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49章

第149章

        吕布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该走出新手村,还是继续留下来?

        思索良久,吕布终于下定决心,不再去打工会令牌,而是去收集火焰石。

        等到明天进入游戏的时候,无论怎么样,他也决定走出新手村了。

        经过一番努力,收获了12枚火焰石,吕布离开了游戏,回到了现实之中。

        第二天一早,张邈带着本部兵马赶往范县,防备颜良偷袭。

        与此同时,吕布也接到了探子的回报,知道文丑的兵马并没有动,心中这才稍稍放心。

        等到中午,吕布再次接到探子的回报,一颗刚刚放下的心,很快又提了起来。

        “启禀将军,文丑的兵马拔营起寨,已经朝着这边赶过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吕布立刻找来众人商议。

        陈宫第一个提出了疑问,“文丑为什么会中午动身,如果他想要赶路,应该早上走才对呀?”

        许汜点了点头,“按着双方的距离,和文丑赶路的速度,等到他赶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说到这里,许汜的语气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如果文丑起早赶路,等赶到东阿的时候,天还不算太黑,正好安营扎寨。

        可是他们中午动身,等到了东阿以后,天已经黑了,再想要安营扎寨就会很麻烦。”

        二人所说的话,也是吕布心中担心的。

        文丑是袁绍手下大将,无论是勇猛还是带兵经验,在冀州都是首屈一指,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出这样的举动。

        文丑此举必有深意?

        可问题是,是什么意思呢?

        侯成挠了挠头,“难道,文丑想连夜攻城?”

        听闻此言,成亷冷哼一声,“晚上攻城,我看文丑也不怎么样啊!”

        陈宫满脸担忧,缓缓说道,“按理说,只要是明智的大将,就不会选择连夜攻城,这样对本部兵马太不利了。”

        张辽忽然开口说道,“温侯,会不会他们也有火焰石?”

        众人听到这句话,顿时吃了一惊。

        侯成大声说到,“糟了,如果他们真的有火焰石,说不定也想像我们一样,趁着天黑,把城门炸开?”

        许汜急忙拱手,“温侯,为了防备此事,不如我们也将城门封死,以防敌人用火焰石来炸城门?”

        听闻此言,吕布皱了皱眉头,却没说话,而是转头看着陈宫。

        陈宫低头思索片刻,缓缓说道,“如果封锁城门,文丑虽然冲不进来,可是我们也出不去。”

        吕布点了点头,“公台说的对,我觉得主力是并州铁骑,如果封闭城门,我们的骑兵也无法出城,到时候,只能被敌人围在城里,想要出去都很难。”

        听到这里,陈宫忽然惊呼一声,“如果颜良也同时在范县动手,到时候,我们连援兵都没有,岂不是糟糕。”

        听闻此言,吕布冷哼一声,“袁绍想要用六万兵马围攻我两城,真是做梦。”

        “张辽,成亷你二人带领并州铁骑先离开东阿,隐藏在外。”

        张辽急忙站出来,拱手应命,随即又问道,“温侯,我们出城以后,该怎么做?”

        吕布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你们二人在城外见机行事即可。”

        陈宫忽然开口说道,“文丑带来的兵马众多,虽然实力强盛,但是消耗也甚多,张将军,你二人在外,尽力断了他们的粮道,等到文丑断粮,也就是他退兵之时。”

        吕布转头看着陈宫,想起孤独的咸鱼所说的话,也不由得暗暗点头。

        陈宫智谋过人,但是他的智谋主要体现在战术方面,特别是在两军交战之时,最有发挥能力。

        可是,陈宫在战略方面,却略有不足,从吕布偷袭兖州到白门楼,也从来没有过谋略方面的见解。

        “公台说的对,你们二人出城以后,尽量去断了他们的粮道,但是要注意,千万不要有太大的损失。”

        并州铁骑是吕布的主力,一旦损失过重,后果不堪设想。

        陈宫转过身对着吕布拱了拱手,缓缓说道,“温侯,我们虽然不能封闭城门,但是,我们可以在城内用砂石为围起一条通道。

        如果文丑真的用火焰石炸开城门,他也只能走我们留下的这条通道,我们就可以将他们挡在通道里了。”

        听闻此言,吕布目光一亮,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公台说的对,等一下让士兵们去搬运沙石,给他们做一条通道,就算冲进城门,也进不了城。”

        众人听到吕布的命令,急忙拱手,匆匆离开了。

        文丑的大军已经动身了,如果再不抓紧时间搬运沙石,恐怕就来不及了。

        吕布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采用陈宫的办法,可以防备文丑使用火焰石攻城,想起窄窄的通道,效果应该还不错。

        可是让吕布担心的事,文丑会不会有别的办法攻城呢?

