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55章

第155章

        就在吕布眉头紧皱,苦苦思索的时候,忽然听到文丑说道。

        “温侯,末将有一个办法可以破城!”

        听闻此言,吕布顿时大喜,急忙问道,“文丑将军,什么办法?”

        文丑急忙拱手,低下头时,眼神中闪过一道精光,等抬头的时候,已经全然不见。

        “温侯,颜良守住范县,想要把他引出来,是绝无可能。

        想要采用强攻的办法,温侯的兵力恐怕又有所不足,所以,只能派人前去做内应,才有可能做成此事。”

        听闻此言,吕布目光一亮,“文丑将军,你说的有理,本侯这就派人潜入城中。”

        文丑摇了摇头,缓缓说道,“颜良手下有三万兵马,就算留下5000守濮阳,范县至少也要有25000人。

        如果派人潜入城中做内应,就算城门打开了,温侯有把握击败城中的    25000兵马吗?”

        “这?”

        听到这句话,吕布心中暗暗吃惊。

        如果是在城外,凭借并州铁骑的威猛,吕布不惧怕任何人,就算颜良手下有25000人,他也敢一较长短。

        可是,如果在城中,地形复杂,并不适合并州铁骑的冲锋,所以就算是冲进城中,想要取胜,也绝非易事。

        甚至,对敌人众多兵力之下,还有失败的可能。

        想明此事,吕布心中忽然一动,抬起头看着文丑,笑着说道,“文丑将军,难道你有办法?”

        文丑嘴角含笑,微微点头,拱手说道,“末将真有一个办法,只不过,不知道温侯敢不敢用呢?”

        吕布皱了皱眉头,哈哈一笑,“文丑将军,难道你认为,这世上还有本侯不敢做的事吗?”

        文丑眼神中闪过一道光芒,“温侯,既然敢做,那末将就明说了。”

        说到这里,文丑语气停顿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

        “如果温侯放心末将,末将愿意前往范县,为温侯大军打开城门。”

        听闻此言,吕布顿时震惊,满含期待的眼神,也突然变得凌厉起来。

        “文丑将军,你想去范县?”

        文丑面不改色,拱手说道,“正是。

        末将去范县有两个好处。

        第一,末将和颜良同在本初公手下做事,他不会怀疑,更方便行事。

        第二,末将曾是冀州大将,如果颜良有事,末将也可以引用这个身份,迅速平息冀州将士的敌对情绪,可以让温侯以最小的损失,拿下范县。”

        说到这里,文丑对着吕布拱了拱手,嘴角闪过一丝莫名的笑意。

        “只是,不知道温侯会不会放心呢末将?”

        吕布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文丑,想看出他所说的是真是假?

        文丑现在是降将身份,如果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他不会背叛自己。

        可是,如果他离开东阿,也就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到那时候,谁敢保证,文丑会不会背叛自己?

        吕布在游戏中曾经听孤独的咸鱼说过,文丑和颜良的名声并不算太好,但是,是不是值得信任的人呢?

        最重要的是,文丑说的这番话,真的打动了吕布的心。

        文丑说的这两个好处,全都是真话。

        他可以轻易的进入范县,还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而且还可以以他的身份,统领颜良手下的冀州兵马。

        这两个好处,也正是吕布现在最需要的。

        现在的问题是,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文丑看到吕布没有说话,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拱手说道,“温侯,是在下唐突了,请见谅,就当在下刚才什么也没有说。”

        听闻此言,吕布摇了摇头,突然笑了起来,“文丑将军,你以为本侯是担心你跑了吗?”

        文丑没想到吕布会直接说出这句话,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温侯帐下文臣武将众多,肯定能想出比这更好的办法,是在下多心了。”

        吕布走上前,拍了拍文丑的肩膀,微笑着说道,“文丑将军,本侯曾经说过,只要你归顺于我,本侯必定拿你当兄弟看待,怎么会怀疑你呢?

