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38章 南疆村12

第38章 南疆村12

        其他玩家同样看到了铺了一地的纸币。

        部分人谨慎的选择避开。

        另一部分人,却神情呆滞,嘴里神神叨叨嘟囔着,看到这么多钱,下意识去捡。

        然而那红彤彤的百元大钞捡起来后,拿在手里,却突然变成了一张圆形方孔的白纸钱。

        玩家惊得一屁股跌坐在地。

        放眼望去,哪里是什么漫天飘飞的百元大钞,而是无数白色的纸钱!

        玩家浑身发软,刚想撑着身体起来,眼前却忽然笼罩了一道白影。

        白袍内空空荡荡的,被风吹得摇曳不止。

        黑色的发丝垂落下来,缠绕上他们的脖颈,不断缩紧。

        “嗬嗬——”

        玩家瞪大眼睛,用手拼命去抠那些头发。

        然而哪怕指甲已经深深嵌进了皮肉里,抠出一手血沫碎肉,他们也无法扯开那些细密的发丝。

        发丝越勒越紧,渐渐没入了皮肉之中。

        呲啦……

        伴随着一声脆响,发丝如同最锋利的钢丝,猝然截断了玩家的脖子。

        被割断的头颅落到地面上,洒落的血迹为那些白色的纸币染上一抹绯色,漫开一地夺目腥红。

        白色纸钱漫天飞舞,悠悠飘落,逐渐覆盖了玩家的尸体。

        纪林苏这边。

        看到地上堆满了钱,他毫不犹豫,俯身抓了一大把。

        眼前白影晃动。

        一个白色人影,悄无声息的飘到他身前。

        衣摆被风吹得轻晃,露出了白袍下,空空荡荡的地面。

        没有脚的踪影。

        纪林苏面色不变。

        视线往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煞白的脸,空洞而僵硬。

        发丝无声垂落。

        与此同时,纪林苏火速将手上的钱递了过去。

        “兄弟,你钱掉了,喏,帮你捡起来了。”

        白影一时愣住了。

        纪林苏见状,又从地上抱了一大捧纸币起来。

        那些纸币一到他怀里,立马变为了白色的纸钱。

        纪林苏一把将纸钱塞到白影怀里。

        “你说谢谢。”

        白影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堆纸钱,变得更加呆滞。

        纪林苏不依不饶:“快跟我说谢谢,你说啊,你快说啊!”

        白影被纪林苏揪着,不断逼问之下,终于硬邦邦的冒出两个字:“谢、谢。”

        纪林苏露出一个纯良微笑:

        “不用谢,剩下的钱你自己慢慢捡,我还有事,先走了。记得,贵重物品一定要妥善保管,不然下次就遇不到我这种拾金不昧的好人了!”

        在纪林苏一番热心肠的叮嘱和劝慰下,白影呆呆点了点头,而后便在地上飘来飘去,去拾捡那些纸钱。

        然而它怀里的空间有限,纸钱捡了又掉,掉了又捡,它却浑然不觉。

        “突如其来的骚,闪了我的腰。”

        “哈哈哈哈头给我笑掉。”

        “笑得我满地乱爬,真的反客为主第一人。”

        “诡:不是,我寻思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诡:总感觉自己被忽悠了,但是又没证据。”

        “无限循环。”

        “诡:发财了发财了,我捡捡捡捡捡!”

        笑过之后,观众们又想起了之前喜房里发生的事。

        “别光顾着笑,你们有没有觉得,棺材里那个男人,好眼熟?”

        “好像也是玩家,学校副本里出现过吧。”

        “好奇怪,所有玩家在副本里都会被直播,这个男人的直播间我却找不到。”

        “哇,细思极恐。”

        “总感觉他对苏爹有所图谋……”

        “保护我方苏皇!”

        秋风萧瑟,处处透着凄凉。

        漫天纸钱飞扬。

        锣鼓敲得震天响,喜庆的吹奏声中,忽然插入一道深沉浑厚的唢呐声。

        嘀嘀嗒嗒,呜呜咽咽。

        高亢嘹亮,似喜似悲。

        那唢呐声陡然拔高,却不显突兀,又急转直下,曲调变化万千,跌宕起伏,拖出一阵令人心尖发颤的长调。

        情绪变化强烈,惹人共鸣不已,激得人头皮发麻,身上不禁泛开一片鸡皮疙瘩。

        唢呐一响,不是升天,就是拜堂。

        然而此时,两种场景却同时在眼前展开。

        前方的大路,被一分为二,泾渭分明。

        一半是灰白色的一片,如同蒙上了一层薄雾。

        身穿白色丧服的村民抬着棺材,气氛一片浓重悲伤,肃穆而沉重,白色纸钱凄凉散落。

        另一侧,满目灼眼的红。

        人们敲锣打鼓,喜气洋洋,抬着花轿。

        有人不停撒着红色的花瓣,花轿内,影影绰绰能窥到一抹端坐着的纤影。

        当接亲遇到出殡,总是出殡先行,因为死者为大。

        然而双方的人都极其漠然,仿佛看不到迎面而来的对方似的,仍然沉浸在彼此的氛围里,继续前行。

        一白一红,仿佛两个世界。

        噔——

        一条大道,双方相遇,没有刹那停留。

        棺材和花轿擦肩而过,一红一白,朝着两个方向,逐渐错开。

        乐声激昂的欢快曲调,同凄凄惨惨的低啜声交织在一起,凌乱混杂。

        一时间,竟然让人产生了一种头晕目眩的混乱感。

        不远处,火光冲天。

        纪林苏定了定心神,站在原地,看着那迎亲队伍不断走近,看着那出殡队伍渐行渐远,一点点消失在视线里。

        一半是幻想,一半是现实。

        所有线索串联在一起,真相随之浮现——

        李雪和名为轩哥的男人两情相悦。

        但父亲李叔贪婪蛮横,要李雪嫁给王大贵。

        村民说这桩婚事造孽,因为王大贵已经死了。

        这是一场——

        冥婚。

        接亲遇到出殡,这一场景并不存在,全然源于李婶的幻想。

        李婶早已经死了。

        逆来顺受一辈子,她为了女儿的幸福,同李叔据理力争,却被暴怒的对方砍死,藏进了米缸里。

        她的尸体被村里人发现后,停在祠堂里,黑猫走过,就此沾染她的执念。

        她想要守护女儿,却于混沌中恰好看到投水自杀的女儿,就此越发癫狂。

        精神错乱之下,在她的幻想中,女儿不慎失足落水而亡。

        然而哪怕死了,也可以配阴婚。

        但李婶只想让女儿被好生安葬。

        所以就此衍生出,为了保护女儿,她不惜杀死了李叔的场景。

        出殡,是她作为母亲,于执念消散前,仅能为女儿做的最后一件事。

        虽然是一片虚无,却倾注了她所有的心血和母爱。

        那场幻想,是她在绝望中,能攫取到的最后微光。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