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52章

第152章

        文丑心中骇然,刚收回长枪,便看到方天画戟已经如同游龙一般,从对面刺了过来,顿时吃了一惊,急忙趴在马背上,同时,用力拍打战马。

        战马嘶鸣一声,用力向前窜出,这才躲过了吕布的一击。

        两马错开的时候,文丑直起身来,这才感觉短短的时间里,冷汗已经浸透了他的衣服,让他感觉阵阵的发凉。

        只不过,文丑自命河北第一名将,虽然第一招失手,但怎么可能会认输!

        “杀!”

        文丑握紧长枪,调转马头,朝着吕布冲去。

        吕布冷笑一声,举起方天画戟,和文丑战在一起。

        文丑虽强,但和吕布相比,却又差的太多了。

        三招过后,文丑惨叫一声,被吕布次中左臂,再也无心恋战,直接调转马头,朝着本阵的方向冲去。

        吕布也不追赶,手中方天画戟迎天一指,怒吼一声,“并州铁骑,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全军冲锋。”

        早就整装待命的并州铁骑,听到吕布的命令,纷纷怒吼一声,催动战马冲出。

        文丑军的士兵,看到主将已经败了,原本就不高的士气,再次下落。

        如同一道钢铁洪流般的并州铁骑,狂猛地冲进了文丑军的阵营里,顿时冲开一条口子,而且口子还在不停的加大。

        “杀啊!”

        “啊啊啊!”

        吕布军的步兵也随后冲了上来,顺着并州铁骑冲开的口子,一路冲锋。

        文丑纵马奔进了大阵之中,强忍着手臂的疼痛,开始指挥士兵反击。

        前面的士兵已经被并州铁骑冲垮,纷纷败退下来,如同雪崩一般,又引起更多的士兵溃败。

        “挡住,都给我回去,所以不许后退。”

        王方也在一边大喊,“谁敢后退,定斩不饶。”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士兵后退,王方立刻率领着督战队,拔出大刀,冲进了败退的士兵之中,一连砍倒了十几名士兵。

        “谁要是敢再退,这就是下场。”

        王方的举动,顿时震慑了文丑军的士兵,只不过,他们更害怕后面追来的并州铁骑,眼看着直接后退不行,无数的士兵开始向两边疯狂的逃窜。

        “杀啊!”

        “啊啊啊!”

        前面排列好的方阵尚且挡不住并州铁骑的冲锋,后面还没有排列好的方阵,更是不堪一击。

        并州铁骑说冲锋过的地方,如同无人之境,打的文丑军的士兵节节败退。

        一刻钟的时间过后,王方满头大汗的纵马来到文丑的身边,大声说道,“将军,挡不住了,我们还是快撤吧。”

        文丑脸色铁青,眼中似欲喷出怒火,狠狠地盯着远处正在厮杀的吕布。

        “将军,别再迟疑了,否则来不及了。”

        王方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快走吧。”

        恰在此时,远处的吕布已经带领一队并州铁骑,调转方向,朝着文丑这边杀了过来。

        见到这一幕,文丑又想起吕布的狂猛,心中骇然,咬了咬牙,“传令下去,我们退兵。”

        命令传下以后,原本就毫无战意的文丑军士兵,更是无心恋战,直接掉头就跑。

        这一次,吕布军却毫不放松,一直紧追不舍。

        吕布挥动方天画戟,在人群中不断地劈砍,想要冲到文丑面前,将其诛杀,但可惜的是,文丑看到吕布冲过来,掉头就跑。

        看到文丑跑了,吕布顿时大怒,取出龙舌弓,怒吼一声,“文丑小儿,竟然敢临阵脱逃,吃我一箭。”

        如果使用连珠箭,虽然威力很大,但是距离却近了很多,所以,吕布只能使用一支箭,来增加箭矢的射程。

        咻!

        身为一名抄一流武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必须的技能,文丑虽然在逃跑,却猛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箭矢的破空声,顿时吓了一跳,急忙趴在马背上。

        文丑刚刚趴下,一直箭矢便从头顶飞过,吓得他一个机灵,也不敢起身,直接趴在马背上向后逃窜。

        吕布看到文丑竟然躲过了自己一箭,冷笑一声,再次搭上一只箭矢,瞄的准准的。

        咻的一声,弓弦弹出,箭矢如同闪电般朝着前面的文丑飞了出去。

        文丑吓的脸色巨变,紧紧地趴在马背上,连动都不敢动。

        突然,文丑只感觉胯下的战马浑身一震,嘶鸣一声,随后,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

        “啊!”

