奈摇头:

        “啧,司主那酒蒙子,就知道坑我。”

        “上一世,天天做牛马熬夜加班,除夕还要听领导大谈格局奉献。”

        “怎么悲催猝死,穿越到了大唐,还是免不了除夕夜在外一顿折腾?”

        “这裴季大人,可是扬州城司马,官居从五品,又是四大姓之一的门阀,这鬼怪之事若真的处理不当,我岂不是要背锅了?”

        “这老登,怕不是还惦记着我之前赢他一贯钱的事,故意整我吧!”

        叹了口气,梁九自认还真对得起这个穿越过来的名字。

        先是加班猝死,附身在大唐一个刚刚死掉的小郎君身上。

        然后一睁眼,就和弄死原主的山鬼来了个“深情对视”。

        若不是碰巧被办案的司主撞见,怕不是当场又得穿越一回。

        偏偏原主父母又死于山鬼之口,只留给他一块破旧玉牌,也就只能加入降魔司,换一条活路。

        怎奈何,降魔司也算不得一个好去处。

        作为太宗皇帝亲自督办的直属机构,降魔司遍布大唐州县,专管旁门左道乱世、魑魅魍魉伤人。

        所以……每年岁旦考评,降魔司作为太宗直属部门,虽不插手朝政,可伤亡率却力压边疆战事频发的北庭都护府,屡夺户部抚恤金榜首的位置,官场生涯可谓十分有“前途”。

        思来想去,也就是在降魔司里得到了基础的修炼功法,得以强身健体。

        如今一朝修行十年,堪堪在第八年终于到了九品武者之境,可以内力碎石破碑,遇到些孤魂野鬼、山精野怪,也能勉强一战。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擂鼓。

        定睛一看,竟然是个傩戏班子。

        外院屋檐上,瞬间挂满了大红灯笼。

        因数量太多,以至于烛光刺眼,引得部分客人有些不悦。

        梁九难眯着双眼,自然认出这是傩戏一脉的驱邪法会。

        玉琅琊也匆匆而回:

        “傩戏法会,加上官宦勋爵坐镇,这是以庞大的福泽贵气,进一步配合发挥压制鬼怪之法!”

        “这裴大人为何就是不肯和降魔司明说?”

        梁九难耸了耸肩。

        对于理由,他不是很在乎。

        在这种官宦大族面前,知道的越多越危险。

        ……

        一炷香后:

        随着傩戏师准备完成,这位裴司马也和家眷自内院走出。

        两人自是也上前打了个招呼:“下官梁九难(玉琅琊),参见裴司马!”

        熟料,裴季竟是印堂发黑,双目血丝遍布,赫然是精神两衰之相!

        玉琅琊眉心一皱:“大人,您身上灾气萦绕,怎么……”

        裴季脸色一变,干笑道:“两位在说什么,本官不太明白。既然是代替李司主前来,两位好生吃酒就是!”

        两人还想问什么,但傩戏法坛骤然敲鼓。

        裴季更是有些等不及一般,匆匆上座。

        “情况有些不对!”玉琅琊脸色凝重:“我这九品术士的望气术断不会看错!裴大人身上有怨煞之气!”

        “看来……那未登九品的千枯观法师,死的不冤枉。”说着,梁九难转而一笑,带着丝轻挑地碰了碰玉琅琊的肩膀:“但是有琅琊姐坐镇,肯定没问题!”

        玉琅琊翻了个白眼:“这样吧,我和你分守两侧,一旦出现变数,以裴大人安全为重!”

        ……

        片刻后,傩戏开场!

        数名傩戏师掌心结印,以火焰之法环绕三层法坛。

        高亢的唱词中,刀山火海、刀桥吞剑的戏法,围绕着那第三层的神龛,做足了仪式。

        “请……主家上台……”为首的傩戏师高亢一声。

        众人议论中,裴季带着惶恐的全家老小,匆匆上了三层法坛,跪在神龛之前。

        事到如今,宾客们也察觉不对了!

