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40章

第140章

        吕布深吸了一口气,装作一脸淡然的问道,“既然不是他们,那又是谁提议的?”

        王七再次摇头,“都不是,是主公自己提出,想要和温侯联合,一举消灭曹孟德。”

        吕布点了点头,“既然是本初公提议,难道就没有人阻止吗?”

        听到这句问话,王七有些犹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吕布摆了摆手,“王七,你不用怕,本侯就是想知道真实的情况,和你无关,也不会迁怒于你,你只管放心说即可。”

        王七这才放心,拱了拱手,苦笑着说道,“主公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很多先生都要阻止,说,说?”

        吕布向前探了探身,“王七,本侯已经说过了,只想听真话,你但说无妨。”

        王七一咬牙,“他们说温侯刚愎自用,不堪大用,还是联合曹孟德,共同对付温侯。”

        吕布虽然心中早有所料,但是听到王七当面说出,脸上还是闪过一丝怒意,“既然很多人阻止,为什么本初公还要和本侯联合?”

        王七摇了摇头,“没人知道,主公坚持,无论几位先生怎么劝解,他都不肯听,到最后,还下令,谁要是敢再劝阻,直接格杀,这才没有人敢在劝阻这件事情。”

        站在一旁的陈宫,已经听得目瞪口呆,忍不住问道,“本初公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呢?”

        王七摇了摇头,“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不过既然是主公提起,大家也只能遵从。”

        陈宫皱眉问道,“既然本初公想要和我们联合,难道只派你一个人来,就能和我们联合吗?

        我看,本初公此举,恐怕另有深意吧?”

        王七急忙拱手,“公台先生,千万不要误会,之所以在下一个人来,也是因为怕引起两军的误会,生出不必要的事端,所以才派在下一个人先来通传。”

        说到这里,王七语气停顿了一下,转身对着陈宫拱手,笑着说道,“公台先生,颜良将军已经带来三万兵马,驻扎60里外,只要温侯答应联盟,颜良将军很快就能赶来和温侯汇合。”

        听闻此言,陈宫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颜良将军已经来到60里外了。”

        王七拱手,“公台先生不用担心,主公说了,如果温侯不答应联合,颜良会带兵回去,绝对不会来打扰。”

        陈宫心中震惊不已,急忙转头去看吕布。

        吕布对着王七挥了挥手,“王七,你先下去休息,待我考虑一番,再给你答复。”

        王七急忙拱手,“在下静候佳音。”

        说完话后,王七转身离开了房间。

        吕布看着王七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这才转过头看着陈宫,缓缓问道,“公台,你意下如何?”

        陈宫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苦笑的说道,“真是让人想不到,本初公竟然想要和我军联合,太出人意料了。”

        吕布没有说话,一颗心却始终提着,他现在已经明白了。

        进入游戏的人,可不只有他一个,还有曹操,袁绍,至于还有没有更多的人,他就不清楚了?

        袁绍也知道了历史进程,也知道自己败给了曹操,灭掉袁氏家族的人,也是曹操。

        袁绍和袁术虽然两看相厌,但是毕竟是兄弟,一家人,结果哥俩都被曹操灭掉了,这让心高气傲的袁绍,怎么可能接受呢?

        吕布猜测,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袁绍才会做出这样一个出乎反常的决定。

        先联合自己,灭掉曹操,省得在发生以后的官渡之战,也顺便替自己报仇了。

        陈宫对着吕布拱了拱手,苦笑的说道,“本初公想要和我军联合,到底是真是假,尚且不得知啊!”

        说到这里,陈宫忽然目光一亮,“温侯,不如我们先派人去打探一番,再做决定?”

        吕布沉思片刻,摆了摆手,缓缓说道,“公台,不必了,我相信本初公这次和我们联合,一定是真心的。”

        听闻此言,陈宫吃了一惊,急忙问道,“温侯,这是为何?”

        吕布冷笑一声,“公台,那是因为,曹孟德比本侯的威胁更大,所以本初公想要先灭掉曹孟德。”

        陈宫更加吃惊,“难道说,灭掉曹孟德以后,下一个就到我们了吗?”

