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25章

第125章

        “启禀将军,敌人中路军已经溃败。”

        听到士兵的禀报,于禁冷哼一声,“传令下去,中路军前进,彻底击溃敌军。”

        随着于禁一声令下,早已整装待发的曹军士兵,立刻大喊一声,朝着溃败的郝萌兵马冲去。

        谭才满头大汗,不断的大喊,想要稳住士兵的溃败,但败事已成,想要稳住谈何容易。

        更何况,对面的曹军已经趁机发威,大股兵马冲了过来。

        站在远处观战的郝萌,一颗心猛地提了起来,眼看着中路军败退,突然怒吼一声,“可恨。”

        他原以为对方的弓箭手都在左侧,准备防备骑兵,但是没想到,竟然都安排在了中路,想要对付自己。

        虽然明白了对方的打法,但事已至此,还是要想办法应对,无奈之下,郝萌只能再次压上1000兵马,想要稳住中路。

        同时,又派出300    弓箭手,去左侧支援曹姓,想要牵制对方。

        但可惜的是,于禁早已经看透代的想法,只是命令左路军尽力抵挡,同时,再次派兵的沿中路冲锋。

        郝萌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因为他忽然发现,这一场战斗虽然开始没多久,但是他已经败了。

        身为主力军的中路,已经亏败,就算压上1000兵马,也无济于事,左路军被牵制住,已经无力回天。

        看着眼前的战况,郝萌心中暗暗后悔,不应该急躁,应该等待骑兵的到来,然后联合作战。

        这是早就计划好的,只是他心急,想要利用骑兵的影响,打败敌人。

        可惜呀,他遇到的是曹操手下五虎将之一的于禁。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

        嗒嗒嗒!

        听到马蹄声,于禁脸色一变,一颗心猛地提起来。

        和对面的步兵作战,于禁毫不畏惧,甚至还有些轻视,但是遇到骑兵,还是在这种状况下遇到骑兵,几乎必败无疑。

        “让中路的弓箭手撤回来,支援左路。”

        张辽冲在最前面,看到对方的阵型,心中一凛,急忙对着身旁的成廉大声喊道。

        “老成,敌人想用长枪阵对付我们,小心点。”

        成廉冷哼一声,“老张,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在一旁掠阵,我来对付他们。”

        说完话后,成廉大吼一声,“兄弟们,让他们尝尝我们弓箭的厉害。”

        “杀啊!”

        500名骑兵在成廉的率领下,随着随着隆隆的马蹄声中,冲到了于禁军阵前。

        “齐射。”

        随着战马掠过,一波波的箭雨,从空中飞落下来,顿时射的毫无防御的长将兵惨叫不止。

        于禁见到这一幕,顿时脸色一变,急忙大吼,“长枪兵后退,盾牌手上前,弓箭手压后。”

        随着曹军阵营改变阵势,盾牌手上前,挡住了满天的箭雨,伤亡这才减小。

        可是,长枪兵后退,这样也给了并州铁骑冲锋的机会,

        成廉一声怒吼,“兄弟们,敌人撤退了,我们冲。”

        轰隆隆的马蹄声中,强大的并州铁骑,带起阵阵的飓风,如同一道钢铁洪流一般,涌入了曹军阵营之中。

        于禁满头大汗,厉声大吼,“盾牌手分开,长枪手上前,弓箭手放箭。”

        在这种时候,盾牌手已经没有机会撤回来了,如果撤回来,势必会造成长枪阵营的混乱。

        如果对付骑兵的主力长枪兵阵营混乱,左路军恐怕立刻会崩溃,然后并州铁骑冲进阵营,全军溃败。

        所以,只能舍弃盾牌手,让他们从两边分开,让出长枪兵的位置。

        一声声的指令传下来,躲在后面的长枪兵,想要冲上前来。

        但可惜的是,成廉和张辽分两路进攻,这些盾牌手想要分开,又哪有那么容易。

        盾牌手看着骑兵冲过来,心中胆怯,又躲不开,无奈之下,只能转身就跑,想要顺着长枪兵陈营跑到后面去。

        如此一来,盾牌手的冲击,引起了长枪阵营的动荡,也就是这个时机,并州铁骑如同尖利的匕首,狠狠地冲了进来,将长枪兵阵营迅速分成两半,随即横向冲锋,长枪兵阵营崩溃。

        “啊啊啊!”

