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51章

第151章

        吕布心中烦躁,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行至房门前,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李固的声音。

        此刻,李固站在门外,正洋洋得意的和一个新兵吹嘘。

        “你知不知道,当年我们和温侯在塞外驰骋,是何等的威风?”

        “李哥,小弟是新来的,只听说过温侯勇猛无比,却不知道详情,不如趁现在,给小弟说说?”

        李固更加得意,“当年,温侯在塞外杀的异族闻声丧胆……。”

        看着李固讲得过瘾,老实巴交的张虎,也忍不住说道,“我告诉你,就算是现在,只要温侯插在山头上,就没人敢走进这座山    30里之内,你说是不是很威风?”

        二人的这一番话,说的新兵咋舌不已,“这么厉害,只凭一杆大旗,就能让人不敢靠近,是不是真的?”

        李固冷哼一声,“我告诉你,不相信的人,都已经倒在侯爷的方天画戟之下了。”

        张虎连连点头,“对,剩下的都是听话的。”

        吕布听到张虎和李固讲起以前的事情,也不由心潮澎湃。

        当年,只凭一杆方天画戟,他就敢闯进上千人的异族大军中,如无人之境。

        往事,一点一滴的重新回到吕布的脑海中,一颗心也变得激动起来。

        驰骋塞外风光仿佛就在昨天,但又好像是上一辈子的事情,距离好远。

        吕布突然警觉,猛的站住身形,眼神中出现了一丝茫然。

        自从离开长安以后,好像变得胆小了,那种一往无前的心态,已经离自己而去,剩下的只有谨慎。

        这,还是昔日的飞将吕布吗?

        良久后,吕布眼神中忽然出现一丝恍然。

        飞将吕布就应该一往无前,不应该瞻前顾后。

        曹孟德又如何?

        还不是被自己打出兖州!

        袁绍又如何?

        难道自己就会怕他不成?

        袁绍既然派兵来兖州,作为飞将吕布该怎么办?

        想及此处,吕布眼中忽然射出一道骇人的光芒。

        既然敢来,就做好被击败的准备!

        ……

        经过一夜奋战,士兵们回营以后,已经躺下休息了。

        就在众人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听到阵阵的号角声响起。

        经过下意识的辨认,士兵们顿时听出来了,这次号角的响声是。

        集合!

        等到众人忙不迭的穿好衣服,来到校场的时候,便看吕布身穿乌金铁甲,一脸肃然,站在高台上等着众人。

        张辽等人急忙来到高台前面,拱手行礼,“末将参见温侯。”

        吕布挥了挥手,抬起头看着众将士,用雄厚而又有力的声音,大声说道。

        “将士们,当年我们在并州,打的异族不敢前进半步,你们说是不是?”

        在将士们中,有很多是和吕布一起在并州撕杀过,听到这段往事,急忙大叫。

        “没错,打的异族只要听到我们的名字,就会后怕不已。”

        “那些胆小的家伙,如果他们敢来,我们就再把他们打回去。”

        “对,一定把他们打服为止。”

        “温侯无敌!”

        吕布的话不多,但是,将士们却非常相信他的话,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无需多言。

        并州铁骑强横无比,但也只是一只强军而已。

        但如果并州铁骑加上吕布,那就是无敌的象征。

        如果并州铁骑是一柄无坚不摧的长枪,吕布就是这柄长枪的枪尖。

        每次冲锋陷阵,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所指的方向,就是前进的方向。

        任何人敢挡在前面,只有被撞的分崩瓦解的下场。

        吕布就是并州军的灵魂,他在并州军并没有掌握军权,但是,军中的将士却对他的命令无不遵从。

        哪怕是他杀了丁原,做下大逆不道的事情,众人却依然选择跟随,靠的就是这份信任。

        吕布听着众人的呼喊声,一颗心也随着阵阵的呼喊起伏,尘封在心底的那份狂傲,再次激发出来。

        “将士们,现在文丑竟然敢带并来攻打东阿,你们说该怎么办?”

        “把他赶出去!”

        “杀!”

        “杀!”

