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万妖圣尊在线阅读 - 第七二章 我自因果我自解

第七二章 我自因果我自解

        面对观棋的关切询问,楚江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镇定自若站在她的面前,微微伸手,拂过观棋那妙若玲珑的俏脸。

        观棋柔荑微伸,向着楚江头顶摸了去。

        “阿巴阿巴!”(夫君不怕!)

        楚江轻叹一口气,好像已经看到了这辈子又是自己一人独伴神道,踏足巅峰,身后空无一人的感觉。

        前世是,今生恐怕又是如此。

        有什么办法才能够保她平安呢?

        楚江心头阵阵唾弃自己,他这一辈子,看似大帝夺舍重生,但却在很多事之前都无能为力。

        重活一世,好像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事事不顺心,事事不如意。

        这或许就是人生常态,哪怕是重生一世,也依旧如此。

        命运掌控着一切。

        一天又一天。

        楚江在灵宝阁待了七八天,他时常观察着观棋身上的气息,长生经的修行,只能够维持她体内最基本的灵力,那女帝的道果,无时无刻不在吞噬她的生命精华,让她感觉到疲惫,嗜睡。

        宁长老带着李飞虎还有胡长老三人,正调查着李家被灭的原因。

        他们追寻了杨家,王家,楚家,三大家族的家主,从他们嘴里想敲一些线索。

        来到杨家,说明了缘由。

        杨鼎那家伙却放声大笑,声称这是李家的孽缘,是上天要葬送李家。

        而到了楚家,楚天雄声音娘娘腔着,表示自己一概不知,作为李家的亲家,也深感愧疚,没保护好李家。

        最后,则是王家。

        王家家主倒是聪慧,先从宁长老手里求了几颗丹药,随后才从怀里掏出一个令牌,交给宁长老道:“这是我在李家绝灭之后的遗迹上找到的一块金牌,可能对你们有用,切记一定不要说是我给你们的!”

        ……………

        回到灵宝阁,宁长老带着楚江,李飞虎,胡澈长老几人坐在一个方桌前。

        盯着令牌看去。

        令牌古朴,通体灵玉雕刻而成,正面是一个万马奔腾的图画,雕刻的马儿们栩栩如生。

        背面,则写着两个字“伯恩!”

        “本长老从小在宗门里长大,不曾知晓这块令牌的来历。”

        宁长老摇摇头。

        “我也不知,但感觉此令牌绝对有不小的来历,能够用灵玉打造的令牌,整个大姜王朝,恐怕没几个势力了。”

        胡澈长老也有些孤陋寡闻,总觉得这令牌不简单。

        “不管是谁,我李飞虎这辈子要是不死,修炼有成定要他们宗族尽灭!”

        李飞虎盯着令牌,愤懑不已,咬着牙关,说话很有杀气。

        楚江也点头:“我若不死,未来定灭其族!”

        “问题是,这块令牌来自何方,怎么知晓他的主人又是谁?”胡长老抓着令牌看了看,并没有感觉有何不妥。

        就在这时,屋门推开,走进来两道倩影,绝美无比。

        “陈阁主!”

        “小雨!”

        楚江喊出了声。

        这一连就好都没见到这二人了。

        还以为她们忙了别的事儿了。

        陈芊芊还是那样别具特色,手握灵扇,一袭束身长裙,逶迤在地,华丽非凡,看起来有种大家闺秀的感觉。

        小雨则依旧穿着丫鬟服,身姿娇小,乖巧可爱,脸蛋圆润,俏皮灵动。

        “少爷!”小雨一笑,开心地站了过来,在楚江身后。

        “楚弟弟,好久不见!”陈芊芊也上前,手持灵扇,两手相对,屈身在腰间微微一礼。

        “却是有一两个月没见过面了!”楚江回答着。

        这阁主还是和当初一样,扭动着柳腰,很妖娆,天然的诱惑,让人蠢蠢欲动。

        她微张红唇,接过胡长老手中的令牌,仔细斟酌后,表情微变:“王府令牌!”

        “那个王府?”宁长老疑惑,脸上也微微有些沉重,额头挤出一抹黑线。

        “马王爷的王府!”

        “早些年,我跟随父亲去过马王爷的王府之上做生意,当初有幸见过这种令牌,倒也记得深沉。”

        陈芊芊将令牌放在桌面上,然后介绍着:“正面看,万马奔腾,是马家的象征,背面伯恩二字,乃是马王爷的弟弟,马伯恩的令牌!”

        “此人很早之前就突破了紫府境,在帝都中,马家拥有两名紫府强者坐镇,比起火家,乃至于其他帝都家族都强大不少,就连将军府也被他们压一头!”

        “马王爷为何对我李家下手?”李飞虎不明白,感到惊奇。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此次来人实力非凡,胡澈长老不过半步紫府,很难抵挡住那人的攻击,能够拼死保存一些李家后辈还有楚弟弟的妻子,已经是尽力了!”

        陈芊芊开口说着,手中灵扇再度随着她的身子重重对着楚江一礼:“楚弟弟不会怪姐姐没有保护下李家其他人吧!”

        “不会!”楚江立马回道,他知道这是陈芊芊在询问自己的态度。

        陈芊芊和胡长老的确尽力了,尤其是后者,甚至顶着燃烧精血,寿命锐减,也帮他救下了不少人。

        能够顶着一位紫府强者护佑几人,胡长老没有对不起楚江!

