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28章 南疆村2

第28章 南疆村2

        弹幕已经就此场景,讨论得热火朝天。

        “哈哈哈哈,一如既往的骚操作。”

        “笑死,一种领导巡查的既视感。”

        “反客为主第一人。”

        “村民像极了拼命在领导面前邀功的我。”

        “你们看那些玩家,脸色好像有点奇怪,是不是被污染了啊?”

        “感觉像是……往纸扎人的方向发展了。”

        “嘶,预言家?刀了你。”

        弹幕争论不休。

        这边,几十个村民挨个和纪林苏握手。

        最终,一个村民以八菜一汤的豪华菜色,成功竞拍下纪林苏的午饭权。

        当纪林苏矜持的笑着,朝其他村民点头示意,跟随请他吃饭的冤大头回家时,忽然感觉到一股凉气,自背脊直窜到天灵盖。

        【守则二:如果要进村,请确保你有同伴,否则便会被“它们”盯上。】

        他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但是,他是谁?

        他可是孤勇者,孤勇者从不需要队友!

        无数道隐藏在暗处,阴恻恻的注视,都在纪林苏一身正气下无处遁形。

        精神攻击的污染,对纪林苏完全是无效技能。

        和纪林苏的轻松不同,那些等不到队友的玩家,或是不以为意,满脸无惧,皆是孤身一人进入了村子。

        原本异于常人的村民,就给他们的心蒙上了一层阴翳,让他们开始后悔,自己独自进入村里的决定。

        他们在村里走着走着,忽然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耳畔响起了若有若无的怪声。

        像是窃窃私语,又似乎是风声和自然界的异响,交杂在一起,嘈杂又混乱,让他们的耳膜嗡鸣不止。

        持续不断的声音,如同电钻在他们的脑子里不停突突突,哪怕再好脾气的人,在长时间这样的噪音干扰下,也会变得暴躁起来。

        他们的眼底开始漫起狰狞的红血丝,一片惨白的灰青色,也一点点覆上他们的眼白。

        这正是被污染的症状。

        此时,纪林苏已经跟着村民,穿过了一条羊肠小道。

        一条大黑狗,不知从哪个旮瘩钻了出来,冲着纪林苏狂吠不止。

        原本满脸和善的村民,在看到大黑狗的时候面色一变,从地上抄起一根棍子,怒骂道:“畜牲,滚!”

        【守则四:黑狗代表不详,会为你招来灾祸,请远离它。】

        几乎是同一时间,玩家们都碰到了突然冒出来的大黑狗。

        他们原本还不确定守则四的正确与否。

        可那大黑狗一冲过来,就对着他们不停狂吠,目露凶光,呲牙咧嘴的,露出一嘴白森森的锋利獠牙。

        “嗬嗬——”

        大黑狗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嘶吼警告声,虎视眈眈盯着玩家,似乎随时都会扑上来,将玩家撕成碎片。

        这么大一条狗,可是能咬死人的!

        猝不及防间,大黑狗如同一道黑色闪电,迅猛飞扑过来,在玩家的手上狠狠咬了一口。

        “啊!”

        顿时血流如注。

        玩家心下恼怒,接过村民递过来的棍子,已经判定规则是正确的,狠狠一棍子抽在大黑狗身上,“畜牲,不滚就打死你!”

        大黑狗夹着尾巴,呜咽哀嚎着一溜烟跑远了。

        成功赶走大黑狗的玩家们没有发现,在被咬流血的一刹那,一缕黑气也随着血液散到了空气中,他们的眼神也变得稍微清明了些。

        大黑狗离开后,颓败的灰黑色再次爬上他们的眼白部分。

        回到纪林苏这边。

        纪林苏还在跟大黑狗对峙。

        村民满脸厌恶,正想要打走大黑狗。

        却被纪林苏及时拦了下来。

        他笑眯眯的朝大黑狗招手,“嘬嘬嘬~”

        开玩笑,狗狗可是人类最好的朋友。

        这个世界没有狗狗就不能转,遇到狗狗肯定要好好rua一顿,怎么可能远离它!

        尤其是这种中华田园犬,最是忠心护主。

        大黑狗原本想要一口咬在纪林苏手上。

        但少年及时将手掌一个翻转,一把捏住了狗嘴。

        嘴巴被手动闭合的大黑狗,眼里写满了愚蠢和茫然。

        它正要再度呲牙,却听纪林苏说:

        “大黑,打个商量,我不打你,你也别咬我,我是大大滴好人,你跟着我,保证你顿顿有肉,猪鸡兔鸭鹅,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弄什么!”

        纪林苏的表情真诚极了,小眼神更是清澈无害,语气万分诚恳。

        听到纪林苏这么说,大黑狗原本凶恶的眼神,立马变得温顺起来,狗狗眼湿漉漉的,忽闪忽闪,清澈单纯如孩童。

        耸拉着的尾巴,也在此时差点摇成了螺旋桨。

        它凑了上来,亲亲热热的在纪林苏身上来回蹭着,哼哼唧唧,亲昵的贴着纪林苏,伸出湿润的大舌头,不停的舔着纪林苏的手。

        从眼神到尾巴,就连身上黑光锃亮的毛发,都明晃晃写着“讨好”两个大字。

        见状,弹幕都笑疯了。

        “苏爹牛批,成功策反。”

        “这狗子还有两幅面孔。”

        “狗:坏了,这是个长期饭票,咬不得,可得赶紧讨好他。”

        “狗:跟着苏爹混,一天吃九顿!”

        “来自猪鸡兔的控诉:你清高,你了不起,你拿我装!”

        “哈哈哈,舔狗果然是形象生动的形容。”

        “猪鸡兔:就没有人替我发声吗?”

        “狗:主人(疯狂摇尾巴),我觉得我一顿能吃六个猪筒骨、两个鸡腿、半只兔、两个鸭翅……再多就吃不下了,下顿再吃。”

        纪林苏抚摸着大黑狗的脑袋,大黑欢快的摇着尾巴,一人一狗相处融洽。

        之前的大黑叫得又凶又狠,现在却是汪汪汪的正常叫声,柔顺又动听,像极了嗓子里卡拖鞋的夹子音。

        看来,每一只凶狗都有当夹子狗的潜质。

        规则四是正确的。

        纪林苏必须违反。

        不过,对于这条规则,他也有着自己的理解。

        福祸相依,一部分人眼中的不祥,实际上却是其他人眼中的祥瑞。

        有时候灾祸不是狗带来的。

        而是它提前预知了灾祸,替人通风报信,却让人误以为灾祸是它带来的罢了。

        人误会狗,狗好,人坏。

        纪林苏从口袋里翻出一根麻绳,松松拴在大黑脖子上,当做牵引绳,牵着它继续走。

        村民见纪林苏留下狗,欲言又止,最终在纪林苏一个轻飘飘的眼神威慑之下,还是将话憋了回去。

        他埋头继续带路。

        没多久,他就将纪林苏带到了一户院门大开的宅院内,他指向堂屋,满脸兴奋:

        “知道您要来做客,我家婆娘连忙做了八菜一汤出来,您瞧——”

        大方桌上,摆着满满一桌热腾腾的诱人菜肴。

        然而正对着纪林苏的那碗饭,堆积得超过碗沿,微鼓起来,如同隆起的坟包。

        上面插着三根筷子,两短一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