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16章

第116章

        夏侯渊知道不好,跳上战马,冲出了树林外,转身对着树林里大叫。

        “大家别乱,赶快出来!”

        越来越多的曹军士兵冲出树林,想要躲开火海的烧灼,就在这时,从树林的另一侧,突然冲出了无数的人影,悄无声息地靠近这些吓破胆的曹军士兵。

        火光下,无数的大刀闪着寒光,疯狂的劈砍,杀戮开始。

        原本就吓得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的曹军士兵,此刻哪有心恋战,看到敌人冲来,转身就跑,却不曾想,撞在了同伴的身上,引起了更大的混乱。

        从后面冲出来的吕布军士兵,几乎不费吹灰之力,都不需要防守,只需要拿刀不断的劈砍,便可以将敌人斩杀。

        “啊啊啊!”

        夏侯渊也发现了这一伙敌军,心知不好,知道中了敌人的计策,急忙大吼一声,“兄弟们,拿起刀枪,和他们拼了。”

        夏侯渊虽然想挡住敌人的进攻,但是手下的士兵已经乱了,纷纷四处逃窜,用哪里能组织起有效的抵抗。

        许褚想看着大家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冲乱撞,顿时气的勃然大怒,挥动手中的大刀,砍倒几个冲过来的士兵,但无济于事,6000兵马的混乱,又岂是一个人能够抵挡的。

        “啊啊啊!”

        这越来越多的曹军士兵向后崩溃,就连夏侯渊和许褚也都被裹挟着向后退走,二人急的嘶声大喊,但又怎么可能挽回败局。

        留守大营的史涣,看到树林里的火光,知道不好,急忙带着埋伏在大营中的4000士兵杀出,想要挡住敌人的进攻。

        但史涣等人刚冲出大营,溃败的曹军士兵,已经从对面败退下来。

        这些曹军士兵都很清楚,相比较之下,在旷野上非常危险,最安全的地方当然就是大营之中。

        所以这些士兵败退以后,纷纷朝着大营冲了过来,就连夏侯渊和许褚也不例外。

        史涣所部刚冲出去,见到退回来的曹军士兵,又不能全部砍杀,只能节节后退,没多久的时间,便被溃败的士兵冲垮,不但没解救夏侯渊的危机,反而连自己的兵马也都乱了。

        埋伏在大营另一边的韩浩,也已经看到了这边燃起的大火,看到大家全都朝着大营里退,顿时吃了一惊,知道中了敌人的埋伏,再不挡住敌人的进攻,恐怕这一次会败的很惨。

        韩浩为人谨慎,知道如果自己带兵直接冲进大营,怕自己率领的5000兵马,也会被乱军冲垮。

        所以,不能直接去解救,必须绕过溃败的曹军,直接去攻击敌人才能挽救败局。

        韩浩带着兵马,从前面绕过大营,想要直击敌人的本部。

        但就在这个时候,黑暗中忽然传来了阵阵的马蹄声,由于现在大营中混乱不堪,喊杀声不断,竟然将声音掩盖住了,一直等到战马从黑暗中冲出,韩浩才发现骑兵的到来。

        看到大股的骑兵冲来,韩浩顿时吓的脸色一变,嘶声大喊,“长枪手,快顶住,别让他们冲进阵营。”

        但已经迟了,1000名并州铁骑,在张辽和成廉的带领下,兵分两路,直接冲进了韩浩带领的兵马之中。

        曹军大营的混乱,原本就让韩浩所部的士兵心慌不已,此刻见到敌人的骑兵冲来,知道中了埋伏,几乎是下意识的,纷纷朝着大营冲去,想要逃过骑兵的冲击。

        事实上,如果这些兵马严阵以待,就算有1000并州铁骑,只要防守得当,也没那么容易冲进来。

        但是此刻韩浩所部的士兵看到满山的大火,到处是很杀生,敌人的骑兵又突然出来,已经心慌,士气下降的严重,反应自然迟钝一些。

        并州铁骑气势如虹,成廉率先冲进敌人的阵营,手中长枪挑起一名曹军士兵,厉声大喝,“谁敢抵抗,这就是下场!”

        两队并州铁骑如同两柄匕首,没多久的时间,便将韩浩所部分割成三段。

        “杀啊!”

        “啊啊啊!”