        如果有,又会是什么呢?

        难道,和曹孟德一样,袁绍也拥有火墙术?

        如果文丑的依仗是火墙术,该怎么防守?

        按照孤独的咸鱼介绍的,火墙术虽然威力惊人,但是缺点也同样很大,在发动的时候很有局限。

        比如,火墙术只能在地上发动,不能在城墙上发动,不能在半空中发动,也不能在水里发动,总之,局限很大,所以,孤独的咸鱼才说火墙术只是普通而已。

        尽管如此,按照张辽所说的火焰强度,就算是在城下放火,恐怕城上的人也很危险。

        最重要的是,文丑还有没有别的技能,这才是重点?

        一下午的时间,众将带着士兵不停的背土运送到城门处,然后开始搭建通道。

        吕布来到城墙上,检查了一下,又命人取了一些水缸,在里面加满水,防备敌人用火攻。

        站在城墙上,吕布不断的看着文丑要来的方向,心中还在猜想,文丑会有什么办法,或者说是自己不知道的办法?

        等到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探子回来禀报,“启禀温侯,文丑的大军已经来到    5里外,很快就能赶过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顿时精神一振,纷纷朝着城墙外看去。

        没多久的时间,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了阵阵的马蹄声,还有众多士兵踏在土地上那种微微的震荡声。

        随着文丑的兵马越来越近,那种闷雷般的响声也越来越大,就连战马的嘶鸣声也听得清楚。

        陈宫看着远处奔来的黑影,叹了一口气,“看来,文丑真的要连夜攻城。”

        侯成冷笑一声,“如果他真敢来,哼哼,那就让他尝尝我们的厉害。”

        吕布没说话,目光依然紧紧的盯着远处的袁绍军,心中不断的猜测。

        文丑想要连夜攻城,这一点已经不用怀疑了,问题是,他想怎么攻城?

        文丑有什么倚仗,这才是重点。

        东阿城外,吕布已经令人燃起了无数的火把,将城门外的官道上照的通亮。

        文丑大军从黑夜中冲出,带着一股肃杀之气,来到城外站定。

        无数的大旗在夜风中猎猎作响,住在地上的枪尖,在火光中闪着森寒的光芒。

        在整齐的阵列之前,奔出几匹战马,领头之人体格壮硕,一身黑色铁甲,黑马铁枪,在昏暗的火光中,如同魔神降世一般威严。

        侯成看着文丑的长相,挠了挠头,“文丑也不丑啊,怎么叫文丑?”

        成亷敲了敲他脑袋,“难道叫文丑,就一定长的丑吗?”

        城下的文丑用一种低沉有力的声音说道,“城墙上之人,可是温侯吕奉先?”

        吕布看到文丑稳如磐石的姿态,心中也是一凛,虽然二人没打过,但是,凭以往的经验来看,文丑一定很强。

        听到问话,吕布来到城墙边上,朗声说道,“正是本侯,不知文丑将军来此有何见教?”

        文丑拱了拱手,“在下奉命前来接收东阿,请温侯退出。”

        话很简练,也很清楚,但却惹得城墙上的众将大怒。

        侯成怒吼一声,“文丑,理算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命令温侯,真是不知死活。”

        文丑看都没看侯成,目光依然盯着吕布,缓缓说道,“温侯,难道你不肯退出?”

        吕布摇了摇头,“文丑将军,如果你是来做客,本候可以当你是朋友,但如果是来攻城,那我们只能在战场上见了。”

        文丑再次拱手,“温侯请三思,本初公实力强大,不是你能够比拟的,如果你现在退走,本将绝不追赶,你看如何?”

