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39章

第139章

        曹操目光灼灼的看着夏侯渊,良久后,点了点头,“好,你就留在这里指挥战斗。”

        曹洪突然一拳砸在城垛上,咬牙说道,“吕布小儿,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程昱忽然开口说道,“主公,现在吕布军势大,不如我们去冀州求援,请本初公发兵来兖州,共同将吕布驱逐?”

        吕虔目光一亮,“对呀,只要冀州派兵,我们两面合围,一定能击败吕布小儿。”

        听到这番话,曹操的心里忽然涌起一股不好的念头,让他心里升起一股寒意。

        不可能!

        曹操用力摇了摇头,“等等再说,先不要去冀州。”

        程昱皱了皱眉头,“主公,现在形势危机,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曹操犹豫了片刻,叹了一口气,“再等等,看看吕布军到底想要做什么,我们再决定也不迟。”

        众人见曹操不肯答应,也无可奈何,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曹操独自回到府中,坐在书房里,眉头紧蹙,额头上却渐渐地冒出冷汗。

        他忽然想起来一个从来没想过的问题!

        自己进入游戏以后,还以为对现实会有帮助。

        可是自从他发现吕布进入游戏以后,却发现他的阻力更大了,甚至,已经陷入危险的境界。

        他现在担心的是,吕布可以进入游戏,别的人会不会呢?

        在自己的军营中,自己进入游戏,吕布的军营中,吕布能进入游戏。

        那么,在袁绍军的军营中,又会怎么样呢?

        想到这里,曹操额头上的冷汗流得更多了。

        如果真的如同他所想的那样,袁绍也进入了游戏,后果会如何?

        在游戏中,曹操已经知道,在官渡之战中,自己击败了袁绍,收复北方,而袁绍郁郁而终。

        如果袁绍也进入游戏,他肯定也会知道这件事情。

        听完家们介绍,官渡之战中,自己并不占优势,相反,还落了下风,只不过偷袭了袁绍的粮仓,才会在混乱中取胜。

        问题是,袁绍如果知道这件事情,自己还有可能会偷袭成功吗?

        答案是否定的,绝对不可能。

        袁绍的实力比自己强大太多,只要他小心保护粮食,无论自己如何做,也绝对不可能得手。

        甚至可以说,只要自己无法偷袭袁绍的粮食,官渡之战中败走的就会是自己。

        一滴冷汗顺着曹操的脸颊滴落在案子上,很快,第二滴也滴落下来。

        曹操没有注意到汗珠,他忽然在想,最后的胜利虽然是自己,但是相同的,也得罪了太多的人。

        如果他们也知道了这个情况,岂不是会联合起来对付自己?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左膀右臂荀彧被吕布偷袭,阵亡在鄄城。

        还有夏侯惇也一同阵亡,以后的五子良将之一乐进被打成植物人,夏侯渊一条手臂被废,李典阵亡。

        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里,自己就失去了这些得力助手,而吕布却越战越勇。

        曹操忽然发现,他现在几乎无路可退。

        程昱提议去徐州,刘备在那里等着呢!

        如果刘备也知道这件事情,他还会接纳自己吗?

        一想起这件事情,曹操顿时心乱如麻,简直不知该做何想法?

        不行,一定要尽快击败吕布,获得喘息的机会,因为,除了吕布之外,还有别的敌人在等着自己。

        “进入游戏。”

        几乎在同一时刻,军营中的吕布,也低声说出了这四个字。

        吕布刚进入游戏,便立刻打开通信,“孤独的咸鱼,你在不在?”

        孤独的咸鱼的话传了过来,“老大我在,已经进入游戏了。”

        吕布顿时大喜,急忙问道,“孤独的咸鱼,传送门的事情,你打听到消息了吗?”

        “我在论坛上查了一下,知道传送门的事情了,不过,传送门很贵,而且,想要得到也不只是钱的问题。”

        吕布皱了皱眉头,“孤独的咸鱼,那你有没有查到,传送门值多少钱?”

        “老大,一个传送门价值100万金币。”

        “100万金币!”

