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8章 无法逃离的学校7

第8章 无法逃离的学校7

        纪林苏放缓了呼吸。

        他坐在靠近阳台的窗边,恰好是背对着门的状态。

        所以他完全看不到身后的情况。

        但是……

        坐以待毙,绝不是他的风格。

        在感受到那股慑人寒气越来越近后,纪林苏当机立断,迅速回身,同时也从掌心悄然释放了些许之前被他吞噬的诡异雾气。

        用诡异的力量来对付诡异,这就是用魔法打败魔法!

        拳头猛地挥出去时,纪林苏万万没想到,他身后的竟然是个熟人!

        可惜力道已经收不回来了。

        景婪仍然不躲不闪的站在原地,那双弥漫冰冷雾气的银灰色眼眸中一片淡漠,仿佛全然不把纪林苏的攻击放在眼中。

        男人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近一米九的身高和精壮的体魄,足以让他生来带着一种君王般的气势,睥睨世人。

        这样骇人的气息,和仿若高高在上的神祇俯视众人的姿态,落到纪林苏的眼中,却让他觉得万分不爽。

        这男人好装。

        欠揍。

        借机教训一顿好了。

        一缕邪气在少年眼中一闪而过。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不甚明显的弧度,那瞬间,邪气肆虐,又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暴虐疯狂。

        相比景婪,纪林苏虽然身形修长,但还是略显单薄了些。

        如果说景婪是冰冷无情的君王,纪林苏更像是悲悯的神官。

        似乎胜负已分。

        噼里啪啦——

        两人缠斗到一起,将寝室里的东西撞击得七零八落的散开碎裂。

        终于。

        在景婪把纪林苏压在墙上的同时,纪林苏的手也掐上了景婪的脖子。

        掌心下,黑色雾气丝丝缕缕的蔓延,一点点腐蚀着男人的皮肉。

        两人皆是注视着对方,一个神色淡漠,一个嘴角隐约含笑。

        看似气氛和谐,实际剑拔弩张,互不相让。

        像是水与火,天生犯冲,无法相容。

        屏幕外,观众们已经津津有味的讨论起来。

        “前排看戏。”

        “纪林苏怎么和他“室友”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

        “哈哈哈相爱相杀好兄弟。”

        “好好好,眼神戏不错,拉丝,给一百分!”

        两人盯着彼此,谁也没有先挪开视线,执拗得像是两个小朋友在玩瞪眼游戏:谁先移开眼睛谁就输了。

        纪林苏眼眸微眯。

        仿佛是无声的默契般。

        在景婪松开钳制住纪林苏的力道后,纪林苏也松开了掐住景婪脖子的手。

        视线扫过男人光洁无损的脖颈,纪林苏心下越发好奇。

        这男人究竟是什么鬼东西,明明他刚才能感受到,黑雾腐蚀了男人的皮肉,但却没有留下一点印记。

        少年抄着手,斜睨了景婪一眼,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

        纪林苏漫不经心的开口:“你去哪了?”

        景婪差不多消失了一整天,形迹可疑。

        此时,景婪也在桌前坐下,闻言,冷漠的视线落到了少年身上。

        如血残阳下,少年坐在窗边,面容被橘红光线镀上一层瑰丽色泽,那双澄澈眼眸辉映着夕阳,被衬得闪闪发亮,如同猫瞳般漂亮剔透。

        浅色的唇也因残阳而沾染上一抹稠丽,如同罂粟般无声展现着致命的美丽。

        景婪垂下了眼睫,冷冷淡淡道:“吃饭。”

        不过,好像又饿了……

        不对,不是饿,而是馋。

        毕竟和美味的食物相比,仅仅是填饱肚子,只能满足生理需求,而无法满足精神欲望。

        吃饭?

        纪林苏上下打量着景婪。

        刚才景婪进来,他似乎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更加可疑了。

        瞧他这惜字如金的冷淡样,纪林苏也没想过景婪会对他说实话。

        他还是那句话。

        死道友,不死贫道。

        必要时候,景婪肯定是不错的肉盾。

        他懒懒散散翻身上了床。

        他得赶紧休息一会,晚上还得夜探学校。

        虽然刚和景婪打过一架,但打完后,两人间仍有一种奇奇怪怪的和谐感。

        寝室的墙壁散发着幽幽凉意,纪林苏总觉得后背发凉。

        他忍不住翻了个身,转为面朝墙壁。

        下一秒,他忽的睁眼,定定盯着墙壁看了三秒,然后一骨碌爬了起来。

        他知道了!

        日记本里,最后一句话的含义。

        “我和你面对面,我和你背靠背。”

        如果没猜错的话,李元的尸体之一,就在这面墙里。

        纪林苏烦躁的抓了把头发,下了床,在寝室里找到一把锤子,对着墙壁三下五除二的砸了下去。

        砰——

        随着这扇墙被砸开一个大窟窿,一颗风干的人头也从墙里滚了出来。

        这颗头颅的皮肉已经完全干瘪下去,就如同保存良好的千年干尸一般,皮肤呈现一种焦红的土色。

        或许,这是李元的脑袋?

        纪林苏刚在那颗脑袋前蹲下来,脑袋紧闭的双眼却忽然睁开了。

        纪林苏没有动,倒是把直播前的观众吓了一大跳。

        他们像是受惊的猫,差点就从椅子上蹦哒起来了。

        “卧槽,吓得老子弹射起步。”

        “墙里藏着一颗人头,毛骨悚然。”

        “我和你面对面,我和你背靠背原来是这个意思,大佬牛批。”

        “你们看,这脑袋好像要变异了——”

        干尸脑袋在忽然睁开双眼后,嘴角也无声咧开,随后黑色雾气自嘴里漂浮而出。

        然而它还没来得及起飞,就被一摞书狠狠地拍到了地上。

        头颅愣了一下,随后面色狰狞,就要再度朝纪林苏扑来。

        然后更多的书,接二连三的压了下来,直接将头颅淹没在了书海之中。

        它只觉得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封印在其中,挣脱不得。

        纪林苏拍了拍手,满脸淡然。

        “知道这叫什么吗?”

        “这叫知识就是力量!”

        用无法打败的力量强行镇压它,这局他完胜。

        纪林苏的操作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

        随后弹幕就笑疯了。

        “施法到一半被强行打断,看得出来,这诡很懵圈。”

        “哈哈哈哈,真的,我愿尊称你为一声苏爹。”

        “苏爹是怪谈世界里一股清流。”

        “太强了!”

        “我已经彻底沦为苏爹死忠粉。”

        头颅在知识的海洋里奋力挣扎,五官扭曲到乱飞。

        见状,纪林苏掏出一个口罩,给它结结实实的戴了上去。

        “好兄弟,戴个口罩,不然这表情怪吓人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