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万妖圣尊在线阅读 - 第二四章 护短

第二四章 护短

        “阿巴阿巴阿巴!”(夫君好棒!)

        观棋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潇洒少年,俊美的轮廓伴随着点点笑意,她也忍不住起身,飞奔而去,一股脑儿地奔赴躺入其怀中,脑袋摩擦在他的胸口处,开心不已。

        这是属于她的男孩儿,属于她的夫君,属于她此生的伴侣。

        “楚江!”

        远处擂台上,李山川大喝一声,眸子里充斥着血丝,带着无尽杀气,

        目标锁定楚江而去。

        “为我儿偿命!”

        李山川声音传来,震耳欲聋。

        他身躯浮空在前方,此前对于楚江仅存的好感,此刻也荡然无存。

        “大哥,他是观棋的夫婿,是我们李家的赘婿,没有他,观棋的未来怎么办?”

        李家老爷子耗资重金从天命师那里推演到的生辰命理,观棋未来能否重新修行,化解体内桎梏,全靠赘婿。

        倘若楚江陨落,观棋恐一生如此,她可是老爷子最喜爱的孙女。

        三掌柜李山岳的开口劝说,然而下一刻,却被李山川一口回绝。

        “死的不是你儿子,你怎会理解我此刻的痛楚?”

        李山川冷眼,随后重新审视楚江道:“即便此人是百年不遇的修行天才,即便他是我李家的赘婿,即便是老爷子的面子,我也不给。”

        “今日,照杀不误。”

        “事后,我亲自前去老爷子府邸领罚。”

        李山川已经近乎疯狂了,儿子将死,丧子之痛即将体验,任谁也心里不会好受。

        “三弟,大哥说得对,有些事儿,不是你我可以左右的,楚江做得真的太过了。”

        二掌柜李山河也为大掌柜辩解道。

        他从小和老大穿一条裤子,此刻

        三掌柜也很难保下楚江,除非老爷子亲临。

        台下一阵混乱,无数人骇然,感觉到吃惊,对于这样的局面,就连平日里一向懂得人情世故的老管家也不知从何调解。

        “赘婿要被大掌柜镇杀了吗?”

        “他击败了李大少爷,又将其重伤,如今飞鹏大少爷重伤垂死,楚江大半会被报复。”

        “大掌柜不会放过他的。”

        “饶是以李观棋为夫人,也挡不住大掌柜的复仇之心。”

        “他惹下大麻烦了。”

        下方仆人和婢女丫头们议论纷纷,猜测不断。

        有人觉得楚江该死。

        有人觉得这样的天骄人物陨落太过于可惜。

        然而,楚江却是转头看了一眼李山川,继而轻蔑道:“学而不精,道法羸弱,技不如人,擂台之上不论生死,却有妄自菲薄,过于狂傲,惹人注目,却又实力不济,最终被我所镇压,你们有什么资格,质问与我?”

        “更别说,还想让我偿命!”

        楚江周身星辰之力暴动,体内丹田宛若浩瀚星河,引动四方灵力加深。

        他不惧任何人,气海又如何,大不了一战再镇压罢了。

        看着眼前赘婿跃跃欲试的模样,三大掌柜不知道楚江哪儿来的勇气,越级而战击败了李飞鹏,就想着能够撼动李山川吗?他可是气海五层的修士。

        不是刚刚因为战斗机缘巧合踏足气海的李飞鹏可以相比的。

        “阿巴阿巴阿巴!”

        李观棋看到两方人剑拔弩张,欲要在家族行灭绝之事,她连忙出现在楚江前方,挡住楚江的高大身形,不断地对着上方的三位伯伯开口,祈求他们能够饶过楚江。

        因为,那是她唯二的依靠,是同龄人之中,唯一能够让她感觉到不再孤独的人。

        她不想楚江受伤。

        即便楚江很强大,但她也依旧不愿意让家族的纷争牵扯上他。

        “你也要护着他吗?”

        李山川质问着观棋,自己与这个侄女并没有多么浓厚的亲情。

        若非老爷子庇佑,她早就被自己赶出家门了,也好过未来分得李家的财产。

        被大伯大声质问着,观棋不曾后退,双手撑开,挡在楚江面前,使劲儿摇头,嘴里念叨着:“阿巴阿巴阿巴的字迹。”

        像是在辩解着什么。

        紧接着,她又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好几个羊脂玉瓶子,从中挑选出一种疗伤丹药,双手奉上,打算交给大伯,希望能够治疗李飞鹏的伤势。

        见此一幕,楚江不禁摇摇头。

        这是自己为她炼制的丹药,她竟然就这样拱手送人了。

        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庇佑楚江,另一部分,观棋也不想家族矛盾愈演愈烈。

        然而,李山川却是不领情,他目光荫翳,盯着观棋。

        观棋以为大伯不知道她的意思,连忙从羊脂玉瓶中倒出一颗莹白丹药,散发着浓郁药香味儿,当着众人的面吃了下去。

        她用手指了指擂台上奄奄一息的李飞鹏,然后又指了指手里的玉瓶,表达意思。

        “滚开!”

        李山川无视她,命令她离开。

        他今天的目标,只有楚江。

        “阿巴阿巴阿巴!”

        观棋可劲儿摇头,继续将手中的丹药递向大伯。

        可李山川并不认为这样的破丹药,能够救活他儿子的命,相反,他更害怕这药品或许瑕疵,导致本就重伤垂死的李飞鹏一命呜呼。

        二掌柜的三掌柜在一旁看着,无可奈何。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飞鹏太脆弱了,楚江太强大了,后者不该将其重伤。

        “我再说一遍,滚开!”

        李山川继续命令道。

        观棋依旧摇头,虔诚地送上自己的丹药。

        “滚!”李山川忍无可忍,他挥动右手,一阵狂风吹拂,席卷而去,化作风刃,肆虐不断。

        风声中夹杂着凌冽至极的风刃,宛若一道道剑气。

        横跨而来。

        直面楚江。

        观棋被狂风吹拂很快就要栽倒在地,被楚江伸手拉住。

        天空上席卷而来的风刃,更是锋利无比,所过之处,大地被划上了一道又一道根基,桌椅被整齐切割成为几截,树叶飞舞化作碎片,尘土飞扬笼罩向楚江而来。

        “死吧!”

        李山川红眼大吼,怒气爆发。

        他要让楚江变得和他儿子一样。

        可天不遂人愿。

        李沧海老爷子出现了,在后院演武场上,微微挥动衣袖,一阵风声逆向吹拂,轻而易举地化解了李山川的攻击。

        楚江依旧四平八稳地站在原地,不曾动弹分毫。

        倘若李沧海老爷子刚才不突然出手,那么自己会让李山川变得和他儿子一样,倒在血泊中,悔恨一生。

        天丹不出,楚江觉得自己依靠如今的实力,已经在炼体和气海境界,无敌了。

        “楚江是老夫所庇佑的,他并未违反擂台比赛的规则,谁敢定他的罪?”

        “谁又敢镇压他?”

        李沧海极具威严,出现在演武场上,顿时引来一道道目光的仰慕。

        无数人躬手作揖,弯腰拜礼。

        有老爷子在,李家就乱不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