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36章 南疆村10

第36章 南疆村10

        “啊啊啊你们不要再讲了啦!”

        “哈哈哈,好啦好啦,还是看看苏大佬的逆天操作吧。”

        “关门放狗,绝了。”

        “笑死,猫讨厌狗不是没有原因的。”

        “苏爹属性为猫,言行很狗。”

        这边,纪林苏在祠堂内逛了一圈,一无所获。

        他的目光落到了那樽棺椁上。

        少年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推开了棺材的棺盖。

        随着棺盖缓缓被推开,里面的景象也逐渐显露。

        出乎意料的,里面是空的。

        只有一封用白布写着的红色血书。

        ——生当长相思,死亦长相守。

        李婶的女儿李雪,并不在棺椁中。

        纪林苏没有任何停留,转身朝屋外走去。

        他心里隐约有了一个猜测,现在只需要去王大贵家里证实就好。

        王家身为村里最富裕的人家,房子也十分显眼。

        其他村民家都是低矮的老式房屋,或者是平房,只有王家,是华丽的三层小楼,还是装修得花里胡哨的欧式风格。

        因为村里传统,办的还是中式婚礼,王家里外都挂满了喜庆的红色绸缎,随处可见大红色的囍字。

        这边的热闹与喜庆,与另一头的破旧清冷,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对立场景。

        一方鲜艳明亮,一方黯淡灰败。

        宛如两个世界。

        王家院子外,已经摆开了数桌酒席,此时人头晃动,已经非凡热闹。

        村民们都穿着喜庆的衣服,大多都是红色或者和红色沾边的。

        明明是浓重的喜庆,那片红色晃动着,却让人觉得心中森然发凉。

        纪林苏并没有看到新郎官和新娘子。

        倒是看见两个满肚肥肠的中年男人,穿着同款暗红色带福字的夹袄,正在一张桌子前推杯换盏。

        “亲家公,来,喝,多亏了你,我家大贵才能娶上活的媳妇儿……”

        “哎,别客气,能嫁给大贵,是那个赔钱货的福气!”

        那是李叔和王大贵的父亲!

        纪林苏并没有贸然上前,而是站在一旁,继续望着他们喝酒。

        喜宴还没开始,李叔就喝得醉醺醺的,满脸通红。

        他摇摇晃晃站起来,头重脚轻,将手上最后一点烟头吸尽,随手弹了出去。

        王父搀扶着他,“亲家公,咱们一起去烧陪嫁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李叔大着舌头,一路同王父吹着牛。

        两人一起摇晃着,走向王家院后。

        而被弹出去的那点烟头,恰好落到了干草堆里。

        还未完全熄灭的烟头一沾上草堆,立马就烧灼出了一阵白烟,火星一点点冒了出来……

        纪林苏跟着那两人,来到了后院,眼前却忽然失去了两人的踪影。

        他推开后院门,发现院后还有一条小路。

        路的尽头,是一栋腐朽破败的老房子。

        那屋子看似近,实则很远,纪林苏走了好一会,才来到屋前。

        这老屋已经和村里聚集的房子有些距离了。

        老屋的门锁着,瞧着是年久失修,许久没住人的模样。

        土墙外全是被烧得斑驳的黑色印迹,整间屋子摇摇欲坠。

        【守则十二:请勿随意进入村中无人的空房,如果要进入,请先敲门。】

        这是一条半污染的规则。

        民间有说法,宁在坟头过夜,不住空宅老屋。

        这样的空屋子,无论如何也不该进去。

        既然屋子都没人,却还让玩家敲门,这完全是引人犯错。

        谁若是被误导了,那下场……

        纪林苏摇摇头,直接推开了屋门。

        屋内光线昏暗,气温极低,显得凉飕飕的,十分阴森。

        黯淡光线里,屋内站满了大大小小的“人”。

        整张脸煞白无比,鲜艳的红晕涂满两腮,黑洞洞的眼睛,黑红色的嘴唇……

        那是一个个纸扎人!

        哗啦——

        一阵风吹来,那些纸人竟然在一刹那,同时转身,朝向纪林苏的方向。

        它们用黑洞洞的眼睛,直勾勾的注视着他。

        哗啦啦。

        纸张被风震动,发出一阵狂乱的杂响,无数纸声交叠在一起,显得凌乱杂错,像是厉鬼的怒嚎惨叫。

        一个纸人,朝着纪林苏猛地飘了过来。

        纪林苏下意识一脚踹了过去,纸人并没有被他踹破,反而巴在了他的脚上。

        那张惨白的脸抬起来,涂得黑红色的嘴唇缓缓上扬,朝他咧开一个诡异笑容。

        “别笑了,怪瘆人的。”

        纪林苏一把抓过纸人。

        呲啦。

        伴随着清脆的撕拉声,一个纸人就被他撕成了碎片。

        在场所有纸人都虎躯一震。

        纪林苏两手各拎着一半纸人,满脸无辜,“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汪汪汪!”大黑冲着纸人狂吠,像是狗仗人势的耀武扬威。

        小黑也从纪林苏衣兜里探出脑袋来,睁着一双浑圆的猫眼,歪着脑袋,同样不解的望着一屋纸扎人。

        表情是和纪林苏如出一辙的无辜和纯然。

        哗——

        一股劲风袭来,纪林苏被迫往后退了几步,被风吹出了老屋。

        与此同时,大门也被风吹得,砰的一声关合。

        纪林苏站在门前,脑袋上被风吹得翘起一根呆毛,满脸茫然。

        弹幕都笑喷了。

        “哈哈哈第一次见玩家太凶残,主动被诡送走的。”

        “妈呀中式恐怖最可怕了,那些纸人同时转身回头的时候,看得我浑身发毛。”

        “苏爹牛批!”

        “诡:好好好,惹不起,拜拜了您嘞。”

        “诡:送走快送走,奶奶的,玩不了一点。”

        “我好像隐约明白了……这些纸人,是新娘的嫁妆。”

        “谁家好人结婚嫁妆全是纸糊的?除非这是……”

        纪林苏想到什么,他转身跑向王家。

        与此同时,其他玩家也被指引到了老屋前。

        一些玩家站在门口就觉得心底发凉,识趣的没有进入。

        但一些人却被这个副本压抑阴森的环境,弄得有些神经衰弱。

        为了寻找更多线索,早点逃离副本,他们决定,按照规则行事。

        如果要进去,敲门的话再进,便算是打过招呼,不算违反规则。

        他们没有细想,后半句看似正常的规则,实际上是诱人犯错的陷阱。

        笃笃——

        敲了两下门之后,玩家推开屋门。

        屋内立着密密麻麻的纸人,面向玩家,无声的注视着他。

        在无数黑洞洞的凝视下,玩家的神情从恐惧,逐渐变得呆滞麻木。

        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越发煞白如纸,两颊上也漫起了浓郁的红晕。

        一阵风吹来,玩家被风轻飘飘的吹起,落到了无数纸人之中。

        砰——

        大门再次被风吹合,黑暗吞噬了所有光线。

        这边,纪林苏刚跑到王家喜堂前,忽然听到不远处爆发出一声惊叫——

        “新娘子落水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