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5章

        佛塔二层的窗户因为离地高,四周又十分空旷,还有侍卫把守,想要翻窗进去绝不是件容易事。

        因此,窗户上并没有任何遮挡,只要避开下方禁军的视线,战北寒轻易就能进入塔中。

        但萧令月选择的侧门就不一样了。

        这扇侧门原本就是给点灯油的太监用的,为了防止闲杂人等进入,侧门上挂着锁,钥匙则在掌事太监手中。

        萧令月快速赶到侧门前,趁着夜色轻轻一推,就听到轻微的铁器碰撞声。

        她立刻低头一看,一把巴掌大的铜锁赫然挂在门环上,锁扣紧闭。

        萧令月心里暗骂一声,却并不惊慌,立刻从衣袖中取出一根细长的铁丝,寻着锁孔刺进去,侧耳贴在铜锁上,一边听声音一边捣鼓起来。

        开锁是个手艺活,越是复杂精细的锁越需要耐心和时间。

        萧令月一心二用,一边开锁,一边竖着半只耳朵听着不远处宫道上的动静,禁军窃窃私语的声音隐约传来,然后就是脚步声,朝着宫道尽头走去。

        不好,禁军要过去点灯了!

        按照宫中规矩,宫道上的灯笼是彻夜不熄的,如果被风吹灭也要重新点上。

        萧令月和战北寒打的就是熄灯的时间差。

        只要灯笼重新点亮,相隔不远的侧门一片就会被照亮,而这周围又没有任何遮挡物,意味着萧令月无处可躲。

        必须快一点。

        等禁军把灯笼点亮就完了!

        萧令月有些心急,细细的铁丝在锁孔里转动着,寻找锁芯的位置。

        而另一边,相距不远的宫道上,一边打哈欠一边拿着火折子往前走的禁军,丝毫没有意识到不远的侧门前有人,依然不紧不慢地朝灯笼走过去。

        略显拖沓的脚步声在夜色里格外清晰。

        一步......

        两步......

        距离灯笼越来越近。

        萧令月手上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终于,铁丝勾到了正确的位置。

        随着一声轻微的“咔哒”声,铜锁应声而开。

        “嗯?什么声音?”本就离得不远的禁军似乎听到了动静,疑惑地转过头来。

        萧令月顿时一动不动,如雕塑一般猫着腰藏在侧门前。

        周围漆黑一片,没有半点光线,她身上漆黑的夜行衣与夜色融为一体,整个人仿佛隐身了一样。

        禁军疑惑的视线漫无目的地在周围看了一圈:“听错了吗?”

        于是便收回视线,快走两步站到灯笼前,低头吹亮了火折子,拿起灯笼的纱罩,往灯芯凑过去。

        就在禁军专心点灯的时候,萧令月轻手轻脚地取下了门环上的铜锁,松松挂在其中一侧门的门环上,然后推开另外半扇门,游鱼一般侧身闪进门内,又无声无息地将门关上。

        侧门关上的一刹那,“嗤”地一声轻响。

        灯笼里的烛芯被点燃,上好的蜡油火光明亮,很快照亮了周围一片,连同侧门也被烛光笼罩在其中。

        禁军心里还惦记着刚才听到的动静声,点亮灯笼后,特意转头看了一眼,只见佛塔侧门紧闭,铜锁好端端地挂在门环上,周围空无一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