        吕布点了点头,“如果没有意外,下一个肯定是我们。”

        陈宫额头上冒出冷汗,急促的问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不和他们联合?”

        吕布皱了皱眉头,“可如果不和本初公联合,我们该怎么功破濮阳?”

        听闻此言,陈宫脸色一僵,随即苦笑着摆了摆手,“是啊,如果不和本初公联合,又没办法公破濮阳。

        可是和本初公联合,等到灭掉曹孟德以后,他又不会放过我们,真是让人难以抉择呀?”

        吕布忽然开口问道,“公台,有没有办法让他们两军作战,我们收取渔翁之利呢?”

        陈宫一呆,随即皱起眉头,开始仔细思索吕布说的话,良久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温侯,恐怕不能。”

        “为什么?”

        陈宫叹了一口气,“如果事情真的像温侯所说的那样,我猜测,颜良带兵出发之前,本初公肯定提醒过他,要保存实力,因为他要留着实力来消灭我们。

        所以,我认为无论我们怎么做,颜良都不会主动和曹孟德作战。”

        吕布点了点头,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良久后,缓缓说道,“现在濮阳城难以攻下,不如暂时和颜良联合,等攻下了濮阳之后,再做决断也不迟。”

        陈宫急忙摆手,苦笑着说道,“温侯此言差矣,就算我们和颜良联合,攻下了濮阳,到时候,颜良留在濮阳不走,我们该怎么办?”

        说到这里,陈宫叹了一口气,也不等吕布说话,便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和曹孟德实力相当,就算现在暂时攻不下濮阳,早晚会有其败他的那一天。

        可是如果让颜良占领了濮阳,我们再想要夺回来,恐怕要比现在难上千百倍呀!

        而且如果本初公对兖州有意,说不定他们会以濮阳作跳板,一步步的谋略兖州,那可就不妙了!”

        听到陈宫的这一番分析,吕布也感觉有些不妥了。

        他原本办的打算,是想要先和颜良联合,等到击败曹孟德之后,再想办法对付颜良。

        可是听了陈宫的这一番话,吕布顿时恍然,袁绍的实力可比曹孟德大得多,如果袁绍集齐北方之力,全力攻打兖州,自己可就难以抵挡了。

        想到这里,吕布明白了,和颜良联合,也许能暂时攻下濮阳,可是对以后却没有半点益处。

        吕布抬起头看着陈宫,缓缓说道,“公台,既然如此,本侯就拒绝颜良,我们自己想办法攻打濮阳?”

        陈宫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颜良带领兵马驻扎在60里外,如果没有意外,他不是刚刚来到,而是早有图谋。

        如果我们不答应,颜良会不会转过头来和曹孟德联合,共同来对付我们呢?”

        听到这番话,吕布顿时头痛不已。

        颜良这一只兵马,现在就是烫手的山芋,无论接与不接,都有为难之处!

        陈宫苦笑着说道,“恐怕我们解决,王七立刻就会去濮阳,和曹孟德商议对付我们的事情。”

        听闻此言,吕布心中忽然一动,试探着说道,“公台,我们三人之中,本初公的实力最强,他无论和任何人联系,恐怕到最后胜利的都是他。

        所以我认为,如果我们和曹孟德联合,消灭颜良所部,你看如何?”

        听到吕布的提议,陈宫猛的呆住了,良久后,才慢慢的反应过来。

        “温侯,万万不可,本初公是猛虎,曹孟德是豺狼,就算消灭了本初公,曹孟德依然会对我们下手。”

        吕布叹了一口气,“可是,如果不消灭颜良所部,一旦他和曹孟德联合,我们必败无疑呀!”