        文丑吃了一惊,双手紧紧的抱着马脖子,生怕被跌落马下。

        但可惜的是,战马痛苦的弹跳几次之后,在落下的时候,直接摔倒在地上,恰好砸在了文丑的腿上,疼得他再次惨嚎一声。

        “啊!”

        文丑作战经验丰富,刚刚落地,虽然腿上剧痛,却猛地弹身跃起,站直身行,冲进了奔跑的士兵之中,随后,又把自己的头盔扔掉,彻底的融入了人群之中。

        吕布原以为射中了他的战马,等待文丑的下场,应该是被众人踩烂了,却没想到,文丑竟然如此机灵,趁势跑了。

        “可恨,文丑小儿,你给我出来,和本侯大战300回合。”

        躲在人群中的文丑,听到吕布如闷雷般的声音,哪里敢回答,一低头,立刻加快速度,朝着远处疯狂的跑去。

        吕布搜寻一圈也没有找到文丑,气的不断怒吼,一转头,又看到一名骑马的将领,正指挥着士兵们逃窜,顿时大喜,急忙挽弓拉箭,口中大喝一声。

        “给我中。”

        随着吕布的一声怒吼,箭矢闪电般弹出,射中了这人的腰上。

        王方惨叫一声,直接趴在马背上,用力拍打战马,疯狂的逃窜出去了。

        看到王方中箭了还能跑,吕布气得咬牙切齿,不断的怒吼,拿起方天画戟,疯狂的杀戮旁边的文丑军士兵。

        “杀啊!”

        “啊啊啊!”

        文丑军的士兵已经彻底崩溃了,如同放出的鸭子一般,满山遍野的逃窜。

        吕布军的士兵在后面不断的大喊追赶,毫不费力地收割着敌人。

        一时间,到处都是吕布军士兵的呼喊声,喊杀声,和敌人的惨叫声。

        在出来之前,吕布已经下了命令,这一次,一定要彻底将文丑击溃,所以,众人一路追击,一直追到了天黑,实在看不见了,这才收兵回去。

        就在吕布收敛兵马,东阿的县兵已经送来了帐篷和食物,顺便又搭建了一座简单的大营,供众人休息。

        营地里,燃起了无数的篝火,火堆旁,士兵们聚在一起,吃着硬邦邦的饼子,确实满脸笑容,还不断的在吹嘘自己立下的战功。

        虽然营地的没有张灯结彩,但是,却洋溢在一片胜利的喜悦之中。

        中军大帐。

        吕布端坐正中,听着众人汇报战果。

        陈宫和许汜也从城里赶出来,询问这边的情况。

        “温侯,这一次我军大获全胜,消灭敌人    3000多人,俘虏6000多人。”

        听到众将汇报的数字,陈宫一只严肃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笑容。

        “温侯,真没想到,竟然能取得这么大的胜利。”

        许汜也笑着说道,“这一次,恐怕将文丑军彻底打残了,他这一路的危机,算是彻底解除了。”

        陈宫试探着问道,“温侯,既然解决了文丑军,是不是该回去了?”

        他担心濮阳的颜良会有所行动,所以才提议撤兵,可以伺机援助范县。

        吕布摇了摇头,“还不到时候,虽然将文丑军击败了,但是,文丑还活着,还留在兖州的土地上,这件事情就不能算完。”

        听到这番话,陈宫顿时吃了一惊,“温侯,难道你想诛杀文丑?”

        吕布冷笑一声,“就算无法诛杀文丑,这一次,也要让他长个记性,就算他下次来,也要想想能不能承受本侯的怒火。”

        陈宫有些为难,试探着说道,“可是,濮阳还有颜良,万一他出兵范县,该怎么办?”

        吕布转过头看着陈宫,缓缓说道,“公台,如果颜良真的出兵范县,恐怕孟卓保不住啊!”

        听闻此言,陈宫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如果颜良也有文丑使用的东西,孟卓真的没办法保住范县。”

        听到二人所言,许汜脸色一变,急忙说道,“既然明知道保不住,不如我们前去支援?”

