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45章

第145章

        吕布看着陈宫,沉思良久后,缓缓说道,“公台,这一次是消灭曹孟德最好的机会,我们不能放过。”

        陈宫点了点头,“曹孟德狡猾多端,如果放过他,以后再想要找到这个机会,恐怕就很难了。”

        吕布大笑起来,“没错,这次好机会,无论如何,也要趁着这个机会将曹孟德消灭。”

        说完话后,吕布转头看着传信的士兵,“你去告诉张辽,让他盯着曹军即可,不可恋战,等待大军到来,再做打算。”

        “传令下去,大军疾行,一定要追上曹孟德。”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大军再次加快速度,一路向南急速而行。

        曹操知道这是在逃命,也不顾士兵疲惫,只是一路催促,让士兵们加快速度。

        吕虔打马来到曹操身边,“主公,并州兵马一直在后面,不肯离开。”

        曹操点了点头,“不必理会,让大家尽快赶路。”

        此时,曹操虽然表面平静,但是,心中也有些紧张。

        火墙术只有一个,如果并州铁骑再追上来,恐怕就危险了。

        虽然他还有应对之法,但是,能不使用,曹操是绝对不想用,因为,太费钱了,那也是他最后的办法了。

        程昱也纵马奔过来,一脸忧色,“主公,按照这种速度,恐怕很快就会被吕布君追上,到时可就糟了。”

        曹操皱了皱眉头,“告诉大家,只要出了兖州,就可以休息了。”

        程昱苦笑着摇了摇头,“主公,并不是大家不想加快赶路,而是,在昨晚的大战中,有很多士兵受了伤,虽然都是轻伤,短时间赶路无碍,可是赶了这么久的路,他们的伤口也受不了,所以速度才慢了很多。”

        说到这里,程昱看了看左右,忽然压低声音继续说道,“主公,现在不是心慈之时,不如将这些伤兵舍弃,也能加快我军的行军速度。”

        听闻此言,曹操的眉头皱了起来,沉思良久后,苦笑着说道,“不行,如果让大家知道我们抛弃伤兵,肯定会人心惶惶,士气大减。

        万一吕布军追来,无人肯全心作战,又该如何是好?”

        曹操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现在将伤兵全部舍弃,让别的人看到了,肯定心里会害怕。

        他们知道受伤了就会被抛弃,等到和敌人战斗的时候,谁还敢和敌人决战,万一受伤了,那岂不是要被抛弃?

        如果一只队伍,人人都这样想,还谈什么战斗力,恐怕稍一接触,立刻就会崩溃。

        曹操并不在意那些士兵,但是,他更担心,如果大家都不想全力战斗,大家离全军覆没也就不远了。

        程昱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我倒有个办法,可以解决主公为难之事。”

        曹操知道程昱计谋过人,而且他通过游戏玩家的介绍,也知道,程昱是自己手下五大谋士之一,端的是厉害。

        “仲德,你真的有办法?”

        程昱点了点头,压低声音说了起来。

        曹操先是满脸疑惑,等听完程昱的讲述后,脸上泛起了笑容。

        “仲德此计果然甚妙,我们就按此计行事。”

        一盏茶时间过后,全军接到命令,停下休息。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士兵们昨晚经过了一夜的战斗,又赶了这么远的路,早已经疲惫不堪,听到命令后,顿时欢呼起来。

        “太好了,终于可以休息了!”

        “今天真是累坏了!”

        此时是非常时期,就算是休息,也只是暂时休息,时间不会太长,所以,大家休息,也是和自己的小队里的人聚在一起休息。

        李海是一名什长,手下有十名士兵,归曹洪将军统辖。

        经过昨夜的一场战斗,李海手下的十名士兵,有3名阵亡,2人受伤,战斗力直接减弱到了一半。

        众人坐下休息,李海转头看着旁边的一个壮汉,关切的问道,“老七,你的伤势怎么样?”

