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32章 南疆村6

第32章 南疆村6

        密密麻麻的黑色发丝漂浮在水面上,混杂着黑绿色浮萍,混杂成令人头皮发麻的景象。

        浓郁的腥臭味令人几欲作呕。

        不过纪林苏还是面不改色,甚至是眉眼都带着和煦如春风的笑意。

        “漂亮姐姐,这方子就是何首乌、桑树叶、蔓荆子、侧柏叶、生姜……等中药,按照和水10:1的比例,一大锅最后熬成一盆水,用来洗头。

        坚持一个月,保证漂亮姐姐你的发丝重新变得乌黑发亮,柔顺丝滑!

        这何首乌不仅能补肾益精,还能美发美容,让漂亮姐姐的头发和人都越发光彩夺目……”

        纪林苏吹得滔滔不绝,而池塘里只浮出半张脸的女尸,则听得入迷极了。

        听着听着,她的眼角忽然滑下一行血泪,断断续续的幽怨低泣声,也从嘴里含含糊糊飘了出来。

        “呜……头发……轩哥最喜欢我的头发了。”

        咕噜……

        在一阵如泣如诉的低喃声中,黑色发丝和女尸也重新回到了水面之下。

        见纪林苏成功劝走女尸,弹幕再次沸腾了。

        “哈哈哈哈绝了,没有人不喜欢赞美,诡也不例外。”

        “诡:我想把他拖下水溺死的,可是,他叫我漂亮姐姐耶!”

        “没有哪个女生能拒绝一头柔顺丝滑秀发的诱惑,女诡更是无法抵抗。”

        “女诡:在一声甜甜的漂亮姐姐里,根本顶不住,更何况,他还教我护发耶!”

        “别笑了别笑了,吵到我眼睛了。”

        “你们不好奇,那个诡口中所说的轩哥吗?感觉有隐情。”

        “哎哟,烧脑又恐怖,给我看得提心吊胆的,只敢从指缝里看直播。”

        虽然又惊又怕,但主打一个又菜又爱玩,无数观众还是热议了起来。

        另一边,其他玩家也各自找到了借宿的地方。

        在屋子里,他们闻到了一股从外面飘来的浓重腥臭腐烂味。

        好奇心驱使下,他们忍不住顺着声源找过去。

        远远的,就望见了一方池塘。

        出于谨慎,他们并没有贸然上前,而是隔着一段距离。

        然而有些不怕死的,却离得近了些,但也保持着安全距离。

        他没有发现,伴随着细细的咝咝声,黑色的发丝也从水里钻了出来。

        等他发现时,那发丝已经缠绕到他的身上。

        玩家惊慌失措,奋力去扯那些头发。

        然而沾水的头发韧性十足,他扯断了一部分,又有更多的发丝冒了出来。

        密密麻麻的头发铺天盖地的覆了过来,几乎将玩家裹成了一个黑色的蝉蛹,无情的将他一点点拖进了水中。

        “咕噜……救……咕噜咕噜……”

        水面剧烈翻涌起来,像是猎物垂死之际最后的挣扎。

        最终。

        水面再次恢复了死一般的平静。

        夜色渐深。

        纪林苏回到了房间里,准备睡觉。

        他刚打开灯,冷不丁却发现了一条蛇,正在屋子角落阴暗爬行。

        【守则十四:如果有蛇进入屋子,请立马打死它。】

        那蛇浑身漆黑,瞧着就不是什么好蛇,并且在发现纪林苏后,它朝着纪林苏疾驰而来,露出两颗锋利獠牙,作势要咬他。

        蛇要咬人,蛇坏,人好。

        但,这是一条错误的规则。

        民间一向有说法,如果蛇进到屋子里,不能打死蛇,把蛇赶到屋外即可。

        对于纪林苏来讲,他必须打死它,但他又并不想打死它。

        为了两全其美,纪林苏决定——

        纪林苏一把将大黑脖子上的牵引绳薅了下来。

        他抓着牵引绳摆成蜿蜒蛇形,捏着牵引绳一头,挨到自己胳膊上。

        在绳索接触到皮肤那一刹那,纪林苏装模作样的爆出一声惨叫,“啊!该死的蛇,敢咬我!”

        他抄起旁边一块木板,对着那条牵引绳狠狠地拍打下去。

        “死蛇!敢咬我,打死你!把你打成蛇饼!”

        他凶残的捶打着绳索。

        纪林苏一番举动,把蛇看得一愣一愣的,甚至忘记了吐芯子。

        在纪林苏眸光沉沉看向它的时候,蛇立马扭头,几乎是屁滚尿流的落荒而逃,扭动着蛇身,飞速蹿逃出了屋子。

        与此同时,其他没有靠近池塘的幸存者回到屋子,刚开灯,忽然就被一条蹿出来的东西,狠狠咬在了手上。

        定睛看去,那是一条蛇。

        玩家一面骂骂咧咧说着晦气,一面想要把蛇给扒下来。

        然而蛇咬得很紧,不愿松口。

        本就精神紧绷的玩家,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去他妈的规则,这蛇都咬我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该打死!”

        他们主观臆断那是条正确规则,一面抬起胳膊,一手抓着蛇的七寸,一下一下,将其狠狠摔打在墙面上。

        蛇在这猛烈的摔打下,逐渐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随着死去,蛇身也开始一点点变硬。

        玩家啐了一口,把蛇丢出了窗外。

        墙壁上星星点点散落着摔打蛇时,溅出的斑驳血迹。

        一股奇痒忽然在身上漫开。

        玩家挠了挠手臂,带出一片皮屑,皮肤上隐约浮现出蛇鳞一般的纹路。

        身上越来越痒,他们拼命抓挠着,却像是隔靴搔痒,那股痒意怎么也无法制住。

        皮屑伴随着血沫,从玩家的指甲缝里纷纷扬扬的落下。

        咝咝咝……

        他们并没有发现,自己喉咙里,已经发出了细微的奇怪声音……

        “嘶,杀了蛇的玩家看起来已经不太对劲了。”

        “自作自受罢了。”

        “苏皇:这蛇,我杀定了!打成蛇饼!”

        “苏爹:我是唯心主义,屋里有两条蛇,为了违反正确的规则,我直接痛下杀手,把绳索蛇给拍成了蛇饼。”

        “哈哈哈古有杀鸡儆猴,今有杀绳儆蛇。”

        “蛇:咝……这人好凶,溜了溜了。”

        “蛇半夜起来:不是他有病吧!”

        “蛇:这是什么?人!咬一口!……算了,惹不起,我走!”

        “笑死,简直是敲山震虎,给蛇吓得魂都没了。”

        “蛇:家蛇们谁懂啊,我还没咬人,那人就要扬言把我打成蛇饼,吓死蛇了!”

        吓走了蛇,纪林苏打了个哈欠,正准备上床睡觉。

        路过正对床的梳妆镜前,眼尾忽然瞥到,镜子里除了他,还倒映着一抹模糊的扭曲身影。

        【守则十五:不要睡在镜子正对床的房间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