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东皇紫籍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芒畔韦家变

第八十六章 芒畔韦家变

        ‘气息不大对?’

        翠篁道人愣了一下,问道:‘哪里不对,是不是因为乌朝夕修行的是鬼仙道?’

        ‘并非鬼仙道的缘故。’

        木景道人反驳了一句,目光则依旧看着灵乌起舞卷动青霞。

        一心二用的他为翠篁道人解释其中的关键。

        ‘鬼仙道之下乘道果虽然经常被贬低为清灵之鬼,但冠以仙名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出现变动,本就代表着其位格是受到大罗天中诸位仙真道君的认可。’

        ‘无人能够否认鬼仙也是仙的实质。但你的这位乌道友身上的问题在于其很可能不是单纯的鬼仙。’

        ‘我在这位乌道友的身上看到了一些残缺的理的痕迹,好像是从五品跌落下来的状态。’

        ‘五品?跌落?’

        翠篁道人愣了一下,而后自语道:‘师兄,你的意思是这乌朝夕原本和你一样,都是五品修士,只是因为意外,跌落到了六品境界?’

        ‘正是如此,师妹你关于这位鸦仙知道多少。’

        翠篁道人回忆了一下乌朝夕的信息,因为涉及到对方隐私,翠篁也不好多问,大多是楚泰昔日转述。

        ‘我只听说过乌朝夕曾苦修三百年的时间,凝聚了一枚旭日真火内丹,但后来被人夺取,以至于肉身没能完成蜕变,不得不转入鬼仙道。’

        ‘但夺取其内丹的人并非什么强人,只是一个仗着命格,借着劫数的家伙,其本身还是一位被封印于此的君魔道传人的傀儡。’

        木景道人眼中露出一丝惊讶,随意道:‘是你先前和我说的,同那楚道友一起战斗的王兰?’

        ‘就是他。’

        得到翠篁的答复,木景眼中疑惑升起。

        ‘那就有意思,若花费三百年凝聚的旭日真火内丹是这位乌道友为自己突破五品准备的,那么王兰的修为就不是你们能够轻易应对,更不是那个辛青可以随意把控的存在。’

        ‘可若问题不是出在那真火内丹上,那这位鸦仙身上残缺的理是从哪里来的?’

        ‘这位楚道友给这法伞起的名字叫做灵乌听清籁,自己演绎的却是青阳环碧霞,从死入手,演绎生法,他是看出什么了吗?’

        ‘这和楚道友又有什么关系?’

        翠篁道人觉得有些跟不上木景的思路。

        ‘师妹,你的这位楚道友同样不简单,他身上一样有着不完整的理,记住不是残缺,而是不完整,也不知道他是转世残留,还是因为意外获得……’

        翠篁道人正打算继续询问,楚泰那边已经将法伞灵乌听清籁的诸多玄妙尽数演绎。

        将法伞收好,楚泰将其交还给绯绯。

        拿着法伞的绯绯满脸的兴奋,对着楚泰不断道谢,表示感激。

        “你这孩子,不要只和我说谢谢啊,没有乌道友赠送的旧羽,翠篁道友提供的竹枝,怕是我也不可能平白无故创造出这法宝,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个道理应该懂的吧。”

        绯绯闻言,也是走到翠篁道人和乌朝夕面前道谢。

        翠篁道人连连表示是楚泰妙手,巧夺天工。

        乌朝夕则是保持一贯的排斥态度。

        “只是交易而已。”

        已经习惯的绯绯依旧大声的向乌朝夕表示自己的感激,反倒是弄得这位鸦仙有些不好意思。

        翠篁道人见了,乐出了声,气的乌朝夕又是一阵恼怒。

        边上看戏的楚泰眼中亦是浮现出一丝丝笑意,但非常突然的愣了一下,回头看向木景道人。

        此时,楚泰的耳边回荡起木景道人先前和翠篁道人的猜测,询问楚泰的看法。

        ‘我并没有看出乌道友有什么问题,至于你说的法伞上的变化,可能是缘分导致的吧。’

        楚泰的回答显然不能让木景道人满意,但此时二者才见面,他也不好过多询问。

        木景原想着过几日再和楚泰交流,不想楚泰突然开口表示自己手头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只是先前三箐山防御力量薄弱,绯绯在回风谷的道法上又还没有入门,故此停留。

        “如今,木景道友已至,三箐山力量鼎盛,绯绯亦是学有所成,还多了护身法宝,诸事可谓都有了下文,我也可以安心去处理其他事情,就先告辞了。”

        听到这话,还在把玩手中法伞的绯绯顿时愣在了原地,看着楚泰有些不知所措。

        但绯绯也清楚,楚泰并没有一直留在自己身边的义务。

        绯绯沉默了下来吗,乌朝夕原本也想要离开,却被楚泰劝下。

        “我离去并非虚言,再说了你先前不少手段都还没有传授绯绯,怎好独自离去?”

        乌朝夕知道楚泰是担心绯绯,但说出的话依旧不服软:“那你就传授完了?”

        “我打算传授的东西,都已经留在了那法伞之中,其中还有不少是和道友你交流后的感悟,绯绯不一定能够参透,还需要麻烦伱帮衬一二。”

        乌朝夕闻言,看了看绯绯手中的法伞,同样沉默了下来。

        翠篁道人见状,知道事成定局,便起身将楚泰送出三箐山。

        路上,翠篁道人还表示楚泰若是在外遇到什么事情,可以立刻回来,或者通过乌鸦同他们联系。

        楚泰连连答应,他一出阵法,便默默放开心神,感知四周的元气流动。

        他先前所言自己手头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并非托词,早在他能够感知到“缘”之后,他对于楚国的变故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在旱魃动手推动诸多劫数出现的时候,楚地本身也在衍生出各种反制的方法。

        “缘”正在不断缔结,不断分化,不断推动新的变化出现。

        特别是楚泰得到了部分天书玉字的感悟之后,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

        在祭炼出那法伞的时候,楚泰其实是尝试着将这种感觉融入其中,让“风”带动“缘”。

        最后,楚泰在法伞灵乌听清籁中留下了一点痕迹,那是他在整个楚国南方各处留下传言的痕迹。

        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点痕迹的留下,楚泰对“缘”感应也是受到“风”的影响,达到了一种巅峰的状态。

        从三箐山走出的他压下感知到“缘”的牵引,回到了芒畔,找寻飞泉神君和明霞神君。

        站在韦家门外,楚泰只看到残檐断壁,他种下的翠竹早已破碎,甚至那十真君的画像也是落在地上,灵应尽失,且被火焰灼烧了一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