        你所说的计划很好,但是,本侯所担心的是,你此去范县做内应,事成以后,你现在的身份也肯定被本初公发现了。

        本侯知道你的家小都在冀州,一旦本初公知道了你做的事情,肯定会勃然大怒,到时候,一旦你家中出事,本侯心中也难安啊。”

        听到这番话,文丑不由一愣,他没想到,吕布不但没有怀疑自己的用心,反而还在担心自己的家小。

        原以为这个问题,能让吕布难堪,可是,却反而让他自己感觉有些羞愧。

        他突然发现,自己和吕布之间的差距,不只有武功上的差距,还有魄力!

        吕布挥了挥手,“文丑将军,时候也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等到明天,本侯为你摆酒,你我二人不醉不归。”

        文丑急忙拱手,等在抬头的时候,吕布已经走出了房门。

        看着吕布高大的背影,文丑眉头皱了起来,良久后,忽然叹了一口气,喃喃说道。

        “对不起了!”

        ……

        吕布离开文丑居住的院落,并没有回后院,而是来到了前厅。

        “张虎,李固你二人去请公台,德显,还有张将军前来商议。”

        来到房中,吕布缓缓坐下,想着刚才文丑所说的事情,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陈宫等人来到大厅,行礼过后,见吕布眉头紧锁,试探着问道。

        “温侯,可是为范县的事情忧虑?”

        吕布点了点头,将刚才和文丑所说的一番话,讲给众人听。

        “这一次,本侯虽然拒绝了文丑的请求,可是,仔细想想,这也未尝不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许汜忽然冷笑一声,“温侯,这哪里是什么机会,就是文丑想要离开东阿而已。”

        吕布皱了皱眉头,“德显,文丑将军不愧是这样的人?”

        陈宫苦笑的摇了摇头,“温侯,如果文丑是真的想帮我们,那么,他最先考虑的应该是在冀州的家人,可是他没有,直到温侯提醒,他才装作想起,由此看来,至少有七八成的把握,文丑将军就是想要借机离开,而不是真心想要帮我们。”

        听到众人所言,吕布苦笑的点了点头,“这样说起来,文丑所说的计划,我们不能相信了?”

        许汜拱了拱手,斩钉截铁的说道,“绝对不能信,否则,不但夺不回范县,还可能让文丑趁机跑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陈宫皱眉想了想,“其实,我倒有个办法,说不定能成功?”

        吕布笑着问道,“公台,是什么办法?”

        陈宫缓缓说道,“文丑将军,没有提到他的家人,也许,他也是不想引起温侯的注意。”

        听到这里,许汜惊呼一声,“公台先生,你的意思是说,把文丑将军的家人抓到这里来,用以威胁他?”

        陈宫摆了摆手,微微一笑,“德显先生,话不可以这样说,怎么能是把人抓来呢,是请!”

        许汜嘴角泛起笑意,连连点头,“公台先生说的对,文丑将军既然来到我们这里,当然要把他的家人接到这儿,也算是人之常情呀,哈哈。”

        陈宫叹了一口气,“只是可惜,如果文丑将军真的投靠我们,兖州的局势就变得对我们非常有利了!”

        许汜也是叹了一口气,“是啊,如果文丑将军真的投靠我们,我们就可以夺回范县。”

        陈宫摆了摆手,“德显,你想错了,我们能得到的好处,可不只有范县,你别忘了,鄄城也在颜良的掌握之中。

        如果在这一场战斗中,能够趁机消灭颜良,那么,我们就可以让文丑趁机再夺回濮阳。

        这样一来,本初公夺走了两城,也就全都回来了。”

        听到这一番话,许汜心中一动,缓缓说道,“如果夺回了濮阳,就可以让文丑带领冀州兵马继续驻扎在那里,也就可以防备袁绍再次向兖州增兵,简直是一举数得。”

        听到这番话,陈宫也忍不住拍了拍手,笑着说道,“德显,此计甚妙,文丑将军驻扎在濮阳,本初公就算派兵,也只会从东阿这边派兵,而且人数也不会太多,对我们非常有利。”

        许汜苦笑的摊了摊手,“虽然如此,但所有的事情,都建立在文丑将军是真心投靠我们的前提下,才能够完成,否则,只能空谈罢了。”