        韩浩极力想要稳住阵营,但无济于事,只能看到并州铁骑在人群中驰骋,劈砍着如羔羊一般的曹军士兵。

        夏侯渊和许褚逃回大营,还没等喘口气,便听到大营外传来了喊杀声,很快便有士兵前来禀报。

        “不好了,韩将军的兵马被并州铁骑偷袭,此刻正朝着大营里溃败。”

        夏侯渊脸色一白,“完了,这回全完了,我们败了。”

        许褚跳上战马,大吼一声,“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挡得住我们。”

        看着许褚冲出去,夏侯渊咬了咬牙,立刻带着收敛起来的几百名曹军士兵,朝着大营外杀去。

        此时,韩浩和成廉二人已经战在一起,正打的激烈。

        成廉和韩浩相差无几,又都是奋勇当先的猛将,旁边的士兵只听到二人吼声如雷,不断的相互厮杀。

        许褚带兵冲出来,恰好看到张辽正带兵冲进阵营,顿时大怒,厉吼一声,“敌将休要猖狂,看我许褚来战你。”

        张辽冷笑一声,浑然不惧,“许褚,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事吧。”

        二人纵马前冲,很快便冲到了面前,张辽长枪占优势,率先一枪刺向许褚咽喉。

        许褚怒吼一声,手中的大刀用力挥舞,躺在了张辽手中的枪杆上。

        随着啪的一声响,二人的兵刃撞击在一起,张辽只感觉虎口发麻,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辽对自己的武功很自负,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黑汉力气竟然如此大。

        不过,张辽却并不惧怕,精妙的枪法展开,再次冲上前去。

        许褚见状,口中不断地发出怒吼声,大刀更是挥动的如同风车一般,几个回合之后,张辽便有些不支,被打的节节败退。

        夏侯渊也带兵冲上前来,看到许褚占了上风,急忙大吼一声,“许褚,我来助你。”

        听到这句话,张辽心中暗暗叫苦,一个许褚已经难以对付,再加上一个夏侯渊,自己恐怕必败无疑。

        就在张辽心中犹豫,是否该退走的时候,身后猛然传来一声暴喝。

        “二打一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和本侯打一场。”

        声音落下后,一匹赤红色的战马,如同一道红色的闪电,从黑暗中冲出,马上骑士手中的方天画戟,在火光中闪现着令人智熄的光芒。

        “吕布!”

        夏侯渊看到吕布如同天神般的身影冲出,身形一颤,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眼看着吕布冲过来,几乎是下意识的,调转马头,转身就跑。

        另一边的许褚听到吕布的声音,也是吓得黑脸变色,一刀将张辽震开,“今天不陪你了,等下一次再和你打。”

        喊完话后,许褚撇下张辽,也调转马头,朝着大营的方向败退。

        曹军士兵见到两员主将都跑了,还哪有心思做战,急忙迈开脚步,朝着二人的背影追去。

        就连正在和成廉打的激烈的韩浩,见到这一幕,也只能在心中叹息一声,转身就跑。

        成廉看到对手跑了,气的哇哇大叫,“跑什么,再陪我打300回合!”

        吕布军士兵一直追到大营边上,还要再追,却被张辽拦住了。

        成廉不解的问道,“老张,怎么不追了?”

        张辽抬起手指着曹军大营,忽然冷笑一声,“老成,你看,大营边上有那么多的木材,还浇上了火油,看样子是给我们准备的礼物,不如,我们再还给他们?”

        听闻此言,成廉目光一亮,仰天大笑,转头对着身后的士兵厉声喝道,“兄弟们,给我点火,让他们也尝尝烤的味道。”

        众人齐声应了一声,立刻捡起旁边的火把,如同雨点般朝着曹军大营扔去。

        夏侯渊准备的确实很完善,木材堆放的很均匀,特别是外围,为了便于点火,火油更是使用了不少,却没想到,反倒便宜了吕布军。

        火把落到木柴上,只是转眼的功夫,大伙便剧烈的燃烧起来。

        这些木材堆满了各处,没多久的时间,整个大营便陷入了火海之中。

        夏侯渊等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刚将众人的情绪稳定住,却没曾想到,火势再起,顿时将他们围在大火之中。

        这一次,夏侯渊也慌了,他自己准备的木材,吕布没用上,反而让他自己用上了。

        韩浩快步来到夏侯渊面前,拱手说道,“夏侯将军,我军现在人心惶惶,实在不宜再战。”

        说到这里,韩浩叹了一口气,“夏侯将军,我们突围吧,再留下去,恐怕要全军覆没。”

        史涣也急忙说道,“韩将军说的对,再留下去,只会损失更多。”

        夏侯渊看着周围士兵惊恐的眼神,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咬牙说道,“传令下去,大家和我一起突围。”

        曹军冒着大火,冲出了大营,立刻碰到迎面而来的吕布军。

        咻咻咻!

