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万妖圣尊在线阅读 - 第六五章 外门保护费

第六五章 外门保护费

        翌日清晨,树影婆娑,阳光透过窗户化作光雨洒落在地,屋檐下楚江和一堆外门弟子谈笑风生。

        一排排外门弟子的宿舍,此起彼伏环绕在山峰处,他们都是炼体境界,在没有踏足气海是没有资格晋级内门弟子。

        火烁在昨天夜里已经恢复如初,醒来后便有些俏脸微红的回了女弟子的住所。

        而石中圣灵则是在楚江的圣兵宫殿里和黄狗大妖四目相对。

        “你瞅啥?”黄狗大妖鼻尖吐息,风声呼哧不断,目光冷冷地盯着眼前的石头。

        “瞅你咋的!”石中圣灵亦是不退让,冷声呵斥。

        他怎么着都是身后有靠山的主儿了,作为大哥的小弟,还怕他一个妖宠?

        大黄和石中圣灵各自看对方不顺眼,但碍于楚江的面子,却不敢动手,只能够打打嘴炮。

        而在圣兵之外,楚江和一众新晋的入门弟子已经打成了一片。

        作为外门弟子中炼体境界巅峰的楚江,自然备受关注。

        “楚兄,你可是炼体巅峰的境界修为,定然要在宗门罩着我们二人啊!”

        一个身形又高又瘦的外门弟子开口,满眼崇拜,他叫陆远,长相普通,境界只有炼体四层,今年刚加入紫阳宗,和楚江是同一届的。

        在他身旁还蹲着一个体型略显肥胖,又有些矮个的人,叫赵松,炼体三层,同届弟子。

        说起来,二人运气也不佳,刚加入宗门,进入试炼之地当天,就分别遇上了两个二阶的气海妖兽,吓得他们连忙捏碎试炼令牌传送了出来,也等同于放弃了试炼之地的排名和奖励。

        之所以想抱着楚江大腿,也是看在楚江强大实力的基础上。

        二人一个炼体三层,一个炼体四层,自然不能够与楚江这个炼体九层相比。

        打好关系,宗门弟子修行第一步。

        有人罩着,自然是安全感爆棚。

        “我也是个炼体蝼蚁,说起来自身难保,咋们啊,同病相怜。”楚江低调开口,放低姿态,不想太过于张扬。

        他只期待,不要被人盯上的好。

        修行世界,算计太多,危机太多,自己拥有星辰大帝全部神通的事儿,被蓝辰那个古世家弟子知晓,也不知道传了出去没有。

        想来应该还没,不然紫阳宗不可能还这么平静。

        “楚兄言重了!”

        “你可是我们外门弟子中的最强大的几个,炼体九层,不日便可突破气海,晋级内门,届时还需要你多多提携我二人一番。”

        陆远嬉皮笑脸的模样,让人心酸。

        这就是修行底层的生活啊。

        赵松也很机灵,从腰间的储物袋取出几个灵石还有一羊脂玉瓶:“楚兄,这是一点小小心意,还望笑纳!”

        “嗯?”

        灵石和丹药?

        楚江眼睛一亮,看了看这很懂人情世故的哥们儿一眼,不禁笑了笑,伸手收了下来。

        他修行缺少太多的资源,有人白送,他自然乐得。

        眼见赵松送礼被楚江收下,一旁站着的陆远也连忙开口,顺带着从怀里掏出几个发光灵石还有一株低阶灵药,悄咪咪地递给楚江:“楚兄,小礼一件,还望不要推辞。”

        外门弟子的生活啊,就是这么困苦。

        陆远和赵松也要找个靠山,外门弟子太多,不乏有一些欺软怕硬的骄横子弟,有一个境界强大的兄弟罩着,也算有安全感。

        而且,楚江还是住在他们二人的宿舍中间,也算是友邻了,同在一个屋檐下,有事儿多帮衬得好。

        楚江会心一笑,这两个人着实有趣。

        他四下看了看,眼见没有其他人见到,便伸手也准备将陆远孝敬给自己的东西收下来,大不了罩着他们也行,反正紫阳宗肯定是要待一阵的。

        哐当!

        就在楚江伸手接过灵石和灵药的刹那,外门弟子住所的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闹出的动静还不小。

        三人抬头望去,只见有十来个身形魁梧的弟子正缓缓向这里走来,个个英武不凡,身穿紫衣,境界修为也强大得多。

        几人身上就像是有无形的煞气,一进场就让在场的很多外门弟子心中不安,皆是愣在原地。

        “是徐子墨!”

        赵松心惊,嘴唇松动,忍不住念出了声。

        “真的是他!”紧跟着,陆远也开口了,瞳孔微缩。

        看起来,他们都很惊恐看到此人。

        只见这十来个人中为其的一人,看起来温文尔雅,但却极为蛮横地从一个个外门弟子面前走过:“保护费,新晋弟子都要缴纳的,不然以后挨打了我们可不管!”

        “他可是我们外门弟子中的三恶霸之一,我们进入宗门后就打听到了,这人啊,仗着他姐是内门弟子,就肆无忌惮地在外门收敛修行资源,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收取保护费都是小事儿,搞不好还有龙阳之好呢!”