        吕布也没想到文丑如果真的头靠自己,竟然能带来这么多的好处,一时间,也有些心动了。

        张辽为人稳重,听到众人所言后,皱了皱眉头,“此计虽然很好,但是,太过冒险,一旦有事,后果不堪设想,还是谨慎使用才行。”

        接下来,众人又商议了一阵,这又找不出头绪,只能作罢,各自回去继续想办法。

        吕布回到后院,来到书房,看到时候已经不早了,命令张虎和李固看好大门,这才缓步走进房间坐下。

        “进入游戏。”

        吕布只感觉眼前白光一闪,已经来到了熟悉的大树下面。

        看着来来往往的玩家,吕布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恍若隔世。

        不过想想也确实是隔世,这些玩家和自己相差    1000多年,已经隔了不知多少世了。

        吕布难道人少的地方,打开通讯器。

        “孤独的咸鱼,你在吗?”

        “我在,老大,你在哪里?”

        “我在新手村,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濮阳,现在还是小兵,老大你什么时候来呀,还等着你带着我们呢?”

        听到孤独的咸鱼这个问题,吕布缓缓说道,“我准备明天就离开新手村。”

        孤独的咸鱼顿时大喜,“老大,你已经打到公会令牌了?”

        说到这里,孤独的咸鱼长舒了一口气,“我就说嘛,老大是谁,怎么可能打不到工会令牌呢?”

        吕布苦笑的摇了摇头,“孤独的咸鱼,我没有打到公会领牌,我想像你们一样离开新手村。”

        “什么?”

        听到吕布的回答,孤独的闲鱼惊的差点蹦起来,“老大,你不是开玩笑吧,没打到公会令牌,你就走出新手村,难道你想当小兵吗?”

        听闻此言,吕布哑然失笑,“怎么,不能当小兵吗?”

        孤独的咸鱼挠了挠头,“不是,只是想你不应该从小兵作起呀,至少也应该是个将军呀。”

        吕布想起自己刚加入军中的时候,那种勇猛无前的心态,仿佛已经距离自己很远了。

        “孤独的咸鱼,难道你以为,我刚加入军中的时候,就是将军吗?

        你错了,我在并州加入军中的时候,一开始,他们还因为我的年纪小不肯收留我,就算加入了军中,也是从小兵做起。”

        孤独的咸鱼想起吕布恐怖的战力,心中释然,“是啊,老大的本事如此厉害,从小兵做起也无所谓。

        不过,这里是游戏啊,恐怕不行!”

        吕布皱了皱眉头,“难道有什么不同吗?”

        孤独的咸鱼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就是感觉只是游戏,恐怕和现实中有些不同,万一,你运气不好,一直当小兵,那岂不是糟糕了。”

        吕布微微一笑,“孤独的咸鱼,这些你就不用管了,你就告诉我,想要离开新手村,我该怎么做,该朝哪个方向走,才能出去?”

        听到这句话,孤独的咸鱼不由得笑了,“老大,你不会以为走出新手村,就真的是步行走出新手村吧?”

        吕布一愣,“难道不是吗?”

        孤独的咸鱼笑着说道,“当然不是了,你要去找村长,然后,完成他给你的任务,等到把任务做完以后,村长会给你一张通行证。”

        吕布皱了皱眉头,“难道,有通行证就可以离开吗?”

        孤独的咸鱼点了点头,“等到村长给你通行证以后,在他的后院有一个小型传送阵,你就可以坐上传送阵离开了。”

        吕布这才明白,心中暗暗庆幸,如果不是为了孤独的咸鱼,说不定,自己真要找个地方走出去了。

        “老大,你可别忘了,出来以后,一定记得来找我。”

        吕布点了点头,忽然开口问道,“孤独的咸鱼,你说文丑这个人怎么样?”

        “文丑?”

        孤独的咸鱼想了想,“文丑很厉害,在袁绍的手下,恐怕只有颜良能是他的对手,怎么了,为什么想起来问这个?”

        吕布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因为,我已经抓住了文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