        曹军的左路军溃败,立刻引起连锁反应,中路军也开始心慌起来,随着并州铁骑的深入冲锋,整个曹军大营没多久的时间,便开始全面混乱。

        “杀啊!”

        郝萌看到骑兵来了,顿时大喜,怒吼一声,“全军听令,给我冲,把他们给我打垮。”

        于禁看着混乱的阵列,脸色有些发白,知道这次败了,想要挽回残局,已经是不可能了,无奈之下,只能带领最后的预备队,朝着冲过来的骑兵迎着上去,希望能挺住。

        只要挡住骑兵的冲锋,中路军虽然乱,还是有机会将敌人击溃。

        于禁紧握长枪,朝着骑兵冲去,口中不断的发出怒吼,想要给己方的士兵鼓气。

        从对面冲来的正是并州铁骑的统领张辽,见到于禁冲过来,怒吼一声,“于禁,哪里跑!”

        于禁知道张辽的厉害,但此时也只能上前阻挡,否则全军必败无疑。

        “杀!”

        二人的战马如风一般冲在一起,双枪并举,杀在一处。

        于禁虽然勇猛,但毕竟不是张辽的对手,十几个回合之后,便打得大汗淋漓。

        恰在此时,另一路骑兵在成廉的率领下,也从一旁杀了过来。

        成廉见到张辽和于禁打的激烈,立刻大吼一声,“老张,我来助你。”

        话虽然喊得很好听,但是,却依然改变不了成廉想要抢功的事实。

        于禁原本已经不是张辽的对手,再加上一个猛将成廉,就更加不是对手了,左遮右挡,坚持了三五个回合,便被成廉一记横扫从马上被打了下来。

        于禁摔得头晕眼花,想要爬起来,却已经被成廉用枪指着了。

        “别动,再动的话,我的枪下可不留人。”

        曹军主将被擒,士兵们再也无心恋战,距离远的转身就跑,跑不了的直接跪地投降。

        半个时辰后,战斗结束,郝萌和张辽联手全胜。

        曹军除了跑掉的1000多人之外,有2000多人做了俘虏。

        郝萌看到张辽和成廉纵马奔过来,急忙拱手,“多谢二位将军”

        张辽还礼,“不必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都是应该的。”

        成廉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别罗嗦了,已经消灭了这些人,接下来,我们该去东阿了。”

        张辽点了点头,“确实该去了,只要将这一股敌军消灭,这场战斗我们就胜利了。”

        郝萌点了点头,留下人手看住俘虏,其余的人,稍微休息一番之后,和张辽等人一起朝着东阿的方向奔去。

        张辽和成廉率领的骑兵奔波了许久,也已经累了,为了迎接下一场战斗,所以骑兵也和步兵一样,牵着马在地上走。

        曹洪剩下的兵马不少,必须要两军配合,才有可能将他消灭,这算并州铁骑率先冲过去,也没有把握将他们消灭。

        ……

        东阿。

        曹洪站在远处,目光灼灼的看着城墙的方向,虽然夜已深,已经看不太清楚,但是,城墙上的火把亮光,却能看到近处的情景。

        曹洪的眼窝有些发红,心中一定急得如同翻江倒海。

        如果再不攻破城池,后果不堪设想,到了此时,他有些后悔了,不应该来东阿,而是应该去范县,先得到补充再说。

        城墙上的兵力虽然不多,可是却任性十足,攻打了这么久,依然坚持住了。

        不过,曹洪有信心在今晚攻破城池,因为,这么久的攻击,也不是一无所获。

        至少,城墙上的物资已经被消耗了很多,到现在为止,恐怕已经所剩不多。

        原本如雨点般落下来的巨石和滚木,城墙上的士兵也开始节省使用了,如果不到关键时刻,他们宁愿拿刀抢去劈砍冲出来的士兵,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候,他们才会扔下来木头和石头,将冲上来的士兵砸下去。