        这哪里是什么普通的祈福法会?

        突然:

        “啊啊啊啊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划破夜空。

        不等众人反应,阵阵阴风,吹得那些个红灯笼接连爆开。

        烛光往下一炸,烫得一众宾客也慌乱起来!

        裴季惊恐起身。

        因为他带上法坛的一位妾室,肚子正在迅速隆起,全身也出现了黑色的婴儿手印。

        “大师!大师!”裴季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傩戏师。

        可这些个师傅,却一个个不动。

        陡然,一道骨碎声,几名傩戏师被莫名扭断了脖子,眼睛爆凸,直勾勾的盯着裴季,而后口鼻喷血,硬生生没了气息!

        “不好!”

        眼见出事,梁九难和玉琅琊同时向法坛飞奔而去。

        “救……救我……主君……”

        妾室疼得浑身发抖,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肚皮内,出现了一双清晰的小手。

        梁九难嘶吼道:“裴大人,快跑啊!”

        不料!

        “呜……哇哇……”

        婴儿啼哭声音陡然提高,妾室浑身一颤,肚皮瞬间破裂!

        紧接着,紫黑色的脑袋、矮小的身体……

        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转身看着自己的“娘亲”,咧嘴一笑,挥舞着细小的手臂,彻底挣脱爬出。

        再看妾室,已然倒在血泊里,彻底没了气息!

        玉琅琊惊怒之余,双手一拍:“起驾!”

        霎时,光芒一闪,玉琅琊手中已出现一只闪烁着黑色宝光的醒狮头。

        玉琅琊一手抓住狮身,如软鞭一般,将狮头掷出,伴随驱邪铃音,宝光在婴鬼身上撞开!

        “砰!”

        婴鬼摔了个跟头,却是毫发无伤!

        玉琅琊脸色一白:“快破八品级别的厉鬼?九难,快去找司主大人!”

        话音刚落,那婴鬼却似动怒,撕开的嘴巴竟骤然扩张数倍!

        那血盆大口,朝着玉琅琊的喉咙咬了下去!

        “琅琊姐!”梁九难怒吼:“妖孽,尔敢!”

        眼见玉琅琊就要横尸当场,梁九难不假思索地冲了过去。

        他取出一张符咒贴在自己的横刀之上,凝聚一身修为,朝着婴鬼重重一斩。

        不曾想,横刀劈落之下,竟是斩不断婴鬼的身体!

        那符咒,更是自燃,瞬间化作一抹灰烬!

        变招来不及了!

        婴鬼狞笑中,瞬间穿透梁九难的心口。

        四周仿佛骤然一静,模糊的视线隐隐只能看到玉琅琊悲怒的表情。

        梁九难用尽最后的力气,喃喃道:“琅琊姐,快……快逃……”

        意识似乎开始陷入黑暗。

        ……

        “轰隆!”

        梁九难猛地睁开双眼,发觉自己竟置身在一座古老祭坛之上。

        那祭坛竟都是以山精野怪之尸骨堆砌而成!

        再看祭祀高台上飘浮的玉牌,梁九难一惊。

        这不是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唯一留下的祖产吗?

        玉牌却在华光中化作一张卷轴,徐徐展开!

        挥毫泼墨的数个大字,飘浮在半空之上——太岁降魔图!

        紧接着,莫名之声如洪钟一般响彻。

        “敕令,梁九难!”

        “因护同僚,遭恶鬼所屠,现以功德之力,使汝还阳!”

        “汝当以救苦救难为己任,掌《太岁降魔图》,护一方安宁!”

        “现,传梁九难《破军雷法》之术!”

        “速将婴鬼驱离。”

        “功成,奖功德铜钱一贯,《文曲招魂》之术!”

        “垂败,身死道消,魂归太岁图。”

        “不得有误!”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