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38章

第138章

        吕布率领大军一路疾行,想要在城门修好之前,赶到濮阳。

        行至半路,张辽派人回来禀报消息。

        “启禀温侯,濮阳城门并没有修好,但是,却用砂石封住,想要进城已经不可能了。”

        听到这个消息,吕布脸色一变,心中暗叫不好。

        城门被沙石封死,就算有投石车,也无济于事了,看来,曹孟德已经料到了这一点。

        陈宫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急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真没想到,曹孟德连这一点小事都想到了,不给我们一点机会啊!”

        说到这里,陈宫突然闷哼一声,“他用沙石封住这个城门,我们可以从别的厂门进去。”

        听到这句话,吕布目光一亮。

        他这里还有火焰石,既然曹孟德可以炸开城门,他也可以。

        想到这里,吕布急令大军加速前进,想要在曹孟德想到之前,赶到濮阳。

        一行人一路急行,终于在临近傍晚的时候,赶到了濮阳城十里外。

        吕布命令队伍停下休息,同时派出探子,去另外的城门查看消息。

        吕布虽然满怀期待,但是,传回来的消息,却让他极度失望。

        濮阳城所有的城门,已经全被沙石封住,想要进城,只能从城墙上攻打进去。

        吕布无法可想,只能让人安营扎寨,同时,招来众将商议,想要找出一个进攻的方法。

        中军大帐中,吕布居中而坐,环视四周,见众人都已经到齐了,这才缓缓说道。

        “曹孟德攻占濮阳,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夺回来,诸位可有办法?”

        众人听到吕布的问话,纷纷低下了头,表示自己也没办法。

        就连智谋最多的陈宫,此刻也是眉头紧皱,目视地面,一副沉思的模样。

        现在濮阳的情况,大家都已经了解了,也都知道想要攻城,简直是不可能。

        陈宫看到众人没有人说话,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道。

        “大家无论有什么办法,都提出来,大家商议。”

        以往攻打城池的时候,就算攻上城墙,也要想办法下去打开城门,放大军进来,只有大军进城,才会彻底占领城池。

        因为无论云梯有多少,就算能占领城墙,但是,只要敌人反攻,还是有可能反败为胜。

        只有打开城门,让更多的人进去,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现在濮阳城经过曹孟德改造,想要进城,就只能从城墙进去,这无形中增加了太多的难度,甚至可以说,已经不可能攻破城池了。

        看到大家都不说话,吕布皱了皱眉头,“难道大家都没办法吗?”

        魏续忽然站出来,开口说道,“我们可不可以炸开城墙?”

        吕布一愣,随即摆了摆手,“不可能。”

        就算火焰石威力巨大,但是面对坚固的城墙,还是无能为力。

        除非,火焰石多到不需要顾虑,只管肆无忌惮的往城墙上扔,也许有可能炸毁城墙。

        但这怎么可能呢?

        想要得到一枚火焰石,简直是太难了,如果不是吕布武力过人,恐怕连一枚也得不到。

        陈宫叹息着说道,“濮阳城池坚固,如果我军兵力充分,完全可以将濮阳围住,等到曹孟德耗空粮食,就会出城投降。

        只是可惜呀,我军兵力不足,无法做到啊。”

        吕布看到众人都没办法,无奈之下,回到住处,再次吩咐张虎和李固,回到帐篷中,口中低喝。

        “进入游戏。”

        吕布站在大树下仔细想了想,决定还是去黑铁山碰碰运气,如果能得到更好的东西,想要破城也不是难事。

        在赶往黑铁山的路上,吕布再次呼叫孤独的咸鱼。

        “孤独的咸鱼,你在不在?”

        “老大,我在,你来游戏里了,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

        吕布苦笑,“不用了,这次找你,碰到点麻烦,希望你能想到办法解决?”

        “什么麻烦,你不是把曹操赶到徐州去了吗,还有什么麻烦?”

        吕布叹了一口气,“孤独的咸鱼,你知不知道,曹孟德并没有去徐州,而是去了濮阳。”

        “什么?”

        孤独的咸鱼顿时吃了一惊,“老大,你说曹操去了濮阳,这怎么可能?”