        陈宫再度叹了一口气,“如果颜良真的动手了,就算我们去,恐怕也来不及了。”

        啪!

        吕布猛地一拍桌子,冷笑着说道,“公台说的没错,就算我们现在去,恐怕也已经迟了,倒不如留在这里,彻底将文丑消灭,最好能将他诛杀,也可震慑一些赶来兖州捣乱的人。”

        陈宫点了点头,“温侯说的有道理,既然去范县已经来不及了,那就在这里追杀文丑。”

        吕布冷笑一声,“不急,他们现在已经被我们打散了,不好收拾,等他们聚集起来的时候,我们在一举将他们击溃。”

        ……

        文丑带兵一直逃到了后半夜,听到后面的士兵说吕布军已经收兵了,这才敢停下来休息。

        坐在大树下,看着前面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士兵,文丑心中的怒火再次升起,同时,想起吕布的方天画戟,又心中骇然。

        他以前也听说过吕布是天下第一武将,一身的本领天下无双,身为河北第一名将,哪有服人的道理,甚至,他还想要和吕布比试一番,夺得天下第一武将的头衔。

        可是今天他才发现,盛名之下无虚士,这句话完全正确,是千锤百炼总结出来的。

        吕布能成为天下第一武将,自然凭的是一身的本事,而自己只是河北第一名将,不,还有颜良?

        到了此时,文丑彻底熄灭了和吕布争锋的念头,甚至,心中隐隐有些胆怯。

        如果下次再遇到吕布,自己还敢不敢上前战斗?

        每当他闭上眼睛,就会想起方天画戟携起的匹练般的光芒,如同闪电般在眼前闪现。

        这种骇人的力量,谁可匹敌?

        就在文丑胡思乱想的时候,副将王方一瘸一拐的从远处走过来。

        “将军,末将已经清点过了,和我们一起逃出来的,只有    2300多人,其余的已经不见踪迹。”

        听到这个数字,文丑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损失了这么多?”

        王方叹了一口气,“将军,我们还是退兵吧,再打下去,恐怕会损失更重啊!”

        文丑转头看着王方,沉思良久后,点了点头,“让大家休息一下,等明天一亮,我们就回去。”

        听到这番话,王方顿时大喜,急忙拱手,正要说话,却不曾想,刚一弯腰,伤口迸裂,疼得他惨叫一声。

        文丑看到王方要倒下,急忙上前去搀扶,却忘了自己的手臂也有伤,刚一碰到王方,一股钻心的疼痛涌入脑海,疼得他惨叫一声,手一松,刚刚扶住的王方又摔在了地上。

        ……

        天刚蒙蒙亮,文丑便下令起程,朝着冀州的方向赶去。

        走出三五里,猛然间,听到身后传来了阵阵的马蹄声。

        文丑吃了一惊,急忙转头去看,便看到远处的官道上尘土飞扬,一队骑兵从烟尘中冲出,快速的朝着这边赶来。

        “不好,并州铁骑追来了,我们快跑。”

        看到并州铁骑,还没等文丑反应过来,在他身后的士兵已经慌成一团,有的人已经率先跑路了。

        此刻,文丑一点抵挡的念头都没有,也和其它的士兵一样,调转马头,落荒而逃。

        骑马的将领跑了,但是这些步兵两条腿怎么能跑得过骑兵。

        没多久的时间,并州铁骑已经冲到众人身后,顿时杀的文丑军惨叫不止,疯狂逃窜。

        “杀啊!”

        “啊啊啊!”

        一名士兵实在跑不动了,直接跪倒在地上,大声哀求,“我投降,别杀我,我投降。”

        这个声音仿佛可以传染一般,越来越多的投降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没多久的时间,整个空地上,到处是跪在地上的文丑军士兵。

        文丑军的士兵经过几番混战,早已经人困马乏,士气下降到了最低点,已经没有人愿意再打下去了,纷纷跪地投降。

        吕布留下    100名并州铁骑看守这些俘虏,其余的人,继续去追杀文丑。

        “杀啊!”

        “啊啊啊!”

        此刻,文丑身边只剩下了三四十个骑马的人,听着身后的喊杀声,已经吓得魂不附体,只恨不得战马生出八条腿,快些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