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35章

第135章

        曹操看着远处的吕布,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眼中满是怒火。

        耗费了所有的金钱,换来了一架投石车。

        原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可是谁曾想到,竟然还是如此!

        投石车虽然还在不停的发射石头,但是,每一块石头落地,最多砸中一两名士兵,而且发射缓慢,按照这种速度,就算打上一天,也消耗不了多少敌人。

        史涣快步来到曹操身边,大声问道,“主公,普通的石头威力太小了,还是使用火焰石吧!”

        “火焰石!”

        曹操咬了咬牙,怒吼一声,“好,那就发射火焰石。”

        一枚火焰石价值一万个金币呀!

        曹操的心疼的如同刀割一般,如果不是正值壮年,恐怕都会心疼的昏厥过去。

        府库里已经空了,就是为了买到火焰石和投石车。

        史涣却不知道曹操的心情,听到命令,顿时大喜,急忙跑到投石车旁边,伸手指着车里的火焰石,大吼一声,“主公有令,发射火焰石,给他们点厉害瞧瞧!”

        掌管投石车的士兵,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大喜,拿起一颗火焰石来到了投石车边上。

        就在这时,侯成也已经来到城墙下,解下身后的袋子,从里面取出一枚火焰石。

        城墙上的士兵也发现了侯成,急忙抱起石头,直接朝着侯成砸了下来。

        侯成闪身躲过一块石头,怒吼一声,用尽平生之力,将手中的火焰石抛物线的空中。

        城墙上的士兵,见到侯成竟然扔一块石头上来,吓得急忙躲开。

        火焰石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飞过了城墙,力气用尽,又化作弧线落到了城墙上面的过道上。

        而此时,士兵已经抱着火焰石来到投石车旁边,正要放进勺里。

        侯成扔上来的火焰石落在地上,众人只看到,一道火光燃起,随后响起如雷鸣般的响声。

        咔嚓!

        轰隆隆!

        与此同时,一股如同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涌向四周,所过之处,顿时分崩瓦解。

        士兵手里抱着的火焰石,顿时被这股爆炸力波及,受到震动,也开始爆炸开来。

        咔嚓!

        轰隆隆!

        火焰石威力巨大,士兵被炸的四分五裂,就连旁边的投石车,也被炸得翻了个,倒在了地上。

        但这还没有完,大车里还有八枚火焰石,受到震动,几乎不约而同的爆炸开来。

        咔嚓,咔嚓!

        轰隆隆!轰隆隆!

        一枚火焰石的威力,已经相当巨大,八枚火焰石同时爆炸,简直如同毁天灭地一般,在城墙上爆炸。

        方圆    30步之内的士兵,都如同人形棉絮一般,惨叫着被炸得远远非了出去。

        投石车离得最近,顿时被这股无比的力量炸得粉碎,不但如此,就连城墙都被炸出了一个大坑。

        曹操站得比较远,只听到连续不断的巨响传来,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黑影如闪电般飞了过来,将他砸了个跟头。

        曹操只感觉眼前发黑,脑海中嗡嗡作响,耳边尽是不断传来的惨叫声,还有一些被炸飞的重物落地的声音。

        良久后,曹操反应过来,急忙推开压在身上的东西,正要站起来,却猛然呆住了。

        压在他身上的是一个人,就是刚刚向他来请示的史涣。

        爆炸的时候,史涣就站在投石车旁边,直接被爆炸波及,已经完了。

        曹操心中惊骇,勉强爬起身来,眼前一片烟尘和狼藉,到处都是被炸伤,还在惨叫的士兵。

        就在刚刚爆炸的地方,已经被炸出了一个坑,城墙前面的城垛子,早就被炸飞了出去,让城墙上出现了一个缺口。

        典韦快步来到曹操身边,伸手搀扶住,“主公,你没事吧?”

        曹操转头看着典韦,心中更是骇然。

        原本黑脸的典韦,此刻除了满脸的烟尘之外,也多了一丝惨白,还有眼神中的惊恐。

        如此毁天灭地般的力量,任何人也无法阻挡,就算典韦力大无比,武艺高强,在这股力量面前,也如同蚂蚁一般渺小。

        就连典韦这样的人都胆寒了,就更不用说城墙上普通的曹军士兵。

        此刻,城墙上的曹军士兵已经人心惶惶,再也没有人去管吕布军,都去寻找自刃最坚固的地方躲起来。

        “杀啊!”