        “胡说。”

        侯成已经气得跳脚,厉声大吼,“文丑,别废话了,有本事你就来攻城啊,爷爷在这里等你。”

        文丑静候的片刻,再次大声说到,“温侯,难道你不再思量一下?”

        吕布摇了摇头,傲然一笑,“文丑将军,如果你是来攻的,那就拿出你的本事,让本侯见识一下。”

        文丑点了点头,语气简洁,“好!”

        说话的功夫,猛地抬起左手,伸手指着城墙,低吼一声,“去吧!”

        文丑的这句话声音很低,城墙上的人并没有听见,可是,吕布看到文丑抬起手指着城墙,心中顿时警觉,急忙大叫一声。

        “大家小心。”

        “啊!”

        就在众人疑惑小心什么的时候,突然在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叫。

        众人顿时吃了一惊,急忙转头去看,便看到站在众人身后的许汜,已经惨叫着倒在地上,身体不停地抽搐。

        人群中突然有人惊呼一声,“蛇,许汜被蛇咬了。”

        众人这才看见,许汜的腿上有一条尺于长的绿色小蛇,正咬着他的腿不放。

        “哎呀,这里还有!”

        冲在最前面的侯成正要去看许汜,从地上却突然弹起一条绿色小蛇,咬在了他的手上,顿时疼得他惨叫一声,随即一把抓住小蛇,怒吼一声,直接将绿色小蛇扯断了,抛在地上,正要用力去踩,感觉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上。

        众人看到还有蛇,顿时吃了一惊,急忙后退,仔细观察地面。

        “哎呀,还有!”

        就在城墙上慌一团的时候,城外的文丑突然一挥手,早就严阵以待的袁绍军士兵,立刻悄无声息地朝着城门的方向冲去。

        城墙上出现了绿色小蛇,已经乱成一团,袁绍军的士兵冲到近前处,才猛然被发现。

        “不好,敌人冲过来了。”

        “弓箭手,赶快放箭。”

        “哎呀,这里也有小蛇。”

        看着城墙上东奔西跑的吕布军士兵,文丑严肃的脸颊上泛起了一丝不屑的冷笑,喃喃说道。

        “天下闻名的温侯吕奉先,也不过如此,哼哼。”

        城墙上的众人,拔出佩刀,对着地上的小蛇一顿乱砍,一连砍断了七八条,城墙上这才消停了一些。

        众人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猛然听到敌人冲过来的声音,一颗心再次提了起来,急忙指挥战斗。

        咻咻咻!

        “啊啊啊!”

        吕布军的弓箭手不断的放箭,想要拦截袁绍军士兵的冲锋。

        但可惜的是,袁绍军的士兵冲锋的太快了,经过几轮箭雨之后,已经冲到城墙的不远处。

        站在城墙上的吕布,看到敌人的目标竟然是城门,心中顿时了然,大吼一声,“小心城门。”

        但已经迟了,几个身材壮硕的袁绍军士兵,拿下背着的布袋,从里面取出火焰石,奋力朝着城门的方向扔去。

        轰!

        火焰石的威力巨大,爆炸过后,站在城墙上的吕布,顿时感觉脚下震动不已,城墙上的碎屑更是如雨点般花花掉落。

        其余的袁绍军士兵也取出携带的火焰石,不约而同的朝着城门扔了过去。

        轰轰轰!

        足有八枚火焰石被扔到了城门上,爆炸过后,坚硬的城门顿时被炸的碎屑满天飞,门上也出了几个大洞。

        远处观战的文丑,见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之色,怒吼一声,“城门已破,全军冲锋。”

        随着文丑一声令下,无数的袁绍军士兵立刻取出兵器,迈开脚步朝着城门的方向冲去。

        “杀啊!”

        “啊啊啊!”

        文丑冷眼看着城墙上的吕布,忍不住仰天大笑,“吕奉先,久闻你赫赫威名,却没想到竟然如此不堪,实在让本将有些失望啊。”

        看着冲过来的袁绍军士兵,吕布冷笑一声,“文丑将军,是不是早了一点,恐怕让你失望的地方,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