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39章 南疆村13

第39章 南疆村13

        迎亲场景,才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

        李雪宁死不从,在成亲前夕,投水自杀。

        而她的情郎轩哥,也在村口槐树上吊自杀。

        哪怕死去,她也被装上了花轿,继续完成那愚昧的婚礼。

        那个投出去的烟头,引发了火灾。

        火光冲天,加上身着红衣而死的李雪,化为厉鬼,怨气冲天,助长了火势。

        全村人无一幸免。

        村中破败场景,是大火之后的颓败之色。

        唯一没被焚烧的,是离村子稍远距离的空宅老屋。

        那里面装满了新娘的嫁妆——无数纸糊的人与物。

        纸人上所附着的,是村民们被污染的不散执念。

        现在的纸人,或许还是他们,又或许是被诱惑留下的无数玩家。

        只有新人变为他们其中一员,代替他们留下,他们才能得以解脱。

        污染的执念,不断抓取着“替死鬼”,一遍遍重复上演着悲惨的过往。

        李雪与轩哥。

        一个投水,一个上吊,印证着他们的誓言——生当长相思,死亦长相守。

        正如孔雀东南飞中,“举身赴清池”的刘兰芝,与“自挂东南枝”的焦仲卿。

        殉情,并非只是古老的传言。

        然而结局,只余浓重的悲伤,与无尽的沉重。

        生生世世,无法解脱。

        直播间内的观众哭倒一片。

        “啊啊啊就知道是冥婚,李婶好,李叔坏!”

        “呜呜呜殉情了,他们的爱情好好哭,李婶让我想起了麻麻。”

        “眼睛里进砖头了。”

        “此时,一个雄鹰般的女人流下了一滴热泪。”

        当纪林苏意识到一切真相后,眼前的场景再度变换。

        焦黑荒凉的村庄里,密密麻麻站着无数纸人。

        他们身上穿着同样的红色喜服,一齐用黑漆漆的空洞凝视着他。

        纸声哗啦作响,似乎在催眠着他,放弃抵抗,成为他们的一员。

        一个小男孩,正蹲在干草垛旁,手里捏着一根冒着火星的秸秆。

        他朝着纪林苏嬉笑,苍白如纸的脸蛋上,两团红晕涂抹得腥红似血。

        “嘻嘻~大哥哥,要和我一起玩火吗?”

        【守则十七:村中忌火,村中忌火,村中忌火!】

        这条规则,并没有问题。

        可提示也说了,无论用任何办法,都要逃离南疆村。

        这是一个阴谋。

        玩家们恐惧违反规则所带来的下场,殊不知,有时候需要破后而立。

        孔雀东南飞中,控诉了封建礼教的残酷无情,歌颂了焦刘夫妇的真挚感情和反抗精神。

        这正是破解这个副本的核心思想。

        追求自由,有时候不可一味墨守成规,而需要冲破桎梏。

        所以——

        纪林苏微笑着朝小男孩招手,“小弟弟乖,小孩子不能玩火,当心晚上尿床,快把火丢掉。”

        小男孩嘴角勾起森冷弧度,听话的将秸秆丢到了地上。

        那点火星落到地面,即将熄灭前,秸秆却被纪林苏捡了起来。

        “呼,呼~”纪林苏将火星重新吹燃。

        在小男孩错愕的注视下,纪林苏举起一根手指晃了晃。

        “小孩子不要玩火,让哥哥来玩,哥哥是大人,不怕尿床~”

        少年笑得灿烂明媚,手里的秸秆火星越来越亮。

        风起。

        他高高扬手,将燃烧的秸秆丢进了干草堆里。

        唰——

        火舌蹿天而起。

        熊熊大火汹涌咆哮着,随风四处乱窜,肆无忌惮的吞噬着一切。

        赤红的火焰,将所到之处都漆成了焦黑色。

        那些纸人也在烈焰之下,一点点被焚烧殆尽。

        无情大火之下,一切都化为灰烟。

        黑灰色的碎片宛如柳絮,飘飘荡荡遍洒全村,在地上铺满了厚厚一层。

        焦黑土地之下,无数幼嫩新叶,正蠢蠢欲动,蛰伏着,等待重新破土而出的那一日。

        是毁灭,是结束,亦是新生。

        【恭喜诡异玩家纪林苏通关南疆村副本。】

        直播间里,众人只觉得热血沸腾,又百感交集。

        众人还沉浸在纪林苏的骚操作里,也观看了其他直播间里,玩家们最后的选择。

        “苏皇又通关了,我爱你!(尖叫)”

        “我边笑边哭,那个小纸孩一脸懵,哈哈。”

        “小孩子不能玩火,因为身为大人的我要玩~”

        “化身霸总,嘴叼玫瑰滑铲出现:苏爹,男人,你这是在玩火~玩得我浑身像是燃起了火~”

        “噫!滚去一边骚。”

        “有的玩家不敢违反规则,错失了最后逃离的机会,哎,只能变成替死鬼,留在村里。”

        “确实是两难抉择,芜湖~苏皇最屌!”

        在漫天火光中,纪林苏缓缓踏上通关通道时,却听到了一阵嗲嗲的狗吠猫叫。

        “汪~”

        “喵~”

        他侧头,看见了幻境中,正在一点点消散的大黑和小黑。

        大黑乐得直吐舌头,狂甩尾巴。

        它的脑袋上,蹲坐着满脸呆萌的小黑。

        它们在冲他微笑。

        像是在感谢他的拯救。

        纪林苏站定,眉眼温软,眸光柔和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他朝着一大一小挥挥手,它们便乐颠颠的冲了过来,挨着他的身体,亲亲热热的蹭着。

        纪林苏蹲下,双手同时抚摸着两只的脑袋。

        “汪汪~”

        “喵喵~”

        它们亲昵的贴着纪林苏的手掌,湿漉漉的清澈眼瞳里,满是依恋。

        如果能带走它们……

        这个念头一出,就被纪林苏否决了。

        它们是不存在的过去,是曾经的虚构。

        他,无能为力。

        在纪林苏温柔的注视下,它们的身影也渐渐淡去,最终归于无。

        纪林苏长睫颤了颤,敛下眼底情绪,起身,毅然决然踏上散发着柔光的白色通道。

        观众们嘤嘤呜呜,惋惜消失的大狗小猫。

        “呜呜呜杀我别用小猫小狗刀。”

        “猫狗刀双重交织,杀伤力+10000%。”

        “是我的错觉么?总感觉大黑小黑最后消失前,有两缕黑雾钻进了苏爹掌心……”

        “呜呜……苏爹牛批!呜呜……”

        “烦死了,看个诡异直播,第一次给我看得擦眼泪擦了三包纸。”

        纪林苏一如既往的完美通关,获得0个好处。

        当他重新站在现实世界时,看着明媚晴朗的天空,一时还有些恍惚。

        身后忽然泛开一阵凉意。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