        听着众人的呼喊声,成亷再也站不住了,大声说道,“温侯,下命令吧,我们去把文丑赶回去,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

        吕布大手空中用力一挥,“将士们,我们出发,要让文丑看看,敢来进攻我们的下场,出发。”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早已沸腾的将士们,立刻欢呼起来。

        “杀!”

        “温侯无敌!”

        “杀!”

        闻讯赶来的陈宫和许汜刚来到校场,便听到震天的呼喊声,顿时吓的脸色一变,急忙来到高台前,拦住正要出正的吕布。

        “温侯,真的要去打文丑吗?”

        吕布点了点头,“既然他敢来,本侯就绝不会放过他。”

        陈宫眉头微皱,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如果真的进攻文丑,万一被本初公知道了,恐怕会引来大军呀?”

        吕布转过头看着陈宫,肃然说道,“公台,本侯知道你的心意,但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们不敢打,本来的恐怕不是本初公和平,而是来更多的兵马讨伐。”

        说到这里,吕布看着一队队走出大营的士兵,忽然冷笑一声,“本侯就是想让本初公知道,他派多少人来兖州,本侯都会让他有来无回,看看他到底有多少兵力可派!”

        陈宫苦笑着说道,“就怕本初公立刻会派来更多的兵马,那可就糟了。”

        吕布拍了拍陈宫的肩膀,朗声说道,“怕什么,只要他们敢来,我们就敢打,难道,公台,你担心我们打不过他吗?”

        说完话后,吕布也不等陈宫回答,跳上张虎牵过来的赤兔马,“公台,你留在这里等着好消息吧。”

        陈宫看着吕布纵马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温侯竟然如此鲁莽!”

        许汜忽然开口说道,“公台先生,也许温侯做的是对的,我们越软弱,恐怕本初公就会以为我们越好欺负,倒不如给他一记狠的,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说不定,他反而不敢来了呢?”

        陈宫苦笑着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希望能如此吧!”

        ……

        文丑带领残兵退走,一直跑出二十几里,才获知吕布军已经退兵,这才停下来收敛残兵。

        大军在城外虽然战败,但大多数都是被击散,通过一番收敛,到了中午,已经聚集了一万多的兵马。

        文丑站在树下,看着眼前恐慌不安的士兵,脸色铁青,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吕布小儿,这次中了你的诡计,才有此败,等到本将收敛兵马,再和你决一死战。

        副将王方走上前,“将军,只能收敛这些兵马了,其余的离这里很远,恐怕回不来了。”

        文丑冷冷的问道,“现在收敛的多少兵马?”

        王方拱手说道,“15000多兵马!”

        听到这个数字,文丑暗叹了一口气。

        损失了这么多兵马,回去该怎么交代呀!

        王方看出文丑有些为难,低声说道,“文将军,不如我们退兵,将此事禀报主公,请主公定夺?”

        文丑沉思良久,摇了摇头,“这次我军虽然失败,非战之过,而是吕布打乱了我们的计划,才由此败。”

        听闻此言,王方吃了一惊,“将军,难道你还想再次攻城?”

        文丑缓缓说道,“据探子回报,吕布军的兵马不足万人,只要我军做好准备,依然有取胜的希望。”

        颜良和文丑虽然被称作河北四庭柱之二,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都想争头把交椅。

        可是这么多年下来,颜良牢牢地坐在第一把椅子上,让文丑很是不服。

        这次进攻兖州,颜良和文丑分别率并取濮阳,东阿。

        颜良胜利得手,现在已经占领了濮阳,下一部,就会进军范县。

        可是文丑第一次进攻,就被吕布打得大败,让他颜面无存,这口气怎么能咽得下。

        如果强咽下去了,以后再见到颜良,岂不是要俯首称弟了!

