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在线阅读 - 第3章 无法逃离的学校2

第3章 无法逃离的学校2

        “纪林苏,开门。”

        门外响起一道低沉微哑的男声,如同大提琴一般优雅华丽,悦耳极了。

        纪林苏眉梢微挑,眼中滑过一抹兴味,“你是我室友?”

        “……嗯。”门外的声音可疑的短暂迟疑后,轻轻嗯了声。

        【守则四:室友偶尔晚归,记得给他开门。】

        【守则五:请谨记,你没有室友。】

        规则四和五相矛盾,一定有一条规则是被污染的。

        结合不能给任何人开门的规则是正确的,毫无疑问,守则四是错误的。

        反推过去,玩家没有舍友,更不能给舍友开门。

        但这是普通玩家所要遵守的守则,作为诡异,纪林苏只需要违反一切正确的规则。

        这个门他开定了。

        犹豫一秒钟,都是对他舍友的不尊重!

        在纪林苏拉开门的一刹那,一股阴风卷了进来,吹得人脊背发凉。

        整间寝室顿时就被一股凉飕飕的气息所包裹。

        纪林苏还没看清门外的情况,一道黑雾就瞬息朝他袭来。

        少年瞳孔紧缩,身体本能的反应,极速后退躲闪。

        黑雾几乎是擦着少年的睫毛飘了过去,一沾到木柜上,顿时就将柜子腐蚀出了一个大洞。

        纪林苏心有余悸的回身,看向寝室门口。

        外边站着一个身形极为高大的男人,一袭修身的燕尾服破破烂烂的,让他看起来如同一个落难的中世纪贵族。

        半长微卷的发耸拉在男人肩头,优雅万分。

        男人五官深邃俊挺,脸色却有些苍白,一双眼瞳更是诡异的银灰色,看起来犹如雾霭弥漫的海面,透出几分冷漠。

        当他用那双雾蒙蒙的眼睛盯着纪林苏时,纪林苏只觉得头皮发麻。

        那感觉,就好像夜晚孤身一人行走在茫茫荒原上,一头饿狼跟在他身后,双眼放光,流着口水,一直死死盯着他的后背。

        他会什么时候扑上来给人致命一击?

        无从可知。

        只能让人永远身陷提心吊胆的猜测中。

        男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纪林苏,银灰色的眼眸中雾霭翻涌,唇角漫开一丝微妙又诡异的弧度。

        纪林苏的余光扫到男人身后。

        一片扭曲狰狞的黑雾,夹杂着丝丝缕缕的不明腥红色泽。

        这就是刚才攻击他的东西。

        但奇怪的是,这男人就站在外头,那黑雾竟然没有将他整个吞掉。

        这男人是人是诡?

        纪林苏暂时无法断下结论。

        不过,可以看出,这男人很危险。

        男人冷冷淡淡的开口:“我可以进来么?”

        纪林苏探究的视线在他身上转了一圈,最后点点头,侧身让他进入了宿舍。

        男人一进宿舍,存在感就变得越发强烈起来。

        纪林苏感觉自己被粘腻而阴森的视线包裹着,那直勾勾的眼神,令人心下发怵。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男人十分冷漠,“景婪。”

        “什么?”纪林苏一时没反应过来。

        男人淡漠的视线扫了过来,“我的名字。”

        “……”纪林苏脑袋轻歪,这男人比他想象中还要高冷难搞,又很奇怪。

        “好的,景婪。”纪林苏从善如流,不论景婪是什么东西,看起来他暂时并不打算伤害自己。

        纪林苏耸耸肩,正打算转身去阳台洗漱,下一秒,室内却蓦地再次响起男人低沉漠然的嗓音。

        “一般情况下,我不会主动攻击你,除非……”

        除非什么?

        纪林苏识趣的没问。

        在除非发生之前,暂时把景婪当做“室友”来对待吧。

        很多时候,身边多一个队友,总是多一份助力的。

        毕竟……

        死道友,不死贫道。

        纪林苏深谙这个道理。

        少年眼中滑过一缕暗色,唇角悄然勾起一抹莫测弧度,那瞬间,显得诡谲万分。

        看到纪林苏意味深长的笑容,屏幕旁的观众都沉默了。

        “嘶,这小子不简单啊,这别有深意的笑看得人心里发凉。”

        “不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他开门就真的有室友?“

        “就是,看看其他玩家,给“室友”开门的下场!”

        玩家满心以为,门外的“室友”,是和他们一样的玩家,多一个人,就多一条生路,彼此可以互帮互助。

        可是。

        门外并不是室友,而是一片黑红色的扭曲漩涡。

        开门的人甚至没来得及反应惨叫,就被那片漩涡拖了进去。

        在一片毛骨悚然的咀嚼声里,黑红色渐渐淡去,寝室外再次变为了正常的走廊。

        大家纷纷抨击纪林苏是关系户。

        为什么他开门,门外是不存在的“室友”,而其他人却直接被诡异吞噬?

        “太假了,这小子是有点运气在身上的,但我不信他次次都能化险为夷!”

        副本内。

        纪林苏打了个哈欠,来到阳台上的洗漱台边洗漱。

        他按下开关,却发现阳台的灯坏了。

        阳台外一片漆黑,诡异得没有一丝光亮,黑暗无处不在,给人一种粘稠而窒息的压迫感。

        滋滋——

        寝室的灯闪了几下,紧接着忽然熄灭了。

        连带着音乐声也莫名其妙的戛然而止。

        停电了。

        纪林苏在寝室里找到一个南瓜造型的小彩灯用来照明。

        他把小彩灯放到一旁,就着这微弱的光亮,开始洗漱。

        幽幽的红光、蓝光、绿光……各色交叠。

        这光亮并没有为人带来安心感,反而散发着一股诡异不祥的气息,光芒不停闪烁着,和浓稠的黑色一起,交织出一种极其压抑的氛围。

        洗漱台上镶嵌着一面洗漱镜,此时在黯淡光线下,倒映出纪林苏朦朦胧胧的影子。

        纪林苏瞧了眼镜子里的自己,五官都看不太真切,只能隐约看到自己的身形轮廓。

        哗啦啦——

        他打开了水龙头,一股腥味伴随着热气扑面而来。

        恍惚间,自水龙头潺潺流出的,仿佛是腥红滚烫的血液。

        再定睛一看,那水没有任何异样,就是普通的热水。

        纪林苏神色不变,继续洗漱。

        啪嗒,啪嗒。

        一片黑暗寂静中,纪林苏忽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因为有水流声的干扰,所以听得不是太清楚。

        他俯下身体,捧起水,泼到脸上,冲去脸上的洗面奶泡沫。

        啪嗒。

        细微的声响,在寂静的环境中听得人头皮发麻,心弦紧绷。

        是水滴声么?

        纪林苏冲干净脸上的泡沫,终于能重新睁开双眼,与此同时,他下意识的凑近镜子。

        啪嗒。

        这回,纪林苏听清楚了。

        是脚步声。

        那声音就在他背后。

        不是景婪。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