        “杀啊!”

        “啊啊啊!”

        弓箭声,惨叫声再次响起。

        吕布军的长枪手短刀手,也都凶猛地扑了上来,再次展开杀戮。

        曹军士兵已经吓破了胆,只是稍加抵抗,便立刻溃败,朝着四面八方分头而逃。

        “杀啊!”

        “啊啊啊!”

        夏侯渊等人带领着兵马一路冲杀,吕布军虽然悍勇,但是在四将的冲锋下,还是无奈的被打开一条路,任曹军逃出。

        但可惜的是,夏侯渊等人刚逃出大营,早已等待多时的并州铁骑,立刻如同一只饿狼一般,冲进了曹军的阵营之中,开始疯狂的杀戮。

        吕布在人群中一马当先,手中的方天画戟在空中挥舞,划出一道道的匹练般的光芒,如同战神一般,在人群中如无人之境。

        原本100点的力量值,此刻已经达到了恐怖的    119点,方天画戟的每一次挥动,风声呼啸,被击中的士兵,如同破败的麻袋一般,被远远的击飞出去。

        原本就士气大减的曹军士兵,在吕布超高武力的碾压下,原本一点点的抵抗之心,再次被粉碎,立刻扔下兵刃,跪地投降。

        “杀啊!”

        “啊啊啊!”

        夏侯渊看到吕布威风凛凛,气势不凡,又看到曹军士兵被打的节节败退,心中气急,转头对着许褚,韩浩,史涣四人大声吼道。

        “吕布虽勇,但未必是我们四人的对手,我们一起上,只要结果了他,就算损失一些兵马也在所不惜。”

        “好,我们一起去战吕布!”

        “让我试试天下第一武将的本事。”

        “能和吕布厮杀一场,也不枉此生。”

        “废话少说,大家一起上。”

        四人咬牙切齿,发出困兽般的怒吼,各自挥舞着兵刃纵马朝着吕布冲来。

        正在曹军阵营中大杀四方的吕布,看到四将冲来,不由冷哼一声,大吼一声。

        “张辽,成廉何在?”

        正在远处厮杀的张辽和成廉听到吕布的叫喊,不由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急忙纵马冲了过来。

        吕布的这个举动,也不由得让夏侯渊等人吃了一惊。

        天下人都知道,吕布傲气冲天,不论和多少人比武,都不屑于和别人联手,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夏侯渊才联合许褚等三人,想要借机除掉吕布。

        可是万万没想到,吕布竟然不顾自己的名声,找来帮手?

        这该怎么打?

        成廉看到韩浩顿时大喜,怒吼一声,“韩浩,这次哪里逃,来来来,我们大战300回合,谁要是再敢跑,所以就是孙子。”

        听到成廉说得如此不堪,就算韩浩稳重,此刻也不由得面色一寒,怒吼一声。

        “成廉,别以为我怕你,看我来战你。”

        张辽跃马冲来,用枪尖指着许褚,大声喝道,“许褚,有本事再来打一场。”

        许褚眼看着张辽竟然敢和自己叫阵,顿时大怒,就要冲过去,却被夏侯渊拦住了。

        “许将军,不要上当,我们先对付吕布。”

        说话的功夫,三人已经冲到了吕布不远处,纷纷大吼一声,挥舞着兵刃冲上前去。

        “吕布,哪里逃?”

        吕布冷笑一声,挥动方天画戟挑开许褚的大刀,借着马势前冲,闪过了夏侯渊的攻击,看着最后面的史涣,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手中的方天画戟也不收回,直接从身后向前抡起,携起呜呜的破空声,用方天画戟的小刃朝着史涣当头砸去。

        史涣原以为最后攻击最安全,可是却没想到,吕布第一个迎头痛击的人竟然是自己。