        “啊啊啊!”

        城墙上的士兵被吓得胆寒,吕布军士兵看着从空中落下的砖头瓦块,也吓得不轻,顿时停止了攻击。

        侯成也被从空中落下来的石头砸中几下,胳膊已经疼得抬不起来了,脑袋更是落了伤。

        见到城墙上的防御松懈了,侯成一声怒吼,“兄弟们,别怕,这是温侯来帮助我们了,快冲。”

        如果说别人,士兵们肯定不会相信,但是这段时间吕布确实做了几件大事,士兵们无不信服。

        听到侯成的话,众人不惊反喜,“兄弟们,温侯来帮助我们了,快冲啊!”

        “温侯太厉害了,我们绝不能给他丢脸。”

        “今天一定要拿下鄄城!”

        吕布军的士兵斗志昂然,再次争先恐后的顺着云梯向上攀爬。

        曹军众将急忙指挥士兵防守,但士兵们早已胆寒,各个动作缓慢,心中恐惧。

        投石车的残骸还在四处摆着,眼前的大坑更是让曹军士兵认为,吕布军有神相助,唉哪有心思抵抗。

        “杀啊!”

        “啊啊啊!”

        没多久,吕布军士兵便冲上了城头,开始和曹军厮杀起来。

        眼看着敌人冲上来了,脾气暴躁的许褚,顿时气得哇哇大叫,怒吼一声,挥舞着大刀冲了上来。

        许褚的武功何等厉害,刀光闪过,已经有两名旅不君士兵被砍倒在地。

        “杀啊!”

        “啊啊啊!”

        曹军众将纷纷冲上来,带领着士兵和吕布军厮杀起来。

        就在这时,空中忽然传来了嗡嗡的响声,响声过后,一枚火焰石被扔到了墙头上。

        咔嚓!

        轰隆隆!

        “啊啊啊!”

        曹军士兵聚堆和吕布军士兵战斗,火焰石落在人群中,爆炸开来,无数的曹军士兵被炸的惨叫着飞了出去。

        紧接着,又有几枚火焰石落在城墙上,顿时炸的曹军士兵哇哇惨叫不止,纷纷后退。

        原本刚刚聚集起来的勇气,在火焰石爆炸的威力面前,又再次消散了。

        咔嚓!

        轰隆隆!

        “啊啊啊!”

        城墙上的吕布军士兵顿时大喜,疯狂的展开反击。

        没多久,侯成等众将也冲上了城头,吕布军的实力顿时大增。

        站在远处的曹操看到城墙上的吕布军士兵越来越多,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程昱快步跑到曹操面前,大声说到,“主公,吕布军势大,大家恐怕是挡不住了,还是退兵吧?”

        曹操一脸苦涩,转头看着程昱,“退兵,我们还能去哪儿?”

        鄄城是曹操在兖州最后的落脚之地,如果失去了,何去何从?

        程昱劝退的时候,心中早已经有了想法,急忙说道,“主公,我们现在退走,去徐州?”

        “徐州?”

        曹操皱了皱眉头,随即目光一亮,点了点头,“好,我们退兵,去徐州!”

        在这种情况下,曹操就算是想退兵,他也不敢大张旗鼓,如果他敢下命令退兵,城墙立刻失守,到时候就算他想退走,也不一定有把握。

        他要让这些士兵在城墙上抵抗,然后,他才好安然撤走。

        最重要的是,城内有众人的家属,就连曹操的家属也在其中,他怎么敢轻易退。

        曹操带着程昱等人,悄悄退下城墙,立刻纵马而去,回去通知家人,立刻撤离。

        吕布看到士兵们已经冲上城墙,立刻命令魏续带人去城门,把挡住城门的沙土全部清走。

        陈宫满脸喜色,忍不住仰天大笑,“哈哈,曹孟德,看你这次往哪里逃?”

        一个时辰后,城门的沙土已经清理,城墙上的战斗也已经渐渐平息。

        城门被缓缓的打开,侯成站在城门前,对着外面用力挥手。

        “温侯,我们胜利了!”