        “孤独的咸鱼,曹孟德已经占领了濮阳城,我就是想问题,有什么办法能夺回来?”

        听到吕布的问题,孤独的咸鱼苦笑不已,论智慧,他可能还不如吕布,唯一的优点,他就是后世人,知道所有的历史,当然,也懂更多的知识。

        可是他懂得这些知识,能帮助吕布吗?

        “老大,说实话,要说打仗,我比你差的太多了,这件事情问我,恐怕我也没办法告诉你。”

        对于孤独的咸鱼的回答,吕布虽然心中早有所料,可是听到了这番话,还是有些失望。

        “孤独的咸鱼,难道真的没办法吗?”

        “实在对不起,对于攻城,我都没见过,真的没办法帮助你。”

        说到这里,孤独的咸鱼语气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当初你在下邳的时候,是被曹操放水淹了,所以才会失败。

        濮阳离着大河不远,不如你也放水,说不定也能把曹孟德淹了。”

        吕布摇了摇头,“不行,濮阳地势高,想要用水淹,恐怕是不可能。”

        孤独的咸鱼想了想,“老大,你让我想想好不好,等我想到了再给你一个答复。”

        吕布点了点头,关闭通信器,继续朝着黑铁山的方向赶去。

        来到黑铁山下,看着旁边的一个小山洞,吕布心中忽然一动,猛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当初三少带人攻打蜘蛛洞的时候,曾经使用过一件物品,那就是传送门。

        据孤独的咸鱼所说,传送门应该在军中能买到,如果自己也买一个传送门,可不可以呢?

        吕布心中升起这个念头,顿时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有传送门,直接把传送门设置在城里,然后大批的兵马直接进城,连城墙都不必攻打了,省的太多的麻烦。

        最重要的是,还可以出其不意,趁着曹孟德没注意的时候,从后面进攻他,肯定必败无疑。

        想到这里,吕布再次打开通信,“孤独的咸鱼,你在不在?”

        “我在呀,老大有事吗?”

        吕布缓缓说道,“孤独的咸鱼,你还记得三少使用过的传送门吗?”

        “当然记得了,怎么了?”

        “孤独的咸鱼,如果我也想买一个,不知道有没有办法买到?”

        “不知道,不过我可以查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能买到,今天不行了,等到明天我回复你。”

        吕布点了点头,“好,明天我等你。”

        想出这个办法,吕布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只要有传送门,想要攻破城池,轻而易举。

        吕布迈步朝着黑铁山上走去,经过一天的拼杀,得到了十块火焰石,也到了下线的时间。

        第二天,吕布并没有命令大军启程,而是留在原地继续休息。

        听到吕布的命令,陈宫急忙找过来,满脸疑惑,“温侯,既然没有办法进攻濮阳,不如我军撤兵吧,也能节省一些粮食。”

        吕布想起传送门的事情,摇了摇头,“再等等,如果今天还想不出办法,等到明天,我们再撤兵也不迟。”

        陈宫也不知道吕布在想什么,既然是吕布的命令,那也只能遵从。

        吕布又派出几个探子,去濮阳的方向打听消息。

        得到的消息是,曹军不断的在城墙上堆放防御物资,看来是铁了心想要防守。

        听到这个消息,吕布只是在心中冷笑。

        就算防御物资再多,又能如何?

        只要自己得到传送门,再多的防御物资也毫无用处。

        濮阳。

        曹操站在城墙上,遥望远方,良久后,忽然叹了一口气。

        别人不清楚为何,只有他自己清楚,虽然得到了濮阳,但是,消耗了太多的财物。

        原本曹军的财物还算富余,可是经过他这一段时间的购买,几乎已经消耗一空。

        甚至可以说,就算想购买粮食的金钱都没有了。

        占据了濮阳城之后,曹操立刻命人封存府库,查点财务和粮食。

        由于吕布军撤走太匆忙,并没有带走太多的东西,所以财物和粮食尚在。

        为了防守城池,曹操立刻搜刮了濮阳城仓库里所有的财物,当天晚上,又购买了一架投石车和十块火焰石。

        为了安全起见,火焰石派专人妥善保管,绝对不能再出现上次的情况。

        一想起鄄城的事情,曹操便后悔不已,等到事后,他才想明白,当时只是扔了一块火焰石,却引爆了自己放在那里的八块火焰石,结果把城墙差点炸塌了。

        如果自己的八块火焰石妥善保管,那一天,吕布想要攻破城池,简直不可能。

        最重要的是,自己花十万金币购买的投石车,也不会被炸碎呀!

