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34章 南疆村8

第34章 南疆村8

        【守则六:不要在种有槐树的村民家中留宿。】

        避开了各种危险的玩家,正在床上睡觉。

        他们借宿之前,仔仔细细瞧过村民的门前和院内,并没有槐树的踪影。

        可他们并不知道,院后的位置,也算村民家中的范围,在那里,长着几棵枯死槐木。

        半梦半醒间,他们觉得身体沉重无比,四肢仿佛都被死死钳制住了一般,无法动弹。

        意识越来越清醒,但是却无法掌控身体。

        鬼压床。

        他们下意识惊恐的出声,却发现自己甚至无法发出一个音节。

        眼前似乎浮现了一棵槐木,一条绳索垂挂下来,套进了他们的脖子里。

        绳索一点点勒紧,缓缓吊起他们的身体。

        “你已经死了,你是死人。”

        低低呢喃声环绕在耳边,如同魔音贯耳,一点点啃噬着他们的理智。

        “不对!我是活人!我是活人……我死了?我死了……我是死人……”

        月色悄然洒落。

        照在玩家的脸上,暴凸瞪大的眼睛,痛苦扭曲的表情,吐出嘴外的舌头……都一览无遗。

        纪林苏这边。

        女诡走后,大黑才从床底钻出来。

        它讨好的摇着尾巴,凑到纪林苏身边和他贴贴。

        纪林苏摸了摸它,笑骂:“小怂包。”

        怪不得刚才女诡出现时大黑没吱声。

        原来是躲床底去了。

        看着不争气的大黑,又想着潜藏的危险。

        纪林苏决定,蒙头睡在被子里。

        这样就可以将一切危险屏蔽在外。

        因为——

        不攻击躲在被窝里的人,这是人类和鬼怪约定俗成的规则。

        纪林苏安安心心缩进了被窝里。

        今晚应该能睡个好觉。

        没想到,他还是太天真了。

        才睡了没多久,他就感觉自己胸口沉重得像是压了一只大黑,压根喘不过气来。

        沉重感令人窒息,四肢也无法掌控。

        恍惚间,他进入了梦境。

        他被操控着,来到了村口的槐木下。

        一个漂浮的男诡,正在把一个索套往纪林苏的脖子上套。

        “你不是活人,你是死人……”

        槐木枯枝犹如枯槁鬼手,不停朝他招摇。

        “不对!”

        纪林苏下意识反驳,“大哥,我确实不是活人,我是诡,咱们都是一家人,怎么能自己人打自己人呢?!”

        男诡愣住了。

        纪林苏一通输出,成功把男诡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汪汪汪!”

        天外忽然传来一阵狗吠。

        眼前的一切忽的就化为了一股黑烟,消散于无形。

        纪林苏从冗长的梦中醒来,眼前一片漆黑,胸口闷闷的。

        他掀开一点被子,望见了趴在他身上,睁着一双无辜狗眼的大黑。

        “嗷汪~”大黑见纪林苏醒了,欢快的贴了过来。

        纪林苏无奈又好笑。

        一些玩家在睡梦中暴毙,纪林苏却成功醒了过来,再次让众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赞叹不已。

        “哈哈哈牛批,见人说人话,见诡说诡话。”

        “哈哈哈苏爹简直是忽悠王,还伪装自己是诡。”

        “苏爹:打不过就加入!”

        “苏爹:哥,自己人,别开腔。”

        “呃……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苏爹一直违反规则却没事,除了他自身牛批以外,会不会和他的特殊体质有关系,比如,他是特殊的诡异?”

        “笑死,说得跟真的似的,差点我就信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别瞎猜了,苏爹肯定是因为抽到了超级逆天的技能,加上超顶的实力,才能在诡异世界横行霸道。”

        “臣附议!”

        观众们并不知道,有人在瞎猜中,正中真相。

        然而真相却被其他看起来更可靠的可能,瞬间压了下去。

        毕竟,真相太过离谱。

        但有时候,往往最离谱的可能,就是真相。

        纪林苏坐在床上,摸着大黑的狗头,一面沉思着。

        【守则十:请时刻谨记,你是活人。】

        这条规则,应当是为了防止玩家们精神混乱。

        只有对自己保持清醒认知,才能探索副本真相,最终平安逃出去。

        否则,便会如简介里所说,“代替他们留下”。

        暂时没有更多有用信息,纪林苏便打算休息。

        经过鬼压床后,纪林苏终于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

        纪林苏醒来,窗外的天依旧阴沉,水汽弥漫,到处都是湿答答的一片。

        他站在窗前,望向灶台,里面传来一阵乒呤哐啷的声音。

        “李婶?”纪林苏试探性的出声。

        李婶从灶房里探出半个脑袋来。

        “小伙子,你醒了?桀桀桀……能麻烦你,一会替我去祠堂守会女儿吗?今天下午她就要下葬了……桀桀桀。”

        纪林苏从善如流的应下:“好的。”

        【守则十一:红事不请不到,白事不请自到。】

        现在请了,他反而不能去。

        但是,不违反规则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在李婶的邀请下,纪林苏还去灶房,拿了自己的早饭,一个煮玉米,一个鸡蛋。

        他注意到,灶房内那个大米缸里,盖子没有盖平。

        两根男人的手指,搭在了米缸缸沿。

        纪林苏还没看清,李婶身体一晃,挡在了他面前。

        他收回了视线,朝李婶笑笑,离开了李家小院。

        沿着小路走出去,纪林苏一面啃着玉米,一边剥了鸡蛋,喂给了大黑。

        迎面走来了几个身穿红色衣服的村民。

        他们看见纪林苏来的方向,顿时大惊失色,脸都吓得煞白,一副魂飞魄散的模样。

        “小、小伙子,你是从李婶家出来的?”他们哆嗦着嘴唇,颤抖着声音问。

        纪林苏不解的歪了歪脑袋,“大叔,有什么问题吗?”

        “你怎么进去她家的?李家已经空了!李婶早就死了。”

        纪林苏微微抿唇。

        两个村民连连摇头叹息。

        “前些日子,我们老是听到他们两口子常吵架,后来李婶就不见了……

        直到前几天,黑狗冲着院子不分昼夜的吠叫,大家才发现米缸里的李婶,她是被人用菜刀活活砍死的。

        我们都猜,是她家那口子干的,但是李叔死活都不承认。”

        纪林苏敏锐的抓住重点,追问道:“那李叔现在在哪?他又为什么和李婶吵架?”

        提到李叔,村民不屑的撇嘴,满脸都写着厌恶。

        “嗤,李叔那个老不羞的,现在怕是在王大贵家里,等着当岳父享福呢!

        至于原因,李婶一向逆来顺受,温顺懦弱,人好心善,从来没跟村里人眼红过,倒是李叔凶恶霸道……哎,能让他们吵起来的,也就是他们的女儿,李雪的婚事了。

        李雪和村里的穷小伙杨轩两情相悦,但是李叔非得把女儿嫁给村里有钱的王大贵。

        先不说这棒打鸳鸯的事,这根本就是造孽哟,那王大贵早就……”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