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19章

第119章

        嗒嗒嗒!

        随着滚滚的马蹄声越来越响,韩卜额头上的冷汗也越来越多。

        强大的并州铁骑冲到面前,并没有发动冲锋,而是传来一声暴喝。

        “放箭。”

        随着一声令下,无数的箭矢,飞向了空中,如同一朵乌云一般,朝着韩卜等人飞了过去。

        韩卜吓得一个机灵,几乎是下意识的,躲进了一辆车底下。

        啪啪啪!

        噗噗!

        “啊啊啊!”

        只是转眼的功夫,随着箭矢发出的声音,惨叫声便在车队中此起彼伏地响起。

        并州铁骑队对付这些押运粮食的队伍,简直如同猫抓老鼠一般,没有任何压力。

        随着马蹄声滚滚响起,又飞过几轮箭矢之后,整个车队之中已经没有几个人防守了,大多数人都躲在车下面,躲避飞过来的箭矢。

        韩卜此刻困意全消,眼睛瞪得大大的,不住地从车底下向外看,但他的角度,只能看到无数的马蹄在前方掠过,还有无数的箭矢破空的声音传来。

        没过多久,从马队之中,传来一声怒吼,“再给你一次机会,赶快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听到这句话,韩卜不由一愣,心中升起了一股希望。

        别人比他的速度还要快,已经爬出车厢,高举双手,颤抖着声音大喊,“别放箭,我们投降。”

        “想投降的双手抱头,慢慢的走出来,你敢乱动,让你们尝尝弓箭的厉害。”

        躲在车下面的韩卜,还在犹豫的时候,便从车厢底下,看到无数的人影,正朝外面走去。

        “我们投降,千万别再放箭了!”

        这些士兵中,很多以前都是难民,刚加入曹军也不久,又谈什么忠诚度?

        现在有了活命的机会,谁肯放过,大部分都忙不迭地站出来向外走,准备投降。

        也有极少数的人想要反抗,但是,无济于事,除了被并州铁骑射成刺猥之外,掀不起任何浪花。

        ……

        曹洪并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还在拼命的追赶前面的吕布军。

        但可惜的是,吕布军也是一路疾行,终于在曹洪追上之前,赶到了仓亭。

        县令于桢早已经接到消息,命人准备热水和饭食,供大军食用,同时,又命令士兵严加防守城墙。

        曹洪站在城墙外,脸色铁青,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怒吼的说道。

        “真是可恨,竟然来晚了一步,让他们逃进城里。”

        于禁看着身旁的士兵,各个有气无力,一脸疲惫,不由叹了一口气,“曹将军,既然敌人已经进城,将士们也累了,还是休息一下吧。”

        曹洪深吸一口气,强压住心头的怒火,大声喝道,“传令下去,安营扎寨,准备休息。”

        于禁拱了拱手,苦笑着说道,“曹将军,现在辎重部队还没有追过来,我看前面有一片树林,不如让大家去树林里休息一下,等到辎重部队追上来,再安营也不迟。”

        曹洪才想起来这回事,叹了一口气,“好吧,那就让大家去树林里休息。”

        说到这里,曹洪皱了皱眉头,忽然说道,“等到休息过后,让大家赶快建造云梯,我们一定要尽快攻破城池。”

        于禁点了点头,转身去吩咐士兵休息。

        与此同时,在范县严阵以待的夏侯渊,一直在打探吕布军的动静。

        “将军,吕布军继续向范县进发,距离此地只有50里。”

        听到这个消息,范县县令靳允有些紧张,“夏侯将军,吕布军已经赶过来了,范县的兵马不多,该怎么应对呀?”

        夏侯渊眉头紧皱,缓缓说道,“靳县令,你不必紧张,我已经派人给主公送信,只要我们坚守几天,主公一定会派兵前来支援。”

        就在二人说话之时,忽然有人前来禀报。

        “启禀将军,吕布军停下了,好像要掉转行军方向。”

        听到这个消息,夏侯渊不由一愣,“他们去哪个方向?”

        “好像要原路返回。”

        靳允顿时大喜,“夏侯将军,真是太好了,吕布军回去了,我们没事了。”

        夏侯渊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心中疑惑,吕布为什么要回去?

