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31章 南疆村5

第31章 南疆村5

        破旧的木门缓缓被风吹开,带出一阵沉旧腐朽的吱呀声。

        木门大敞着,灶房内是一片粘稠的黑,什么都看不见。

        那道猛烈的撞击声,也在房门开启后,猝然消失。

        四周再次恢复寂静,只有偶尔风声吹来,如女人的哀怨泣诉,又似鬼语低喃。

        没有任何光线,灶房内是什么情况,纪林苏也不敢妄下断论。

        未知令人恐惧。

        他的目光在灶房门口转了一圈,然后落到了威风凛凛站在他腿边的大黑身上。

        大黑没有继续吠叫,代表里面应该是安全的。

        既然如此——

        纪林苏半蹲下来,摸了摸大黑的狗头,笑得像是一个无良奸商。

        “大黑呀大黑,咱们打个商量呗?你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明天多奖励你一个鸡腿,怎么样?”

        猫猫狗狗的夜视能力远超人类。

        纪林苏虽然名为诡异,但也只算半个诡,多了些特殊能力罢了,整体仍然保留着人类的特性。

        这种时候,就该派汪汪队上场了。

        “汪汪汪!”

        大黑听了纪林苏的话,冲着他叫了几声,尾巴摇摇摆摆,叫声十分激动,像是在愤慨的控诉。

        纪林苏一脸肉疼,“两个鸡腿?”

        大黑继续大声汪汪控诉。

        纪林苏板起了脸,“三个。大黑,做狗要懂得可持续发展,一顿饱和顿顿饱……”

        “嗷汪~”

        纪林苏还没说完,大黑已经欢快的摇起了尾巴,抬起前爪搭在了纪林苏手背上。成交~

        大黑屁颠屁颠的进了灶房。

        纪林苏蹲在灶房门口,等它出来。

        大黑的身影被黑暗吞噬,寂静中,只能听到狗爪踏在地上的哒哒哒声,时不时响起。

        忽的,那细微的动静消失了。

        纪林苏眉头微蹙,他正要踏进灶房,忽然看到黑暗中,有隐隐约约的模糊影子浮现。

        一只干瘪的胳膊,竟然直直从黑暗中飘了出来!

        纪林苏往后退了两步,随着那手臂完全置于月色下,这才看清,手臂另一头,正被大黑咬在嘴里。

        纪林苏无奈的弯了弯唇,谁家好狗叼东西,只咬一头啊,搞得他以为是什么灵异事件呢。

        大黑叼着那只胳膊,哒哒哒,脚步轻快的从灶房里蹦哒出来。

        它将胳膊放到地上,昂首挺胸,那模样,看起来骄傲极了,兴高采烈等待着纪林苏的表扬。

        纪林苏摸了摸它的脑袋以资鼓励。

        大黑的尾巴摇成了螺旋桨,乐得直吐舌头,正要再冲进灶房,但被纪林苏一把薅了回来。

        “等等,不用进去了,我已经知道这胳膊主人是谁了……”

        他的目光落到那整条干瘪的胳膊上,眼睫微敛。

        这是一条完整的手臂,还连着手掌。

        从纤细骨骼可以判断,这是属于女性的臂膀。

        骨瘦如柴的手腕上,套着一个已经氧化发黑的细细银镯。

        下午他见过这个银镯。

        是李婶手上戴的那个。

        屏幕前的观众在笑疯和恐惧中反复横跳。

        “哈哈哈这狗成精了。”

        “大黑:抬爪成交~”

        “妈呀,细思极恐,那个胳膊不是那个李婶的吗?难道她已经死了。”

        “不是难道,是绝对已经死了。”

        “这个副本总让人觉得心里毛毛的,让我想起了山村老尸。”

        “啊啊啊别说了,人都要吓没了。”

        看着那条胳膊,少年眼中滑过一抹沉思。

        他用眼神示意了大黑一眼,大黑立马会意,叼起地上的胳膊,将其塞回了灶房里。

        纪林苏捡起地上的锁链,把木门重新锁了起来。

        夜风袭来,扫在他的后背,让人心下止不住的发凉。

        一股水腥气随风飘了过来。

        纪林苏顺着那股味道,抬眸往后院望去。

        之前他就注意到,屋后还有一片平坦的空地。

        他穿过狭窄小路来到屋后空地上,借着朦胧的光线,看到杂草堆积的地方,掩盖住了一条通往未知方向的小路。

        纪林苏拨开枯草干茎藤蔓,顺着小路走了下去。

        小路的尽头是一片池塘。

        池塘表面一大半都漂浮着黑绿色的浮萍。

        这是一池死水。

        池塘里的水混浊发黄,散发出一股腐烂发酵的奇怪腥臭味。

        【守则七:请勿到池塘周围闲逛玩耍,尤其是晚上。】

        纪林苏绕着池塘走了两步。

        咝咝咝……

        窸窸窣窣的声音,自黑暗中细细爬过。

        纪林苏左右张望了一番,并没有看到可疑的东西。

        直到。

        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一点点缠上了他的脚踝。

        纪林苏猛地低头,发现脚腕上,不知什么时候,缠绕上了一圈细细的黑色草茎。

        他蹲下,正想把草茎拨开,动作却忽然顿住。

        视线顺着黑色草茎一点点前移,落到了荡起涟漪的池塘表面。

        咕噜咕噜……

        死寂的水面,忽然翻涌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缓缓上浮。

        浓郁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一颗肿胀发白的头颅,一点点浮出水面。

        那张脸已经被水浸泡得面目全非,一片惨白。

        咝咝……

        黑色的细丝,也不断从水中爬了出来,颤颤巍巍往纪林苏的身上缠。

        纪林苏这才看清,这哪是什么黑色草茎,而是那具女尸的头发!

        黑色的长发犹如海藻般,湿漉漉的游走在地面,缠到纪林苏脚踝上时,带来一阵冰冷黏腻的触感,凉得纪林苏不禁打了个寒颤。

        越来越多的黑色发丝从水里钻了出来。

        密密麻麻的,几乎是汹涌而来,蜿蜒扭曲如蛇,疯狂叫嚣着要将纪林苏扯入水中。

        泡烂发白的头颅,在水里浮浮沉沉,脸上沾满了黑绿色的浮萍,越发显得狰狞可怖。

        “呵呵~下来陪我呀……”

        女尸发出幽幽的轻笑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空远而诡魅。

        纪林苏抵抗着那股拉拽的力道,一面捞起了一束正想缠上他胳膊的黑色发丝,拿在手里对着月光,仔细辨认了一番,然后摇头叹息。

        “漂亮姐姐,你这个发质不得行哇。”

        少年一脸惋惜,苦口婆心的劝:

        “以前你的头发发质是不是还不错?随着头发越来越长,慢慢就没打理了是不是?你瞧瞧看,干枯分叉毛糙,拿在手里,就跟稻草一样刺啦啦的扎手,这哪是头发,分明是一把枯草嘛!”

        水里的女尸愣住了。

        纪林苏神色诚恳,客客气气同对方打商量,同时瞄了瞄腿上的发丝,眨巴眨巴眼,疯狂暗示。

        “漂亮姐姐,我知道个古法养发的方子,你看看,要不解开缠在我身上的秀发,这方子……”

        嗖!

        无数湿漉漉的黑色发丝,几乎在一秒钟内就收了回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