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33章 南疆村7

第33章 南疆村7

        那道身影正坐在床上,背对着他,一动不动。

        纪林苏扭头看向床上,那里空空如也。

        然而眼尾的余光,却可以清晰瞥到,镜子里那道纤细朦胧的影子。

        夜风透过窗缝漏了进来,将灯泡吹得微微摇晃,连带着那点微弱光芒也忽明忽暗的闪烁着,晃得人的心也随之一点点紧绷。

        纪林苏想了想,干脆在床边坐下,一眨不眨的盯着镜子里的身影。

        见纪林苏迎难而上,观众们都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止不住的提心吊胆。

        “论作死,我谁都不服,就服苏大佬。”

        “看得我头皮发麻,那女诡究竟会从镜子里钻出来,还是忽然出现在床上啊?”

        “说不定是从床底钻出来……”

        “我靠,突然给我一刀也就算了,苏爹偏偏要一直看着。这种头上悬着一把刀,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来的忐忑感觉,真是苏爽啊。”

        “啊啊啊肾上腺素飙升。”

        “快到半夜十二点了,他不会要一直盯着镜子吧?真是太猖狂了!”

        “呵呵,知道什么叫不作就不会死吗?真的自大,今晚他必死无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镜子里的身影一直没有动。

        哐当——

        忽的,一股劲风袭来,猛然吹开了老式木窗。

        滋滋……

        在窗户被风吹开的那一刹那,灯泡闪烁了几下,也骤然黯了下去。

        屋内变得越发昏暗起来。

        纪林苏瞟了眼窗外。

        月上中天。

        到夜半时分了。

        月色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朦朦胧胧洒进屋内。

        夜风刮得呼呼作响。

        光线昏沉。

        当纪林苏的视线重新落到那面镜子上时,眸光微凝,呼吸也不由得滞缓了一瞬。

        镜子里的景象,变了。

        【守则十六:半夜十二点不要照镜子。】

        那镜子一半沐浴在月色中,一半藏匿在阴影里,半明半暗间,将镜子里的那抹红色衬得越发鲜艳。

        那是一个身穿红色喜服的女人。

        脖颈以上,都隐在黑暗之中,看不真切。

        脖颈以下,喜服艳红夺目,几乎能灼伤人眼。

        她手里似乎拿着梳子,正偏着头,一下下梳着一头顺滑的黑色长发。

        屋内寂寂无声,只有镜子里的景象,诡异的上演着。

        “呵呵~”

        不知从哪飘来的女人轻笑声,幽幽回荡在屋内。

        咔——

        镜子里的景象突变!

        黑色长发如流水般淌出了镜子,一颗脑袋也突然弯折下来,几乎横着吊在胸前。

        煞白的脸上,嘴唇腥红如血,双眼是两个黑漆漆的空洞,只余一片森然。

        她咧开嘴,弯出一抹扭曲瘆人的弧度。

        “呵呵,你代替我出嫁,好不好?”

        纪林苏平复了呼吸,冷静出声:“就算我代替你出嫁,你能和轩哥在一起吗?”

        镜子里,那张煞白的脸上,瘆人的弧度僵住了。

        “吼——”

        她的神色瞬间变得狞恶起来,咆哮着,密密麻麻的发丝,劈头盖脸朝纪林苏袭来。

        发丝堪比尖刺,仅仅是擦过纪林苏的手臂,就带出了一道血痕。

        少年不躲不闪,反而勾起了一抹柔和笑意,温柔醉人得犹如江南三月的春风。

        “漂亮姐姐,你刚刚不是才跟我说过,轩哥最喜欢你的头发了么?这么漂亮的头发,不该拿来索命。”

        发丝猛地停在了半空。

        “轩哥……”

        镜子里煞白的人脸,微微扭曲起来,像是在痛苦中挣扎。

        “呜呜呜……轩哥……他也喜欢对我这么笑……那个笑容……好温柔,我……呜……”

        悲伤的啜泣声空远回响。

        黑色的发丝如潮水般褪去,镜内的身影,也随着渐渐隐没的哭声而消失无踪。

        月华潋滟,月色越发明亮了起来。

        一晃眼。

        那镜子里又恢复了正常的景象,里面只余纪林苏的身影。

        纪林苏有些讶然。

        他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瞎猫碰上死耗子,倒是让这女诡姐姐想起了她的情郎,就此放他一马。

        少年微微沉吟。

        那些看似没关联的事情,似乎都在一点一点的串联起来,真相隐约浮现。

        与此同时,其他玩家也正在床上休息。

        山村凄凉的氛围和破败的环境,无形中加剧了他们的恐惧。

        他们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部分玩家并不知道,看似和善的村民,早在暗中为他们挖好了陷阱。

        正对着床的位置,是个衣柜,上面用一块碎花白布盖着,村民美其名曰是防灰尘。

        玩家之前也查看过,的确是个衣柜。

        哗啦——

        夜风吹了进来,挂在衣柜上的白布悄然滑落。

        吱呀。

        衣柜门,忽然自动打开了。

        一侧柜门慢慢往旁边敞开。

        衣柜内侧,镶嵌着一面镜子。

        那镜子顺着敞开的柜门,正对着床。

        在月色照射下,折射出明晃晃的光,落到玩家脸上。

        玩家被这突如其来的晃眼光芒,刺得迷迷糊糊睁开眼。

        他们茫然的半支起身体,恰好看到那面正对着自己的镜子里,清晰的倒映出他们的身影。

        以及,一道飘在他们身侧,身着艳红喜服,脸色煞白的鬼影。

        “啊!”

        玩家爆发出一声惊叫,浑身发软,哆哆嗦嗦着,手脚并用的从床上爬了下去。

        然而。

        镜子里不断有黑色发丝流出,一点点缠绕上他们的身体。

        “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

        噗嗤。

        黑色发丝犹如千万根银针,轻而易举就刺穿了玩家的身体。

        无数黑发从他们的眼眶、嘴巴等七窍位置,争先恐后的钻出。

        血液滴滴答答的坠落。

        窗外的月亮似乎都染上了一抹血色。

        屏幕前的观众,害怕的抱紧了弱小无助的自己。

        “我靠,吓死爷了。”

        “嘶,头发从眼眶里钻出来,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刚刚说苏爹必死无疑的那小子,你出来。”

        “对不起,刚刚是我说话太大声了。”

        “不是,苏爹怎么判断镜子里的诡和池塘里是同一个?”

        “李婶说她女儿落水死了,这是李婶的家,她女儿的屋子,还有别的解释吗。”

        “我靠好机智,我还在玛卡巴卡,你们已经分析了这么多。”

        “她都死了,怎么又变成嫁人了?而且她喜欢的是轩哥,但是看起来她要嫁的好像是其他人……”

        “越来越扑朔迷离,又恐怖,啊啊啊绝了。”

        “我还是那句话,苏爹牛批!”

        “嘶,我感觉今晚上还没完事,你们还记得规则六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