        听到这个数字,吕布倒吸了一口凉气,“孤独的咸鱼,你没有记错吧,传送门值这么多金币?”

        孤独的咸鱼苦笑不已,“老大,只有100万个金币,你还是得不到,因为,能得到传送门的人,只有军队中的效为以上的将军才能得到,你想要得到传送门,就要从将军那里购买,而且还要完成它交给你的任务,这样才能得到传送门。”

        听到孤独的咸鱼所说的这番话,吕布顿时吃了一惊,“只有金币还不够,还有完成任务,完成什么任务?”

        孤独的咸鱼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听说很难,总而言之,军队中发布的任务,怎么可能有简单的。

        我看,想要得到传送门,简直太难了。”

        听到这番话,吕布的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原以为得到传送门以后,就可以轻易地攻破濮阳,将曹孟德赶出兖州。

        可是,他没想到,传送门竟然价值这么多的金币,按照他原来的设想,十万金币应该也够了。

        可是,他是真的没想到传送门竟然价值100万个金币。

        传送门是消耗品,不能重复使用,只要打开以后,直至消失,100万金币也就没有了。

        “老大,你还在吗,怎么不说话?”

        吕布被惊醒,苦笑着说道,“真没想到,竟然这么贵,让我考虑考虑。”

        关闭通信器,吕布叹息了一声,继续朝着黑铁山的方向走去。

        虽然他现在也想离开新手村,可是,现在是关键时刻,必须要积攒到足够的火焰石,才能自保。

        可是却没想到,通讯器的那一头又传来了孤独的咸鱼的声音。

        “老大,现在我和拳头就是道理三个人,等级已经21级了,我们想出去看看。”

        吕布一愣,还没等他说话,孤独的咸鱼便歉意的说道,“老大,你别误会,我们只是想先出去给你探探路,等到你打到公会令牌以后,我们再回来。”

        吕布点了点头,“这样也好,你们先出去,等以后我们再联系。”

        孤独的咸鱼顿时大喜,“老大,你不会怪我吧?”

        吕布摇了摇头,“为什么要怪你?”

        关闭通信器以后,吕布并没有多想这件事情,因为,如果再打不到公会令牌,他也想离开新手村了。

        就连曹操都已经离开了新手村,如果自己再留在这里,恐怕早晚吃亏呀!

        吕布不知道离开新手村以后,还能不能再回来,所以他才迟迟没有离开。

        如果不能回来了,以后的火焰石该怎么办,难道全都靠花金币去买吗?

        还有投石车,如果用金币购买,恐怕花费肯定不少,自己能买得起吗?

        所以,吕布才迟迟没有离开新手村,想要在这里多积攒一些火焰石,防备以后不能回来了。

        孤独的咸鱼等人离开新手村,也有好处,方便吕布打听外面的情况。

        经过一天的努力,吕布又收获了15块火焰石,才退出游戏。

        刚退出游戏,吕布便听到外面有声音传来,是陈宫急促的声音。

        “张虎,我们有急事见温侯,快去t我们通传。”

        “不行,温侯曾经说过,在他休息的时候,任何人不得进入,否则格杀勿论。”

        陈宫急忙说道,“张虎,这一次真的有急事,就算温侯知道,也不会怪你的。”

        张虎挠了挠头,“陈先生,是真的吗?”

        陈宫急忙说道,“是真的,你尽管进去通传,不会有事的,等到温侯知道以后,说不定还会嘉奖你。”

        “那好吧,我进去试试。”

        张虎听到陈宫的保证,小心翼翼的走进帐篷,却看到吕布并没有睡觉,而是坐在桌旁。

        “温侯,陈先生有事求见。”

        吕布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张虎,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无论任何人为经过本侯允许,都不许进入。”

        吕布语气冰冷,隐含肃杀之气,张虎心知不好,急忙跪在地上,“温侯,是陈先生说有急事,所以属下才进来通传,请温侯原谅这一次。”

        吕布心中还有隐隐有些后怕,我不是自己恰好退出游戏,如果张琥贸然走进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没人知道?

        最重要的是,吕布不想去冒这个险!