        老七二十四五岁的模样,面孔黝黑,还带着一丝敦厚,听到问话,苦笑着摇了摇头。

        “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被划伤了,只不过,走路时间长了,好不容易欲合的伤口又扯开了。”

        他的腰上被刀划了一道口子,虽然不深,但是很长,以他的体格,只要休息个五六天,也就没什么事了。

        只不过,现在哪有让他休息的时间,后面有吕布军追击,隐约间,还能听到后面的马蹄声,这么近的距离,谁敢停下。

        老七是李海手下最猛的士兵,人又老实,肯帮助人,大家也都很喜欢他。

        在这个小队里,受伤的除了老七之外,还有一个名叫张三的士兵,腿上被划伤了,一路走来,也是一瘸一拐。

        就在众人说话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几名曹军士兵骑着马,朝这边小跑赶过来,一路大喊。

        “所有人听着,主公有令,受伤的人去前面集合,主公想要让他们先走,没有受伤的断后。”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大喜,那些受伤的士兵更是激动的眼眶都湿润了。

        “主公没有忘记我们,真是太好了。”

        一名受伤的士兵叹息着说道,“我还以为我们这些受伤的人,会被抛弃了,真没想到,主公对我们这么好。”

        李海拍了拍老七的肩膀,“老七,我们送你过去,你们先走。”

        众人身站起身来,搀扶着受伤的人,来到了规定的地点。

        李海原本不知道有多少人受伤,等待到规定地点以后,不由大吃了一惊。

        他们来的算晚的,此刻,在规定的地点,已经聚集了足有两三千人的受伤士兵。

        “老七,你们安心的走吧,只要有我们在,吕布军追不上你们。”

        老七憨憨的一笑,“李哥,等我伤好了,我们在一起战斗。”

        李海拍了拍老七的肩膀,“好了,等养好伤以后,赶快回来,我们等你。”

        张三走过来,小声说道,“你们也小心点。”

        没多久,曹操手下大将李整,带着一些士兵,从远处赶了过来,大声喝道。

        “人都到齐了吗?”

        “到齐了!”

        李整目光扫视了一下眼前的众人,点了点头,“既然到齐了,我们出发。”

        随着一声令下,李整带着这些伤兵,率先离开了大队,沿着官道再次朝着徐州的方向赶去。

        半个时辰后,大军启程,沿着官道缓缓而行。

        一直在后面紧随着张辽和成亷见到曹军如此奇怪的举动,不仅有些好奇。

        “老张,他们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速度好像降下来了。”

        张辽眉头紧皱,苦笑的摇了摇头,“我怎么知道,如果你真想知道,不如你去问问曹孟德,说不定他会告诉你?”

        成亷也不在意张辽的打趣,挠了挠头,“让我说,曹孟德恐怕没安什么好心思,说不定又有什么诡计。”

        张辽点了点头,“是啊,我们还是小心点吧,告诉大家,距离再远一点,千万不要再上了他们的当。”

        曹军大军一路前进,又过了一个时辰以后,便接到了命令,全军加速前进。

        队伍中没有了伤兵,速度顿时加快了很多。

        众人一路急行军,等赶路到下午吃饭的时候,众人才休息。

        士兵们赶了这么远的路,早就饿得饥肠辘辘,趁着休息的时候,将带来的食物匆匆忙忙吃了下去。

        由于曹操此次出来匆忙,并没有带多少粮食,众人吃了刚才的一顿之后,再也没有一颗粮食了。

        曹操站在队伍中间,听着曹洪的话,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

        “没有粮食了?”

        曹洪苦笑着拱了拱手,“昨晚出征的时候,每名士兵带了两张饼子,就在刚刚,已经都吃完了,恐怕下一顿就没食物了。”

        曹操皱眉想了想,转头看着立在一旁的曹纯,缓缓说道,“你带领骑兵到前面征集粮食,无论想任何办法,至少要让大家能吃一个早饭,明白吗?”

        曹纯愣了一下,上前一步,试探着问道,“主公,是任何办法吗?”

        曹操叹了一口气,随即点了点头,缓缓说道,“任何办法都可以。”

        “末将遵命。”

        曹纯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没多久,便带着几百名骑兵,朝着前面狂奔而去。

        等到骑兵离开,曹操再次下令大军启程,继续朝着徐州的方向赶去。

        行走在队伍中间的李海,眉头紧皱,心中却有些疑惑。

        已经走了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追上伤兵的队伍?

