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12章 无法逃离的学校11

第12章 无法逃离的学校11

        纪林苏盯着那几行字,眸光晦暗不明。

        虽然没有明说,但毫无疑问,这几句话也在守则行列。

        他和诡异搭话,恰好违反了正确规则,让他逃过一劫。

        纪林苏长舒了一口气。

        至于剩下几句话的真假……

        纪林苏想起了副本提示。

        【副本提示:请在三天内离开学校,一旦超过三天……嘻嘻……亲爱的同学,你不会想在这里待超过三天的……】

        提示,也是通关条件。

        很显然,在学校待超过三天,就会发生一些恐怖的事。

        但纸条上的话却与提示恰恰相反。

        留下超过三天,就会彻底安全。

        怎么看,这都是一句太过绝对的语句。

        但纪林苏并不认为这句话是错的。

        因为——

        留下,被同化成没有自我意识的诡异,变为副本的一部分,自然可以获得永久的安全。

        至于那行红字,在早上七点时离开图书馆……

        纪林苏看了眼时间。

        02:40。

        明明他进图书馆时不到十二点,才一会功夫,竟然已经到了半夜。

        时间再次开始扭曲紊乱。

        他无法判断正确的时间,又怎能按时平安离开图书馆呢?

        纪林苏抬眸往窗外望去,外面一片粘稠的黑,铺天盖地的汹涌而来,仿佛要叫嚣着将图书馆一起吞噬。

        屏幕前的众人,也发现了这矛盾的规则。

        “不是,这时间明显不对劲啊。”

        “是的,离开过早,会被黑雾腐蚀。离开稍晚,怕是会被永远留在图书馆内。”

        “坑爹啊,这是一个无解的死局。”

        “不管是留下还是离开,都无法逃离学校。”

        “就如诡异所说的那样,这是无法逃离的学校!”

        “天啊,那纪林苏这回不是死定了,只能留在副本内当诡了!”

        纪林苏并不觉得毫无生机。

        看似无解,除非,解开所有的谜。

        纪林苏始终相信一个道理——如果无法解决问题,那么就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纪林苏把随身携带的纸条拿了出来,看向最后一条守则。

        【守则十七:请坚信这所学校是存在的。】

        再结合他之前看到的报纸。

        【z大某系某寝室三名同学,不慎误喝含有n-二甲基亚硝胺的饮料,好在有同学及时发现,并拨打急救电话。

        三名同学被送至医院及时就医洗胃,经过紧急治疗后,暂未出现中毒性肝病等脏器损伤情况,预后良好……】

        还有那本红皮日记、以及校园栏上的通告。

        他已经知道了副本的污染源。

        现在,只需要向当事“人”求证即可。

        呲啦——

        天花板上,忽然传来一阵诡异声响。

        像是有人在狠狠拉拽着什么东西,拖曳声摩擦在地板上,带出一连串毛糙的刺耳声响。

        纪林苏的视线落到通往二楼的楼梯上。

        一楼明亮如白昼,但自楼梯的部分,便是黑洞洞的一片。

        楼梯口像是一张漆黑的血盆大口,能吞噬所有贸然进入的人。

        咚!咚!

        有动静顺着楼梯,自二楼飘了出来。

        听起来,像是刀具狠狠剁在骨头上的声音。

        砰!

        奇怪的声音断断续续响起,让人不寒而栗。

        “啊!救救我!”

        “救救我……”

        “救、救、我……”

        撕心裂肺的惨叫与求救声,间或夹杂其中,越发令人心弦紧绷。

        纪林苏扫向那张纸条。

        【如果你听到任何异响,请不要理会,收起你的好奇心。】

        好的,不要理会。

        叛逆的纪林苏当然不会理会这条规则。

        令他诧异的是,此时这行字的旁边,竟然缓缓浮现了一行血色字体。

        【见死不救,泯灭了人性,你还算是人吗?】

        这行血字,像是控诉,又似是绝境之中,那一声最后的无望哀鸣。

        纪林苏眉梢微挑,义无反顾的走上了那条楼梯。

        他有预感,楼梯之上,便是最终的真相。

        楼梯格外漫长,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无穷无尽的楼梯令人恐慌。

        纪林苏压下心底滋生的阴霾,继续坚定的往上。

        终于。

        他来到了拐角处,狭窄的门内,亮着微弱的暗红光芒。

        那光线落在室内,昏暗驳杂,将整片空间都晕染成了晃动的血色世界。

        砰!

        视线内,三个年轻男生,正死死按住一个瘦弱的男生,他们脸上是同样的愤怒与快意,正一拳拳奋力砸在瘦弱男生身上。

        在凌乱的哀嚎与求救声里,男生渐渐没了气息。

        行凶者望着地上的尸体,先是惊慌失措,最后逐渐化为狠绝。

        咚!咚!

        一柄硕大的砍骨刀,狠狠剁下。

        一刀,腿脚分离。

        一刀,鲜血喷涌,肠子内脏争先恐后的涌出。

        一刀,手掌滚出一段距离,在地面留下一串刺目血痕。

        铺天盖地的血色,满地碎肉与内脏交杂堆叠,一片狼藉,血腥到极致。

        行凶者的脸上,却带着异样的兴奋色彩,几欲癫狂。

        一个完整的人,在纪林苏的默默注视下,最终变为了一地血肉模糊的肉块。

        阴暗与血色,笼罩了整间屋子。

        那颗被剁下来的头颅,在地上滚了几圈后,恰好正对纪林苏的方向。

        红色灯光洒在头颅上,投下一片扭曲的阴翳,衬得它越发狰狞可怖。

        它死死盯着纪林苏的方向,忽然咧开嘴,露出一个僵硬诡异如木偶的笑容,嘴巴也一张一合的动了起来。

        “见死不救,泯灭了人性,你还算是人吗?我要你也尝尝这种滋味——”

        纪林苏面色不变,与之对视,冷静又坦然,打断了它的话。

        “不是我见死不救,而是救不了。你已经死了。”

        他现在所看到的,不过是过往的回溯场景。

        无论他做什么,都无法改变过去。

        头颅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暗红色的灯光闪烁起来,忽明忽暗,在地上映出一地阴影,沉冷与阴森无声蔓延。

        良久,闷闷的声音低低传来,“你不是知道我是谁吗?告诉我,你还知道些什么,或许我会考虑让你多活一会。”

        难得的,一向叛逆的纪林苏没有再逗弄诡异,而是一脸正色道:“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你告诉我的。”

        “真相只有一个……”

        纪林苏将一本书递到了头颅面前。

        头颅瞪大眼睛,瞳孔里倒映着眼前放大的书封。

        上面赫然写着——

        《母猪一胎十八个,总裁直呼好家伙》

        “???”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