        这就足以说明,城墙上的物资不多了。

        所以,曹洪很有信心,今天晚上攻破城池,虽然损失有些重,但此刻已经顾不了许多了。

        突然,曹洪目光一亮,因为,已经有几名士兵从一架云梯上冲上去。

        但是城墙上的守军反应也很快,立刻有大股的士兵冲下来,将这几名曹军士兵赶下去。

        虽然这次失败了,但是这是好的开始,也就意味着,有了第一次,很快就有第二次,直至破城。

        曹洪猜的没错,一刻钟之后,再次有曹军士兵冲上了城墙,这一次是两架云梯上的士兵同时冲上去,过一番拼杀,竟然站稳了脚,开始和城墙上的守军厮杀在一起。

        曹洪目光发亮,心中狂喜。

        就要破城了吗?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很快,一名狼狈不堪的士兵从远处奔来。

        “曹将军,不好了,于将军败了。”

        听到这个消息,曹洪只感觉脑海中嗡的一声响,随即怒吼一声,“你说什么?”

        “于将军带领的兵马已经被击败,吕布军的兵马正朝着这边赶来。”

        “什么?”

        豆大的汗珠顺着曹洪的脸颊流淌下来,心中升起一股凉意。

        于禁的兵马败了,吕布军已经朝这边赶来。

        该怎么办?

        曹洪过头看着城墙,此刻,冲上去的曹军士兵正在和吕布军的士兵打的激烈,双方互不相让,不断的怒吼搏杀。

        这边城墙就要攻破,吕布军却要来了?

        曹洪暗怪于禁无用,哪怕他多坚持一个时辰,说不定自己已经攻破城池,情况立刻不同了。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

        就这样放弃?

        太可惜了,很快就要攻破城池,如果这样放弃,再也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曹洪心一横,咬牙问道,“吕布军距离我们还有多远。”

        “大约二十几里左右。”

        “二十几里。”

        曹洪喃喃自语,脸上满是狰狞,突然怒吼一声。

        “传令下去,全军极速攻城,在敌人赶过来之前,把城池给我拿下。”

        曹洪很清楚,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想赌一次!

        只要攻破城池,关上大门,就算吕布军冲过来,凭借城墙的防守,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杀啊!”

        “啊啊啊!”

        随着曹洪一声令下,无数的曹军士兵从阵营中冲出,朝着城墙的方向冲去。

        城墙上。

        高顺虽然依然依然镇定,但是他的额头上已经满身大汗。

        “兄弟们,把他们打下去,我们的援军就快到了。”

        高顺知道,现在已经不能下达强制命令,因为那已经无济于事,说不定反而会引起士兵的不满。

        现在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大家看到希望,他们知道有援军要来,远比强制命令强百倍。

        果然,众人听到高顺的话后,顿时士气大涨,竟然一鼓作气将冲上城墙的曹军士兵打到城墙边上。

        但可惜的是,曹洪已经下达了最后的冲锋命令,所有的曹军士兵如同潮水一般,涌向的城墙。

        城墙下的曹军士兵如同无数只蚂蚁,汇集在一起,来到城边以后,立刻涌上云梯,又很快出现在城墙上。

        “杀啊!”

        “啊啊啊!”

        面对如此多的曹军士兵,高顺立刻挥动手中大刀,冲到了敌人阵营之中,开始展开厮杀。

        此刻,大家拼的就是坚持,只要坚持下去,胜利就在眼前。

        但如果坚持不下去,失败也只是在顷刻之间。

        城墙上的士兵,不断的呐喊着,想要冲破敌人的防御,无数的士兵被砍倒在地,很快又被踏在无数双脚下。

        惨叫声和厮杀声汇集在一起,在城墙上组成了战争的旋律。

        曹军的人数毕竟多,一开始高顺带领的兵马还能坚持住,可是冲上来的曹军士兵越来越多,高顺率领的兵马便有些坚持不住了,开始渐渐的后退。

        不过尽管如此,高顺率领着士兵依然在咬牙坚持。

        也多亏了高顺手下的兵马是陷阵营,耐力十足,意志坚定,哪怕陷入敌人的千军万马之中,也绝不会退缩。

        高顺看着手下的士兵一个个的倒下,已经气得双眼发红,手中的大刀舞得如同风车一般,不断地劈砍冲过来的曹军士兵,想要稳住阵型。

        但以他一人之力,怎么可能挽救败局!

        虽然极力抵挡,但是,高顺的兵马依然被打得节节败退,顺着下城墙的楼梯,渐渐的被打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