        一想起一大堆的铜币,换来的投石车,就那样轻而易举的被打废了,曹操便心疼不已。

        曹洪从后面走过来,拱手说道,“主公,探子回来禀报,吕布大军驻扎在十里之外,并没有赶过来。”

        站在一旁的吕虔,皱了皱眉头,“吕布不过来,难道他不想攻城吗?

        可是就留在那里,白白的好费粮食吗?”

        曹洪冷哼一声,“我看,吕布小儿自知没办法破城,所以才停在那里不动,让他们耗着吧,最好把粮食都耗空了,那样才好。”

        程昱摇了摇头,“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大意,这一段时间,吕布的所作所为,确实出乎人意料啊!”

        听闻此言,曹操冷哼一声,但却没说话。

        别人也许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却一清二楚。

        吕布也进入了那个游戏,知道了历史进程,并且还获得了投石车,所以才会做出如此多出乎人意料的事情。

        如果没有这个游戏,吕布只是一个鲁莽的武将而已,不足为虑。

        曹操想起游戏中的玩家介绍的这段历史,不禁有些得意起来。

        汉末如此多的诸侯之中,只有自己成就了大事,虽然刘备和孙策也并称三国,但是和自己相比之下,又差的太远了。

        如果不是这个游戏,吕布小儿又怎么可能占了上风,把自己赶出鄄城。

        想到这里,曹操眼中喷出怒火,拳头攥的紧紧的,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将吕布赶出兖州,不,要让白门楼事件重演。

        曹洪忽然开口说道,“吕布军竟然没有防备,等到夜间,如果我军前去偷袭,说不定可以一举得手?”

        众人听闻此言,都是苦笑不已。

        吕虔叹了一口气,“曹将军,吕布这次带来了并州铁骑,如果我们去偷袭,一旦失利,在并州铁骑的进攻下,恐怕我军必败无疑。”

        曹洪皱了皱眉头,“如果我军采用火攻,先放他一把火,吕布军肯定大乱,就算有并州铁骑,在烈火中,恐怕也会惊慌失措吧。”

        曹操忽然摆了摆手,“大家不要说了,前去偷袭吕布小儿,实在太冒险。

        我军只要坚守城池,城内的粮食足够我们使用,吕布耗不过我们,最后只能退兵。”

        听闻此言,程昱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是啊,最好的办法就是守护城池,只要吕布军攻打不进来,他们一定会退兵。”

        就在这时,夏侯渊从城墙下走了上来。

        众人见到他,心中顿时有些悲凉。

        以前的夏侯渊勇敢善战,堪称曹军阵营中的猛将,可是现在,一条手臂已经废掉了,神情憔悴,满脸胡茬,如果不穿铠甲,简直就和田地间的庄稼汉一样。

        曹操急忙走上前,“妙才,你怎么来了,你的伤还没有好,还是赶快回去养伤吧。”

        夏侯渊见到曹操过来,想要拱手,可是抬起手才发现,只剩下一条手臂了,眼眶顿时湿润了。

        “主公,末将没办法见礼了。”

        众人听到这句话,更是鼻子一酸,险些落泪。

        曹操叹息着说道,“不要紧,好好回去养伤吧。”

        夏侯渊摇了摇头,“主公,末将虽然不能再上战场了,可是,在城墙上指挥作战,还是富富有余,请主公应允,要末将在这里指挥士兵守城!”

        曹操看着夏侯渊受伤的手臂,摆了摆手,“妙才,你还是赶快回去养伤吧,等到伤好了再来指挥战斗也不迟。”

        夏侯渊摇了摇头,“主公,就答应末将的这个请求吧,否则我就从这里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