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万妖圣尊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灵宝阁中见观棋

第七十章 灵宝阁中见观棋

        “楚江,这位是!”

        宁长老和李飞虎也走了过来,前者看向胡澈,保持距离,并且窥探对方的境界,警觉起来。

        半步紫府,马上踏足真正的紫府境界。

        “这位是紫阳城灵宝阁分阁的胡长老。”

        “胡老,这位是紫阳宗的内门长老,宁长老。”

        “还有这位,李家的二少爷,李飞虎!”

        楚江为里仁介绍着。

        刚一说完,他就拉着胡澈长老道:“胡老可是知晓李家发生了什么,为何会被灭族?”

        “还有,李家有没有人逃出来?”

        这一点,也是宁长老和李飞虎也想知道的。

        他们都看向胡澈长老,想从他的嘴里打听到一点消息。

        “楚小友,老夫愧对于你!”

        “李家前几日突破降临一个带着神秘面具的强者,二话不说就大开杀戒。”

        “李沧海老爷子为了拖延时间让后辈们逃离此地,也战死了!”

        “观棋小姐曾用当初那一枚灵宝阁的荣誉长老令牌求援,可我却来得太迟了!”

        “李家损失惨重,我率领灵宝阁众多暗卫,燃烧精血与那人拼杀,也只是保存下来观棋小姐还有几个李家后辈儿郎,其他人,都死了!”

        “我尽力了!”

        “我真的尽力了!”

        胡长老痛哭流涕,整个身子佝偻在楚江面前,低着头,不敢面对他。

        自己当初信誓旦旦曾与楚江说,能够护佑李家周全,可现在却食言了。

        李家被灭,他拼尽全力,打到大地震动,虚空共鸣,山河断绝,精血燃烧,依旧未曾抵挡住那人。

        他力竭了,整个人的头上多了一缕缕白发,此刻更是苍老了数十岁,身上空有半步紫府的境界修为,但却血气凋零,有些枯竭感,整个人战力锐减,内心更是汗颜无地。

        楚江伸手扶住他,心中也有些悲痛。

        李沧海老爷子,陨落了。

        这是一个不错的老头子,曾几何时,也算对自己颇为关照。

        “胡老,观棋他们现在在哪儿?”

        楚江思绪回归,焦急万分,开口询问。

        “我还有弟弟妹妹存活吗?”

        李飞虎也惊叹,甚至是庆幸,李家的血脉,不只是剩自己,还有其他人。

        他心中酸痛,却也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剩下的人。

        爷爷死了,父亲大伯三伯也没了,陆管家也不见了,他如今唯一的亲人,除了李观棋以及一些弟弟妹妹外,只有楚江了。

        宁长老站在几人身旁,心中五味杂陈,不知是该同情他们的遭遇,还是还安慰他们心中的痛楚,这一颗,纵使是强大如他这般的长老,也动摇了那一颗修行多年不曾暴动的杀念。

        灭族李家的人,简直是猪狗不如,血手屠夫,丧心病狂。

        修行之道,祸不及家人,只有心胸狭隘之人,才会如此。

        “楚小友,我带你去!”

        “观棋小姐他们都被我安排在了灵宝阁,那人不敢对我们灵宝阁出手。”

        古老拉着楚江的胳膊,有些颤抖,带着他前往自家地方。

        唯有那里,还算安全。

        灵宝阁乃是大姜王朝的特殊势力,虽然不争霸天下,实力却也不容小觑,即便五大宗门,皇家学院,乃至于皇室的人也不敢得罪。

        因为这是一个跨度很大的中立势力,哪怕是大姜王朝之外,也有他们的踪迹。

        灵宝阁中,李观棋和仅剩的几个李家子弟站在高楼,打开窗户,眺望不远处的李家府邸。

        那里血迹斑斑,废墟残存,断壁残桓无数,有无数的李家人埋骨,化作齑粉,尸骨无存。

        几人愁苦,不少弟弟妹妹都在哭泣。

        观棋也趴在窗户处,美眸流转着符文,体内丹田沉沦,大帝道果运转,几度要绽放神力,天地同归化虚无。

        可惜,都被一股无形的封印力,阻隔了她体内不知名力量的释放。

        她静静地看着外面,心情复杂。

        爷爷死了,三位伯伯也没了。

        陆管家去世了。

        黑爷爷更是被他们亲眼目睹陨落,身躯一分为二,惨死半空。

        就连夫君给予她的傀儡,也被打得四分五裂。

        “观棋!”

        “观棋!”

        蓦然间,观棋耳旁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语气急促。

        她转过身,小跑着来到门前,拉开门向外看去。

        空无一物,未曾有人。

        是幻觉吗?

        她苦笑,心中释然。

        夫君远在千里之外的紫阳宗,怎会在此。

        是自己多想了。

        “阿巴!”她叹了口气,继续关上门。

        可就在这时,小雨突然焦急万分,疯狂用小手敲着门,大声道:“夫人,少爷回来了!”