        所以,这口气绝对不能咽,否则就只能永远屈居第二。

        “传令下去,大军稍事休息,我们杀回去。”

        王方眼见文丑意志坚决,无奈之下,只能去传达命令。

        士兵们原以为打了败仗,很快就会退回去,可是没想到等来了这个命令,顿时心生不满,又不敢反驳,只能私下里议论纷纷。

        就在文丑准备带兵杀回去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传来阵阵的马蹄声。

        一名探子纵马狂奔,来到了文丑面前,跳下战马,来不及擦拭额头上的汗水,拱手说道。

        “启禀将军,不好了,吕布军追过来了。”

        听到探子传回来的消息,文丑不惊反喜,仰天大笑。

        “吕布小儿,某家不去找你,你竟然敢来送死,好,本将这就成全你。”

        “传令下去,全军准备迎敌。”

        士兵们听到命令,立刻忙不迭的站起身来,慌慌张张地排列队形。

        原本文丑带来三万兵马,此刻已经损失了一半,几乎每个小队中,都会损失几人。

        而整个阵列每个小队相连都是固定的,为了便于指挥,排列起来都是整齐的方阵。

        可此刻损失的兵马太多,按照以前的排列,每一个方阵的人数都不够,排列起来也是参差不齐。

        又经过各级士官的协调,终于,将前面的方阵人数补齐,但是后面却依然散乱。

        不过,也只能如此了,因为,并州军的轰隆隆马蹄声已经从远处传来,再不列阵,就已经来不及了。

        文丑拍马来到队列前,看着前面赶来的吕布军,抓住长枪的手又用力握了握。

        昨晚的仇,一定要报,今天就是最好的时机。

        没多久的时间,文丑便看到一匹火红战马奔在最前面,威名赫赫的并州铁骑在后面紧随。

        嗒嗒嗒!

        马蹄声如雷,如同一道钢铁洪流从远处涌来,威势惊人。

        吕布率先来到文丑的不远处,左手向空中用力一挥,身后的并州铁骑便整齐划一的停在身后,队形丝毫不乱。

        见到这一幕,文丑立刻收起心中轻视之心,眼神中变得凝重起来。

        吕布没有带领并州铁骑直接冲进敌人的阵营,而是选择停下,因为他知道,战马经过长途跋涉,必须要稍事休息,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吕布拍马上前,大吼一声,“文丑将军,你带兵来犯东阿,意欲何为?”

        文丑冷哼一声,“吕奉先,本将奉了主公之命来取东阿,如果你识相,献出东阿,本将既往不究,如若不然,休怪本将无情。”

        “哈哈!”

        吕布仰天大笑,眼神中满是凌厉之色,伸手抓起马背上的方天画戟,傲然说道。

        “文丑将军,久闻你是河北名将,今天你能过本侯手中方天画戟这一关,本侯就将东阿送给你又如何?”

        说到这里,吕布的声音突然变冷,“如果你过不了这一关,那只能怪你时运不济,遇到了本侯。”

        看着吕布傲然的姿态,文丑顿时大怒,仿佛受到了侮辱一般,举起长枪,咬牙怒吼一声。

        “吕奉先,既然如此,废话少说,你可敢和我打上一场?”

        吕布哈哈大笑,“有何不敢,放马过来吧。”

        文丑不再迟疑,怒吼一声,胯下黑马猛然奔出,朝着吕布冲去。

        “吕奉先,拿命来!”

        吕布就算没有获得力量加成,也不会惧怕文丑,更何况,现在他的力量已经达到了122点,就算颜良和文丑同时上场,他也不会惧怕半分。

        赤兔马一声嘶鸣,甩开四蹄,如闪电般冲出,奔着文丑冲了过去。

        杀人冲到面前,文丑挺枪正要刺出,却看到赤兔马四蹄加力,竟然跃起身来,顿时吃了一惊,反应过来的时候,吕布已经借着马力,直接抡起方天画戟,如同天神下凡一般,狠狠的朝着文丑脑袋上砸去。

        听着方天画戟带起的呼呼风响声,文丑知道不好,急忙手握手握住长枪,挡在头顶,咬牙怒吼一声。

        “给我开!”

        就在赤兔马落下的时候,吕布的方天画戟也从半空中狠狠砸在了文丑手中的枪杆上。

        随着咔嚓一声响,金铁碰撞,带起一道火星,文丑手中的枪杆,也被砸得向下一弯。

        也多亏了文丑手中的是铁枪,如果是木质枪杆,恐怕在这恐怖的一击之下,已经被砸断了。

        文丑只感觉如同一座大山从头顶压下,虽然奋力挡住,但却也震得手臂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