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5章 无法逃离的学校4

第5章 无法逃离的学校4

        他似乎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但纪林苏从不勉强自己。

        他果断端着餐盘,走到了食堂外。

        一只大黄狗正翘着尾巴,乐颠颠的溜达着。

        “嘬嘬嘬~”

        纪林苏把大黄喊了过来,然后把一整个餐盘的饭,都倒进了狗碗里。

        大黄乐得直吐舌头,又蹦又跳,埋头吃得香极了。

        弹幕瞬间沸腾了。

        “我靠,搁这玩文字游戏呢,守则里说的是“食堂内”,他到了食堂外,确实吃不吃都没这个限制了。”

        “9。(6翻了。)”

        “他真的,我哭死,还不浪费,特意喂了狗。”

        “反向操作太多了,真的秀到我了。”

        “这他喵不是运气好,是隐藏的大佬吧?!”

        “膜拜!遥望大佬!”

        纪林苏回到了食堂里,那些打饭大妈刚才目睹了纪林苏的操作,此时都用一种阴恻恻的眼神望着他。

        其中一个打饭大妈嘴角上弯,露出一个古怪微笑:“同学,饭菜不合胃口吗,要来碗鲜肉抄手吗?肉很新鲜的哟。”

        说到新鲜两个字的时候,大妈似乎刻意加重了语气。

        纪林苏微笑着摇头,点了一碗青菜素面。

        看来肉类是别想碰了。

        吃面时,他扫向食堂内的其他玩家。

        有人在守则八中摇摆不定,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把异物拨弄到了一遍,草草吃了点其他饭菜。

        然而他们越吃,神情就变得越发麻木起来。

        等到一份饭吃完,他们的双眼已经变得漆黑无神。

        他们直挺挺的起身,如同僵硬的提线木偶一般,一步步走向了食堂的后厨。

        随后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食堂后厨,大门合上,隔绝了纪林苏的视线。

        紧接着,细微又诡异的声音,就从食堂后厨幽幽飘了出来。

        咚!咚!

        似乎是砧板被菜刀剁得咚咚直响。

        滋滋滋——

        不知什么机器,发出令人牙酸的粘稠声响。

        听起来像是肉块一点点被机器碾碎绞烂的动静。

        纪林苏吃完了一碗面,发现景婪坐在他隔壁桌,并没有吃任何东西。

        他眼眸微眯,端着空碗走出了食堂。

        纪林苏把空碗放到餐盘回收处时,此时后厨的后门忽然被打开。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工作人员满脸冷漠,将几个黑色的垃圾袋丢到了垃圾桶内。

        垃圾袋内软塌塌的一片,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

        纪林苏远远瞧了一眼,发现了几根缠绕在塑料袋上的发丝。

        上面还沾着腥红的血迹。

        纪林苏收回了目光,面色不变,离开了食堂。

        根据学校楼层的指引,纪林苏很快找到了辅导员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上贴着一张纸条。

        【亲爱的同学,办公室开门时间为09:00-12:00,下午14:00以后请勿打扰。】

        14:00以后不允许打扰?

        有他在,休想在上班时间摸鱼!

        纪林苏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

        意料之外的发现,现在已经13:42了。

        明明早上他醒过来的时候,才是十点半左右。

        他只是去食堂吃了个饭,竟然过去了三个小时?

        时间被污染了……或者说,时间在加速流逝。

        按照这样的流速,他根本没有三天的时间来逃离学校。

        看来离开学校迫在眉睫。

        还有一些时间,纪林苏随意在走廊逛了逛。

        还是少了那阴恻恻的压迫感,纪林苏才后知后觉,景婪不见了。

        刚才从食堂出来后,似乎就没见他跟上来。

        不过这样更好。

        景婪可以利用,但也同样是隐患。

        不知不觉中,纪林苏走到了走廊尽头的卫生间。

        他想起了相关的守则。

        【守则九:请尽可能避免在教学楼上卫生间,如果实在忍不住,请闭眼使用。】

        此时,看着纪林苏在卫生间门口徘徊,众人心里不禁七上八下的。

        “他不会要作死,主动进入教学楼的卫生间吧?”

        “其他玩家估计打死都不想沾一点边,他倒好,巴巴凑上去探索。”

        “别作死啊大哥,虽然我承认你前面很勇,但是都是新手buff和运气的成分啊。”

        “别装了,猥琐发育吧大哥!”

        “稳一点,不要送啊。”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纪林苏心痒难耐,最终还是敌不过诱惑,走进了卫生间。

        “我哭死,他是一点儿不怂啊!”

        众人的心都揪成了一团。

        “这次,他可没办法再玩文字游戏了。”

        “如果有什么意外,纪林苏必死无疑。”

        纪林苏走进卫生间,能听到空旷的嘀嗒嘀嗒的水声,不知道哪里漏水了。

        虽然是白天,但可能因为这栋大楼不向光的缘故,所以卫生间显得阴森森的,光线昏暗。

        卫生间并不大,除了一排便池,只有四个隔间。

        此时,每个隔间的门都半掩着,门后投下一片浓重的阴翳,仿佛藏着什么可怖的鬼怪。

        纪林苏推开一扇扇门,意料之中里面空空荡荡的。

        他随便选了个隔间进去。

        闭眼是不可能闭眼的。

        纪林苏瞪大了眼睛,如同好奇宝宝一样,转动脑袋,左右观察起来。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眼睛都瞪得酸痛了,也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嘶嘶嘶……

        他撇了撇嘴,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不知从哪传来的,窸窸窣窣的细微声响。

        纪林苏顺着声源低头,视线恰好和便坑里钻出一半的脑袋撞上。

        “卧槽!”

        纪林苏惊了。

        怪不得要闭眼。

        好端端上着厕所,忽然低头看到半个人头在马桶里阴暗爬行,谁见了都得吓尿。

        那颗脑袋只有半个,头顶像是被老鼠啃了一般凹凸不平的,大半个脑子都露在外头,湿漉漉血肉模糊的一片,上面还有一些白色蛆虫缓慢蠕动着。

        眼见那半个脑袋就要从厕所里钻出来,纪林苏赶紧抄起自己刚才准备好的拖把,狠狠掼在那颗脑袋上,使劲把它往回捅。

        “退退退!”

        “咔咔咔……”那半个脑袋遭受了攻击,神情顿时变得扭曲愤怒起来。

        纪林苏不为所动,继续把它往坑里掼,嘴里还碎碎念:“老弟,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这拖把是沾了屎的……”

        脑袋一愣,而后面色变得越发扭曲,随后像是生怕沾了什么脏东西似的,飞快的缩了回去。

        临走前,它不忘嫌弃地瞪了纪林苏一眼。

        弹幕全都癫狂了。

        “恐怖又好笑怎么办?”

        “拖把沾屎,戳谁谁死。”

        “大佬牛批!”

        “手持拖把,犹如天神下凡。”

        “笑死,就算诡来了也嫌晦气。”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