        吕布顿时大喜,用力一挥手,“全军出击,进城后,立刻清理曹军余孽,绝不能给他们可趁之机。”

        如果不清理曹军余孽,他们偷偷的出来搞破坏,也会带来很大的损失,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要素倾城内残余的曹军士兵。

        吕布带人奔行在鄄城的大街上,虽然功破了城池,但他此刻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

        曹孟德也在游戏中,谁知道他会带出来是什么致命的武器,万一在角落里发射,自己岂不是要中了他的道。

        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就像毒蜘蛛,如果曹孟德也有,躲在角落里对自己发动。

        毒蜘蛛的行动很快,只要落在身上,想要不受伤,几乎不可能。

        吕布不断的指挥士兵到可疑的地方搜索,排查一切危险的因素。

        一直等到天黑,城内的喊杀声才渐渐的平息下来。

        城内的肃清工作,大部分已经完成,各个路口上已经站满了士兵,个个严阵以待,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天已经黑了,但县衙中却灯火辉煌,将大厅照得通亮。

        吕布坐在大堂上,面前是回来汇报的众将。

        听到众人的话后,吕布长舒了一口气,缓缓问道。

        “有没有找到曹孟德?”

        陈宫苦笑的摇了摇头,“没有,不但没有找到曹孟德,就连他手下的众将,也都不见了踪迹。”

        吕布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失望,“难道一个都没抓住吗?”

        陈宫摇了摇头,“没有,听那些士兵说,在我们攻打成强的时候,好像就没有看到曹孟德?”

        说到这里,陈宫叹了一口气,“曹孟德太狡猾,看到守不住了,早早的就逃走了。”

        吕布冷哼一声,“想走,没那么容易。”

        说到这里,吕布转头看着魏续,大声说到,“魏续,你现在带人去城外追,看看能不能发现曹孟德的踪迹。”

        “末将遵命!”

        魏续急忙应了一声,正准备转身离开,陈宫忽然开口说道,“魏将军,多派人注意徐州的方向。”

        魏续愣了一下,随即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大厅。

        吕布转头看着陈宫,缓缓问道,“公台,你认为曹孟德会去徐州?”

        陈宫苦笑着摇了摇头,“曹孟德在兖州已经无处可去,他除了去徐州之外,好像也无处可去。”

        吕布摇了摇头,“曹孟德有没有可能去洛阳方向?”

        游戏中,孤独的咸鱼曾经说过,曹操后来去了洛阳,把天子接回到许都,然后借天子之名,对诸侯发布命令。

        所以,吕布猜测,会不会是曹孟德提前去了洛阳,准备此事?

        陈宫却摇了摇头,“不可能,洛阳已经残破不堪,就算曹孟德赶到洛阳,又能有何作为?”

        吕布目光灼灼的看着陈宫,缓缓说道,“曹孟德可以去长安接天子回来,难道你认为没有这种可能吗?”

        听到这番话,陈宫愣了一下,随即摆了摆手,“温侯,这不可能!”

        吕布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不可能?”

        他明明记得孤独的咸鱼曾经说过,陈宫又为什么说不可能呢?

        陈宫拱了拱手,缓缓说道,“温侯,刚才你所说,曹孟德去长安接天子回来,确实能给他带来太多的好处。

        但是,同时,他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他现在战败,损兵折将,以他现在的实力,如果接天子回来,不但不能带来更多的好处,说不定,还是取祸之道。

        曹孟德狡猾无比,心思缜密,他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误呢?”

        听到陈宫的解释,吕布深以为然,孤独的咸鱼说过,曹孟德接天子回来的时候,实力确实不弱,而且已经占据了兖州和豫州,有了自己的地盘。

        现在连立足之地都没有,如果把天子接回来,去哪里?

        想到这里,吕布明白了,自己的举动,改变了这一段历史。

        可是?

        吕布转过头看着陈宫,皱眉问道,“曹孟德刚刚讨伐徐州回来,如果他前去徐州,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倒不如去投奔袁绍?”

        陈宫摆了摆手,“不可能,曹操原本就在袁绍的手下,好不容易出来,又怎么可能再回去呢?

        如果不到最后时刻,曹孟德肯定不会回到袁绍那里?

        徐州陶恭祖已经故去,只剩下刘玄德三兄弟。

        曹孟德的兵力受损,但依然在刘玄德之上,如果他能得了徐州,就能修生养息,恢复实力,以后再来找我们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