        陈芊芊培养的暗卫也死伤殆尽,而今又对着他弯腰赔礼,自己又如何能够怪罪他们?

        “说起来,这件事或许与我有关!”楚江忽而想到了自己在秘境中斩杀的一位天骄。

        于是乎,他说出了当初在紫阳宗试炼之地的事情!

        顺带着,从储物中取出一个玉瓶,其中装着一双眼珠,散发着极致光芒。

        玄妙异常,惹人惊叹。

        楚江,声音震颤,抬头看向屋顶,有些伤感。

        众人听完楚江解释,心头一震,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大胆。

        “你杀了马家的灵瞳者?”

        陈芊芊睁大瞳孔,不敢相信。

        但楚江说的是事实,甚至在桌子上摆放着一个装着眼珠的瓶,那里面就是灵瞳,残存着血气。

        胡长老和宁长老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盯着楚江。

        一个炼体境界,就是修行横炼之路,走特殊体质的路线,也不可能这么强吧。

        “楚江,你干了什么?”

        “你惹上了因果,却是我李家灭族!”

        李飞虎激动地站起身,红着眼看向楚江,大喊着。

        怎么会这样!

        他万万想不到,导致李家被灭族的罪魁祸首,竟然是楚江,是自己妹夫。

        一个赘婿,让他们李家家破人亡,朝夕之间,化作飞灰,湮灭天地间。

        他的爷爷,父亲,伯伯们都因他而死。

        很多兄弟姐妹,仆从侍女,都死了,尸骨无存啊!

        “是你害的我李家从这个世上消失了!”

        “他们回不来了!”

        李飞虎近乎疯狂,抓着楚江的衣领,黯然泪下,泣不成声。

        早知如此,他就不该让楚江入赘到李家。

        这个人就是个孽障,他就是个天谴之人,是被上天诅咒的祸根啊!

        李飞虎痛苦不已。

        “飞虎,冷静点!”

        宁长老起身,撒开李飞虎钻进楚江衣领的双手,按住其肩膀。

        “不要冲动,如今李家已经被灭了,你们还要内斗吗?”

        “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问题的严重性吗?”

        “这是一场祸端,但不是有一个人所引起的!”

        “哪怕是你在试炼之地遇到那人,他若杀你,被你反杀,马家依旧会派人来灭了李家!”

        “这是一场劫难,但因果自在人心,你扪心自问,你该向谁报仇?”

        宁长老站在二人中间,劝说着李飞虎,苦口婆心,一字一句,像是对自己的弟子那般,诉说天地至理,讲解因果祸福。

        楚江则愧不敢当,任凭李飞虎所言,未曾还嘴!

        大帝重生又如何,自负过头引来祸端,毁了整个李家,终究是他结下了因果。

        “我恨啊!”

        “这世间本不该如此!”

        李飞虎站在原地,痛心疾首。

        他想杀了楚江,然而却又下不去手。

        他的亲人没几个了。

        观棋在门口偷听了半天,此刻也哭丧着脸,推开门,走了进来。

        她温文尔雅,站在那里,看着楚江,泪水哗啦啦地流了下来,楚楚可怜的动人神情,令楚江难以言喻。

        终究是他,做了一件错事。

        他没法多加解释,也说不得什么借口!

        观棋听到了,听得一清二楚,楚江也想哭。

        大帝又一世,也是一个普通人,不是万能的。

        身负众多功法,拥有无上道心,又如何。

        此刻间,他也遇到了平生最大的桎梏和劫难。

        “阿巴(夫君)!”观棋哭得梨花带雨,晶莹泪珠一个接一个滑落,泪眼婆娑间,我见犹怜。

        柔若无骨的娇躯,恍惚之间,荏弱难持,想要跌倒一般。

        楚江无奈,摇头苦笑。

        慢悠悠地起身,看向观棋。

        “我会了结这份因果!”

        “抱歉!”

        说罢,楚江施展神通,化作一抹流光,向窗外而去。

        他整个人,身形踉跄,纵是拥有帝者的高傲,却依旧免不了心生中的愧疚感!

        他要一人灭了马王爷一家,整个王府,皆让其付出代价的。

        楚江心中想着,逃离了此地。

        “楚江!”宁长老大喊。

        立马虚空炸裂,追了上去,害怕楚江一时冲动,做了错事。

        “好快的速度,竟然连我也追不上!”

        宁长老用尽全力,却也被楚江甩在了后面,渐渐地,楚江成了一个光点,消失在了此片区域。

        云龙纵天步加上极境之力还有圣兵宫殿与大黄相助,楚江的速度快到了极点,一眨眼的功夫,消失在原地。

        “主人,我的狂风之力快若闪电,又有圣兵相助,保准在紫府乃至紫府之下,无人追的上你!”

        大黄在圣兵宫殿给楚江传音。

        “大哥,你真的要去找紫府强者寻仇吗?”

        石中圣灵龟缩在宫殿中,不敢相信,大哥竟然如此有魄力,或许,这便是大帝传人的担当吧。

        他们在宫殿中,能够看到外界的一切,楚江给了他们权限,所以对于外界楚江经历的一切,二者都知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