        陈宫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温侯,如果我们和曹孟德联合,本初公最后迁怒于我们,他和曹孟德联合,我们一定不是他们的对手,这件事情还是要仔细思量才行啊。”

        吕布眉头紧皱,心中苦苦思索。

        颜良既然来了,就一定要给他留一个位置,否则惹恼了他,也就是惹恼了袁绍,后果不堪设想。

        袁绍现在占据三州之地,实力可谓天下最强,一旦引起他动怒,恐怕任何人也没办法承担后果。

        按照孤独的咸鱼所说,就算是曹孟德和袁绍之间的战斗,虽然官渡之战最终以曹孟德战胜而告终,但是,只适用的巧劲,才赢得了一场。

        如果单凭双方的实力,就算两个曹孟德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是袁少的对手。

        突然,吕布心中一动,猛然想起来一个人,他就是公孙瓒。

        公孙瓒实力强大,虽然在界桥败北,但实力依然不可小觑。

        有他在北方牵制袁绍,说不定,袁绍不敢对兖州用兵,或者说不敢用重兵。

        想到这里,吕布目光渐渐亮了起来。

        既然袁绍不可能全力以赴对付兖州,那有何惧怕知处?

        想到这里,吕布冷笑一声,“公台,我看不必再考虑了,就和颜良联合,共同对付曹孟德,先将他消灭了,省的他出来坏事。”

        听闻此言,陈宫吃了一惊,“可是,万一消灭了曹孟德,颜良留在濮阳不走,那该怎么办?”

        吕布冷哼一声,“如果他不走,那我们就请他走。”

        陈宫眼中满是骇然,“温侯,难道你想和本初公为敌?”

        吕布摇了摇头,“公台,本侯暂时还不想和本初公为敌,但是如果他咄咄迫人,本侯不介意和他一战?”

        陈宫叹了一口气,“本初公实力强大,就算我就想要和他作战,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啊!”

        吕布微微一笑,“公台,单凭我们自己,肯定不是本初公的敌手,但如果再加上一个公孙瓒,你认为如何呢?”

        听到这个名字,陈宫苦笑的摇了摇头,“温侯,公孙瓒在下当然知道,可是听说界桥一战,已经打的公孙瓒实力大损,再也无力和袁绍抗衡,想要和他联手对付本初公,恐怕不可能吧!”

        吕布摇了摇头,“公台,只要公孙瓒不彻底败亡,本初公就不敢全力以赴对付兖州,我们也就有了喘息之机,你说对不对?”

        陈宫叹了一口气,“听说公孙瓒现在坚守易京,连出来都不敢了,恐怕早已放弃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公孙瓒就会被本初公消灭,到时候,我们只能孤身对敌了。”

        听到这句话,吕布皱了皱眉头,沉思良久后,忽然开口说道,“公台,你说如果我们派人去和公孙瓒联系,你说会如何呢?”

        陈宫苦笑着说道,“温侯,这就是碰运气,如果运气好,公孙瓒重新振作,自然能在北方牵制本初公,可如果运气不好,公孙瓒很快就被消灭了,那我们的压力可就大了。”

        吕布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缓缓说道,“公台,其实就算公孙瓒败了,本初公全力对付我们,但那又如何,如果我们不敌,可以退往南方,徐州,扬州,甚至荆州,我们都可以退,你说对不对?

        这还不够,大不了我们退到江东,难道本初公还会去追我们不成?”

        吕布带兵多年,自然很清楚,如果现在从兖州退往徐州,袁绍都不一定会去追。

        两军作战,比的一方面是兵力,而另一方面,比的也是粮食。

        如果袁绍从冀州运粮食,跨过兖州,然后送到徐州,如此漫长的路线,恐怕就算是袁绍,也坚持不了多久吧。

        所以,如果吕布想要后退,袁绍就算想追,也不可能追太远,因为粮道太长,不利于作战。

        听到吕布的这一番话,陈宫苦笑的点了点头,“温侯,既然如此,你已经决定了和颜良联手,共同对付曹孟德?”

        吕布点了点头,“公台,其实我们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如果我们现在拒绝,恐怕用不了两三天,颜良就会和曹孟德联合在一起,到时候我们的处境也就不妙了。

        现在也只能和颜良联合,先将曹孟德消灭,再想办法对付颜良,除此之外,恐怕也别无他法了。”

        陈宫思索良久,终于长叹了一口气,“也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