        楚江这个时候,急匆匆而来。

        胡长老带着三人,推门而入。

        几人相见。

        宽敞的房间里,只有观棋一人居住,楚江看向这个如同花雀般的女子,总算是露出笑容。

        一路上,他都在提心吊胆。

        观棋站在那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唯美,长裙逶迤在地,俏脸如玉髓般白嫩,五官精致,灵眸如水,波澜不惊,蕴藏星海。

        二人四目相对,楚江不知道该怎么上前诉说。

        他上前一步,来到观棋身前,张开了双手。

        下一刻,观棋伸手回应,婉身入怀,娇躯温暖如阳,额头贴近胸膛,她终于哭了,呜呜咽咽,却不发声,只是默默垂泪,让人怜爱。

        最疼爱她的爷爷没有了,而今剩下的只有楚江了。

        心中的痛,又有谁能够了解,谁又能够感同身受?

        宁长老摸了摸鼻子,从屋子里退出,静静地站在走廊处,施展秘法给掌门传递消息。

        小雨也感动得哗啦啦地流泪,自觉的从屋子里离开,和宁长老一样,站在外面,静静等待。

        “胡长老,其他的弟弟妹妹呢,还有几人?”

        李飞虎看到观棋无碍,便又想到了其他人,遂对着胡澈询问。

        “在另一间屋子里!”

        胡长老带他走向隔壁,那里有三个李家男儿,还有两个女子。

        他们都是李家的后辈,和李飞虎同代,算是他的弟弟妹妹。

        其中一个,甚至还是陆管家的儿子,但也算是李家的人。

        总的来说,如今的李家众人,只剩下了他们寥寥数人。

        这一刻,李飞虎感觉压力天大。

        未来重建李家的重任,终究还是要交到他的身上了。

        观棋终究是嫁人了,未来组成新的家庭,他们姓楚。

        而自己,则要带领楚家剩下的几个后辈,开始打拼。

        “飞虎哥!”

        “飞虎哥!”

        一群弟弟妹妹开口叫着,五人睁着大大的瞳孔,最大的不过十二岁,最小的也才六岁。

        大哥的失踪的消息他还没敢往家族传,而今却又遭遇了家族之灾,他心中悲痛欲绝。

        究竟是何人对李家下手?

        李家为何遭劫?

        另一边!

        楚江怀里抱着观棋,坐在床榻上,安慰着她。

        观棋鼻子一酸,总归是哭个不停,依旧停留在家族被灭的痛楚中。

        “阿巴!”

        观棋开口,声音柔弱,平日里的笑容自俏美的脸庞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又一抹伤感无限的愁苦和不安。

        她经历过,亲眼目睹过,又感受过。

        那是一种惨绝人寰的杀戮,一个屠夫从天而降,灭了如日中天的李家。

        杀了上千条人命,最疼爱自己的爷爷为了拖延时间,尸骨无存。

        重回故土,再也没有欢声笑语。

        家族的土地上,只有废墟一片接着一片,残垣断壁存留,尸骸成齑粉,血液归天地。

        一夜无眠。

        楚江抱着观棋就在床榻上静静坐了一晚上,二人没有说话。

        观棋凝神,哭着哭着就倒在了楚江的肩膀上,两只大眼睛煽动着,莹晶剔透的眸子含着光芒,散发着莹莹光耀。

        她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一般,在楚江怀里像个熟睡的婴儿,呼吸轻盈。

        下一刻,她的瞳孔开始多了一抹血色,红唇微变,黑霞裹身,身上徒增帝道气息。

        “这是……!”

        “入魔的征兆?”

        楚江惊呼,看着怀中的观棋,他不敢妄动。

        只能够感受着观棋体内帝道法则蔓延,交织,在丹田中不断释放缕缕精华,压制她入魔的征兆。

        大帝道果,是一位大帝一世之帝道法则的体现,能够护佑一位生灵洗涤心灵。

        而今,观棋却险些有入魔的征兆。

        她不会开口说话,只会咿呀咿呀,阿巴阿巴地发出同一种话语,心中的悲痛,在此刻间,升腾,诞生了杀念,怨念,还有无尽的戾气。

        “你的前世是谁,今生又被谁所选定?”

        楚江呢喃,静静地扶着观棋躺下。

        看着她身体的变化,被层层霞光包裹,身上黑色的雾气被自身道果磨灭,洗涤,净化。

        这是在升华己身,蜕变真灵。

        观棋睁着眼,冰肌玉骨的娇躯上,开始发光,通体碧玉,流淌光泽。

        隐隐约约,楚江在观棋的身上,看到了一个身影,来自太古之前,不存在于这个时空,不属于这个纪元。

        屋内霞光艳艳,层层涟漪密布,化作一片又一片高悬九天的云雾,曦光流转,异常灿烂。

        云层上,端坐一道倩影,仪态万千,钟灵毓秀,背对楚江,一伸手触摸云上皎月,再一伸手,撒下漫天光瑞,引动万道共鸣。

        “她是一位大帝!”

        “又像是一位真正的仙!”

        再回首,楚江便看到那宛若女帝般的人影,没入了观棋的眉心中,带动着一轮皎月和无数云雾入体。

        观棋此刻睁眼,浑身帝道法则加持,威压而下,竟是对着楚江张口说道:“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她的声音空灵而绝尘,像是一尊真仙临世,震人心魄,摄人心魂,然而却让人听了却更显伤感与悲苦。

        楚江瞠目,观棋说人话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