        现在范县的兵马不多,如果吕布全力进攻,说不定真有几分机会能够攻破城池!

        可是,吕布为什么会放弃呢?

        靳允忽然说道,“夏侯将军,不如让曹将军也回来,我们一起驻守范县?”

        听到这句话,夏侯渊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心中忽然一动,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了。

        靳允试探着问道,“夏侯将军,你怎么了?”

        夏侯惇转头看着一旁的史涣,缓缓问道,“史将军,曹将军的兵马去了哪里?”

        史涣拱了拱手,“据探子回报,应该是继续追击那一路吕布军。”

        夏侯渊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凉意,试探着问道,“史将军,那一队吕布军去了哪里?”

        史涣想了想,“应该是朝仓亭的方向退去。”

        说到这里,史涣脸色一变,“夏侯将军,你怀疑吕布军撤军,是想要对付曹将军?”

        夏侯渊点了点头,“除了这种可能,吕布军怎么可能会退走?”

        史涣见夏侯渊脸色难看,急忙摆手,“夏侯将军,你不用担心,就算吕布军回去,但是,曹将军足有15000兵马,吕布军想要取胜,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听到这番话,夏侯渊心中稍安,点了点头。

        吕布军一共大约有一万五千兵马,和曹洪的兵马一样多,就算两军对阵,也没那么容易输掉。

        不过!

        夏侯渊转过头看着史涣,缓缓说道,“史将军,现在城中还有多少兵马?”

        史涣拱了拱手,“在这段时间又收敛了一些士兵,加上城中原有的兵力,总兵力应该在5000人左右。”

        夏侯渊站起身来,眉头紧皱,在房间内来回踱步,良久后,缓缓说道,“现在情况危机,想要等主攻赶过来,恐怕要一段时间。

        吕布现在退兵,肯定是为了对付曹将军,我们不能坐视不理。”

        说到这里,夏侯渊转头看着靳允,“靳县令,给你留下1000兵马,我带4000兵马去追吕布。”

        听闻此言,靳允吃了一惊,颤声问道,“夏侯将军,只留下1000兵马,是不是有些少啊,万一吕布回来,如何应对啊?”

        夏侯渊摆了摆手,“靳县令,放心,吕布已经退走了,绝不会有人来攻击范县。”

        ……

        天刚蒙蒙亮,阳光落在枝头上,休息一晚上的曹军,抬着连夜赶制的简易云梯,来到了城前。

        随着曹洪一声令下,无数的曹军士兵,立刻扛着云梯,朝着城墙边上冲去。

        “杀啊!”

        “啊啊啊!”

        曹洪眼含杀气,紧紧的盯着城池,咬牙说道,“今天,一定要把城池给我拿下。”

        很快,曹军士兵冲到了守城士兵的攻击范围之内,立刻引来无数的箭矢,凌空飞下。

        “啊啊啊!”

        郝萌虽然还有些疲惫,但是休息了一晚上,精神已经好多了。

        “弓箭手,给我狠狠的射,把他们打退。”

        曹姓没说话,而是取出一张强弓,对着冲过来的曹军士兵放箭。

        他的箭术极佳,每一箭射出,一定会有一名曹军士兵惨叫倒地。

        咻咻咻!

        天空上的箭矢如雨点般落下,正在冲锋的曹军士兵不断的有人中箭倒地,但此时是士气正盛之时,没人在意这些,都在拼命的大声吼叫,不断的朝着城墙边冲锋。

        很快,曹军士兵便冲到了城墙边上,随着一声令下,众人齐心协力,将长长的梯子搭在城墙上。

        早已整装待发的曹军精锐,立刻口中叼着大刀,跳上云梯,朝着城墙上冲去。

        守城的士兵也不甘示弱,不断的向下扔石头和木头,将冲上来的曹军士兵砸下去。

        双方士气正盛,互不相让,无数的曹军士兵从云梯上栽落下来,但是有更多的士兵又冲了上去。

        守城的士兵并不是没有损失,站在远处的曹军弓箭手,看到有人敢在城墙边上探出身子,立刻拉弓放箭。

        咻咻咻!

