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37章 南疆村11

第37章 南疆村11

        纪林苏只是顿了顿,脚步不停,继续前行。

        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落水的新娘子所吸引,喜堂内空空荡荡的一片。

        纪林苏透过窗户,望见了窗外一缕飘起的火光和浓烟。

        他转身进了新房。

        新房内布置得同样喜庆,然而屋内没有床,而是放置着一口硕大的棺材。

        棺材通体乌黑发亮,上面隐隐流转着潋滟的金色流光,纹理细密瑰丽,整体看起来精美异常。

        纪林苏绕着棺材走了一圈,啧啧称奇。

        这可是金丝楠木,木材中的皇帝。

        不知是不是因为身为特殊诡异的原因,纪林苏总觉得自己对这口棺材有一种莫名亲近感,靠近这棺材,仿佛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涌进了身体。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是王家给王大贵以及李雪准备的“婚房”。

        王大贵应当就在里面。

        他毫不犹豫的推开棺盖。

        棺材里,果然躺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奇怪的是,他身上穿的并非是红色喜服,而是一袭散发着黑雾的黑袍。

        男人的脸上盖着一张黑色绸布。

        纪林苏盯着那个男人,莫名觉得眼熟。

        这是一口极大的棺材,高度几乎和纪林苏的腰腹部齐平,棺材内更是宽阔得能容纳两个人。

        纪林苏想了想,干脆倾身,去够男人脸上盖着的黑色绸布。

        他站在棺旁,半屈着身体,然而手指刚碰到那块黑色绸布,手腕却猛地被人抓住。

        纪林苏心下一惊。

        那是黑衣男人的手。

        诈尸了?

        纪林苏正想把手抽回来,却被那股巨大的力道狠狠一拉。

        他整个人都栽进了棺材里。

        “玩出大事了。”

        纪林苏在下落时,及时一个翻身,先是落到了男人的身上,紧接着又滚到了棺材内的多余空间里。

        男人脸上的黑色绸布,缓缓滑落。

        那张如古希腊神祇般俊美的脸,也就此映入纪林苏的眼帘。

        银灰色的眼眸忽然睁开,里面是一片深邃的冰冷。

        四目相对,纪林苏神色微妙。

        景婪这货怎么会在这里?

        景婪似乎还处在混沌之中。

        乍一锁定纪林苏的身影,银灰色的眼眸里滑过一抹凶残之色,直挺挺的起身朝着纪林苏袭来。

        “靠。”

        不得已,纪林苏只能和景婪缠斗到一起。

        这男人果然想弄死他,一见面就和他掐架。

        棺材虽然装两个人绰绰有余,但空间还是太狭窄了。

        两人在棺材内根本施展不开。

        哪怕格挡住对方的攻击,下一秒,脑袋或者身体却会狠狠撞在棺木上。

        一番打斗过后。

        纪林苏狠狠给了景婪一拳,反手锁住了男人的脖子。

        而景婪则是半侧着身体,膝盖抵在纪林苏的腰背上,将他死死压在了棺木侧壁上。

        两人形成了一个扭曲又暧昧的姿势。

        “停停停!打个商量,咱们出去打!”

        虽然掌控了男人的要害,但是那道冰冷的气息就在自己的头顶,如影随形的,让纪林苏总觉得心里发毛,哪里怪怪的。

        此时,经过这一番激烈的打斗,景婪也渐渐清醒了过来。

        他垂眸,望着身下的少年,略一思索,还是松开了抵住纪林苏的腿。

        纪林苏几乎同时松手,利落翻出了棺材。

        他站在棺材前,双手抱臂,居高临下的望着还坐在棺材里的男人,语气轻佻玩味,“你怎么在这?”

        “吃饭。”冰冷淡漠的眼眸扫了纪林苏一眼。

        又是吃饭?

        纪林苏扫过这樽不同寻常的棺木,眼中滑过一抹了然。

        这是个好东西,似乎对他也有用。

        既然如此——

        纪林苏理所应当的朝景婪伸手,厚颜无耻的出声:“这是好东西,咱们之前算是好队友,见面分一半。”

        出乎纪林苏的意料,景婪竟然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可以。”哪怕冷漠的语气,也无法掩盖那低沉悦耳的嗓音,优雅华丽到极致。

        “啊?”这回,轮到纪林苏愣住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却已经将脑袋凑了过来,一口咬在了纪林苏的手腕上。

        “嘶!”

        纪林苏心下一恼,正要暴怒,景婪却已经撤身离开。

        纪林苏立马缩回了手。

        他低头一看,手腕上没有任何伤口。

        然而男人的唇边,却染着一丝血色。

        舌尖滑过唇瓣,舔走了那点血迹。

        男人喉结微微滚动,冷淡又禁欲的气息,幽幽飘散。

        纪林苏不爽的皱眉。

        这男人……

        虽然被咬了一口,但纪林苏并没有觉得身上有任何异样之处。

        他没有跟景婪客气,站在棺木旁,尽情吸收着自棺木上散发的力量。

        被这狗男人吸了血,得好好补补。

        “对了,你在棺材里,王大贵呢?”

        环视四周,纪林苏突然想到了副本重点。

        景婪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并没有因为咬了纪林苏一口而变得热络起来。

        那双银灰色的眸子,依旧深邃如海,所有情绪尽数深埋雾霭蒙蒙的海底。

        他眸光淡淡的扫向门后的方向。

        纪林苏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门后摆着一个灰黑色的垃圾桶。

        走过去一看,一个身穿喜服的男人,就跟一个破旧的玩具似的,被无情的丢在里面。

        纪林苏默默扶额。

        景婪比他还嚣张,竟然公然破坏副本场景。

        不过,他却没有招来任何报复,就像是第一个副本一样,暗处的东西,似乎都在恐惧着他……

        噔——

        屋外忽然飘来一阵铜锣声,敲得震天响。

        这是准备迎亲了。

        纪林苏顾不得想景婪的事。

        他打量起垃圾桶里的王大贵来。

        看脸色,他应该死了有些日子了,身上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尸臭味,惨白的脸上,遍布暗紫红色的片状尸斑。

        新郎官,是个死人。

        所有疑惑,在一刹那尽数被解开。

        纪林苏冲出了屋外。

        漫天飘飞着红彤彤的纸张。

        定睛看去,那是一张张毛爷爷。

        纪林苏从来没见过这般场景,一张张百元大钞,还泛着崭新的光,像是无数雪花从天上纷纷扬扬的散落。

        纸币如同秋天的落叶一般,飘飞到地面上,很快就堆积起了厚厚的一层。

        【守则三:请勿拾捡地上的纸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