        按照时间上来算,伤兵队伍提前离开并没有多长时间,以他们的速度,到现在应该已经赶上了。

        可是,为什么没有见到呢?

        在整个曹军大营中,有这种想法的人,并不只有李海一个。

        吕布带领大军在后面急追,但可惜的是,曹孟德的队伍像兔子一样,跑的飞快,追了一白天的时间,竟然没有拉近双方的距离。

        一直到了晚上,吕布就算再心急,也只能下令休息。

        士兵们从昨天晚上开始战斗,一直坚持到现在,如果再不休息,恐怕士兵们就会累得垮掉了。

        营帐刚刚搭建好,陈宫匆匆赶过来,“温侯,我们出来的时候没带多少食物,等到明天一早,恐怕就没有粮食了。”

        听到这个消息,吕布更感觉心烦意乱。

        本来追不上曹孟德,已经够让他恼火,现在没有粮食,士兵们吃什么?

        “公台,不如到附近去筹集一些粮食?”

        陈宫点了点头,“也只能如此了,孟卓在这里的名气很大,如果由他出面,应该能借一些粮食,供我们急用。”

        吕布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也好,公台,这件事情你去办吧,最好赶快把粮食送来,别耽误了行程。”

        陈宫拱了拱手,正要离开,帐篷外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张虎从营帐外探进头来,“温侯,张将军派人回来传信了。”

        吕布点了点头,“让他进来。”

        没多久,一名士兵从门外走了进来,拱手说道,“启禀温侯,张将军和成将军,在岔路上发现了一队曹军士兵,想请示该怎么办?”

        听到士兵的话,吕布不由得一愣,疑惑的问道,“怎么回事,曹孟德的大军不是走远了吗,怎么你们又发现了一对曹军?”

        士兵拱了拱手,“温侯,张将军等人一直在追曹孟德的大军,来到了一个叉路前面,看到另一个岔路上,也有凌乱的脚印和马蹄的印记,所以便派人追过去看。

        结果,顺着这条路就找到了一队曹军。”

        陈宫心中好奇,急忙问道,“难道这一路曹军是曹孟德的伏兵。”

        士兵摇了摇头,“不是,我们追上这一队士兵的时候,这才发现,这一队士兵全都是伤兵!”

        “什么?”

        陈宫惊呼一声,突然反应过来,转过头看着吕布,缓缓说道,“我明白了,我就说他们为什么会跑的这么快,原来是把伤兵都舍弃了,所以才能跑的这么快。”

        听闻此言,吕布也是吃惊不已,“公台,难道你的意思是说,曹孟德把所有的伤兵都舍弃了?”

        陈宫过头看着传信的士兵,大声问道,“这一队士兵有多少人?”

        “恐怕要有3000多人!”

        陈宫冷哼一声,“曹孟德真是心狠,这3000多的伤兵影响他赶路,毫不犹豫的舍弃了,真是让人佩服啊!”

        吕布也是听得心惊不已,吃惊的问道,“公台,难道,这3000多兵马,全都舍弃了吗?”

        陈宫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曹孟德狡猾多端,为了不引起恐慌,所以,他将所有的伤兵聚集在一起,送入另外一个岔口,任他们自生自灭。”

        吕布冷哼一声,“张辽有没有派人去追这些伤兵?”

        士兵摇了摇头,“张将军不敢做主,只是派探马前去打探,并没有行动。”

        吕布点了点头,转头看着陈宫,缓缓问道,“公台,你说该怎么办?”

        陈宫皱了皱眉头,苦笑着正想说话,突然间,门外再次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按照原本的规矩,来人必须要先经过张虎,才能进来禀报事宜。

        可是这一次,来人大喊着便冲了进来。

        “有紧急军情!”

        “温侯,东阿传来消息,袁绍军的兵马已经聚集在兖州边境。”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吕布顿时吃了一惊,猛地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