        “张虎,念你是初犯,自己去外面领五十军官,等到本侯验伤,如果再有下一次,就别怪本侯无情了。”

        张虎已经吓得满头大汗,急忙拱了拱手,快步退出了房间。

        吕布平静了一下情绪,这才对着帐篷外高喊一声,“公台,进来吧!”

        陈宫也听到了帐篷里的声音,心中有些歉意,走进帐篷,便拱手说道,“温侯,刚才错怪张护卫,是在下请他进来通传,不关他的事,还请免去军棍的责罚。”

        吕布冷笑一声,“公台,他的职责就是守卫,如今没有尽责,领军棍也是应该的,这件事情不要再说了,还是说说你有何事吧?”

        陈宫急忙拱手,神情有些奇怪,缓缓说道,“温侯,刚才我们抓住了一个细作,你知不知道他是哪里人?”

        吕不摇了摇头,“公台请直说?”

        陈宫笑着说道,“温侯,他是冀州本初公派来的人。”

        听闻此言,吕布吃了一惊,“公台,难道这个人是想去濮阳和曹孟德联系?”

        陈宫摇了摇头,“温侯,你说错了,这个人来此,并不是想去濮阳,而是专程来找温侯。”

        “什么?”吕布目光灼灼的看着陈宫,“他为什么会来这里找本侯?”

        陈宫缓缓说道,“他不肯说,说只有见到温侯以后,他才会说。”

        吕布点了点头,“既然他想见本候,那就让他进来吧,我倒要看看他有何打算?”

        很快,一个中年汉子从门外走了进来,“小人王七参见温侯!”

        吕布点了点头,“听说你要见到本侯,你才会说出来意,现在已经见到了,那就说出来你的来意吧?”

        王七见帐篷中也没有外人,拱了拱手,压低声音说道,“温侯,这次在下前来,是替主公传达一个口信,也是想探知温侯的心意。”

        吕布有些不耐烦,“说吧,本初公到底要传什么口信?”

        王七缓缓说道,“我家主公想要和温侯联合,共同消灭驻扎在濮阳的曹孟德。”

        “什么?”

        这句话刚说完,帐篷里便传来了两声惊呼声,一声是吕布,另一声当然是陈宫画出来的。

        陈宫自然知道袁绍和曹操的关系,就算要联合,也叫联合曹操,来攻打吕布才对呀?

        现在,怎么变成袁绍来联合吕布,反过来攻打曹操呢?

        没道理呀!

        陈宫瞪大了双眼,紧紧的盯着王七,忽然冷笑一声,“王七,你是不是认为我们是三岁的孩童,任你哄骗?”

        王七急忙拱手,“公台先生,千万不要误会,真的是我家主公传来的口信,想要和温侯联合,将曹孟德消灭。”

        陈宫上前一步,冷哼一声,“王七,你认为我会相信,我劝你还是赶快说实话,到底有什么计谋,否则大刑伺候,就不信你能挺过多久。”

        王七吓的脸色一变,急忙摆手,“公台先生,千万不要误会,在下这次前台,真的是传达这个口信,绝对不会有错,我家主公真的是想要和温侯联合,没有半分作假呀!”

        陈宫双眼一瞪,怒吼一声,“真是不知悔改,那就让你尝尝军棍的厉害,来人,给我拖出去重达    100军棍,我看你到底说不说。”

        王七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公台先生,这都是真的,没有半句假话呀,就算打200军棍,也都是真的呀。”

        陈宫顿时被这番话气的怒不可遏,咬牙大叫,“既然不知悔改,来人!”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了吕布的声音,“等一下。”

        陈宫转过头诧异的看着吕布,“温侯,难道你相信她的话?”

        吕布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住砰砰乱跳的心情,缓缓说道,“公台,信与不信,我们仔细问问,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说这话的同时,吕布的心里无住的冒凉气,有一个念头在心中不断的回响。

        袁绍恐怕也进入游戏了!

        吕布转过头看着王七,缓缓问道,“王七,我来问你,想要和本侯联合的决定,是哪位先生的主意?”

        王七急忙摇了摇头,“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