        陆远隔着老远小声的对楚江说着,生怕被那些人听去了。

        “你谁啊,我们刚进门,叫什么保护费?”

        “仗着人多欺负我们新人入门的弟子,小心我到长老那里告发你们……”

        远处又一个弟子愤愤不平,指着徐子墨等人痛骂。

        毕竟谁想交保护费?都什么世道了,这是修行宗门,不是王朝下的牛马村庄中的强盗!

        “狂妄!”

        “我喜欢你这个家伙的个性!”

        被陆远称之为恶霸男徐子墨的男人,一脸笑意,挥动右手,身后一众炼体高手出动,每一个都在炼体七层至九层,对于这些新晋外门弟子而言,简直就是降维打击。

        “你们想干什么?”

        “得不到就要动手吗?”

        “我不怕你们!”

        那弟子据理力争,想要反抗。

        下一刻,就被……

        砰砰砰!

        一阵群殴,鲜血横流。

        那弟子嘴硬,免不了被教训一顿,被数十人比自己境界高的强者,拳打脚踢,很快便鼻青脸肿,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身上的储物袋则被拿了过去。

        “楚兄,你打不打得过他们,要不我们交一点保护费算了,他们人多势众,估计您也罩不住我俩!”

        赵松抬头和楚江小声说着。

        陆远则从储物袋掏出来几颗灵石,已经准备好孝敬给那伙人了。

        楚江不说话,只是看着眼前这群人,默不作声。

        只要他们敢来和自己要保护费,那算是他们踢到铁板上了!

        很快,徐子墨带人挨个收取保护费,每一个人都要从储物袋交出几颗灵石,有几个硬骨头不想交,被打成重伤,甚至残废扔在了一旁。

        紫阳宗门规,只要不死人,就没事儿。

        “到你们三了!”徐子墨很礼貌地伸手,嘴角带着笑意。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伙是个文质彬彬的公子哥呢。

        实际上,却是一个作恶多端,仗着有后台便飞扬跋扈的纨绔子弟罢了。

        赵松和陆远脸上写满了心疼,颤颤巍巍地伸手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灵石送了上去。

        “慢!”

        楚江突然开口,继而起身。

        “慢什么慢,你也得交。”徐子墨嘴角扭曲,一脸浮夸的表情,开口道。

        “我不交又如何?”他义正言辞,目视前方众人。

        赵松和张远神情紧绷,顿感不妙。

        楚兄该不会要动手吧?

        他能打得过?

        这么多人,不会开玩笑吧。

        “你想英雄救蝼蚁?”

        “你看看那边三个吐血不起的人是什么下场,你也想和他们一样?”徐子墨身旁的一个狗腿子开口嘲笑,伸手指不远处横躺在地,宛若死狗的几个外门弟子。

        “楚兄,这个时候不是逞能的时候,他是徐子墨,他姐是内门弟子的翘楚,以后遇到单个的坏人你在罩着我们,现在这个家伙咱们都得罪不起!”

        赵松眉头紧皱,赶忙传音给楚江,生怕他一个冲动酿下大错。

        “那什么,徐师兄,我们都是刚入门不懂规矩。”

        “您别往心里去,他那份儿,我帮他出了吧!”

        说话的陆远,为楚江开罪。

        “你这么大义,怎么不将新入门弟子的保护费一个人全出了呢?”

        徐子墨脸色骤变,顿时眸子冰冷盯着楚江,顺带着将陆远也回怼了一句。

        一时间,陆远怔在原地,不敢回话。

        紧接着,众人就看到徐子墨围着楚江转了一圈,随即拍了拍手。

        “长得倒是挺帅气,可惜你得罪错了人!”

        “这样吧,你跟我回屋,今晚过后,你在紫阳宗的保护费都不用交了,如何?”

        徐子墨饶是这样说着,一瞬间,让楚江三人瞪大眼睛。

        “这家伙真有龙阳之好?”楚江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真不敢相信,这样的人竟然还能够在紫阳宗活这么久,多少外门男弟子被他糟蹋啊。

        赵松和陆远也屁股一紧,心底不由得为自己长相不那么帅气而感到庆幸。

        “怎么样,小子,你可想好了?”见楚江不说话,徐子墨还以为此人被吓呆在原地了呢。

        于是乎又问了一句。

        他身后数十人,也一个个捂嘴偷笑。

        心道:“又有一个外门弟子遭殃了!”

        他们跟随徐子墨这么多年以来,已经见证了上百位外门男弟子惨遭徐子墨的凌辱了,而且就连他们中的几个人,也被徐子墨“宠幸过”!

        那滋味儿,创巨痛深,苦不堪言啊。

        “斩了你的祸根!”楚江实在难以忍受这么个恶心人的家伙。

        当即便右手抬起,凝聚一抹光束,化作气刃,隔空斩向徐子墨。

        徐子墨因为靠得太近,整个人都没来得及反应,顿时被楚江一击打飞。

        “万叶飞花诀!”

        楚江大喝一声,运转一道强大神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