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29章 南疆村3

第29章 南疆村3

        【守则五:如果饭上面竖插着筷子,请一定要全部食用完。】

        毫无疑问,这是一条被污染的规则。

        纪林苏踱步到堂屋内,瞧了那碗饭一眼,眉梢微挑,“这筷子?”

        “哎呀,失礼了,您瞧我,老糊涂咯!”村民懊恼的一拍后脑勺,朝着灶房里一喊,“拿双筷子出来。”

        一个中年妇人,如幽魂一般飘了出来,轻盈得像是一张纸片,没有任何脚步声,就飘至桌子旁。

        她手里拿着一双长筷子,直直插进了碗里。

        原本的两短一长,现在变成了三长两短。

        纪林苏眼眸微眯。

        人最忌讳三长两短,鬼最忌讳两短一长。

        先不说这筷子,纪林苏瞄了那饭一眼。

        哪是什么熟米饭,而是压根没煮的生米。

        这碗饭,无论无何也不能吃。

        纪林苏还没急,观众们差点急得跳脚。

        “我靠,这还是碗生饭,这个筷子插的,不论鬼还是人,都嫌晦气不会吃的。”

        “但是按照苏爹一向叛逆的表现,他肯定要违反正确规则,吃光这碗饭的。”

        “这还是碗生米,谁能吃得下去啊!”

        “瞧吧,做人别狂,这次不就遇到硬茬,左右为难了吧。”

        “苏爹肯定有自己的打算,大家别吵,一起看看。”

        堂屋内。

        村民直勾勾的盯着纪林苏,嘴角的弧度弯曲到极致,形成了一个怪异而僵硬的笑容。

        他不停催促纪林苏,“别客气,吃呀,吃呀,一定要全部吃光呀……”

        桌上其他饭菜都是没有问题的正常菜色,唯有这碗米饭,透着一股子晦气。

        在村民殷切到扭曲的注视下,纪林苏将那几根筷子都拔了出来,端起了那碗饭。

        “嘬嘬嘬~”

        纪林苏一唤,身侧的大黑就欢快的甩着尾巴,绕着他的腿边打圈蹦哒起来。

        纪林苏无情的推开大黑的狗头,“这碗饭不是给你的。”

        他端着饭碗,笑眯眯的靠近村民,满脸都写着真诚。

        “这碗饭可是好东西,我是客人,不能反客为主,好东西自然要主人先品尝。”

        说着,纪林苏勾着无辜又纯良的微笑,一把按住了村民,在对方震惊的眼神里,掰开村民的嘴,将那一碗饭全部倒进了村民的嘴里。

        甚至不用吞咽,一碗米无比顺畅的,眨眼间就全进了村民的肚子。

        村民呆住了。

        他的瞳孔不住颤缩。

        显然没想到,纪林苏竟然这么勇。

        纪林苏放下了空空如也的碗,一脸轻松的拍了拍手。

        规则只说,一定要全部食用完,可没有规定必须是客人把饭吃完。

        村民终于回过神来,他脸色铁青,眼神森冷。

        不知是因为忌惮纪林苏,还是恐惧纪林苏身侧跟着的黑狗,村民欲骂又止,只能一直用冰冷的视线注视着他。

        纪林苏坐在桌前,开始吃起了满桌丰盛的菜肴。

        “嗷嗷汪!”大黑差点要馋得团团转。

        纪林苏夹起一个鸡腿,放到大黑眼前,诱惑它张嘴来咬,又蔫坏的把鸡腿忽然拿远。

        大黑急得不停哼唧,伸出两只前爪,扒在纪林苏腿上,黑葡萄一般大而圆的狗狗眼里,一片渴望急切。

        “噗,不逗你了,快吃吧。”

        纪林苏将鸡腿送到了大黑嘴边。

        一人一狗开始了愉快的用餐时间。

        纪林苏在大快朵颐的时候,其他玩家也陆续到了村民家中蹭饭。

        然而那生米碗上竖插的筷子,像是给死人献祭上香一般,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吃呀,吃呀。”村民机械又执拗的重复,催促他们吃饭。

        但他们都知道,规则五是被污染的,无论无何,都不能吃下这碗饭。

        “吃呀……桀桀桀……”

        然而,玩家们不碰那碗饭,村民嘴角的笑容变得越来越大,神色越发狰狞。

        哗啦啦——

        一阵风吹来,摇得屋内如同地震一般剧烈抖动起来,数股哗哗作响的纸声,交叠成一曲凌乱的调子,响彻整间屋子。

        门窗都是紧闭的,那风只是吹在屋外,却能在屋内回响。

        玩家们被这一发现惊得头皮发麻。

        有人见状不对,抓住机会夺门而出。

        有人却逃跑失败,被村民抓住了手臂。

        那力道大得惊人,强行将玩家按回了桌子前。

        在村民阴恻恻的注视下,玩家假意吃了几口生米,而后趁村民放松警惕,飞快逃离了屋子。

        一到屋外,玩家就将嘴里的生米吐了出去。

        他自以为自己逃过一劫,殊不知,他的脸色在悄无声息间,变得越发煞白起来。

        脸颊上原本模糊的红晕,也渐渐鲜艳明显起来,好似有血色在面皮下隐隐涌动。

        屏幕旁的观众们,对比两方场景,再次折服于纪林苏的机智。

        “逆天了,苏爹可真会钻空子,哈哈哈。”

        “确实,只说要吃完,但是没指名道姓要谁吃完,简直牛掰!”

        “笑死,何止是反客为主,简直是悍匪行为。”

        “苏爹主打一个反差,眼神极其无辜清澈,身体却很诚实的心狠手辣。”

        “这就是反差感吗?爱了爱了。”

        “村民(瞳孔地震):这是怎么个事?”

        “村民:欲骂又止.jpg”

        在直播间众人沉浸在欢乐氛围之中时,纪林苏已经吃完了饭。

        虽然村民似乎已经不记恨他刚才按头灌米的恶行,还极力邀请他晚上留宿。

        不过纪林苏还是残忍的拒绝了。

        这户人家家里没有槐树也没有池塘,不适合住人。

        况且,他们有仇,他怕村民半夜提刀砍他。

        见挽留不成,村民的神色冷了下来。

        他笑得异常冰冷,别有深意的开口:

        “桀桀桀……尊贵的客人,你可以在村中随便找个空屋子进去留宿,村里有很多空屋子的,桀桀桀……如果还想见到明天的太阳,一定不要去李婶家留宿。”

        “好的。”纪林苏礼貌应声。

        ——好的,肯定不去空屋子留宿,必须去李婶家见见世面。

        吃得肚皮溜圆的他,牵着同样肚子晃晃荡荡的大黑,一人一狗一步三摇,慢慢悠悠走出了村民家中。

        纪林苏向好几个村民打听了一番。

        可他们一听到李婶的名字,脑袋立马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避之不及,纷纷躲闪。

        这让纪林苏越发好奇。

        不过,没人指路,他要怎么去李婶家?

        这时,纪林苏想起了那张副本门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