        战斗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郝萌已经满头大汗,嗓音嘶哑,不断的怒吼。

        “别愣着,赶快扔石头,把他们给我砸下去。”

        曹姓也顾不上再放箭,在城墙上不断地奔跑,指挥着士兵守城。

        县令于桢虽然没有上前指挥作战,但是在城墙下指挥着民夫,不断地将守城物资搬到城墙上去。

        “杀啊!”

        “啊啊啊!”

        站在远处的于禁,看到双方战斗如此激烈,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仔细想了想,快步来到曹洪身边,低声说道。

        “曹将军,看来他们早有准备呀!”

        曹洪一愣,转过头看着于禁,皱眉问道,“于将军,此话怎讲?”

        于禁皱眉说道,“曹将军你看,城墙上的物资很多,攻城这么久,也没有见少。

        就算他们连夜准备,也绝对不可能准备这么多的物资,所以我猜想,他们早就料到我们会来,所以已经准备了很多的守城物资。”

        曹洪冷哼一声,“那又如何,只要我军全力进攻,一定能攻破城池!”

        于禁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曹将军,他们既然早有准备,那敢问,他们为什么早有准备,难道他们早就料到我们会来这里攻城?”

        说到这里,于禁眉头皱得更紧了,转过头看着远处的城墙,“如果他们料到我们会来,我担心?”

        话刚说到这里,忽然听到后方传来一阵混乱,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不由停住了话语,转头去看。

        几名衣甲不整,脚步踉跄的士兵,从后面匆匆跑了过来。

        “启禀将军,那是不好,吕布军偷袭了我军辎重部队。”

        听到这句话,曹洪只感觉脑海中嗡的一声响,双眼猛然瞪大,不敢置信的看着来人。

        “你说什么,辎重部队被偷袭?”

        “现在可能已经全军覆没了,我们几个人也是趁乱逃出来,赶过来给将军报信。”

        曹洪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士兵,突然怒吼一声,上前一把让他抓住,“怎么会这样,我留下3000兵马,怎么会被他们偷袭?”

        士兵喘息着说道,“将军,是并州铁骑,他们都是骑兵,我们挡不住啊!”

        “啊!”曹洪大叫一声,“并州铁骑,怎么可能?”

        于禁上前问道,“你是说,全都被他们抢走了?”

        “都抢走了,一点都没剩。”

        于禁脸色一变,心中暗叫不好,急忙转过头看着曹洪,颤声说道,“曹将军,这下糟了,粮食被他们抢走了!”

        曹洪只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于禁的声音在脑海中不断的回响。

        “粮食被抢走了!”

        这一次为了追上前面的吕布军,他们只带了两天的粮食,原以为后面的部队追上来,就可以得到补充。

        可是,粮食被抢走了,自己这边的人带的粮食又不多。

        这?

        岂不是很快就要陷入缺粮的状态!

        想起缺粮的恐怖,曹洪额头上渐渐的冒出冷汗,猛然反应过来,突然大声叫道,“他们一定没走远,我们去追。”

        士兵哭丧着脸说道,“将军,追不上了,粮食是昨天晚上被抢走的,现在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

        于禁额头上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思索良久,急忙对着曹洪拱了拱手,“将军,还是停止攻城吧?”

        曹洪瞪大了眼睛看着于禁,缓缓问道,“你说停止攻城?”

        于禁点了点头,“曹将军,我军带的粮食本来就不多,现在剩下的粮食,恐怕已经不足一天了。

        如果继续攻城,一天以后没有攻下,将士们可就挨饿了,到那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曹洪转过头看着正打得激烈的城墙处,眼中满是不甘,良久后,忽然长叹了一口气,无力的挥了挥手。

        “传令下去,收兵。”

        于禁苦笑着说道,“曹将军,现在已经没办法了,我们赶快返回范县,另外,派人去范县传信,说不定还能坚持到地方。”

        曹洪已经心乱如麻,点了点头,“于将军,就按你说的去做吧,派人回去传信。”

        攻城的士兵撤回来以后,还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的时候,曹洪便已经下了,立刻返回。

        城墙上,郝萌看着远去的曹军,长舒了一口气。

        曹洪笑嘻嘻地走过来,“郝将军,看来温侯那边得手了,要不然,曹军也不会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